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治癒不能—精神分裂症03by怪盜紅斗篷

個人誌試閱
05 /25 2009


  手機響起,是童定修打來,大概是來道歉、或是炫耀。正好能讓他轉移注意,他現在非常非常需要這通電話。不疑有它,王宥平接起。

  「阿宥,跟你說,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果然是來道歉。

  王宥平回答,「沒關係、不會啦。結果如何,有要到電話嗎?」

  「沒,那女生被我嚇傻了。哈哈哈。」對方爽朗的大笑。

  虧他還笑得出來,王宥平被他這麼一笑,忍不住也笑出來,「白癡喔你。順便跟你說,報告我快做完了,你可以不用做你那一部分了。」

  「哇,你手腳真快,好啦,為了補償你改天請你吃飯。」對方道歉。

  王宥平冷哼,「好阿,那你請我吃王品吧。」還要點最高級、最貴的餐。

  「王品喔?我都快吃膩了。還是我直接錢給你,你自己去吃。我家是他們的VIP有特別服務喔。報我爸的名字就好。」童定修說著,本人並沒有炫耀的意思,很平鋪直述地陳敘一件事實。

  「還是直接抱你爸的大腿好了。」王宥平反他一句,「你講話這麼招搖,小心被綁架。」這世界上有錢也不能胡亂炫耀。

  「安啦。我只說給你聽。」童定修呵呵笑說。

  「真是討人厭的同學。」王宥平嫌惡地說,但也笑著。

  「所以你要不去吃啦?」又問一次,他是真的打算那麼做。

  「你一點誠意都沒有,太倒胃口了,至少應該跟我一起去。不要王品那西堤好了。」王宥平說著。退而求其次,對他夠朋友了吧。

  「好啦,你自己選一天,我請你吃。」童定修很好講話。輕易答應。

  「那就報告當天晚上去吃,要讓你帶著罪惡感,跟我吃飯。」

  「用不著這樣吧。」對方乾笑。

  選定請客日子、時間,最後拉勒好一會,才結束通話。王宥平才發現前座熱烈的談話似乎結束很久。是他錯覺還是什麼,氣氛是不是有些尷尬。

  哥的同事指向前方,「到這裡就好,謝謝。」停車下車,像兩人揮手道別。

  直到那人遠去,王育平沒有任何動作。莫名其妙的沉默,王宥平開始不安。突然王育平開口,打破沉默,「你到前面來坐。」

  「喔。」王宥平應聲,開後車門,到前座坐好。門一關,重新啟動引擎。

  出發。停置時間沒有很久,王育平說話,「剛才通電話的是你同學?你們要去吃西堤?」

  「對,他要請客。」王宥平老實回答,「我幫他做作業,他要請我吃飯。」

  「幫別人做作業不好吧?」王育平有些責備。

  「我本來不打算幫他做,只是做我那份之後,就順便幫他的也做好了。」王宥平聳肩。作業很一股作氣地完成,只能說他今天情況特別好。

  王育平笑說,「奇怪,我那時候為什麼沒有你這種同學?」

  「你這麼厲害,哪還需要槍手。」王宥平反駁。

  「你也知道你哥很厲害啊。」王育平自豪地說。

  「當然。想當年你每次領獎學金,我都能海撈一筆。」現在是一到發薪日,還是海撈他一筆。(這弟弟有點夭壽。)

