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點蝶02

個人誌試閱
12 /16 2008
第一章


本名牙島 旬,自從那天差點被人虐殺起,不知道為什麼,工作一個接著一個推掉,接客的範圍也縮小到那些熟識的熟客,眼前這位男人雖然年長,有家室,私底下偶還約出來做愛,彼此也很尊重對方,也是幾位的熟客之一。
而當一場激情性愛過去,男人還是撫摸光滑細緻的肌膚,嘴裡陣陣的發出讚嘆聲。
「從以前覺得你的皮膚好光滑,有刺青的話一定更美……」
「會更美嗎?」
「玫瑰花?還是有刺藤蔓?」
當男人越說越多種,旬自己卻忽然想到一樣。
「我想要蝴蝶,是藍色的那種……」
腦中想像著藍色的蝴蝶刺在自己身上,則是增添了幾分豔魅,旬越想下去,就真的想要在背部刺一個藍色的蝴蝶。
此時,旬瞬間也做出了決定。

§ § § §

「你走,我不做你的生意。」
旬這輩子面對著塊頭大粗佬,竟然慘遭逐出,不做自己的生意。
「就刺一個蝴蝶刺青,你也不做!這家店不是新開的嘛,虧我還是你第一個客人!」
「就正是因為蝴蝶,其他的我都行。」男人冷淡的回絕。
生氣的旬,脫去上衣,當場露出白晰的胸膛,一手指著面前的大粗佬,
「要不然……你覺得我刺什麼,就刺什麼吧!」
「這麼漂亮的肌膚,刺下去反而可惜……」
身體與手觸摸的瞬間,全身感覺像被電流通過的酥麻,嚇到的旬更是跳開的大聲罵!
「誰、誰准你摸我!」
「哼!要走就快走吧!」說完,男人拾起地上的衣服丟還給旬。
「你、你……」
氣到說不出話來的旬,原本是想開心的刺上自己幻想已久的蝴蝶,但是沒想到眼前的大粗佬不識貨,竟然不做自己的生意,現在興致全沒,倒是滿肚子怒火。
前陣子,旬花了依段時間好不容易探聽到這間店,是保證完全隱密、乾淨,而這間不像其他的店家都很髒亂。
一進入店門裡,裡頭出來的人身高將近200公分,體型壯到誤以為看錯成猛熊,凶惡的眼神想要把自己生吞活剝,不禁讓人害怕的退了幾步,而接著沒想到講沒幾句話,眼前的大粗佬卻惹的自己滿肚子怨氣。
「可惡!不識貨的傢伙。」
旬發著怒火的模樣,光是臉上皺眉的表情,卻迷惑一旁來往的路人,每個人都盯著旬看,忽然有一人衝出來,大膽的摟著旬的肩膀。
「連發怒的模樣都那麼漂亮,小旬……」
「別碰我!」旬不高興的揮開男人的手,氣沖沖的走離開。
男人知道追上去也是自討沒趣,就轉身的走在窄巷裡,進去旬方才進的店家。
「爸,新工作適應嗎?」
「還不錯,你呢?」
「嗯,就因為老爸當時還是叱吒風雲的赤銀組的老大,所以我也想跟老爸做的一樣偉大!」
「那就好好幹!別丟幹久家族的臉。」
說完話的同時,突然一人匆忙的闖進門的大喊:「老大!前田 洋一昨晚捲組裡三分之二的款項,逃走了!」
「前田 洋一!?你說組裡的金錢顧問『前田 洋一』。」
「老大!他不只捲走組裡的好幾億的錢,據說道上其他組頭和地下錢莊,也捲走了不少錢,傳言還說共有十億元!」
「十億!?」
「所以現在所有組頭、地下錢莊,都已經撒下重金要活捉『前田 洋一』!」
當聽到的瞬間,也想起明日一個重要的交易,「那東派的金錢交易,資金調的出來嗎?」
「組裡剩餘的錢可能沒辦法,老大……」
一聽,心裡更是氣憤。
「可惡,組裡的三分之二!那好歹也有兩幾億多……那個人渣……」嘴力用力罵,但男人也知道生氣也沒有作用,而在想到解決方法之前,得先去跟對方做協調。
「你先派人去東派說明我們這裡的狀況,接著再看看對方反應。」
這時他身後的父親也提醒著自己的兒子。
「真幸,別意氣用事。」
「老爸,我知道了。」說完,身為兒子的真幸也轉頭的趕回組裡。


呼吸急促、胸口悶痛、對周遭的人抱持著不安,典型的恐慌症的病狀。
一路走在大街上的旬,一心只想找個人煙稀少、空氣清晰的地方,但周遭的人就如同看著自己一樣,身體傳來異樣的痛苦,甚至不停發出痛楚,讓自己的臉頰充滿汗水,也腳步加快躲在一條小暗巷裡,情急的從懷中拿出一小罐上面寫著英文的藥品,倒出剩餘的幾顆,不靠任何水的幫助,一口氣吞下。
而旬也好像的到救贖的大口喘氣著,「哈啊……哈……」
旬自己知道並不是身體狀況出現了問題,而是心裡的壓力,從那件事情發生之後,自己變的更容易感受到周遭的壓力,一緊張之下就會造成這樣的情況,尤其在這幾天來工作時與男人歡愛,竟然出現了抗拒的心理。
等了一段時間,呼吸穩定之後,胸口也不再悶痛,便走出巷子。
「小旬!?」
「前田先生?」
「小旬,怎麼了?臉色這麼糟糕。」男人一看見旬,摸上蒼白的臉蛋,嘴裡都是關心的話語。「是睡不好?還是沒有吃飯?」
「前田先生,這裡不是店裡面。」旬不耐煩的揮開男人的手。
「小旬,那是你最近都不接客,害我一直都見不到你。」
「別這樣,我最近不怎麼想接客。」
當旬說出原因,男人還是不肯放手,「小旬,只是單純的聊聊天可以嗎?我什麼也不會做的。小旬,我求求你……」
「那前田先生,晚上再到店裡來找我好了……」
「太好了!小旬,我晚上再過去找你。」接著,男人低著頭輕輕覆蓋上旬的嘴唇,便道了一聲再見。
等到男人遠走之後,旬下意識的用手抹了嘴唇,也後悔答應了前田,一開始起初是對前田先生有恩在,但反覆的一次又一次,便開始編出各種理由拒絕。
當時遇見前田先生,是在前幾年還沒遇到黑澤的時候,旬已經早就在公園裡專挑男人下手轉取金錢,而有一次被地方老大找上,一口氣回絕之後,卻招來一陣毒打,同時也在毒癮的突然發作之下,眼看自己已經承受不了,甚至還被那一群人嘲笑的扒光衣服,赤裸身體被拖街。
當時在個個冷眼旁觀之下,出手救走自己的,就是『前田 洋一』。

