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不能之尖端恐懼症-第三章(校園、歡樂、廢柴攻、含H)


第三章





名為『和泉 蓮』的男人,瀟灑的留下了一張名片,隨即的離開更衣室。

這時的隆吾一直盯著名片看,注視的程度讓孝弘不禁起了疑惑。

「小隆,難道你對那個人有興趣?」

「和泉……」隆吾甚中得托起鏡框,努力深思著,「我總覺得好像哪裡聽過他的名字……」

此時的隆吾努力想著這熟悉的名字,但是只要一動起腦筋思考,太陽穴就開始刺痛,停止了思考。

「小隆,你該不會對那種男人有興趣……」

「什麼?!」

「可是小隆你在臉紅啊……」

「臉紅?」

當隆吾被孝紅一講,摸了摸臉,再摸頸子後方,他感覺到並不是害羞而臉紅的因素,而發現手腳異常的冰冷,身體也有些悶熱的不舒服。

隆吾地板上一站起來,身體不穩的晃動,甚至頭昏了一下,才驚覺到不妙之處,臉色漲紅、手腳冰冷、身體悶熱,這全都是發燒的前兆!

「我好像發燒了……」

「發燒!?」

一聽,擔心的孝弘,迅速的在隆吾身上摸上摸下,才感覺到隆吾的體溫有些高。

「小隆,你發燒了!你真的發燒了!」

「我知道,別那麼大聲……」

每當聲音一喊,太陽穴刺刺陣痛,頭開始漲漲的,連喉嚨開始有些症狀,感覺有痰哽在喉嚨中黏黏很不舒服。

「等等!」孝弘拿走櫃子中的光碟片,便趕緊的帶著隆吾離開學校。



一看校門口旁停擺的摩托車,而上頭飄下的綿綿細雨,瞬間變成大雨滂沱,讓兩人註定要淋濕回家。

孝弘在校門前,看著大雨降下,擔心起後方靠著自己肩膀的隆吾。

「慘了……」

隆吾從小身體虛弱,三不五時的發燒送急診室,藥都當飯在吃,另外心理疾病的關係,稍微有點壓力,就會造成生理上的痛苦,而這些都是孝弘再清楚不過的事情。

「好險明天六日又不用上課。」說完,孝弘脫下外套,丟在隆吾的頭上。「我家離學校比較近,而且你發燒了,我還可以照顧你。」

這下驟雨淋濕的地面泥濘,漸到褲管,而上頭的大雨淋著孝弘和隆吾。

同時隆吾的太陽穴正一股刺痛上來,腦袋越來越不清楚,頭頂上淋著冰冷的雨,身體的發熱,卻帶著冷顫。

這下腳稍微的沒踏穩,而那溫暖的手——

「小隆,你走好點!」

孝弘的叫喊,讓隆吾提起精神的撐住,但是騎上摩托車,風雨不斷侵蝕著隆吾虛弱的身子,力氣也一點一滴的被剝奪。

向旁邊傾斜一倒,孝弘必須得撐住摩托車的重量,又得加上昏沈的隆吾,他軟弱無力的力氣,根本沒辦法堅持半秒。

最後,孝弘使勁的對隆吾大吼:「小隆,你千萬別倒下來,要不然我沒力氣扶你!」

聽見孝弘的吶喊,隆吾笑笑看著超級沒用的孝弘,竟然連這一丁點力氣都沒有。

下一秒,隆吾咬牙的堅持住精神力,坐好摩托車上,而孝弘也抓著隆吾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間上。

「小隆,抱緊我喔!」

好不容易發動了摩托車,路面打滑的不好行駛,一路騎的歪歪斜斜,讓隆吾的頭更加的暈、更加的痛!

「唔——嘔嘔——」

「呀啊啊啊——小隆你不要吐啊啊——」

突然間孝弘感受到背部溫熱的嘔吐物,一分心,使得車子打滑的更厲害,而電線桿和圍牆,眼看離車子越來越近,孝弘心急的煞車都用不到,直接用腳踩踏著牆壁上,防止撞向圍牆,但反作用之下隆吾卻差點跌下車子。

