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紅色牢籠短篇 『小新娘』 (H)

註明:黑歷史(內容與本文差異,一概不負責(逃wwwwwww)



在雷殷的宅邸內,每天晚上都會有不同的戲碼上演著。


粗大的性具抵住穴口,雷殷拍了拍兔兔圓渾的屁股,說著。

「放輕鬆點……會進不去的。」

「主人……主人……啊啊……」兔兔努力調整呼吸的接受著異物的侵入,流露出難忍的淚水。

雷殷逗弄著兩人身後穴口裡的玩具,但是身體裡內壁自覺的緊縮,可是感覺效果上,裡面的震動更快了。

「你們倆把玩具咬那麼緊,會拔不出來的。」

「主人……我……我想要……」

「主人……我也……我也想要……」

當兔兔聽到狗狗著樣說著,也渴望著主人。



「呵呵……那你們倆得先幫我。」

雷殷把兩人翻轉了過來,拉著兔兔和狗狗粉嫩的小手,覆蓋在自己的褲頭上,親自教導著兩人。

「就跟主人平時對你們做的事情一樣。」

原本還反應不過來的兩人,狗狗倒是很有勇氣的拉開褲頭上的拉鍊,隨即跳出來的就是主人龐大的分身,又脹又紅的,讓兔兔和狗狗發出驚呼的叫聲。

看著主人東西的,還在發著愣的兩人,雷殷也不禁的開口催促著。

「還等什麼,不想要了嗎?」

鼓起勇氣,兩人分別的低下頭,伸出粉嫩的小舌,輕輕的吻住主人的東西,都毫無技巧性的舔弄著,雷殷看他們賣力得取悅自己的樣子,開口教導了他們。

「舌頭要動,不能用牙齒,用嘴巴。知道了嗎?」

聽到主人的話語,兩個人也照著主人所說的做了一遍,不停取悅著,但也不知為什麼,主人發出陣陣難耐的聲音,兩人心底就有種異樣的感覺正在騷癢著,

含著主人分身的兩人,很合作的一左一右狂妄的開始舔起來了。

「唔嗯……唔唔……嗯啊……主人……主人……」

「主人……我……唔唔……唔阿……」

低頭看著身下的兩個小傢伙用自己豔豔的小嘴裏努力塞滿自己的分身的淫蕩模樣,雷殷也難忍的出聲。

「嗯嗯……小傢伙,別說話……專心……」

而正在幫主人舔弄的兩人,屁股的後面不知為什麼覺得越來越養,從心頭感到一陣悶悶又難耐的感覺,身體也不停的騷動著。

當眼尖的雷殷當看到兩個小傢伙的屁股左右難耐的搖擺著,還很壞心的問著。

「難過嗎……」當雷殷低沉又性感的嗓音聽入兩人的耳裡,簡直像摧淫劑一,在心頭上狠狠的扎了一針,也難以忍耐的呼喊著。

「主……主人……好難過……好難過……」

「主……主人……好難過……唔嗯……」

「繼續舔,很快就好了。」

兩個小傢伙張大著嘴巴,努力含著一直在膨脹的分身,終於在一個悶吭聲之下,雷殷在兩個小嘴之下到達了高潮,而小傢伙們臉上都是黏稠的白色液體,兔兔好像吞了些許的液體,看他臉部猙獰的樣子,想必味道苦澀難受。

雷殷到是笑笑的吻著兔兔,口腔中一大一小的軟舌互相作用下引出許多淫叫聲。

雷殷輕輕地笑了起來,「還苦嗎?」

看著兔兔嘴巴一張一開的大口的呼吸,沒辦法回應主人的話。

兔兔整個人因情欲大漲的關係身體呈現可口粉色,加上渴望充滿淚水的眼眸,更加顯的情色,尤其嘴角上還帶著白色的液體,讓人欲罷不能。

按耐不住的雷殷,把兔兔小穴裡的陽具拿掉,就一手摟住細腰,對準之後,一口氣向後攀住兔兔的肩膀,用力的往下一壓,分身瞬間全數沒入兔兔的體內,此舉也讓兔兔受到刺激的大叫著。

而另一隻手托起狗狗的翹臀,讓他趴在自己的胸膛上,手指刺激雙臀間的玩具,正前方的兔兔跨坐在主人身上,那小穴口自主性的收縮,讓雷殷發出性感的喘氣聲,雙手開始帶領兔兔的動作。

「兔兔慢慢的往前……再往後,做的很好……唔嗯……」

聽到主人的話,兔兔也只好手撐著雷殷的腹部,自己在主人身上扭著腰,也難耐的發出淫叫聲,趴在雷殷身上狗狗也少不了折騰,雷殷用手指去摳弄著體內的玩具,讓狗狗也忍不住的哀嚎著。

