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本【絞§】試閱01(含虐身/慎入)

個人誌試閱
11 /14 2010


  當金黃色的沙子每伸手一抓,但細沙總是從指縫間溜走。讓人無法得到,但也渴望的佔有它……

  金黃色的髮絲如同金沙,它柔順的一直從手中滑落,不禁猛力一扯,而令人好奇的湊上去聞了一下。

  髮絲裡除了汗味還有些花香,這花香味是前不久人民供奉祭品中一項「花露」,記得當時檢閱祭品,嫌惡花露濃郁的刺鼻味。

  如今這味道抹在人兒的髮絲上,簡直是一股濃厚騷味,令人覺得下賤。

  強而有力的一扯,輕聲的在他漲紅的耳邊嘆道:「你作為一個奴隸,真奢侈、真下賤……」

  人兒含淚的藍色眼珠,就像寶石一樣的閃爍,讓人想不停弄能疼他、弄痛他,而他嘴角流出細柔的嬌喘聲,只會不自覺將膝蓋挪到受傷腳踝,用力的壓、盡力的弄疼他。

  「唔啊啊!法老,求求你饒了我……好痛!腳、我的腳!」

  「噓,不許開口說話。」惡意的輕聲戲弄,看著他全身痛苦發顫的模樣,不管看了幾次,都不會膩。

  慢慢的折磨、慢慢的欣賞著……





  兩人身處在廣大的宮殿一角,由直立的柱子懸掛著質料高昂的金紗布,地面一層層的台階直達高處,腳踩踏著軟墊以及金碧輝煌的裝飾品、神像,閃耀美麗的天台,仰頭即可見到皎潔神聖的月光。

  台階下十米寬的紅毯連接台下,站崗士兵以及到來的白色麻衣跟頭頂的帽子,足以證明高貴祭司的身份。

  祭司的身份因此高傲自豪,他一身黝黑的肌膚、眼角烏黑的眼線,身上掛滿黃金閃閃的華貴飾品,但身上帶有著傲氣。

  當他徒步走到天台,眼前所見到的是交疊的肉體,以藐視眼神,開口道:「法老,他的腳傷不能壓,萬一復發起來,嚴重會奪人性命。」

  「嗯。」輕應一聲,法老挪開腳。但法老一想不能折磨眼前的人兒,就是一股不滿。

  「你來這做什麼?」

  「法老,是您下令要我檢查他的傷口。」祭司直言的說道,他不畏懼法老是神的身分,口氣更帶著指責的語氣。「法老命令我,將他的腳踝打入金環,但腳沒廢掉算是神蹟了。尤其法老別為一個外來的奴隸而太過於迷戀,真的很難看……」

  「閉嘴。」怒瞪著祭司,這些話早已聽膩了。

  此時,祭司沒有被法老的眼神而退縮,反而更加毫不留情。

  「法老,露天台並不是做這些事的地方,不僅有損你的名譽外,太過招搖導致吸引盜賊闖入宮殿,日前才會發生竊盜事件。」

  瞬間,眉頭一提,法老問:「你的意思指引入盜賊都是我的錯?」

  「我不想指責法老,他實在引來太多的注目。」

  「知道了。」法老隨口敷衍的回應。

  祭司深知法老敷衍的性格,但他也不想再指責法老。沉默的繼續完成法老的命令。

  下一秒,一手扣住人兒的腳,不讓他有掙扎的機會,將血紅的紗布拆開紗後,所見到的是腳踝後與腳筋之間,穿過一個粗大的金環,血肉之間傷口長出肉,銜著數顆膿包。

  同時人兒露出恐懼的臉色,直盯著那一隻腳,另自己痛苦不堪的左腳。

  祭司手中的銀刀一亮,沒有猶豫,刀鋒刮除腳上的膿包,金環也搖搖擺擺,在傷口之間來回的移動,而應該伴隨的慘叫聲,卻只有咬牙痛苦忍耐,如此痛苦不堪的模樣,使勁的咬著唇,咬到出血後,仍是比不過腳上的痛苦。

  同時法老知道人兒正忍著聲音,就因為『不許開口』的命令,他仍然努力的遵守。

  即使咬的出血也不敢吭聲,不禁讓法老感到喜悅的一笑。

  他開心的觸碰人兒的臉蛋,吻著他的臉頰,凝視痛苦伴隨著的神情,顫抖、冷汗、痛楚,不斷折磨他的心靈,還遵從著命令,始終沒有開口一句,直到臉都蒼白、眼睛佈滿淚水,嘴角也破皮流血。

  這一幕本該令人憐惜心疼,但在法老的心中是令人驚豔的美麗。

  看久了,法老才付出一點點的憐憫心,看他忍得楚楚可憐的模樣,伸手一拿白色枕墊,往他的嘴角一靠,而趁著祭司再一次下刀前,人兒張口咬了枕墊,緊握著的雙手,一開始即使握得發痛,也不想要揮開他。

  時間一久,力量漸漸變得弱小,眼神也跟著淚珠迷濛,似乎再繼續就會昏厥的攤在懷裡……

但是這部份才是真正最精彩、最令人驚豔的模樣,使人著迷的發狂,就像中了名為『佔有』的毒藥。

  虐待他、折磨他,證明自己佔有他,這毒藥牽動著心臟、也牽動著欲望,毒也日以繼夜的越來越深,甚至近乎到了扭曲的地步。







留言

秘密留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