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不能之尖端恐懼症-第十章(校園、歡樂、廢柴攻)END



第十章



黑暗之中,什麼也看不見,只感覺到身體之間摩擦,所發出的熱氣,尤其那濕熱充滿雄性的汗香,隆吾就往孝弘的胸口裡,不停的磨蹭著,因為他喜歡厚實的胸膛、喜歡炙熱的溫度、更喜歡那他身上獨有的味道。

孝弘身上的味道只有使得腦袋更加的昏沉,意識漸漸模糊起來,隆吾清楚的知道身體誠實的反應。

比起自我的幻想,真實的接觸,才是讓隆吾更加的無法抑制自己狂亂的意識。

「嗯啊啊……孝、孝弘……孝弘……」眼睛矇著看不見,隆吾總是叫喚孝弘的名字,找尋著他的臉,而手碰觸到臉龐的兩側,隆吾自主的反應,與孝弘貼的更近。

此時,孝弘的雙手一手捧著圓渾的臀部,則另一隻手先是試探的伸入手指,而孝弘知道著隆吾所懼怕的事。

「小隆,放輕鬆。想著我、想著我就好……」

孝弘知道隆吾厭惡尖銳的物體,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刺入時的瞬間,痛以及懼怕兩者同時的感覺,如同現在手指的動作,手指刺入緊密的穴口,要使讓穴口適應,孝弘一直跟隆吾說話,安撫他、疼惜他。

「小隆,好可愛……不會怎麼樣,放輕鬆……」

可是隆吾卻一直擔心與害怕,使得下一步,遲遲無法進行下去。

最後孝弘將隆吾平躺在床鋪上,彎下身體孝弘含著陰莖,以舌頭刺激著敏感的前端,一舔一弄的酥麻,讓隆吾轉移注意力,卻也在性慾的驅使之下,扭動身體渴望給予更多的刺激。

同時指尖抵押住穴口裡的內壁,指甲成為了利器,刺著、刮搔,對於隆吾來說如同刀子刺入身體一樣。

恐懼的叫出聲音,但隆吾孰不知懼怕所帶來緊繃的身體,只會更禿顯出敏感的部位。

「咿啊啊啊……不要,孝弘……孝弘……唔嗯……」隆吾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體內的指甲以及指腹互相作用下,酥麻酸軟則是快感的延續。

