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不能之尖端恐懼症-第八章(校園、歡樂、廢柴攻)

第八章





回去看著脖子上明顯上下兩個瘀紅的吻痕,彷彿接觸時的啾聲,還在耳邊作響,讓隆吾羞紅了臉,低頭不敢正視自己。

尤其隆吾清楚的認知到孝弘是真誠的對著自己告白,是一心一意的為自己著想,想著自己真的考取外縣市的學校,確像孝弘所說的一樣,日常生活都會有很大的困擾。
隆吾知道自己不喜歡人潮來往的市區,凡是尖銳的物體,都會勾起自己深層的恐懼。

光想隆吾身體就直發冷顫,想起那雙溫暖的手和聲音,連胸膛都令人感到舒服……

「可惡!」一拳用力敲打自己的腦袋,隆吾不敢相信自己想著孝弘的胸膛,更不知道自己會有如此的想法。

明明是膽小如鼠的男人,怎會有如此厚實的胸膛。

「啊啊!我怎麼還在想!」隆吾自我厭惡到了極點,覺得自己很可恥又覺得很喜歡被孝弘抱在胸膛的感覺。「啊啊啊——不要想、不要再想了——不要——」

當越說不要,腦子卻無法抑止的出現畫面,不僅是胸膛,連臉龐、唇瓣都開始回想起,當時被壓制在牆上,孝弘對自己所做的事情,而隆吾臉紅外,心跳更是噗通噗通的劇烈跳著,想著當時孝弘的舉動。

親吻的時候,隆吾記得身體就像著火一樣的發燙,自己的嘴裡更發出猶如女人般煽情的呻吟聲。

當雙唇接觸時激烈的親吻後,孝弘低頭親吻下體的器官,讓隆吾沒辦法理解身體的反應及狀況,促使的腦袋模糊不清楚,身體開始耐發癢發燙。

男女的性交動作,隆吾只有認知在書本上所寫的一樣,由身體接觸所到達所謂的高潮行為。

因此隆吾不知道性愛所帶來刺激性是強烈,第一次嚐到身體悶熱難受,所謂發出顫抖的興奮,鬆懈時舒暢的喘息。

知道了孝弘雄性的魅力,隆吾無法自拔的陷入回想的深淵,記得孝弘含著前端一吞一吐間,所帶來的刺激,現在似乎連下腹都能感覺到當時的快感,而雙腳同時不知為何的發軟無力。

這時隆吾一臉訝異的看著自己隆起的褲襠,明明是年輕男子都會遇到的生理反應,隆吾卻開始慌亂起來,因為他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子的情況。

在學校健康教育中所學到,當陰莖的海綿體充血時導致勃起的狀態,第一次是親眼看過孝弘外,而現在連自己都可以看見。

頓時間,心底竄上的恐懼,隆吾把尖端與陰莖兩著間聯想在一起,可是腹部的悶熱沒有隨著時間消失,甚至隨著恐懼感增加了下腹的悶熱及漲痛。

隆吾這下緩緩走下床,腳步放慢的不想吵醒家人,自己偷偷地躲往浴室。

然後隆吾坐在把馬桶上,根本不知如何是好,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不敢看、不敢伸手去摸,更沒有解開褲頭。

「唉……」大嘆一口氣,隆吾看著一旁陳列的毛巾,伸手一拿,想用毛巾把眼睛給遮蓋住就沒問題了。

隆吾用毛巾遮住眼睛,打了死結後再緩緩的深吸著一口氣。

「呼……」雙手從腹部往著褲子裡嘆去,摸著自己勃起的陰莖,隆吾沒有想過自己勃起時的陰莖,就如課本所說的海綿一樣的觸感。

漲漲又硬的感覺,好奇怪……

「唔……」觸摸著自己身體的一部分,隆吾還是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下體的大小形狀,而且只要稍微用手指輕捏,腳都會不自主的顫抖一下。

隆吾自己也憑著本能,用雙手搓揉著根部,慢慢的移至前端用手指磨蹭著,心中有些的懼怕但卻增進快感中的神經官感。

此時聲音隨著手指的動作,隱隱約約的發出呻吟,腦袋發麻的一片空白,只有想著再多摸一摸前端或是再用力去揉一揉根部,很快的隆吾總覺得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動作,身體不聽使喚的顫抖、呻吟。

身體記憶起孝弘當時用舌頭卻刺激著前端,還有口中吸吮表面的刺激感,隆吾捲曲著身子,大幅度的顫抖,隆吾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要從身體出來的感覺。

