眠絮語-上

-BL短篇文集
09 /19 2008

眠絮語

上篇

 「伶伶?」

 淚眼汪汪娃兒般的大眼,看著眼前比他高上20公分左右的男子,那娃一股腦的撲倒在他的懷中,淚水直直落,口中也是嘤嘤噎噎說著話,讓人聽的不清不楚的。

 「伶玲…你已經15歲了,怎麼連說話都不清不楚的?」

 「嗚…哥哥…蛋蛋…蛋蛋壞了……」拿起手中蛋型的抱枕,指著其中一角落線跑出棉花的地方。

 那個男子嘆了一口氣,露出無可奈何的微笑,「哥哥我幫你修好,所以你別哭了…伶伶。」

繼續閲讀

眠絮語-中

-BL短篇文集
09 /19 2008
眠絮語-中


 「伶伶……哥哥是愛的那種喜歡。」

 搖頭晃腦的伶伶,嘟著巴說著:「伶伶笨笨……所以不懂……」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摸著伶伶的小腦袋,他認為跟伶伶在一起不會後悔,因為跟伶伶在一起會很快樂、沒有壓力,伶伶總是會帶給我快樂,因為它是無憂無慮的小孩,我好羨慕他,不用讀書,沒有父母給得壓力,不像我,當我被測出IQ很高的時候,父母開始壓榨我、哥哥也討厭我、大家把我說的很聰明一樣。

繼續閲讀

眠絮語-下[有H]

-BL短篇文集
09 /19 2008
伶伶無助的發出喚著小尉,「哥哥……哥哥……」

聽見伶伶可愛稚嫩的聲音,小尉回應著:「嗯?」

「哥哥……要要……哥哥……」

小尉笑了笑,接著把自己得唇舌往伶伶的頸肩探去,吸吮、啃咬,留下一個個痕跡,伶伶也不停的在小尉的懷中呻吟著,只知道被哥哥這樣又舔又咬的,全身飄飄然,四肢無力的大口喘息著。

「哥哥……舒服……」

繼續閲讀

內服外用-上

-BL短篇文集
09 /20 2008
內服外用-上

 急急忙忙的老人跑在紅色地毯的走廊上,身穿黑色的燕尾服的人,急忙的抓住那華麗的手把一扳,氣喘呼呼的說著:「咳咳…少爺…很抱歉……咳咳…」

 在那大型的椅子上讀著書的人,暫時把書擱在一旁,慢慢的抬起頭來關心的說著:「華叔先喘口氣……您都那麼老了,別再用跑的。」

 華叔還是上氣不接下氣的一直在喘,想要說話也說布上來,坐在椅子上的人看不過去,站了起來,到茶桌上倒了一杯水好心的遞給了華叔,華叔一看更加驚慌的說著。

 「南少爺!!別…別這樣!!我受不起的!!」



繼續閲讀

內服外用-續

-BL短篇文集
09 /20 2008
後續1.



 「爺爺,你有沒有看到我的藥袋在哪裡。」

 「咳咳──好像在南少爺的房裡。」

 「好吧!那我去少爺房間看看。」

 小伊說完之後,馬上走去南少爺的房間裡,到處找尋自己藥袋的下落,走進房門就直接在地上的角落處發現到藥袋的蹤跡。

繼續閲讀

亞伯和該隱的原罪-上

-BL短篇文集
09 /21 2008
亞伯和該隱的原罪

 神,他是以慈善,來感化罪惡;更以感恩的心情,看待每一個個子民的誕生。

 美麗的金黃色稻穗,剩下的秋季季節裡,採收著一年的豐收,而從一頭牽著牛羊在草坪上吃草,看著一旁金黃色的美景,那人的笑容也像金黃般的燦爛,就像似天神賜予的笑容。

 16歲人兒的身影,抱著到稻穗,一股腦的衝向自己。

 「哥哥、哥哥!」

繼續閲讀

鞭曲-#2(含虐身)

-BL短篇文集
03 /14 2009

 唰唰的鞭打聲,打響著地面,更讓薰人推入極致恐怖S深淵……

 峰宵一鞭過去,打到放置在玄關處的花瓶,而碎片彈至薰人的臉上,劃出一道傷痕。

 「嗚啊啊啊……老師、老師你饒了我好不好……嗚嗚……」

 「小綿羊,乖乖臣服我的腳底下吧!」手勁的力道,鞭子一甩出去,就朝著薰人的身上過去!

繼續閲讀

鞭曲-#3 完(含激H、虐身)

-BL短篇文集
04 /06 2009


 一聽,薰人歇斯底里的放聲尖叫。

 「咿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啊啊——」

 但刺耳的尖叫,對於峰宵來說,會是無比的興奮,實際他最愛打人的原因,是會聽到對方求饒帶著啜泣的哭腔。

 當打下去之後,卻看到對方喊疼哭叫的樣子,也使牽動心底興奮的一點。

 「沒想到,小綿羊的聲音還真宏亮……」

繼續閲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