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24新刊』—亡者彌撒,試閱(更新封面圖)

個人誌試閱
12 /30 2009
5000101.jpg


亡者彌撒

■ 印刷本| A5 SIZE| 250P以上
■ 價格:300 NT
■ 執筆:SARI‧夜漓
■ 繪者:九名津、SARI‧夜漓
■ 内容:黑甜/3P(二攻一受)/觸手


文案:
「味道是苦澀」這話是嚐過金蘋果的人說的。問她。金蘋果放在那裡?她說:「就跟普通的蘋果一樣,腐爛就丟了。」
天神憐憫被人丟棄的金蘋果,給它意識、軀體,更給它了溫暖。希望它能好好的過著平靜的日子。不讓它被人類在繼續的利用下去。
「做人,說不定還要幸福......」這是金蘋果對天神開口的期望。
天神也遵照金蘋果的期望,一把推下天界,由金蘋果誕生出的嬰兒,身在惡靈和魔擾亂的國度之中,他將觸到席古斯家族,了解黑暗的過去,惡夢般的詛咒, 讓他受苦,使他感受到人該有的痛和罪惡。


預購期間為1/1日起至2/2日截止!!

試閱請點開繼續詳閱!!!

 

■契子


 

  相傳中伊甸園『分別善惡樹之果』是蘋果,又稱『智慧果』,更在惡魔間稱謂『全知果』。

  全知全能的『神』,所創造的第一個人類亞當以及他的妻子夏娃,但撒旦卻蠱惑夏娃吃下蘋果,懂得善惡。

  蘋果,智慧果乃是讓人類知道是非罪惡,但同時人類遭受到原罪的對待,如同出生的嬰兒並非是歡喜的降臨人世間,感受喜怒哀樂,而是最帶著原罪。

  神的眼中喜怒哀樂,並非是好,悲痛、哀傷、憤怒、憎恨、貪婪,都是神賜與人類在世間的考驗。

  直到穿透人間的塚墓,世人帶至神主的面前,輕揮純白色衣袖,叩首神主,淡淡的從口中道出所謂誕生的解答。

  「誕生為人自然卑賤,卻是主的憐憫、憐惜、憐愛,寬恕之心責罰,虔誠者無私奉獻的禱告,誕生是為慈愛忠誠的讚美世間。」

  挺身後,睜眼見到純白色世界,耳邊靡靡之音。

  ——蘋果,可謂對世間為招致災禍,人與魔卻以免除原罪、全知神力,徒增貪婪醜陋之心。

  「但人從悲痛中得到憐愛,是主所說的真實。我想要感受真實……」

  真實之中,可謂實際。

  起身重拾光輝,無法還原的瀕臨崩潰,誰又能打開門?記憶所抱持的期待,尋找著心中溢滿真實,直到腦海中無任何雜念,只有唯一真實。

  「痛覺、觸覺,甚至任何悲傷喜樂情感,是為真實。而虛只是自我認為,曾經、好像、似乎,皆不能肯定。」

  ——你質疑?

  「並非質疑,而是自己本身存在本是『虛』。」

  為什麼我在這裡?

  這裡是哪裡?

  這裡又是哪裡?

  主?

  主又是誰?

  為何要信仰主?

  我信仰主?

  我或許不是信仰主?

  質疑,我正在質疑自己?

  為什麼?

  我的曾經?

  我的過往?

  捫心自問的解答,自己什麼也不是,空有意識的一個軀殼,所有都是自我認為,而主也只是一昧的把言語加註在這附軀殼上。

  「渴求是自私但是經歷誕生,才知悲痛憐憫。」

  ——渴求是為人的自私,但由蘋果化為人形,也代表有人該有的意念思緒。

  「主,蘋果皆為天上神物所有,幻化為人自然是罪。」

  ——是罪惡

  「眾人民是為天主羔羊,而我也成為了天主的羔羊。」謙卑軀身,第一次淚水,嚐到淚水滑落臉龐,說:「人群之主上帝,天主之羔羊,除去了世間的罪賜予,他們永恆的安息。」

  許久,安靜無聲,眼前不在是純白,而是瀰漫著灰黑的霧,身體感覺到冷,而是作為人嚐到第一次的感覺。

  「這是在哪裡?」

  此時,信仰是無法抹滅,是心的寄託和依靠,甘願軀身跪地,而胸前劃上十字,虔誠禱告。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您的國降臨;願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好燙!」

  一低頭,見到赤裸的一雙雙腳,正踏在燒燙砂石上,腳正燒燙的紅腫,而痛楚而是清楚的讓自己咬牙忍痛。

  第一次嚐到痛,是令人折磨又難受,使得屈膝久久不能站立,但又怕接觸到灼熱的地面。

  此刻,想要走步行動,腳底卻是被撕裂的扒下一層血肉,刺激劇烈強大的痛楚,除了所見的血肉之外,心底感受到害怕,使自己不敢跨出下一步。

  低頭看著身上唯一遮掩住下體的衣襟,先撕扯開的先包裹住雙腳,在緩緩忍著非比尋常的痛楚,邁著自己在人間的第一步。

  路是多長?多遠?