最後一次,這是跟前田先生的最後一次……
旬反覆的記在心裡,趁著最後一次的機會也想說清楚,自己往後沒有打算要繼續接客,只打算好好經營俱樂部。
而回到店裡的旬,看著掛鐘上的六點,也進到總辦公室,看見從醫院下班的黑澤……
「黑澤,這一個月的藥量,我已經吃完了。」
「旬,別吃太多。會造成身體負擔的。」
「我能怎麼辦,再像以前一樣吸毒嗎!」旬不耐煩的說著,而同時也再次的拜託著,「黑澤,看在我們小時候認識的份上,給我藥吧。」
看著旬一天比一天的狀況還要糟糕,黑澤也拿出最後的一瓶。
「旬,即使是藥品,但它同時也是毒品。」
「我已經不管那麼多了。」說完,旬拿著藥罐,轉身的離開。
一路走回到自己房間,旬喝下水,再度的吞下幾顆藥,不吃任何東西,倒頭躺在床鋪上就睡。
在夢境中,旬不知道自己是快樂,還是痛苦,他深知以前的自己,曾和自己的父親、哥哥,有過一段日子,但那些日子是好是壞,自己也從來沒有想過。
「小旬,你真漂亮、好美……爸爸,真的喜歡漂漂亮亮的小旬。」
「哥哥也最喜歡漂亮的小旬,小旬掀開自己的裙子給哥哥看一下。」
「爸爸要幫小旬洗澡,來,跟爸爸一起洗……小旬真的很漂亮呢……」
一幕幕的影像,又重歸於自己的腦海裡,大家稱讚著自己美貌,漂亮、美,這些詞語不停的從小灌輸著自己,想起第一次做愛的情況,醜惡的陰莖逐漸逼近自己,還有淒厲的哭叫聲,瞬間——
「唔唔——!」旬迅速的從床上坐起,雙手摀著嘴巴,往浴室裡衝去,趴在流理台上一陣乾嘔。
「嘔……咳咳……咳……」
趴在流理台上的旬,伸出手轉動水龍頭,水和自己的嘔吐物一起從排水孔流出,而旬再次用水打醒著自己,也從鏡中看著自己,突然忍不住,一手拿走架上的刮鬍刀,貼在自己臉上,但是旬始終沒有那個勇氣,用力一劃。
最後旬憤怒的摔著手中的刮鬍刀——
「可惡!」
一個進門的聲音,喊著:「小旬,前田先生打電話前來預約房間了,你有要接客嗎?」
這下聽到前田的名字,旬的心情也更顯得不耐煩,打算見到前田先生,隨便一兩句的打發掉。
「小旬?」想再次的確認一下。
「去準備右側房,我等一下就會到……」
沉靜下來的旬,發現自己以前很喜歡前田先生,因為溫和的雙手,每當碰觸自己也會感覺到一絲絲的溫暖,而溫柔的磁性嗓音,總是讚嘆著自己的美貌,讓自己身處在虛幻的感覺裡,但就是太過於虛幻、太過於溫柔,逐漸的讓自己煩躁、易怒。
許久旬走入在右側房間,在一旁等著前田先生到來。
此時,前田開起房門,一眼見到旬,馬上的露出燦爛的笑容,上前給了大大的擁抱。
「小旬,我只能待一下下,馬上就得走了,但……小旬你想不想跟我走,我會給你前所未有的幸福生活,但是你要等我,小旬……等事情一切過去……」男人吸取自己心愛的味道,克制不住自己,在旬臉上落下一個個吻。
「前田先生,你在說什麼!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跟你一起生活。」旬聽到前田的一番話,斥怒一番的說個清楚。
一聽,前田突然像失去控制,用全身的力氣,抓著旬的肩膀不放。
「我才不管那麼多!小旬你是我的吧……小旬、小旬,我最愛的小旬……」
這下面對著前田的咄咄逼人,旬也忍受不住掙扎的喊著,「住手!你說過,只聊聊天的……住、住手……」
「那是小旬一直誘惑我,小旬……真的等事情結束,我馬上帶你走……」
「住手!前田先生……」伸手想要用力的推開前田。
此時,外面的陣陣吵雜聲,前田便突然激動的起來——
「慘了,他們要追過來了!」這時前田快速的在旬的唇上落下一吻,給予旬一個保證的承諾。
「小旬,記得我說的話!我一定會帶你走的……」
說完話前田就匆忙的離開,但旬卻感到震怒和無奈,他從沒有想過和任何人生活在一起,只希望一切的惡夢結束,心中也打算下次見到前田,一口氣的全部講清楚,旬已經不希望一直被誤會下去……



留言

秘密留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