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紅色牢籠短篇 『塑膠玩具』 (H)



註明:黑歷史(內容與本文差異,一概不負責(逃wwwwwww)


黑銀x亞特


一切事情結束,但是國際性的會議並沒有結束,亞特還是必須得照常去開會。可是一想到要會跟江啟碰面,心裡多少還是會怕怕的。結果,江啟並沒有出現,打聽之下送去已經住院了,這樣一想也知道是誰幹的好事。
塑膠玩具





香醇的咖啡味,亞特休閒的慣例,黑咖啡以及一本書,悠閒的度過一個下午,晚上就打算叫自己做愛吃的披薩。

然而,這很習以為常的事情,認識黑銀之後完全變調,每天晚上野獸的獸性,總讓人精神疲乏。

「嗯啊……住手……給我住手……」

在浴室底板上哀嚎的亞特,身體神經早已被黑銀給全部佔據。

一個用力的挺進,黑銀發出吼叫聲,巨大的分身顫抖在亞特體內射出液體,滾燙的熱液刺激著亞特的柔弱的內壁,受不了一波波的快感,亞特全身繃緊仰頭喊叫著。

「啊啊--黑銀不要再射了,啊啊--」

始終還是不習慣野獸的射精方式,黑豹的性交時陽具上倒勾會用力嵌住內壁,還有那斷斷續續大量的液體湧入窄小的穴口中,難受漲起的小腹,亞特總覺得自己像快壞掉一樣。

黑銀看著半昏厥的亞特,終於發出憐憫心的說著:「沒事吧,亞特……」

迅速的把自己變回人型,好方便抱起亞特,讓他在浴缸裡浸泡,也調整好姿勢,伸手想要把液體從體內給挖出來,卻沒有想到亞特高潮過後的身子,極為敏感的自動吸住黑銀的手指,一臉露出情慾的表情,瞬間黑銀就被給吸引住了。

「亞特……你好漂亮、你好美。」邊說話的同時,黑銀也跟著進到浴缸,環抱起亞特,親吻著他的身子,也不斷的挑逗著分身,等到再次的聳立,黑銀抬起亞特的雙腳,一個挺進就在亞特柔軟的身子裡。

「黑銀……夠了,真的不要……」

「再一次,就這一次。」

「啊啊--黑銀--」



陣陣的水聲、激情的吟叫,迴繞在浴室的聲響,連訪客的到來,完全都沒有注意到。



「看你連動都不能動,還能去嗎?」

「我要去。」

「寶貝弟弟,你那隻不是看你看很緊嗎?你打算怎樣出去。」

「用這個。」亞特從枕頭底下拿出一個迷你型的針筒,狠下心打算把黑銀給弄昏。

「如果爺爺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肯定會馬上中風。」

「管它的。」

「好啦!我先走了。」

「姐,別忘記把門關好,記得還要上三道鎖。」

亞特的姐姐一離開房門,檔在前面的全身黑衣的男子,眼神很不削的瞧著。

「你們在講什麼。」

「沒什麼。話說回來,黑銀你也稍微克制一下,亞特的身體跟你們這些人可不一樣。」

黑銀沒有把話聽完,甩頭就走,現在的他除了亞特以外,誰也不聽。

「真是的。」



實際上國際衛生組織早就稍來一封信給亞特,希望它可以出席會議,可是在刻苦刻難的之下,亞特吃力拉著行李廂,上了飛機,想說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



話說,黑銀則是被亞特打了高劑量的麻醉劑加上安眠藥,正在家裡睡著,完全不知道亞特的離去。



「腰還是有點酸……」垂著自己痠疼的部位,想減輕疼痛。

「利亞諾醫師,好久沒見到您了,您還是那麼的美麗。」男人有副溫柔的語氣,上前來很關心著亞特。「咦?腰怎麼了嗎?不妨給我看看吧。好歹我也佔有國際醫些地位的骨科醫師。」