無力和低下頭,兔兔爬在雷殷身上喘息,渴望的感覺讓腰部使勁扭動。

「啊啊……主人……主……啊啊……」

雷殷的手來到狗狗的後面,輕柔的按摩著洞口四周,好讓狗狗不斷的呻吟著,把體內的玩具咬的更緊。

兔兔的身體與雷殷連結在一起,現在兔兔淫浪的叫著,扭動的更加用力。在一陣扭動之下,白濁的液體濺在雷殷的腹部上。

「嗯阿……哈啊……哈……」

抓住兔兔的分身,雷殷壞心的說著。「下次應該買個栓子。」

沒有得到滿足的雷殷又再次的催促著兔兔扭腰,嘴巴也開始饑渴地品嘗狗狗那小巧的乳頭,他又啃又咬,刺激狗狗無法控制地大聲呻吟,只覺得全身酥麻騷癢的感覺,發出難耐的呻吟。

雷殷在狗狗臉上親了親,就把狗狗安頓在一旁。

「等等再換你。」

之後轉向坐在自己身上的兔兔,對著兔兔說著:「下次再好好教你。」說完,就托起兔兔的臀,挺身壓倒在床舖上,兇猛地擺動腰部,享受著那難以形容的淫靡快感。

兔兔緊緊地抱住雷殷,在他懷裏忘形地哭喊著:「主人啊啊……主……主人……」

滿頭大汗的兔兔,上下晃動圓翹的屁股,在床上盡情地翻滾糾纏,在兔兔達到高潮的同時,雷殷也發出嘶吼般的聲音,隱忍已久的慾望全數射入兔兔的體內。

「啊啊——主人——主人——」

高潮後須軟無力的兔兔倒在床上,抽出自己的分身,雷殷把狗狗抱了起來,毫無預兆的刺入體內,被刺穿的痛苦在一瞬間就被強大的快感吞沒。
「嗯啊啊——啊啊——」狗狗忍不住胡亂甩著頭,大聲地叫著。

接下來是一連串的猛烈的抽插,讓狗狗連叫的機會都沒有,手也也只能攀附著雷殷,身體隨著上下律動著。

「主人……啊啊………嗯啊……不……啊啊……不要……」後庭的熾熱就像會著火一樣,嘴巴吐露出一陣陣的求饒的哭聲。

全身發著燙,聲音也逐漸的越來越大聲,主人在自己體內倒是不停的予取予求的要著,胸前也早已佈滿自己射出來的液體,直到體內有股滾燙的熱潮侵襲,雷殷才罷手的緩和下來,之後又是一個衝刺,滾燙的感覺加熱了起來。

先是喘口氣的雷殷,把狗狗前額的頭髮撥過,落下一個吻,這場性愛也不會就此結束。



「明天是假日,所以應該可以再做久一點。」



* * *



就在一連串下來的運動,兔兔和狗狗兩人累趴在雷殷的身體上,雷殷倒是精神非常好的為兩人按摩著身體,兔兔和狗狗也是很享受著。

腦袋還昏昏的狗狗,拉住雷殷的大手,問著:「主人……你會不會找新娘子。」

「為什麼要這麼問。」

「別人都說,男生長大要找新娘子過幸福快樂的生活。」狗狗也老實的說著。

雷殷微微的一笑,輕聲的訴說著:「你們就是我的新娘。」

「主人說謊!新娘子不都是女孩子嗎。」

兔兔在己的印象裡,扮演新娘子角色都是女生。

「其實男生也可以當新娘。」雷殷笑了笑,摸摸兩個小傢伙的頭。

兩人聽到都很心奮的叫著:「真的嗎!」

兔兔和狗狗聽到男孩子也可以當新娘的說法,開始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世界裡,童話故事般的華麗的婚禮,主人穿著帥氣的衣服,就覺得很心奮,也沒有注意到雷殷接下來說的話。

「不過,等你們兩個長大之後再說。」

根本沒聽去的狗狗,則是在幻想著食物。

「主人!主人我要那種很大很大的蛋糕。」

兔兔也沉醉於自己的幻想之中,如童話般的結婚場景和自己帥氣的主人。「主人!主人那天是不是會穿的很帥。」

「等你們長大再說,好不好?」

可是這時完全聽不進去的兩人,一直做各自的幻想,雷殷也無奈的嘆口氣,自己獨自站起來走出門外,想去浴室淨個身。



長大……



那會是多久呢……









作者:


全都曬出來惹!!!!!!!!
接下來,過天新刊預購~
然後把堆文慢慢的拿出來曬一曬~

希望各位,還可以繼續支持啊!!雖然我神隱,可是我照樣可以重出江湖wwwwwwwwwwwwww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