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治癒不能—精神分裂症01by怪盜紅斗篷

個人誌試閱
05 /25 2009
治癒不能系列合誌合作人怪盜紅斗篷的部分,開放試閱囉~~
保整買這本,兩人都不同種特殊風格,看的絕對過癮!!!





第一章

  王宥平坐在醫院樓下傳說中的百年老樹乘涼,除去百年老榕樹名號不說,這裡不妨是個乘涼的好地方。周遭許多的行人受到老榕樹樹蔭的誘惑,紛紛過來乘涼。陽光穿過樹葉,落在樹下蒼白人面上,他搧搧風散散熱。

  思考著,都這個時間了,他等的人怎麼還不出來?

  「你在等人嗎?」一名大學生靠了過來,向他詢問。手裡拿著一疊問卷,顯然地是醫院附屬大學的學生,要為報告而作問卷。

  他想,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因此填了那份問券。

  一些有趣的問題。

  一年之中,你大約會看幾次醫生?零到五次、六到十次——

  最後一題讓他想了好一會。填了其他這個的選項。

  負責人在一旁補充說明:「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寫一下大約次數嗎?」

  「咦?還要寫大約次數?需要這麼詳細嗎?」他有些困擾。

  「麻煩你了。」對方不好意思地笑說。

  對方都這麼說了,他也不好再埋怨什麼。寫下大約次數。

  「嗯——」對方發出疑惑的低呢,「那個,不好意思,請問這個次數是真的嗎?」語氣和善地詢問他。

  「嗯。」他篤定點頭,「是真的。」

  「可以請問你是得了什麼大病嗎?」對方十分好奇,看外表明明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填出這麼驚人的數字。

  「我沒病啊。」他回答。理所當然的否認。

  「咦?」對方一愣,又問,「所以你是亂填數字嗎?」

  「我才沒亂填。是認真的。」他皺眉,再認真不過的反駁。

  「但這三百六十五天都看醫生的次數——」對方對數字充滿質疑。

  「是真的!」他是真的一年看醫生三百六十五次,天天都看醫生。

  「好的,謝謝,你的配合。」對方認命地收回問卷,看來這份問卷注定成為無效問卷了。

  「不客氣。」他微笑,起身,「剛好我哥到了。再見。」與對方道別。

  「再見。」對方看他興沖沖地離去。走向一名白袍醫生,與之開心地對話著。

  謎題解開,如果醫生是家人的話,一年看醫生三百六十五次的次數,好像不無可能。對方自我反省,決定把最後一個曖昧不明的問題刪去。

  身穿白袍的王育平,對他的弟弟微笑,摸摸他的頭,曬過太陽格外柔軟的髮絲,令人愛不釋手。對他笑說,「怎麼不到醫院裡等我?裡面有空調,比較涼快。」

  「不要,我討厭醫院的味道。」王宥平撇嘴,翻白眼,「我還寧願曬太陽。」

  王育平低頭埋在弟弟頭上,深吸口氣,「你的頭髮有曬過的味道,還很燙,你出來多久了?」

  「兩、三個小時吧。」王宥平估算,從家裡出門到醫院等他出來的大約時間。

  「這麼久。」王育平驚呼,「太陽這麼大,你不怕中暑?像上次一樣貧血中暑,還讓路人叫救護車救你?」

  「那是意外啦!」王宥平忿忿不平,「不要說得我好像很弱。」

  「你是不強,沒錯。」王育平笑說。摸亂弟弟的頭髮,攬著他的肩,往停車場走,「你有想好中午要吃什麼嗎?」

  「沒想法、隨便。」王宥平聳肩,很隨意。

  「牛肉麵?排骨飯?還是要吃簡餐?」王育平詢問,提出一些想法。

  「不要簡餐。排骨飯不錯,牛肉麵也很好。」王宥平回答。讓王育平解開車子的防盜鎖,開門上車。瞬間安靜。

  「那就排骨飯吧。我今天比較想吃飯。」王育平說著,脫下白袍,丟進後車座,進入車內。發現弟弟的不對勁。摸摸他的臉,被太陽曬得發燙,但依舊是正常體溫,詢問,「怎麼了?」

  「沒什麼。」王宥平勉強擠出微笑,試探性地詢問,「你今天是不是有載劉姊?」劉姊,劉麗芬,王育平的女友,認識五、六年,正式交往一年半。

  「她有個採訪在國外,所以早上就載她到機場一趟。怎麼了?」王育平反問。

  「沒有啊。只是聞到劉姊的香水味,隨意猜猜罷了。」

  「你啊,是靈犬萊西嗎?鼻子這麼靈。」王育平空出手捏捏弟弟的鼻子。

  「喂喂喂,很痛耶!」王宥平被捏得哀哀叫。

  「最好很痛,我又沒出力。」王育平白他一眼,收回手專心開車。

  王宥平悶悶地說,「你不疼我了。」不禁鼻酸。

  「怎麼會?這世界上我最疼的,就是我弟弟。」王育平說著。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宣示,順口得像是問你今天中午想吃什麼一樣流利。

  縱使知道是花言巧語,王宥平還是勾起開心的微笑,詢問,「比對劉姊還疼?」

  「當然囉。她怎麼能跟我弟弟比。」王育平又摸亂他的頭。

  王宥平擺手,開玩笑地說,「唉,所以說男人的話都不能信。只會甜言蜜語、口腹蜜劍。」

  「唉呦,怎麼這麼說,你自己還不是男人。」王育平反駁。

  如果可以,還真不想當男人。

  便當店前大排長龍,王宥平心不在焉地打算加入排隊的行列。但哥哥拉他到一旁的空桌說,「你在這裡佔位子,我去排隊就好。」

  因為哥哥是這麼體貼、這麼為他著想,所以他才會這麼這麼喜歡他。

  王宥平靜靜等待,望著哥哥排隊的身影,偶爾與他眼神對上,互相微笑。

  哥哥笑起來有可愛的梨窩,外表比年紀年輕許多,說是自己的同學都不會有人懷疑。說劉姊是哥哥的姑姑,也不會有人懷疑。啊,他好壞心。

  「在想什麼?笑得這麼開心。」王育平端著餐盤過來,詢問他。

  「沒什麼。」王宥平回話。又說,「動作好快,我還以為得等很久。」

  「畢竟是專業的便當店,手腳當然快。」王育平笑說,放下餐盤,「我挑了一些菜,你看喜不喜歡,不喜歡再交換。」

  王宥平看了一眼,都是自己喜歡的菜。很欣慰,「不愧是哥哥,都挑我喜歡的菜。」哥哥盤裡與自己完全不同的菜色,也都是他喜歡的菜,「你盤裡的,我也喜歡。」

  「分你吃可以,但別把菜都吃光啊。」王育平寵溺的微笑。

留言

秘密留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