「小隆!」孝弘緊拉著隆吾的手肘,不讓他摔著,而同時孝弘低頭看見到原本漆上火焰圖,被刷掉一半。

「啊啊啊啊——!掉、掉漆了……這下肯定被揍的……」

「咳咳……咳……」

「小隆,撐住!你跌下車子,萬一你受傷了,我肯定會有罪惡感的啦!」

孝弘這輩子的力氣全用在這個時後,表現出他男子氣概的一面,拉起了隆吾,便加快車子的速度。

隆吾被風雨弄得頭疼,便拉著唯一在他身邊的孝弘……

「小弘,頭好痛……」

「快到我家了,撐著點!」

「小弘,我好冷。小弘、小弘……」

「呼……」聽見隆吾口中名字的變換,不禁讓孝弘的笑著,「小隆每次只有這時候,才會叫我的小名……呵呵……」

「咳咳……」已經冷到發抖的隆吾,連聲音都顫抖著。「拜託,我是真的很冷……」

隆吾從小發燒感冒全都是一手包辦,只是身邊有個超級笨拙的朋友,什麼也幫不上忙,弄個冷水,也會弄到全身濕,煮個稀飯,也會煮到燒焦。

即使沒有孝弘的幫忙,自己也可以照顧好自己,但永遠沒有變的事情,生病的時候孝弘都會一直在自己身邊。





潔白漂亮的醫院內,淡淡的消毒水味,俊俏的醫生,美麗的護士。

急診室旁的病童房間,個個身穿著俏麗窄裙的護士,圍繞在一個五歲不到的小男孩身上。而病床的掛牌上,寫著「高嶺孝弘」四個大字。

「大姊姊好漂亮,姊姊一定是全醫院最漂亮的護士對不對!」

「真會說話!」護士開心燦爛的笑著,一手便逗弄著那名嘴巴甜的男孩。「我看弟弟是跟每個護士姊姊都這樣說吧!」

「我說的是真的,姊姊很漂亮啊!」孝弘誠實的開口,甚至拉著他一旁的好友,問:「小隆,大姊姊真的很漂亮對不對。」

這時矮一節的男孩冒出頭,伸手指著病床邊的花束。

「小弘,我覺得花比較漂亮。」。

「哪有大姊姊是真的很漂亮,我以後想跟大姊姊求婚呢!」

「呀,弟弟這種話不能亂說!」護士開心的笑得都裂嘴了,還不停的跟男孩互相逗弄的傳遞情意。「假如弟弟往後變成帥哥哥,姊姊就嫁給你!」

「真的嗎!」



這下隆吾看著孝弘跟護士你一句我一句,便顯得無聊,走出病房外。

一出門見到自己的母親,隆吾嬌小的身軀,咚咚的跑到母親的身邊,伸手拉著母親的裙子。

「媽媽,我想出去。」

「小隆,你的朋友還好吧嗎?」

「小弘他很好,還可以繃繃跳跳呢。」

「咦?我怎麼聽說,小弘腸胃發炎整個人得緊急開刀。」

「才沒有,小弘人很好。」

當隆吾才剛說完,從對面走來是好友孝弘的母親,隆吾從小知道自己的母親跟伯母是從中學開始的好朋友,一直到現在。

這時兩個女人一見面,便開始沒完沒了的聊天



不知過了多久,醫院內突然間四處的哀號聲響,使得隆吾從長椅上驚醒,一眼過去尋遍不著自己的母親,只見到進進出出的傷患,瞬間擠滿整個長廊。

第一次見到大小的挫傷,甚至親眼見到鮮血湧出的景象,使十歲不到的隆吾,根本沒辦法成受這種強烈的恐懼,便害怕離開了椅子上,跑走在醫院裡,尋找自己母親的身影。

「媽媽、媽媽……」

隆吾情急的眼淚都落下,一個人在醫院裡不停的打轉。

下一秒,隆吾一個人就在醫院裡面嚎啕大哭,沒有人理會他、沒有人關心他。

這時醫院裡的護士醫生,忙上忙下,甚至就開始當場情急的做起手術,而護士手上的拖盤中,全部是沾滿血跡的手術用刀。

護士一個轉身,被地板上的高低階一腳絆到!

一切事情來的太快,隆吾眼前一片都是鋒利的刀子,而刀子上鋒利的尖端,筆直的朝著臉上,眼瞳更是沒辦法離開那些尖端……

「啊啊啊啊啊——好痛——」隆吾的臉上插滿被數支尖刀,一手想要撥開臉上的刀子,可是實在太痛了……

「嗚啊啊啊——好痛啊——媽媽、媽媽——」

此時不知道什麼時候,隆吾的身邊多了個孝弘,那兩隻小手緊緊的牽在一起,兩道大哭的聲音,因此而響徹整間醫院。

隆吾還記得那雙手,一直的牽到最後……





「哈啾——」孝弘趕緊的擤一下鼻子,伸手的往半昏迷隆吾身上一抓,「小隆,我要脫衣服了,手舉起來。」

「唔嗯……好想吐……」

當孝弘正想要推開隆吾的瞬間——

「嘔嘔——」

「啊!」孝弘低頭一看自己滿身臭酸的嘔吐物,放聲一吼,「好,你吐、你就儘管吐在我身上吧!」

一聽,這下隆吾也毫不客氣把吃下的晚餐,一口氣的全吐出來!