面對著滔滔不絕的男人,亞特一心只想要避開它。「那個……江啟醫師不用了,我這沒什麼大礙。」

「沒想到利亞諾醫師竟然叫我的本名,我實在是太高興了,那我是否可以叫您亞特呢?」

亞特並沒有表現出不耐煩,就卻裝著笑臉對著那名『江啟』的男子,說著:「江啟醫師您怎麼叫都行,只要你別擋住我的去路就好了。」

被這樣一點,江啟才發覺到,自己擋到亞特的去路,充滿歉意的道歉著。

「啊--我很抱歉,亞特你不會介意吧……」

亞特話什麼都沒說,只想好好奔回飯店房間,好好的休息一晚。

沒想到那男人又重後頭追上來。「亞特!我來替您提行李好了。」

「不用了,我自己來。」

亞特一口就回絕了江啟的好意,因為他的直覺上就是覺得這男人很危險,雖然嘴巴上笑笑的說,但總有毛骨悚然的感覺。

「真的不用了!這個我自己可以提。」趕緊揮開江啟死纏不放的手,提著行李廂快步就往前走去,不時的回頭看那男人是否有追上來。

停下腳步沒有追上去的江啟,一個人看著亞特身後的背影。

「實在太美了……」



* * *



巨大的會議廳裡,來自各國具有影響的醫師們,探討著國際的醫療技術發展,等到司儀喊著亞特的本名,亞特就帶著一疊研究所整理出來的報告,放在台桌上,一抬頭,面前就有股不舒服的視線看著自己。

亞特還是保持著鎮定的深吸一口氣,唸起報告裡的內容,可是還是無法閃過那不舒服的感覺。

等到中午結束的時候,向來喜歡自己一個人的亞特,正準備收拾東西離開議廳,但是前面總是會擋住亞特的去路。

「我們一起去吃午餐,亞特醫師。」

「不……不用,我比較喜歡自己一個人吃。」溫柔語氣聽在亞特耳裡,更加的極為不舒服。

「自己一個人吃多寂寞,有伴會比較好。」說著說著,不自覺的就搭上亞特的肩膀,在最敏感的耳朵邊,充滿氣音的說著:「腰還會痛嗎?」

下一秒,亞特趕緊甩開江啟,捂住發熱的耳朵。

「不要這樣,江啟醫師。」

「亞特醫師臉紅的樣子,還真美。」

面對著面前糾纏不清的變態,看他一步步的逼近,亞特慌張的手無足措,正準備大叫的時候,他拿出預備好的手帕,迅速捂住亞特的口鼻,讓他吸進麻醉藥。

黑銀--黑銀--

「亞特……亞特……」



* * *



呼吸時的熱氣灑在亞特臉上,柔軟的舌頭舔舐著,從臉頰舔到敏感的朵垂,原本載沉睡中的亞特,半夢半醒的,在心理抱怨起來。

又來了!黑銀又把給門破壞的就闖進來,那髒腳一定就直接跳到床上。再這樣下去不行,我得要好好得教訓他,要不然每次都這樣。

「痛--」不對……不一樣,黑銀不會用咬的,這感覺……

「沒想到,亞特醫師身上竟然有這些印記。我好傷心……亞特醫師竟然是別人的。」

「江啟!放開我。」雙手想要掙脫手銬,極力的想要逃開。「放開我--」

「亞特要乖乖的,而且我要給你看我研發出來的東西。」江啟從自己褲袋中拿出一瓶玻璃罐子,裡面有著粉紅色的液體。

「你看……這粉色的液體。是我研發很久的東西,這只要塗在身上,就會發癢,吃進去更不得了,喉嚨會發出異常的灼熱,如果沒有精液的中和,可是會一直熱、一直發癢,沒有精液是絕對不會消掉的,而且這東西在黑市賣,可以標價到好幾十萬。」越想越心奮的江啟,手也慢慢解開亞特的褲頭,邊說著,「我好想趕快看到充滿情慾的亞特,在我懷裡騷動的樣子。」