隆吾無力的躺在床鋪上,感受著孝弘觸摸著自己的手指,心中害怕著手指被刺入身體的每一下,因為每每一下都帶著恐懼以及快感,讓隆吾禁不起這種刺激。

「住手、快住手啊啊……哈啊……孝弘……孝弘、孝弘……」隆吾身體顫抖不斷,伸手想要知道孝弘的位置。「孝弘……我啊啊啊——」

「什麼、這什麼啊啊啊——不——」

隆吾確認到穴口被如同粗大的異物刺入,撕裂時的疼痛以及體內被擴張的感覺,讓隆吾想要大力的推開孝弘。

可是相連在一起的身體,孝弘可是最清楚感覺到緊窒又炙熱,然而大力壓制住隆吾,慾望的驅使下孝弘不可能放手。

「小隆,我在裡面了……在裡面了……」

「好痛……孝弘,這是什麼?是……嗯啊啊——啊啊——」隆吾感覺到身體再次的被刺入,而筆直的往體內深處,撕裂開的痛,讓隆吾只能叫喊。

「嗯啊啊……孝弘,我好痛……好痛……嗚嗯……」

「小隆、小隆,我正在抱住的人是小隆。」孝弘似乎還不敢相信自己,正和隆吾做愛,而用雙手圈住隆吾的腰身,再次的確認。

「真的是小隆……」

「唔嗯……孝弘,我……哈啊……肚子好難受……」隆吾自然的坦露出,體內的漲熱使自己很不舒服,比起先前的手指隆吾,逐漸意識到進入體內的東西。

就如同男人女人性愛的方式,隆吾知道了體內的炙熱物體後,緊張使得身體開始繃緊。

「孝弘,不要……不要再繼續了……不要……」

「小隆,放、放輕鬆……要不然……嗯啊啊——」

孝弘一叫後,隆吾雖然眼前看不見,知道身體一股重力往下壓,而孝弘卻窩在隆吾的頸間,喘了幾口氣,而隆吾忽然發覺下面一股濕熱。

「唔嗯,孝弘……」

「小隆……」孝弘往耳廓邊緣喊著名字,嘴唇吻著臉頰、眼角,語氣柔和說著:「小隆的感覺,果然不一樣。好舒服……」

當隆吾還搞不清楚狀況,卻被孝弘突然間向上一頂,沒有等待的機會,便接二連三的持續不斷,如同電流一下下隨著撞擊,讓身體發麻不斷。

原本還是緊張的身子,隨著腦筋一片空白之後,失去思考,而全身上下快感如同電流佈滿全身上下。

「嗯啊啊——嗯啊——身體好奇怪——嗯啊——」

「小隆,一點也不奇怪。小隆很好……很棒……嗯哼……」孝弘享受著體內緊窒,帶給自己是很美好的舒暢。

或許對象是隆吾的關係,孝弘發覺自己有別於以往,顯得特別的興奮。因為隆吾正在自己的懷裡,被自己壓在床上,深入他的體內,聽見嘴裡滿是煽情的呻吟,這些都是真實的感覺……

「小隆,我好像停、停不……停不下來……嗯……」

猛烈連續進攻,連隆吾要做反應的機會都沒有,身體酥麻酸軟,神智都被快感給佔領,唯獨只有止不住呻吟。

「嗯啊啊啊——啊啊——孝弘、孝弘——嗯啊——」受到一波波的快感,隆吾享受著發麻顫抖的感覺,身體還會主動上下擺動配合著孝弘。

隆吾深陷在快感之中,而躺在喜歡的胸襟上,留戀著充滿雄性的汗香,肌膚接觸的感覺,讓隆吾深深的無法自拔。

隆吾想和孝弘在一起,也對自己承認喜歡上了孝弘,但他也想知道孝弘,發自內心對自己說出那些愛語。

「孝弘,你喜歡我嗎?」

「我喜歡小隆,我最喜歡小隆了!」孝弘真心吐露出愛意,也把慾望帶到高點,抱著隆吾的身體,不斷的挺進、撞擊,吻遍隆吾的全身上下。

直到精疲力盡為止,孝弘緊緊抱著隆吾,感受真實的一切。





「喀——」

「唔嗯……」翻動疲憊的身體,隆吾一點也不想動,綁在眼睛上的衣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脫落,睜開一下便又馬上回鍋,繼續睡。

