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不能之尖端恐懼症-第七章(校園、歡樂、廢柴攻)

第七章





「等等,慢、慢一點!」接著,孝弘聲音頓時發出嚶噎的哭音。「好痛……唔……唔嗚……小隆……」

孝弘呼喚著隆吾的名字,但隔著看不清的簾子,孝弘伸出連外拉著隆吾的衣角。

此時,隆吾淡淡的道出一句。

「護士走了嗎?」

「打完針,也已經走了。」

當隆吾知道護士幫孝弘打完針後,才緩慢的把簾子拉開,看著躺在床上的孝弘。

自從跟著孝弘到醫院,一連串的住院手續忙碌之下,隆吾忘記孝弘曾對自己所做過的事情。因為隨著為孝弘的輕喚,漸漸的不再有所在意,彷彿沒發生過事情,心中刻刻都關心著孝弘的狀況。

孝弘目前除了被釘鞋踩到的撕裂傷外,到今天X光出來,被醫生宣告腳踝骨頭裂開,包上一層厚重的石膏,得住院兩個星期。

「你腳還會痛嗎?」

「我現在只覺得好癢……好想抓……」孝弘看著腳上的石膏,迅速的拿出中餐便當剩餘的竹筷,朝著發癢處一直戳、一直戳。

讓一旁看在眼裡的隆吾,噗滋的發出笑聲。

「哈哈……你真的很蠢,怎麼拿竹筷去戳。而且你筷子上還有菜渣,難道你不怕螞蟻跑進去嗎?」

一聽,孝弘頓時停住自己的動作,而在一旁的隆吾則站起抽取幾張衛生紙,坐在床邊擦著石膏上沾上的菜渣。

「你腳還會癢嗎?」

「這裡會癢。」孝弘迅速指著準確的位置,他看著隆吾手指的動作,在包紮的石膏外,摸來摸去,遲遲沒有下一步動作。

「孝弘,你最好忍耐一下。因為隔著石膏我可沒有辦法幫你止癢。」說完,隆吾抽回手繼續讀著未完的書本。

可是最難過、最難受的人,是躺在床上哪裡也不能去的孝弘,待醫院兩天的時間,身處在兩人床病房,但隔壁的病床是空的,房間內只有自己和隆吾兩人。

孝弘知道隆吾只會專注在書本上,不喜歡別人打擾到他,所以只好靜靜的看著專注的隆吾。

隔著眼鏡框,孝弘看到隆吾認真眼神,而嘴裡喃喃唸著默唸化學公式,其中纖細的手指、嫩白的頸部肌膚,都成為孝弘注目的光景。

仔細的觀賞坐在眼前的隆吾,孝弘想起小時候在一起玩樂的時候,隆吾總是頑固又強硬的拒絕,但總是被自己一拖一拉,很快的和大家就玩在一起。

隆吾每次嘴巴上拒絕,但孝弘清楚的知道他總是拗不過自己的苦苦哀求。

「小隆……」

同時隆吾也聽見孝弘的呼喚,放下書本抬頭一看,見到孝弘正闔著雙眼睡著了。

這次換隆吾盯孝弘那空有一付好看的臉,反應遲鈍、膽小,又很懶惰,但是他一位是會處處替朋友著想的一個人。

當想法浮現在自己的心中,隆吾清楚的知道自己並不會討厭孝弘,但心中的感覺和自己的想法便產生了些衝突。

明明是不應該的事情,為何孝弘要對自己做出那些事情,親吻、愛撫以及帶著喘氣聲口口喊著自己的名字。

隆吾不敢想、不想知道……



隆吾仍依舊的上下課,而有閒暇的時間,就窩在備用的美術教室中。

此時漂亮橘紅色的黃昏,照亮著地板,隆吾在寧靜的讀書氣氛中,傳來了手機聲音,而手機顯示的螢幕接收到一封由孝弘傳來的簡訊。

『小隆,我要吃布丁。還有我好無聊……』

當隆吾看著孝弘傳來的簡訊,才意識到已經五點多,笑笑的趕緊收拾著東西奔往醫院的路上便買了許多布丁。

「嘻嘻……嘻……」

這下子站在門外的隆吾一愣,耳邊確實聽見女人間的嬉鬧聲。

伸手轉開門把,映入眼簾的景象,眾多的護士小姐圍繞著病床,團團的抱住孝弘和另一個男人。

那一位男人滿身是包紮傷口,臉半邊呈現瘀青挫傷,但他以自身媚惑的魅力,不停的逗弄護士小姐。