「嘔嘔——嘔——」



米黃色的磚瓦浴室,上頭蓮蓬頭撒下的熱水,沖刷著穢物,而這時孝弘欲哭無淚的哀怨跟吐完後一陣清爽的隆吾,臉部表情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孝弘看著被吐的一身都是,所幸的直接在浴室脫掉全身的衣服,也順勢的幫隆吾脫掉上衣,讓他好好洗個熱水澡。

「小隆,衣服、衣服先脫。」

「咳……咳咳……」熱水把身體給弄暖和,而身上的衣服,以緩慢的動作脫去。

孝弘正好的把衣服全丟進洗衣機面,而隆吾開始的用一旁的沐浴乳搓洗著身上一絲的臭酸味。而整間浴室很快的充滿著沐浴乳的香味。

忙進忙出的孝弘,從自己房間拿出替換的衣物。



隆吾被熱水弄的身體熱呼呼,但是腦袋還是像一顆石頭般的沈重,所以精神力終於達到了極限,隆吾就直接的昏睡過去——

「小隆!」孝弘一手接住了隆吾,但是隆吾已經半昏過去的狀態,身體重量對於孝弘卻是一個負擔,「好重……」

此刻的鬆懈下來的隆吾,張開大口的呼吸,直接進入了夢鄉。

「呼……呼……」

「小隆,你好重……小隆……」

孝弘拖著隆吾的身體,好不容易到了房間,就把全身還是濕答答的隆吾往床上一推,再衝去浴室拿了浴巾出來。

先從隆吾因發燒而紅通通的臉龐開始,白皙的頸子往下,每當呼吸胸口跟著起伏,孝弘也趕緊的隨手擦一擦,而隆吾感到寒冷的打了哆嗦,身子也跟著一震。

這一震,孝弘注意到隆吾發冷的身體,趕緊浴巾一移開,視線卻看見發冷挺起的乳尖,以及隆吾一身白皙細緻的肌膚。

「又香又白嫩嫩的……」

孝弘好奇心的驅使下,摸上隆吾細嫩的腹部肌膚,沒有任何的疤痕,一抬頭望下去,發覺到隆吾連身體上的毛髮都很稀疏。

當視線看見與自己相同的地方,孝弘暗自的跟著自己比較起來,沒有他的那樣子白嫩,沒有他那樣的小巧可愛……

等等,小巧可愛!?

這時充滿震驚的孝弘,他的人生第一次伸出手的托起頭,心情更產生複雜又混亂的狀態。

「我到底在想什麼……」孝弘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自己會對隆吾的下身,產生小巧可愛的想法!

「唔嗯……」

隆吾的呻吟,讓孝弘回過神,看著赤裸裸的一個身體,躺在自己的床鋪上,就牽動起自己的慾望。

下一秒,孝弘動作迅速的把衣服套在隆吾的身上,蓋上厚重的棉被,腳步匆匆的在浴室底下,澆洗著冷水,使自己冷靜、再冷靜……

「為什麼……」







「孝……孝弘……」

隆吾的臉貼近著孝弘,眼鏡下的眼眸,直盯著孝弘不放。

但孝弘沒有注意到隆吾的視線,單純的好奇心下,孝弘在意的是隆吾身體的觸感,別無任何意思,直接的伸手觸摸著隆吾的胸膛,還開口稱讚著。

「小隆,你的身體好好摸……」

「孝弘……」隆吾看穿孝弘對於自己的肌膚光滑的觸感,有著喜愛的心情。「如果孝弘喜歡的話,可以摸沒關係。」

「小隆!?」一聽,孝弘停下手,對於隆吾充滿溫柔的嗓音,抱持著驚訝以及疑惑。

孝弘看見隆吾摘下他的細框眼鏡,許久未見到他摘下眼鏡的模樣,孝弘還有一絲的不習慣。

這時摘下眼鏡後的隆吾,眼睛顯得特別的深邃,而臉蛋稱不上好看,但有著耐看的特點,而隆吾本身帶著著知性的氣質,就足以吸引到別人的目光。

「孝弘,你為什麼喜歡我?」隆吾正經的眼神,直視著孝弘,一心的想要知道答案。

「喜、喜歡……」被這樣的眼神一看,孝弘不禁移走視線,開始的低頭思考著答案,並沒有在意到隆吾問話中帶著其中含意。

「應該是小隆你罵再多的笨蛋,但就是不會罵我沒用。就像之前我交往被甩的時候,那些女生都是一股勁的罵我沒用。說什麼,光長的好看,什麼也不會,而且不會考慮到別人的想法……」