剛閉上眼睛,耳邊傳來一些動靜。

「孝弘?」

隆吾睜眼往一旁看是還在沈睡流著口水的孝弘,而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

此時的隆吾很不想動,因為身體手腳如同石頭一樣,疲憊不堪,但往床鋪底下看到鬼鬼祟祟的人影。

「誰?給我出來。」

隆吾盯著床底下,躲藏的人,似乎是非常熟悉的人。

「靜奈!?」

當一發現靜奈的同時,隆吾緊張的拿被子不停遮蓋自己裸露的身軀,腦袋一直想著要如何解釋,自己和孝弘赤裸的在同一張床鋪上。

「靜奈,你、你聽我說……」

「不用解釋。」

「不是,靜奈妳真的要聽我說!」隆吾深信信靜奈,會一氣之下頭也不回,而自己則是一個糟糕又差勁的哥哥。

「嘻嘻,老哥你不要窮緊張。」

這下靜奈的笑臉,讓隆吾開始覺得事情好像有些詭異。

「靜奈,妳……」

「老哥,你知道我曾經有幫錯忙的經驗,把原本相愛的兩人硬生生拆散,我這個主使者其實也很不好受,或許看到你和孝弘哥,我基於補償的心態,幫了一些小忙……」

下一秒,靜奈迅速向隆吾道歉。

「對不起!」

這下知道靜奈說出對孝弘好感,是騙人的事實後,隆吾大嘆的鬆一口氣,但也不知道對自己的妹妹該說什麼。

「靜奈,妳……」

「如果我不說,老哥才不會認真在意孝弘哥,但是說實話我倒是沒有幫到很多,全部都是因為老哥愛亂想,你們才會發展的如此快速。」

隆吾一聽,很想倒頭昏睡過去,而靜奈說的也是事實一切是自己在擔心來擔心去,事情有了不同的發展後,完全是自己亂想所造成。

從一開始,聽見靜奈的發表出好感,的確自己突然間在意起孝弘,一頭腦的胡思亂想。

此時,腦袋又陷入深思的隆吾,注意起妹妹靜奈一直想要往遮蓋的被單縫隙中看去。

「靜、靜奈,妳給我出去!」

「哼,出去就出去。不過幸好媽媽不在,你們昨天的聲音可是聽的一清二楚。」

「靜奈!」

看見調皮的靜奈離開自己的房間,隆吾倒頭一躺回床鋪上,毫無動靜的孝弘依然抱著被單沈睡,嘴裡喃喃的說出夢話。

「小隆……」

「笨蛋,還繼續睡。」隆吾伸手緊緊掐住孝弘兩側臉頰,而耳邊聽見的都是自己的名字。

心中洋溢的甜蜜幸福的滋味,隆吾想著孝弘能和自己上同樣一所大學,那會是怎樣子的生活……





    §    §    §    §





大學聯考結束,隆吾是以推甄入選資格早已確定能夠讀取縣立大學,而孝弘則是要等到聯考成果出爐,再以分數分發名學校的方式。

學校也沒有再繼續上課,等著畢業典禮領取畢業證書而已,週末假日閒閒無事的隆吾,待在家中悠閒的喝著手中的咖啡,翻看今日的報紙。

「咚、咚、咚!」連續激烈的敲門聲,打斷隆吾悠閒的心情,而門外頭傳來,激動的聲音:「小隆、小隆!小隆,怎麼辦啊!」

隆吾看著哭喪著臉的孝弘,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只見他緊抱著自己,哭天喊地只哀求著自己。