解開褲頭露出未勃起的分身,江啟一手抓著亞特的分身,另一手打開瓶罐口,黏稠的就往亞特的身上滴去。

「放手啊啊--不要--不要--」黏稠的液體經由江啟的手抹開,塗在亞特的下體,當異物進小穴裡,亞特終於瀕臨恐懼的叫著。

「不要--黑銀快救我--」

一怒之下,江啟用力捏著亞特的分身。「黑銀是誰!」

「啊啊啊--好痛……黑銀……黑銀……」身體的痛楚讓淚水四處縱橫,,神智混亂的亞特嘴巴不停的喚著黑銀。

調息自己的呼吸,江啟忍耐著,「別哭、別哭,黑銀是你的男人嗎。放心……只要經過今天晚上,我會讓你忘了他的。」話說完,江啟就把瓶罐中剩餘的藥,塞入亞特的嘴巴裡,逼著他喝下。

「快喝下它,保證讓你爽死。」

「唔唔--唔嗯--」 亞特也因藥效的關係,漸漸失去力氣,唯一清醒的只有意識。



「亞特這給你,只要一有危險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用。」

「這石頭什麼?」看著與扁扁的圓型石頭,顏色就像血一樣有著濃稠的鮮紅色。

「這是我出生時,胎盤凝成的結晶。」

「啊啊--你找死啊!竟然拿這種噁心的東西給我。」

即使是醫生的亞特,什麼都可以醫治,但是唯一不碰的就是”接生,因為剛出來實習的時候,就是在婦產科,每次除了嬰兒以外還有那一片大型的胎盤從身體裡跑出來,那時光是站那邊看,亞特就渾身不舒服。

「這奇怪東西你自己收好,不要給拿我。」

「拿好!」黑銀一本正經的,就把東西塞給亞特。「這個會在危機的時候,可以救你一命。」



石頭……那個紅色的石頭,我記得好像在我的外套裡,外套……

「亞特寶貝等我一下,我去拿個好東西,替你裝飾一番。」

亞特渾身又癢又熱,吃力的看著四周,找到掉落在床邊的外套,想用雙腳去勾起來,但是身體越來越不聽使喚,喉嚨也漸漸開始發熱,後穴傳出來異常的感覺,全身發燙的把原本的白皙染上粉色一樣。

「唔嗯……不行……我要清醒……嗯啊……」差一點……差一點就可以勾到了。

用腳趾勾住領口的部份,向上拉時,口袋中的石頭順勢的掉了出來,亞特也不放棄的伸腳想觸碰那石頭。

就在碰到石頭之際,剛好開門的江啟。看著眼前的畫面,二話不說的上前就給亞特一個巴掌。

那變態而扭曲的臉,恐嚇著。「壞孩子,竟然那麼的不聽話……」接下來,江啟隨手拿起塑膠的陽具,毫不留情的就貫穿亞特的後穴,使力的硬塞進去。

「嗚啊啊啊--痛--黑銀--黑銀救我--」

男人像是要虐待亞特一樣,把亞特手腳都用項圈給拴住,原本小穴已經假陽具塞住,卻還想再塞一根進去。

「啊啊啊--好痛--黑銀救我--」

江啟更是將兩根假分身的震動開關開到最大,只能大聲的哭叫的亞特,再這樣下去,就真的會……



「唔啊啊啊--」痛苦的慘叫聲,四處飛濺的血,明顯的看見江啟的肩膀上,狠狠的被野獸撕下一塊肉。

像黑銀一模一樣的虛幻形體,出現就是對江啟展開強烈的攻擊,害怕江啟連滾帶爬逃出房間,那形體也幫亞特咬開稛綁住亞特的項圈,也把體內的陽具抽了出來。

「黑銀……黑銀……」亞特錯把虛幻的形體當成黑銀,正想伸手去摸的時候,形體正煙灰般的消失中。「嗚嗚……黑銀……黑銀……」



人已經趕走了,但是身體上的藥效,依舊還在的持續作用,只能靠摩擦著被單舒緩著,可是都沒有效用,身體更加發燙搔癢,亞特看著床鋪上的塑膠的陽具,決定心一橫,拿過來就往身後的小穴塞去,用想像把東西當成是黑銀的滿足自我,手也不停的安慰自己的挺立分身。

