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牢籠III(奇幻/一攻二受)07

-紅色牢籠III(連載中)
08 /09 2011



  一磚一瓦搭起高聳雄偉的建築,每個梁柱精美的雕刻,連牆上還鑲有各種美麗的鑽石。

  從窗外頭陽光的反射作用下,鑽石照亮整個寬大的走廊,不僅是建築,連關景植物都不是原有的綠色,而是帶著白色以及金色暈光。

  華而不實的景色,讓狗狗肯定自己身處在非人間之外的地方,地球上沒有人能把鑽石當成照明,鑲滿走廊兩道處。



  「未免太豪華了吧……」奢侈華麗,吸引了狗狗的的眼珠子。

  這些誇張華麗的景色,狗狗並沒有因此而受到誘惑,直覺警惕著自己,兔兔危險處境。

  盡可能的小聲地跑在走廊上,依據直覺尋找著兔兔,可是都已經走了很長遠的一段路。

  走廊的另一端,怎麼還沒有到,總覺得門口越來越遠的感覺,彷彿鬼打牆的困在走廊。

  「可惡!」繼續跑,也指是浩更多的時間。

  冷靜、冷靜的想,克制自己急躁,想著解決的辦法。

  台頭仔細觀察四周,走廊上兩邊精細雕刻的壁畫,地上左右兩處的鑽石,還有一段距離之間,擺設的關景植物。

  從入口到另一端,可以見到的總共有二十七盆,而每一盆都正對著窗戶,窗戶卻是有二十八扇。

  走到第二十八窗戶前──

  看過去,眼睛所見的世界,整個不一樣了!

  走廊、花盆、窗戶,全都沒了!有的只剩下一扇半開啟的門,門面看來很普通,是一般住宅的門,而半開之間的另外一頭。

  漆黑的一片,踏進黑暗冥冥中卻傳來兔兔的聲音。



  狗狗……狗狗……雪……雪琅……

  

  「兔兔!?」

  轉眼間,兔兔人就在眼前,不再是漆黑的一片,而是豪華的房間,壁畫、裝飾品,全是上古世紀的古董,而金紗床罩,白色紋路床墊,兔兔就坐在床舖上。

  「狗狗!?」

  「太好了!兔兔,我……我……」

  「噓!」這警告意味的一聲,兔兔拉著狗狗就往床底下猛塞。「祂們快來了,別太大聲嚷嚷……」

  「等等,兔兔──」

  「就忍一下,直到結束,我會跟你解釋!」

  鈴──

  串鈴聲響,讓兔兔顫驚的打了哆嗦,不是害怕恐懼,而是本能上的反感。

  「哼,緹亞彌,你是期待米迦勒來嗎?」

  「拉斐爾大人,我說過我不認識你們……我也……我也不叫緹亞彌……」

  「不管你記不計得,我只想確認是否有個人類,是不是在你房間……」

  意味深厚的眼神,拉斐爾簡直可以看得出兔兔隱瞞了什麼。但他不拆穿、不撮破,只有警告著兔兔。

  「米迦勒大人身邊,根本不需要你,你對於天堂只是多餘又礙手礙腳的存在。」

  「我知道……」兔兔低沉表情,這些日子他都遭受到拉斐爾的冷言冷語,但又不至於受到傷害。

  他可以細微的感覺,拉斐爾嘴上雖然總是諷刺字句,但從他的表情面容上則是很大的不同。

  表現出無奈、哀傷,以各種形容情緒的表現,到覺得拉斐爾是『憐憫』。

  除了拉斐爾,兔兔也見到那一位米迦勒──



  「緹亞彌、緹亞彌………緹亞彌……」



  兔兔不懂,那位傳說中的天使米迦勒抱著自己又哭又笑,反反覆覆念著不熟悉的名字。

  自己認識他嗎?

  不認識。

  自己見過他嗎?

  沒見過。

  米迦勒每晚上前,都會緊緊抱著,抱到自己累了、睏了,卻開始換來了每夜噩夢,次次全是自己與狗狗死去的夢境。

  一次比一次的鮮明,兇手穿越了肉體,取出活跳跳的心臟,在眼前簡單的摧毀了它。

  心臟捏碎四濺的血液,無法見到殺人兇手,其中一隻眼被鮮血染紅,另一隻眼,沒有見過紫色夜景,還有明亮的月光。

  腦中的意識非常清楚,還沒真正的死去,可以呼吸喘氣,可以思考,只是胸口多了一個空洞……

  突然頭失去重力的倒向一旁,狗狗胸口也一樣缺了一塊。

  失去狗狗的痛楚,兔兔還記得那無法言語的痛苦,自己死了、狗狗也死了,紛紛躺臥在血泊之中。

  落下一顆透明清澈的水珠,就跟著血液混合在一起。

  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悲鳴哭嚎,眼前突然的漆黑一片,唯獨哭嚎迴盪在整個腦海。

  是誰在哭……

  是誰在為了我和狗狗傷心……

  雷殷主人嗎?



  「緹亞彌!」

  頓時,拉斐爾的呼喚,使兔兔拉回思緒,見到他已經惱羞成怒模樣。

  「從頭到尾沒在聽我說,你算什麼啊!別以為你──你──可惡──」欲言又止的拉斐爾,沈住氣刻意隱瞞了要說的話。

  最後,只有警告著兔兔。

  「別再接近米迦勒大人身邊,對你……對大人……都是最好的辦法……」



留言

秘密留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