隆吾除了傻眼外,可是對於眼前這一位男人有著一丁點的熟悉感,讓隆吾有些印象。

「牛郎!?」

「呵呵,沒想到那麼快又見面。」男人揮揮手對隆吾的示好,沒不了多久又開始對一旁的護士調戲一番。

隆吾知道眼前輕浮男人就是跟主任在一起的牛郎,只是牛郎現在右邊臉部紅腫、眼角瘀青,手和腳都裹上厚重的石膏。

這時的孝弘大聲的呼叫:「小隆,你有幫我買東西嗎?」

「有、有。」

隆吾邊說邊把東西給了孝弘,看著他性急的拆開布丁,一口口開心的吃下去。

當護士都替兩位病人做了傷口上的處理,而看著年輕又可愛的護士,對著孝弘散發出好感,便看著一旁水果籃,特別主動的問著。

「小弘,我幫你削水果。」

小弘!?隆吾震驚的親耳聽見護士把孝弘的小名叫的如此順口,彷彿是多親密的戀人一樣。而心中情愫對於護士諂媚的動作,厭惡到了極點。

「護士,別亂動我的東西。」

「咦?」

一愣,隆吾看著臉色凝重的孝弘,竟然對著護士小姐說出一番嚴肅的話語,而表情隆吾還深深記得,那時候孝弘把自己壓制,語言中字字句句印象深刻的令人忘不了。

——難道我認真的告白,你完全沒有感覺嗎?

「唉……」

當隆吾想起當時的情景,自己也似乎的認真對這句話,反覆的深深思考著,對於孝弘的告白,隆吾感受到那是發自內心真誠告白,而自己也沒辦法隨便的輕易拒絕孝弘,因為一度怕自己少了這個朋友。

「小隆,好險喔!」

等等,什麼好險!?隆吾這下根本不懂孝弘為何說出好險兩字。

「幸好護士沒有拿起刀子,要不然小隆肯定又嚇的直冒冷汗。」

「嗯……」

原來是這樣,為了避免隆吾看見削水果的刀子,孝弘才特意的把護士趕走……

當隆吾知道了孝弘的貼心,不知為何有一股勝利感的情愫在心中滋長,以前孝弘時常跟朋友或學妹在一起玩樂,討厭與人群聚活動的自己,孝弘一直以來把自己排在第二順位,儘是為了一些可愛的學妹時常的忽略自己。

如今自己好像在孝弘的心中,變成了第一順位……

「孝弘,如果我和可愛的學妹,你會選擇哪一位出去玩?」

「可不可以兩個都選。」

隆吾抽一口氣,知道了自己原來只是並列第一,並沒有成為真正的第一,便默默的不發一語,繼續閱讀著書本。

孝弘也好像感覺到隆吾的反應有些冷漠,便反覆想著自己是否有說錯話,還偷偷地猜想著隆吾的想法。

「小隆,難道你是想跟我一起出去約會嗎?」

「啊?」

超簡單的一個字,孝弘便知道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當我沒有說……」



此時,隔壁病床的男人,看著這樣有趣的互動,便悄悄地有了一個想法。

「吶,你們倆感情真好,我有個辦法可以讓感情更好喔!」

「你在說什麼,牛郎?」

「叫牛郎好陌生,我的名字是和泉 蓮,稱呼我蓮哥就好。」邊說蓮伸手攙扶著床邊和櫃子,坐在孝弘的病床邊。「促進情感交流的好方法,會使兩人越來越親密喔!」

「我沒興趣。」隆吾一句回絕了蓮。

可是孝弘卻興奮的問著,「是什麼?是什麼方法可以讓感情更好?」

「呵呵……」

迅速的動作,蓮用力拉著隆吾,而手一拉的同時,蓮的頭貼近隆吾的臉龐,準確無誤的朝向脖子進攻。脖子上硬硬的齒貝劃過肌膚,而濕熱的舌頭,以及刺激的啾啾聲正不停作響!

「喂,放開我!放開……嗯啊——」

隆吾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脖子正被男人吸來吸去,尤其用齒貝劃過的感覺令人發麻,啾啾聲更是不停的刺激著耳膜。

這下子孝弘激動的拉著蓮,試著想要把兩人分開,但就是扯不開,讓孝弘看的又氣又嫉妒!