「嗯啊啊……黑銀……嗚唔……嗚烏……」可是喉嚨乾的發熱,全身難過的流出淚來。

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



「就跟你說一個人行動會很危險,就是講不聽。」



是黑銀!是黑銀的聲音。

「我來幫你吧。」

黑銀嘴唇的熱度還又那體溫,讓亞特迷戀不已,「唔嗯……嗯嗯……我……我不要在這裡……」

「都已經這樣了,我先幫你解決。」

「不要……」亞特推著黑銀的胸膛,忍著藥性的發作,就是不想在這裡做。

「真是的……」黑銀拿亞特沒辦法,只好用床單包保裹住亞特,敏感到極點的亞特,被單不經意的摩擦分身,亞特先是顫抖的就射了出來--

「唔啊啊--黑銀--」

看著亞特高潮泛紅的臉頰,黑銀也不自主的靠上去,親吻著。「亞特你好美……」

「黑銀……不……不要在這裡,我們回去再做……」

「好……就聽你的。」



黑銀抱著亞特就離開了房間,使用力量的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這時亞特藥效又開始發揮,喉嚨乾燥的發熱,亞特沒了聲音,只是低聲的嗚咽著,黑銀更是擔心亞特的異常狀況。

「亞特,哪裡不舒服嗎?」

手緊緊抓著黑銀的衣服,亞特更是難過流著淚。

「唔……喉嚨好乾、好燙……」

「我去拿水。」

先把亞特放置在床舖上,黑銀就開始四週找起水來,但是亞特趕緊拉住袖腕,喊著。「不要走,黑銀。你站起來……」

愣在那的黑銀,完全不懂亞特的用意。

「站起來就對了。」到最後亞特下了通令,黑銀也只好乖乖的站了起來。

接下來,亞特把頭塞進黑銀的雙腿之間,聞著黑銀的味道,亞特動手解開褲子,拿出膨脹已久的巨大分身,亞特也沒有在多說些什麼,張口就含住分身。

「唔嗯--亞特……你……你怎麼了。」第一次被亞特這樣服侍,黑銀除了高興之外,也期待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唔嗯嗯……哈啊……好大……哼嗯……」