  一下灼熱、一下又是寒冷,兩極的痛楚之下——

  感覺到痛、感覺到真實,受罪的落入人間是痛苦的折磨,但在自己的心中,但確有感到存在。

  茫茫的望著無邊無際,基於人原有慾望下,嚐到乾渴,而身體受受到冷與熱傷害,皮膚乾裂的滲血,痛苦讓腦袋呈現一片的空白。

  身體飄然的感覺,痛不是痛,瀕臨到死亡之時,想要活下去的慾望,直到死亡的降臨……

 

 

  ——死,所謂誕生。

 

 

  嚴寒的冬天,可憐的嬰孩已經凍的全身呈現青紫色,而肌膚鋪上一層冰薄,但是小嬰兒用僅存的生命在寒冷中呼吸。

  除了天氣的寒冷外,無情是來往人群,沒有人去注意到角落即將凍死的嬰孩。

  「眨眨眼,孩子……」溫和敦厚的嗓音,百般憐憫的眼神,脫下手套,伸出手撫上嬰孩凍傷的臉頰,給予他一個溫暖。

  一身沉穩黑色的長袍服裝,給了凍傷的嬰兒溫暖,靠著他白色衣領的胸口,神父給了嬰兒第一次最溫暖的懷抱。

  「有了這麼漂亮的金髮和臉蛋,真希望你睜開眼睛看看美麗的世界……」

  當神父說完話,嬰孩有所反應的微微動起結冰的睫毛,,而神父溫柔的看見嬰兒有一雙予一般人有所不同的眼眸。

  看似為淡褐色,反而是閃爍動人的金色的眼眸。

  「典歐亞聖納教堂,往後會是你的居所,也是你人生的開始。」

  擁有慈愛的神父將嬰孩帶回教堂,給予完善的醫療,更親自的替嬰孩洗淨和上藥,溫暖的被窩、暖爐,而周遭更圍著一群孩子。

  「神父,他要叫什麼名字?」

  「神父,我取、我幫他取名字!」

  因為嬰孩的到來,引起周圍的孩子們注意,對於眼前可愛的小嬰兒,每個人露出好奇的眼神,更對於嬰兒表示出關愛,都紛紛摸摸他粉嫩的臉頰,逗弄他小手。

  此時,神父看著其中一位孩子,說:「凱奧,幫他取個名字。」

  「我要叫他小伊。」

  「單名伊字嗎?」

  「是小伊。」

  神父一抹和善的笑容,細心對待著每個孤兒孩童,因為在這裡孩子們都是世界的所破壞後,任意丟棄的孩子,無父無母,往後在這裡小伊也是這個家庭的一份子,以防征戰、惡靈充滿著世界上,蠱惑著受傷的心靈,促使他們成了惡靈,任意傷害他人。

 

 

 

第一章

 

 

 

  「呼……呼……」

  當急促的呼吸正在運作中,一陣草叢聲,驚動了石塊,更失足的滑落在地。那人不敢出聲,忍著膝蓋的痛楚,跛一隻腳,不斷的向前衝刺。

  劇烈的快跑下,呼吸難受外,體力瀕臨著極限,感覺無法在負荷下去。

  望向無盡的另一端,明明只要十幾步到達的門,卻離自己越來越遠,但心中的恐懼不容許停下來,一旦停下來,那是除了失去性命外,還要更為恐怖的事情。

  「咚」一聲,原本沈重的物品,從袋中滑落。

  「不——!」

  停下腳步的回頭追回掉落的東西,撿起美麗的黃金燭台,還細心用衣角擦拭灰塵,讓他再次凸顯黃金的耀眼光芒。

  當眼神專注在燭台上,咻的一道風聲,不禁打個哆嗦,緊張抬頭望去四周的土地滿是十字石塊的墳墓,而燭台更緊握著在手裡。

  他試著在胸口前劃上十字,從胸前拿出十字項鍊,不斷的向天神祈禱。

  「榮耀的天父呀,用基督的寶血洗淨它的罪惡。願禰的大能彰顯在他的身上,願他在天上與你一同享榮耀,為我們罪人祈求天主。以聖父ˋ聖子以及聖靈的名求!阿們!」

  不斷、不斷的重複相同的語句,讓恐懼的心情鎮定下來,而眼角餘光看相四周。全是一個個黑影,圍繞在四周,而濕冷的陰氣使得全身發顫……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一道悅耳的歌聲,黑影漸漸的搖晃,而神的真名一出口,黑影全都消失不見。