「你先把話說清楚,孝弘!」

「小隆,你真的要幫我……」孝弘拿出折爛的一團紙,以及褲子口袋中一封聯考成績的通知信。

隆吾沒有理會那團紙球,在意聯考通知信,想要知道孝弘確切的聯考成績,拿出信封之中的單子,隆吾看見分數一科比一科還要糟糕。

「高嶺孝弘,你這個成績是怎麼回事!」隆吾一看這糟糕的成績,連縣立大學門檻邊都沒有沾到,使得隆吾一陣苦惱,明明有著天神般幸運,卻這一次聯考好運並沒有降臨。

孝弘通知單上樣悽慘的分數,隆吾一直在想是縣內有哪幾所大學可以讓孝弘讀。

這時孝弘卻是把紙團往隆吾塞,接過去的隆吾,緩緩的把紙團給攤開,而是一則學校招生的廣告,而是警察大學的廣告單。

「小隆,我媽媽他一直要我去報考讀警察大學,我才不想要去當警察!你快幫幫我!」

隆吾靜靜的看著招生入學的考取方式,唯獨只有單單的面試和體育測試,可以就讀的學校,而地址跟縣立大學不遠處。

「孝弘,以你的成績沒有一所學校,是你可以讀的。」

「可是體育招生,我不會跆拳道、柔道,體育又很爛!我去也只有被打的份……」

「被打就被打,總比沒學校好!」隆吾大罵,忍不住用力打了孝弘一拳,打醒這眼前無能沒用的男人。

「你再那麼沒有用下去,以後別來找我!」

當孝弘看見了隆吾生氣的模樣,低頭道歉。

「小隆,對不起……」

這下隆吾開始對著孝弘,以口頭方式教訓一番,逼著孝弘報考警察大學的體育招生。





熟不知幸運是否再次的降臨在孝弘身上,對方據說是前一屆的地區柔道冠軍,而隆吾是以陪考的資格,觀看孝弘整個的考試過程。

不到十秒分出勝負,而對方摀著肚子,被急速的送往醫院,有一部份的人,腹痛也漸漸發作。

原來是校內的學生餐廳,食物內出了問題,而凡是中午在學校餐廳內吃的人,急速的送往醫院,而孝弘吃了從家裡帶來的便當,所幸躲過一劫。

經由柔道的對打戰,孝弘天神般的幸運,對手都是因為腹痛送往醫院,輕鬆的獲得勝利,確保了自己拿到入學資格。

「小隆,我考上了!」

「嗯,我有看到。」全程看下來的隆吾,還是心中讚嘆著孝弘有著非比尋常的幸運。

不過,隆吾還是很高興,孝弘可以考上大學,而後來透過最後的面試,在幾天後孝弘就接到錄取的資格。





最後一天的上學日,畢業典禮。

踏入校園,每次都要回想著以往學校的時光,而面對走來的人影,隆吾知道是學校的主任。

「謝謝你,保科同學。」

「嗯。」隆吾聽見主任的道謝,也發覺到主任的神情有些疲憊,擔心的問:「主任,還好嗎?」

「要不是那一張照片,解開了一直以來的困惑。只是事情還沒完全的解決,但是心情比以往舒坦很多……」

此時,隆吾見到主任的笑容,便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果然正確。

一天下來的疲憊,典禮結束後,大家紛紛的互相告別,而隆吾經歷過國小、國中,免不了高中,知道有個人會重複對自己說相同一句話。

「小隆,我畢業後會不會見到你……」

「拜託,我家在你家隔壁而已。」隆吾看著孝弘一臉哭過的模樣,令自己哭笑不得。

「對,我都忘了。」擤著鼻子,孝弘看著另一群好朋友,又哭著跑過去擁抱著朋友,互相訴說自己的未來期許。

隆吾也親自向自己的老師道聲感謝的話語,而孝弘突然尖的從後方圈住隆吾。

「孝弘,你幹嘛!」

「我今天都沒有抱小隆,所以我要好好抱著你。」

隆吾看著如同孩子一樣的孝弘,輕輕的拍拍他的頭,而心中也共同的感覺到彼此。孝弘窩在隆吾的頸間,聞取隆吾身上的味道,依戀著溫暖的感覺。

畢業典禮的大堂,隆吾發覺到自己和孝弘相擁太久,引起了旁人側目。

「孝弘,你該放手了。」

「小隆……」

突然孝弘雙手圈住隆吾的腰,兩人便緊緊的互相貼住,第一時間,隆吾想要推開孝弘,但是卻感受孝弘的聲音,帶著誘惑,沒有辦法強勢的拒絕他。

直到貼緊的身體,隆吾一個扭身的動作,臀部剛好貼到錐狀形的物體,而腦袋想起之前勃起的陰莖,身體一陣冷顫的發寒。

「啪」一聲,隆吾當眾賞了孝弘一個巴掌。

「滾開,別靠近我!」隆吾身體還是微微的發顫,對於尖端物體的恐懼仍然未減。

「小隆?」

此刻,孝弘還搞不清楚狀況,搞不懂隆吾怎會突然如此生氣。

「叫你別靠近我,就別靠近我!」

這下隆孝弘不敢追上去,默默的看著隆吾離開的背影,而逃走的隆吾知道自己恐懼勃起時的男性生殖器官……

「啊啊!」

突然背部一刺,隆吾嚇到的往後面一看,發現著小男孩持著玩具劍,刺著自己的背部,而方才的叫聲引起男孩的玩心,再度持著玩具朝著隆吾刺。

可是隆吾一直閃躲,男孩就是故意的要刺隆吾,想要和隆吾一起玩。但隆吾深怕刺過來,刺入肌膚的那種痛覺。

這時男孩母親發現,才趕緊把男孩帶走,不停的對著隆吾道歉。

隆吾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同時意識到自己對於尖端恐懼症,有些某部分的變化,對於物體時的接觸、刺入,才會感到有所恐懼。

這時隆吾大膽的拿著地上的樹枝,看著尖端隆吾沒有了劇烈的懼怕,只有想著物體刺入皮膚所帶來的痛,越想越害怕才趕緊一甩的把樹枝丟往地上。

這樣子的病情轉變隆吾,從來沒有想過,思考著自己是否和孝弘有過那一次經驗後,才發生的轉變。

一抬起頭,隆吾看見神色慌張的孝弘。

「小隆,你不要不理我!」

「我沒有不理你。」隆吾一看見孝弘,便記起那時後雖然蒙住臉,卻可以感受到孝弘的寬厚的胸襟,雖然過程充滿著恐懼的心情,感受著香豔刺激的過程,便羞愧的無地自容。

炙熱的溫度、雄性的汗香,深深的刻劃在腦海裡,揮也揮不去,而耳邊清楚迴盪孝弘的聲音,滿滿訴說愛意的情語,一想起隆吾便洋溢幸福滿點的笑容。

因為孝弘就在自己身邊,而孝弘身邊也同樣是自己。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