「快放開小隆,他不是你的人,快放開、放開小隆!」

隆吾的反抗毫無任何的作用,而在蓮親完後,聞了聞隆吾身上的味道,「嗯,你身上還有體香呢……」

「你這個噁心的變態!」

這時蓮被隆吾罵了變態兩字,卻微微的露出笑容,說:「互相在對方留下吻痕,是增進感情的最好方法,要是你想跟我促進感情,我脖子也可以給你吸一吸喔!」

蓮的一字一句,都令隆吾厭惡至極,當緊握著拳頭想要一拳揮去——

「啊!」

突然又來一口狠咬,是孝弘嫉妒的心情,所以在隆吾的脖子上一口下去!而隆吾身體被孝弘緊緊勒住掙扎,根本沒辦法掙扎,而頸部肌膚觸感,清楚感覺到孝弘濕熱的雙唇,正做出吸吮的動作,舌頭牙齒比起蓮哥的動作粗魯外,刺激性顯得更為的強烈。

「孝弘,給我住手!啊啊……唔嗯……住手……」

「小隆……小隆……」

此時,唇齒肌膚間啾啾的聲響,發麻的四肢,讓隆吾總覺得身體直往下滑,緊張的攀住孝弘的肩膀,而同時隆吾也發覺到孝弘有著寬大厚實的肩膀以及胸膛,甚至於有一絲絲的雄性魅力的味道……

「孝弘,住、住手……嗯唔……」濕熱的舌頭舔過頸部的肌膚,牙齒則是刺激的感官,啾啾不停的聲音,讓耳朵難受,但又抗拒不了。

「孝弘……」

明明自己的力氣比孝弘還要來的有力,為何在這時候卻無力的發顫,隆吾實在不懂……

當孝弘在隆吾的頸部留下滿意的吻痕之後,便再次向隆吾問著。

「小隆,我還可以再印一個嗎?」

這時隆吾還在喘息,但腦袋卻是整個傻楞住,對於方才發生的事情,雖然起初有些反抗,可是最後卻栽在他的懷裡靜靜的讓孝弘在自己身上留下吻痕。

當清楚知道自己身體反應,讓隆吾感到一度的羞恥。

「我、我要走了……」

「小隆!?」

接著下來,孝弘想要挽留住隆吾,但隆吾就是不想繼續待在這裡,因為終於徹底的覺悟到孝弘對自己所抱持的心情,除了那份真誠外,而是自己完全被制伏在他的手掌裡。

隆吾走後,蓮回到自己的病床上,故意對著隆吾說著。

「他人已經走了。」

「你騙我,根本沒有增進感情……」孝弘相信了蓮所說的話,認為經過這個方式,真的能夠能和隆吾之間的感情更好。

「在我眼中看來,比剛才的還要好。」蓮看得出來兩人的關係,同時心中也有著羨慕的心態。「真羨慕……」

「蓮哥?」孝弘注意到蓮的神情,少許的落寞和抹上一層哀傷的氣息。





醫院的走廊上。

隆吾腦袋都是一片混亂的狀態,想著一輩子也只有孝弘總是會擾亂自己的心思。

「那位同學,等等!」

身後的呼叫聲,隆吾轉過頭發現是穿著白袍的醫生,而隆吾的記憶中,記得眼前的醫生是隆吾的主治醫生。

「醫生,有什麼事情嗎?」

「你跟和泉 蓮好像是很好的朋友關係。」

「咦?我跟他一點也不熟。」隆吾很直接的回答,畢竟跟蓮也只不過見過兩次面,更談不上朋友關係。

但醫生聽見隆吾的話後,便沉思一下,開口的拜託隆吾。

「這樣你可不可以幫我注意一下,他周遭的人物。」

「為什麼?」隆吾實在不懂醫生為何要如此的拜託自己。

「其實和泉 蓮已經來醫院不少次了,身上幾乎都是明顯被打的傷痕,每次報警和泉 蓮從來都不說任何話,既沒有朋友、更沒有照顧他的親屬,所以每次都不了了之,但是一次又一次,狀況越來越重,這次不僅手腕斷裂,連刀傷都深可見骨。」醫生嘆口氣,接著扳起凝重臉色,緩緩的道出:「我怕,最後可能會鬧出人命……」

聽見這令人震驚的事情,隆吾點個頭允諾醫生。

「嗯,我會幫忙注意……」

當醫生說明完後,隆吾便想到主任是否知道這件事情,既然主任和蓮有那一層的關係,說不定主任或許知道些什麼,但別人的事情隆吾也不敢妄自猜想。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