  「洛爾,你沒事吧!」

  「小伊。」男孩抬起頭,看見耀眼的人,

  「快,我們快走!我沒有把握能抵擋的了牠們。」

  「小伊,我試過,不管怎麼跑都出不去啊!我們肯定被困在這裡了!」

  「洛爾,你別說這種話!」

  「來了,牠們又來了!」

  掩護著洛爾,以肉體來保護他,嘴裡詠頌的聖詞,不停逼迫牠們,可是另一股強大的力量,籠罩在小伊和洛爾四周,聖詞毫無用處,只見黑影越來越清晰。

  「還我……」

  一股壓低怨氣的聲音。

  「洛爾,你是不是偷了墓地的祭品!」

  「我、我……」

  這下一見難以啟齒的臉色,名為小伊的男孩,清楚的知道了洛爾偷了墓地中的祭品,引起了死靈與邪靈的「怨」,更驚動到墓園中每個原本沈睡的靈魂。

  緊要的時刻下,小伊出手搶奪洛爾懷中的黃金燭台。

  「快還給他牠,那東西本來就不屬於你的!」

  「我不要,這燭台明明是我們家流傳下來的東西,他只是一個無恥的小偷!」

  「洛爾!」

  嘰——

  一道令人發毛尖銳聲,回頭望向黑影之中,不停有著金屬摩擦的火花。

  這時從黑影中眼睛所看見是乾瘦的人影,身穿單薄的衣物,而胸前的識別徽章,可以認得出他是墓園的管理員,但毫無血色的面孔,小伊清楚的知道他已經不是人類,是被邪靈所附身的魔。

  在沒有聖水、聖油,更沒有祝福的劍,是根本無法傷害牠!

  小伊情急的不斷再繼續詠頌聖詞,但對於眼前的惡魔,根本毫無作用,邪靈是不會畏懼天神,而聖詞卻只能對付一般的惡靈。

  邪靈帶有強大的慾望,會進一步的佔有活人的身體,據為己有,他們食人靈讓自己更加的強大,傷害更多的人。

  「蹲下!」

  不知從何方傳來的聲音,小伊直接反應拉著洛爾一起蹲下,接著除了強烈的陣風外,耳朵卻聽見四周如尖銳的摩擦音,使腦袋刺痛的難受。

  漸漸的尖銳聲消失,只剩下那低沈的一道嗓音。

  「你頭髮太顯眼。」

  男人說完話後,黑色的大衣落在小伊身上,小伊拉開黑色大衣的一角,他望著眼男人高大的背影,同時發覺周遭的惡靈不見了,只剩被邪靈附身的管理員。

  「戴納。」

  一聲,男人左邊突然見冒出個人,小伊不自覺得和那名為戴納互相視線交會,小伊看見他種異種的瞳色,可是那不一樣的瞳色卻是倆種顏色參雜在一起。

  此時,另一名男人突然伸手推了小伊,言語中用著以恐嚇的語氣。

  「往後走可以出墓園,就是不準回頭看!」

  此時,膽小的洛爾聽見可以走出墓園,便緊抓著小伊逃離開這地方,但是小伊的心理想著那倆人是誰?尤其其中一人有著異色的瞳孔……

  走出墓園之時,如同野獸般的嘶吼聲中參雜著求救的叫聲,小伊不禁回頭望去,墓碑擋住了視線,但隨著移動,見到人體撕裂開的四肢,鮮血噴灑四濺,而擁有異色瞳孔的戴納,正大口的啃噬人肉,而另一名男人也站在一旁不為所動,看著他一口口吞下滿是鮮血的肉塊,這時被視作食物的人,正發出微薄的求救聲。

  驚嚇的小伊,不敢相信自己親眼所見到的事,他甩開洛爾回頭的奔跑。

  「住手、快住手!」

  男人眼睛睜大的看著小伊,竟然回頭沒有離去,心底煩躁的怒火跟著湧上。

  「你還不趕快走,難道你也想被吃下肚嗎!?」

  「住手、你快住手,他也只不過是被邪靈附身,只要聖水和高等聖詞,就可以把邪靈趕出人體,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小伊不斷的叫喊,為了邪靈附身的人,有著獲救的可能性,如果被

這樣吃下,不就就等同於在殺人一樣。

  男人迅速的動作,揪住小伊的領口,怒道:「你是想要被吃嗎!?」

  「住手!、們不能這樣做,他也只不過被死靈附身,一個活生生的人啊!」實在不理解、不懂,為何要做這種事情,而眼前的男人……

  「戴納,不准停!快吃!」

  「你在說什麼,不能吃、不能吃人!這樣你們跟那些外面的魔,還有差別嗎?」

  「唔!」

  這下小伊脖子被男人用力掐住,而男人的雙眼正注視著自己,而身體四肢的力氣被抽走了一樣,站不住腳的跪在地上,意識突然慢慢的模糊。

  可是小伊在那一瞬間,注意男人的眼眸中含有著一絲哀愁,但耳邊傳來的聲音明明是多麼的冷酷無情。

  「這是你自找的……」

 


試閱結束。

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這有點吊人胃口~~~~
好想看下文~~v-20

Re: No title

新年快樂XDDDD
同時亡者彌撒也開放預購喔!!!!想看後續就來吧~
這本亡者彌撒滿足我各各寫作的慾望XDDD(因為是3P的關係XD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Re: No title

先謝謝你的留言XD

此本是CWT-24的新刊,所以獨放試閱部分~
購買的話,請至這裡↓↓
http://sarichirs.blog125.fc2.com/blog-entry-400.html#more

預購截止日期是2月2日,預購期間購買的話,都會有一份特典喔!XDD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