當腹部收緊一陣哆嗦後,伴隨著嘴裡發出的叫聲。

「嗯啊啊……」隆吾知道自己做出類似的排泄反應,手觸摸到射出來的黏滑液體。

這黏黏滑滑的感覺,是精液嗎?好像比之前更好摸下面……

隆吾發覺到黏滑的精液,讓自己更容易去撫摸著陰莖後,便再度搓揉,感受著那一絲絲的餘韻。

不久,原本虛軟的陰莖,再度勃起的同時。

隆吾直接照自己的本能,雙手上下的律動,享受著身體帶來的愉悅快感,沈醉的無法自拔。





週末的早上,望著滿滿的歷史筆記,隆吾腦中卻想著自己昨晚足足在廁所裡用手解決了三次,最後矇著眼睛,把下面擦乾淨後才敢解開,但在廁所做過的事情,隆吾不會忘記。

隆吾目前無法專心念書,腦中盡是千百萬個為什麼,為什麼自己會做那種事情……

從角落中的鏡面看見脖子上的兩枚吻痕,下面是蓮所印上,而上面靠近耳朵是孝弘印上去。

現在隆吾發現自己每當想到孝弘,都會想起他認真的臉龐,一字一句吐露的真誠,所吸引著迷,甚至令自己臉紅心跳,就像小女生談戀愛一樣。

「真煩……」

隆吾沒有想過這些感情上的問題,根本不知道所謂的愛或喜歡,想著孝弘本身或許撞見主任與蓮正在做愛後,對於身為男性的自己一時的興起而已。

可是當隆吾想起孝弘認真的模樣,想法又不禁朝向孝弘是真實一面,對於自己有戀愛的感覺,使得隆吾不得不讓自己去認真的思考,如何去拒絕孝弘。

拒絕嗎……

「老哥!」

「!」隆吾驚嚇的轉過頭,看見自己的妹妹靜奈站在後面。

「靜奈,妳進來都不敲門嗎?」

「老哥,是你想事情太認真了。還有哥哥今天不去醫院探望孝弘哥嗎?」

「孝弘……」

當一聽見孝弘的名字,隆吾便覺得厭煩外,甚至想要逃避。

此時隆吾正在默默思考的同時,生性機伶的靜奈,眼尖的看到哥哥隆吾身上,多出了兩枚的吻痕,驚訝的程度外靜奈甚至帶了些喜悅。

「咦,有吻痕耶!?」

「靜奈,去醫院、去醫院探望孝弘!」

瞬間,隆吾情急的大叫著想要蒙混過去,是關男人自尊面子,他可不想讓靜奈知道,吻痕是男人所留下。

靜奈倒是發揮女人該有纏人的功力,抓著隆吾不放,不斷的逼問著。

「哥,你脖子上的吻痕從哪裡來的?老哥,是誰?是誰啊?」

「靜奈,是蚊子、蚊子咬的,還有如果要去醫院妳也趕快去換衣服吧!」隆吾使勁的一把靜奈推向房門外。

此時,靜奈倒是扳起眼色,看著自己的哥哥保科隆吾。

「哥,你怎麼先偷跑!我都還沒開始對孝弘哥表示耶!」

呃……

對了,隆吾都差點忘記自己的妹妹可是對孝弘有所好感。

這下隆吾確定要對孝弘表示拒絕,心想畢竟男人跟男人要發展戀情,本來就是不可能。

例如,長相可愛的靜奈,才是孝弘該喜歡的對象。

「靜奈,既然妳喜歡孝弘,那得加緊的表示……因、因為……孝弘本來是遲鈍的……的人……」

從嘴說出口的句子,最後支支吾吾的才說完整句話,讓心感覺到有一股外的壓力,沈重外隆吾感覺到自己有些心虛。

明明說出口的是實話,但卻是有股不安定的心情,擾亂著自己的思緒。





隆吾脖子上貼了一層貼布,遮蓋住吻痕,而靜奈則一身可愛的裝扮與隆吾並肩的走在街道上,看著靜奈挑了一束漂亮的花朵。

隆吾腦中卻是幻想著自己的妹妹靜奈,身邊多出了孝弘的身影,想著說不定往後,得看著兩人親密動作,一起與孝弘同進同出的模樣,隆吾厭惡那一附看似美好景色。

嫉妒?可是又好像不是那一種感覺,還比較像是羨慕……



羨慕!?



