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牢籠III(奇幻/一攻二受)08

-紅色牢籠III(連載中)
08 /28 2011
  「別再接近米迦勒大人身邊,對你……對大人……都是最好的辦法……」拉斐爾語帶保留,只想讓兔兔趕緊離開天界。

  兔兔心想如果要離開,是有什麼辦法可以逃離天界,甚至還有床下躲藏的狗狗。

  心一急,不自主伸手向拉斐爾,但正要碰觸到的時候──


  『碰──』

  「喂!?」拉斐爾轉身,扶起兔兔

  「呼……呼……」兔兔感覺到方才那一瞬間,突然失去意識、失去知覺,身體沉下的撞擊地面。

  這下鼻子額頭都腫起來,在鼻腔裡感覺到熱騰的血液,兔兔想要伸手摀住,卻沒辦法靠意識去控制雙手,任著鼻子直流鮮血。

  拉斐爾一看,直叫:「你!你怎麼一摔,鼻血就這樣流出來!」

  拉斐爾雖然嘴巴上壞,心地裡還是很善良,他趕緊用衣服摀著兔兔的鼻子,施上魔力,很快的就止血,但拉斐爾一身的白衣,卻被鮮血給染上。

  「衣服都報銷了。真是的……」嘴裡抱怨著,卻還是用衣擺擦著兔兔臉上的血跡擦乾。「要是被米迦勒大人看到,我肯定會被臭罵一頓……」

  「可以了、可以了……」意識裡想要拒絕拉斐爾的幫助,但手腳卻突然沒辦法接受到指令,一動也不動。

  連拉斐爾都感覺兔兔身子沈重,得用力的抱著,而拉斐爾停頓了一會皺起他的眉頭,才把兔兔抱到床上。

  拉斐爾將染血的衣襬留在床上,故意明顯的將腰間的一把鑰匙遺留在一旁,撇頭一眼看了兔兔。

  「染上血的東西我不要,你自己想辦法。」說完,拉斐爾沒有再停留,頭也不回的離開房間。

  這時狗狗倉皇的從床底下鑽出來,驚喊:「兔兔!?兔兔──兔兔──」

  「小聲點──」

  「怎麼流那麼多血?是他揍你嗎!?」

  「笨蛋,才不是!是自己我不小心撞到地面。」兔兔解釋,也想撐起身體,但身體不受意識指令,癱軟的一動也不動。

  狗狗跑到窗外探頭,看了看,轉頭道:「我們還是快逃出去吧!」

  「鑰匙,有鑰匙!」兔兔想起拉斐爾解開衣擺的瞬間,同時見到鑰匙的遺落。

  此時,狗狗驚覺到兔兔異狀。

  「兔兔,你怎麼了?」

  「太奇怪!我想動,他不讓我動,好奇怪……我的身體……」意識想要手動起來,腳站起來,可是手腳不聽使喚,身體橫躺在床上。「我明明想讓手動,可是不能動!唔唔──唔嗯──我──」怎麼了!?說話也好困難。

  突然間沒辦法控制聲帶、面孔,連張嘴都沒辦法,彷彿空有意識,卻無法操控這一深皮囊……

  好可怕,好可怕……

  唯獨眼珠子不停的轉、不停的轉──轉──

  「兔兔,讓我背你!」

  「出去之後,一定會有辦法!雷殷主人,一定會有辦法!」

  雷殷主人──

  「兔兔,我見到了,我見到了雷殷主人!」眼眶湧出的淚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兔兔臉上。「所以雷殷主人,一定會有辦法!」

  感覺到淚水的溼熱,兔兔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狗狗的哭臉。



  過去,兔兔還記得與主人分隔兩界的一刻,心藏痛得在地打滾、哭鬧,佳玲姊姊一句辦不到的話,仍是繼續耍任性。

  隔了一段時間,我和狗狗停止了哭鬧,但明明以往該表現出最堅強的自己,反而是最為脆弱,繼續每天窩在牢籠的被窩裡懷念著主人的溫度,偷偷地啜泣。

  反倒是狗狗異常收起他的淚水,從此不再愛哭,堅強的把主人曾經所有送給玩具、禮物,全部封陳箱子中。

  不是遺忘,而是收藏。

  狗狗比起自己更早了解哭著、窩著主人也不會回來,只有自己主動去找、主動去魔界找雷殷主人!

  狗狗抹乾臉上激動的淚水,背起兔兔,也找到埋在衣擺下的鑰匙。



留言

秘密留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