「只有這樣?」隆吾再一次的問著。

「不止喔!小隆人很好,雖然有時會罵我,但刀子嘴豆腐心。小隆是真心會為我著想的人,一直是我『最真心的好朋友。』」

一聽,隆吾對於孝弘的回答,並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甚至心中生起了氣憤。

「難道只是好朋友而已!」

「小……小隆,我說錯了什麼嗎?」孝弘對於隆吾逐漸上升怒氣,感到一害怕,「對不起,小隆——唔——!」

頓時,孝弘反應一切停頓下來,只見到隆吾的眼瞳,嘴唇上柔軟的觸感,驚動了孝弘。

「小隆,別這樣……別……唔唔……」

「唔嗯……唔唔……」隆吾主動獻出雙唇,緊抱著孝弘不放,開口試著與孝弘要求,「唔嗯……孝弘……對我有更進一步的想法……親吻、擁抱……還要更多的進一步……」

「小隆,你……唔嗯……」

當嘴唇再度的被隆吾吻上,孝弘試著掙扎,但是手一抓住肩膀,孝弘卻捨不得推開隆吾……

「孝弘,難道你對我沒有任何的遐想……」

「小隆……」孝弘被主動的隆吾給嚇住了,他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隆吾的話。

「孝弘!」

隆吾的一斥,孝弘才回過神的回答。

「小、小隆的身上一直都有香香的味道,皮膚很嫩、很好摸……但……但是……」心中生起了矛盾,孝弘明明知道隆吾同樣是男性,但自己其實並不會排斥與隆吾接吻,甚至進一步的話,孝弘或許會在衝動之下犯錯。

此時的孝弘他知道這樣的關係是不對的、是不對的!

但是孝弘看過了男人與男人間的性愛後,腦袋卻呈現出隆吾被壓在下身,與主任一樣露出羞澀臉紅的神情,甚至於連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



許久,隆吾看著孝弘猶豫又困惑的神情,自己憑著胸口的衝動。

「孝弘不要去思考,直接的行動,那樣子還比較適合你。」

「小隆!?」

這一句,孝弘頓時思考的深淵驚醒過來——

他只是單純的想知道隆吾羞澀的神情和呻吟的模樣,不管隆吾是個男人或是自己多年以來好友,即使要負責到底,孝弘也願意的承擔。

如此一想,孝弘展現他十足行動派的一面,低頭吻住隆吾的柔軟唇瓣,品嚐起來是如此的舒服。

「小隆……唔嗯……唔唔……」孝弘心中激動的想與隆吾更進一步的接觸。

這時隆吾挺起他的腰身,而孝弘同時手一伸緊摟著纖細的腰身。兩個人緊緊的環抱在一起,兩相疊的嘴唇從來沒有分開過。



孝弘進一步的嘗試著伸舌吸吮隆吾口腔內的香淳,清香不會膩的味道,使孝弘深深的著迷不已。

同時隆吾似乎很享受著接吻當中的愉悅感。

「嗯哼……小弘……」

此刻的隆吾可是赤裸裸的在孝弘的面前,白嫩的肌膚、粉色的乳尖,伸手貪婪的撫摸著他的身體。

嘴唇的動作也逐漸的像下移動,頸子、鎖骨、胸膛,一步步的向下移動,感受隆吾的全身,而這所有的一切,彷彿置身再夢境般一樣的美好。



「啊!」大叫一聲,孝弘胸口的煩悶瞬間爆炸開來!

大口的喘氣、喘氣,視線往周遭看著,發現到自己一如往常的還在床鋪上,抬頭見到房間的日歷,才終於意識到事情已經過了一天一夜,而隆吾早在昨天被家人接回家去。

這時孝弘清楚知道自己身體的燥熱反應,全都怪罪到空氣中還殘餘著隆吾遺留下來的淡淡的香味……









3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可可君  

不好意思
看到時已經截止預購
想訂購一本治癒不能上
謝謝!!

2011/01/28 (Fri) 15:12 | EDIT | REPLY |   

可可君  

不好意思
看到時已經截止預購
想訂購一本治癒不能上
謝謝!!

2011/01/28 (Fri) 15:12 | EDIT | REPLY |   

夜漓  

TO 可可君

感謝留言(記錄)~!!
加刷確定,一定會發佈消息通知各位~^^

2011/02/02 (Wed) 16:34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