這下子,隆吾震驚的彎曲著身子,不敢相信自己為何會羨慕孝弘與靜奈兩人。

越來越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麼,不僅是這些,甚至於自己昨天晚上所做過的事情,一切都是不可抹滅的事實。

自己是羨慕著女人身份的妹妹,可以與孝弘正常的交往,又如同那些以前時常找孝弘一起享用午餐的學妹們,因為可以陪伴在孝弘身邊,所以才令自己感覺到羨慕的心態。

這樣子好像是電視劇常上演的少女心情,因為愛不到,就會羨慕著旁邊可以陪伴男主角的那一人。

「唉……」

隆吾大嘆一口氣,覺得自己猶如一口嘆氣折壽十年,更讓腳步沈重,一點也不想面對孝弘,甚至於視線躲避著身旁的靜奈。





「老哥,和泉蓮跟孝弘哥同個病房?」

隆吾與靜奈倆兄妹處在病房的門口,而靜奈遲遲的不敢進去,神色緊張外,讓隆吾心生起疑,向靜奈詢問她為何會如此的緊張。

「靜奈,你是認識他嗎?」

「我……我……」

隆吾一見靜奈支支吾吾的聲音,便知道肯定有問題。「靜奈,你是怎麼了?還是說和泉蓮是你前任男友?」

「怎麼可能!」靜奈放聲的一喊。

此時醫院走廊上,紛紛的注意到兩人,門突然也悄悄的開啟——

「哥,救我……救救我……」

瞬間,靜奈躲在隆吾的身後,不敢露臉,害怕自己曝光,而隆吾還沒搞清楚狀況,看見開啟病房門的蓮。

當蓮就正要開口問著,但先看到隆吾身旁多出的女孩,機警的隆吾先開口的解釋給他聽。

「她是我妹妹!我、我和她起了些爭執,我們等等再回來……」隨口掰出藉口,隆吾情急的把靜奈拉走。

靜奈雙手緊緊摀著臉,不敢讓任何人認出自己。隆吾也一旁觀察著靜奈的一舉一動,想著她到底是為何對蓮有那麼大的反應。



醫院外的長椅上,隆吾隔著眼鏡雙眼盯著靜奈,而靜奈則表現難以啟齒,說話沒有一句是完整,深知妹妹性格的隆吾知道她想蒙混,不得不以責問的口氣,逼迫靜奈說出實話。

「說話別想蒙混,靜奈……」

「哥,真的沒有怎樣……只是我和他有過結……所、所以……就……」

當靜奈一開口又是支支吾吾,講話不清不楚,隆吾知道靜奈在扯謊,想要瞞住事情。「靜奈,妳再不說,我就去問蓮是怎麼回事。」

「不要啦!這樣會害了多賀谷同學。」

「多賀谷?」隆吾一聽名字又是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想著靜奈到底是瞞了什麼事情,為何要緊張兮兮,還擔心著名為多賀谷的同學。

同時前幾天前,要離開醫院的同時,醫生所說的話。

和泉蓮是被人打傷才送進醫院,而不止一次,報警雖然沒有供稱犯人是誰,但是隆吾一想到蓮身上被人打的傷,他忍不住猜想是否跟靜奈有所關係。

「靜奈,多賀谷又是誰?妳最好全部給我從實招來!」隆吾責罵的語氣,一方面更是擔心著靜奈會與此事是否扯上關係。

這下靜奈望著生氣的隆吾,便低頭啜泣的道歉,跟自己的哥哥說出自己所做的事情。

「多賀谷 尚史,是國中的時候的朋友,然後他同時也是現在我們高中主任的兒子,可是多賀谷同學,還是國中的時候拜託我一件事情……」

隆吾靜靜的聽著靜奈闡述事情經過,從起初原本是有些許的訝異,最後隆吾轉變為震驚又憤怒,忍不住的罵了靜奈。

「靜奈!」

「因為我也是事後發現不對勁,而且親人和戀人之間,我選擇幫助了多賀谷同學。」

戀人與親人之間……

一聽,隆吾氣憤的站起來,怒罵著靜奈。

「靜奈,這種事情本該不是妳一個人能夠評斷!」

「我也知道,別再唸我了,哥……」

還在氣頭上的隆吾,盡力的想要撫平自己的怒氣,他現在很氣靜奈,但是發覺在怒氣中,帶了自己的情感,孝弘與靜奈,如同戀人與親人之間……

這想法隆吾自己似乎對心中坦承,氣憤的原因是把自己站在主任與蓮之間的關係上,如同戀人與親人之間的覺得,所以更加覺得不行。

如果一旁看著孝弘和靜奈走在一起,總有一天羨慕終究會轉變成嫉妒。假使自己選擇了孝弘,靜奈則是會怨恨自己一輩子。

這兩者都是隆吾不想要的結局,他不想走到這一步……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