亞特吞吐著黑銀的分身,伸出舌頭的品嘗更是直接的含住頂端吸吮著,就這樣反覆做著動作。

「哼嗯……唔嗯……」

「亞特夠了,我快……唔嗯啊--」話都還沒說完,黑銀受不了直接射在亞特的口腔中,有些其餘的液體,則是射在臉上。

口腔滿滿都是黑銀精液,亞特就順勢的全數給吞了進去,甚至還不滿足的舔了在嘴角上的液體。

看這如此妖魅的舉動,黑銀的下半身就馬上挺立,亞特也不禁驚呼著那又漲起的分身,看著它又好像比方才大了些。

面對著漲大的分身,雖然亞特的喉嚨不再乾燥,可是就單看黑銀的巨大分身,小穴就陣陣傳來的搔癢感,甚至在腦中幻想著巨大分身在自己體內衝撞的快感,就讓人一秒也忍不住了。

亞特比以往大膽的比以往大膽的要求著黑銀--



「快抱我,黑銀……」小穴傳來的搔癢,亞特不禁又向黑銀懇求了一次。

「黑銀,我想要。快點抱我--」

「亞特……」低頭吻著亞特的唇瓣,雙手撫上比自己還要短一些的分身,上下搓揉著,舌頭也緊緊纏繞著亞特胸前的果實,不停的吸吮著。

「唔嗯……不對……我要的是……啊啊……」

發覺到亞特的小穴裡塞了東西,黑銀忍不住的去出碰它。

「咦?這是什麼。」

「黑銀快把它拿出來,我想要你。」亞特不停的催促著黑銀。

可是一個不小心去動到開關,在亞特體內的塑膠的陽具開始震動起來。

「啊啊……不要……我不要這樣……」亞特開始在黑銀的懷裡騷動起來,扭著身軀,把自己的臀部跟黑銀的分身做摩擦的動作。

此舉卻讓黑銀到到入迷,不禁讚嘆的說著:「亞特你這樣真的好美。」

「不要……我……我想要亞特的……不是這……這塑膠的玩具……」

一聽到下身的人兒這麼說,黑銀也忍受不住的把假陽具給拔出,換上自己分身,一口氣的挺了進去,發出滿足的叫聲,便開始粗暴的抽插起來。

面對著粗暴又不憐惜的方式,亞特到是不這麼覺得,而是很沉醉在性愛裡,使勁扭動子己的身軀,配合著抽差的動作,放蕩的淫叫著。

「嗯啊啊……黑銀……好棒……用力啊啊……」

「亞特你……你裡面好熱……又好緊……」

「嗯啊啊……不行了……我要……我要……」一個撞擊體內的敏感處,亞特全身繃緊的大叫的射了出來。

「嗚啊啊--」

亞特高潮而自主性的縮緊後面的小穴,則黑銀發出野獸般的嘶吼,在體內射出液體。



抽出分身的黑銀,依照慣例的變回原本黑豹模樣,舔著亞特身上的汗水。



正當黑銀要開口說話的同時,亞特忽然把身體轉了過去,調整好姿勢,扳開自己的臀部,露出滿滿是液體的小穴,誘惑著黑銀。

「還……還要……」

黑銀又露出野獸的性格,撲上前去,把跟常人不一樣的粗大性器,猛烈的塞進亞特體內。忽然的進入,亞特先是吃痛的叫出聲音,這時黑銀驚覺到要放下速度,慢慢的把剩餘的部份塞入體內。

接著,黑銀動也不動的等待著亞特習慣自己的東西,直到亞特發出不耐煩聲音,不滿足的扭動腰部,體內的東西才開始做起動作。

「哼嗯啊啊……嗯啊……黑銀的好大……好大……」受到激烈的撞擊撞的小穴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響,彼此的喘息叫聲也溢滿整個房間。



「啊啊……黑銀……黑銀……」





* * *




黑銀看著亞特用筆記型電腦整理報告,一如往常的從背後環抱著,嘴巴慢慢靠近亞特的臉頰輕輕親吻。

當要親下去的那瞬間,亞特忽然打顫的跳起,用力的踹黑銀一腳,破口大罵的叫著。

「不准你用髒嘴親我!尤其那嘴……啊啊……」亞特越想越噁心的大叫著。

「沒必要反應過度吧,我只是替你教訓他。」

「不管怎樣都行,可是……可是……」喘口氣,破口大聲叫著:「你竟然用嘴巴去咬他的下體!」

「沒把他咬斷算便宜他了。」

「啊啊--你然還想把他咬斷,好噁心啊啊……」

身為野獸的的黑銀,都是把自己的利牙當成武器,所以不怎麼覺得噁心,而且當時一心只想替亞特報仇,就沒有想那麼多。



「亞特,你可不以幫我解決。」

剛開始還聽不懂的亞特,看到黑銀充滿慾望的眼神,就想跟上次一樣,用嘴巴幫他做那檔事。沒有藥物的催化之下,亞特怎麼可能幫黑銀做這種事。

正當亞特很有自信的露出笑容,黑銀心底燃燒著一絲希望,卻沒料到亞特竟然說--



「你去死吧!」








作者:

嗯,就這樣..........
一樣是黑歷史,想說一口氣全部曬出來。


科科wwwwwwwwwwwwww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