  「哎呀,原來我弟弟是吸血鬼,專吸哥哥的血。嗚嗚——」王育平假哭,但臉卻是笑著。

  如果現在不是在車子裡,他說不定會撲上哥哥,假裝要吸他的血。進而親近一番。

  對自己的親哥哥有親近的慾望,他真的是沒救了。王宥平自我厭惡著。

  「你們約什麼時候?」話題又回到原點。王育平對這話題意外地執著。

  「應該是下下禮拜三,如果沒意外的話。」王宥平回答。

  「咦,那天剛好麗芬回國,本來想順便約你一起去幫她洗塵。」王育平遺憾的語氣。

  「我去當什麼電燈泡啊?」王宥平無奈。

  「走啦,你想吃哪家餐廳,我都帶你去,王品也可以喔。」王育平利誘。

  「不用了,你剛才還說我是吸血鬼,專吸你的血。」王宥平哼說。

  「那我乖乖送上門,讓你吸血不好嗎?」王育平說這話時,笑意漸漸退去。

  感受到他微怒的情緒,王宥平安靜下來。他們之間偶爾會發生這種小衝突。

  「難道就不能改天嗎?」話題停了很久,王育平再度詢問。

  「我就非去不可嗎?」王宥平反問。

  雙方再度沉默,氣氛陷入緊張。


  「你是不是不喜歡劉姊?」所以才會不想幫她洗塵?王育平猜想。

  「沒有。我沒有不喜歡她。」就人品來說,他確實不討厭劉姊。他討厭的只有她是哥哥的女友這個身份而已。

  「那為什麼不幫她洗塵?」王育平追問。似乎有責備的成份。

  「我為什麼要幫她洗塵?」王宥平反問,有些上火,「你為什麼老是要我參與你和你女朋友之間的約會?難道不覺得打擾嗎?我都覺得我打擾到你們了。」

  「怎麼會打擾呢?我只是希望我們兄弟倆能有更多的相處時間。」王育平解釋,「我搬出來之後,你就很少來找我。通常都是我約你吃飯,你才肯出來。」

  「我不去你家是有原因的。」王宥平很是無奈。

  「你說說看。」王育平要他說。剛好停在家門樓下。正經八百地看著他。威脅著,「你不說,我就不開車門鎖。」

  王宥平不說話許久,「太晚回家,我會被爸媽罵。」

  「不然我打電話給他們,說你今天睡我家。」王育平聳肩,不是很在乎。

  「我沒有盥洗用具。」

  「回我家路上再買就好。」煞有其事說著。

  「我才不想睡你家沙發。」王宥平眼看對方還真想發車離開,他趕緊說。

  「沒有人要你睡沙發,我那張床好歹是雙人床,睡兩個人措措有餘。」

  「你那張雙人床是你跟劉姊在睡的,我才不好意思睡勒。」說完,很想咬斷自己舌頭,然後吞進去。他怎麼說出這種話來。王宥平自我厭惡著。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把劉姊的東西整理整理就能睡了。」王育平理所當然地說著,沒有聽出那弦外之音。

  最令人傷心的是,王育平沒有否認他的說法,他是真的和劉姊睡在同一張雙人床。用力咬牙,忍住一股憤怒。王宥平伸手越過王育平,自行開了車門鎖。開了門,用力關上。

  王育平拉下車窗,對弟弟大聲責備,「王宥平,你幹嘛!」

  王宥平不回頭,直直走向家門口。在包包裡掏鑰匙,越急越找不到鑰匙。氣得他把包包翻轉,乾脆把所有東西都倒出來。他就不信這樣還會找不到鑰匙!

  「你發什麼脾氣!」王育平盛怒之下,開了車門,下車。

  王宥平蹲下撿起鑰匙,先開門,再撿地上的物品。完全不理身後的人。

  「王宥平!你把話說清楚!你到底發什麼脾氣!」王育平一把抓起弟弟的手臂,讓他站好面對他。又說一次,「你幹嘛?生什麼氣?」

  「沒有,我只是想回家。不行嗎?」很挑釁的回話。王宥平神色不耐。

  「你把話說清楚。你到底發什麼脾氣。」王育平問了三遍一樣的問題。心想,王宥平有本事再讓他問一次,他就直接把他帶走。

  「我就只是想回家,你到底讓不讓我回家?」王宥平用力甩了三次,甩不開哥哥抓著自己的手。

  王育平臉色難看,不發一語,抓著他,把地上的東西收一收,把他塞進車裡。

  「你幹嘛!」被塞進後座的王宥平,抓緊車門,就要開門。王育平站在車門前,用力一推,又把門關上。王宥平因為這樣差點拐到手。

  「你給我乖乖待著,你敢再出來,就饒不了你。」車門外,哥這麼警告他。


  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他很少看到氣成這樣的哥哥。王宥平乖乖坐著,不敢再動車門。






試閱結束,預定六月中開放預購。

留言

秘密留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