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3新刊『鎖子』試閱


  初章


  隨著時尚豪華列車開幕儀式,即將環繞著歐洲的幾個重要城市,更以定點式的走秀特色,展現即將來到的冬季時尚。

  不外乎,今年仍然流行復古味道又帶點前衛性質,時尚走秀中所展示,更講求人造動物皮毛,強調不獵殺動物,仍舊可以製造出舒適人造動物毛,更以新穎新技術性作為活動主軸。

  這一次的為期七天的活動,就在這列車上展開,而在接到好友門特羅的邀請,特地拋下了工作一同搭上列車。

  門特羅是模特兒經濟公司的代表,而主角則是頂尖的整形醫師,不乏門特羅旗下模特兒之中,也是他的作品。




  列車中的沙龍酒吧裡,設有高等級沙發座位,兩位男人坐在酒吧裡最耀眼的位置,不僅是絕佳的位置,兩位的相貌裡,在這雲星眾多的時尚活動,兩位身穿完美的訂製晚禮服,絕佳的剪裁,讓兩位成為酒吧裡耀眼的星光。



  『醫生,不知何時可以跟您預約。

                安潔佛.裘納塔麗亞 』



  「這名字我記得,這小姐可不是模特兒中排名順位第三名。」

  「我說,門特羅!論世界排名前十名,我可囊括了前三名,甚至還有後面順位第六、第八、第十的名模們的秘密小紙條呢!」男人不禁的免懷疑笑,自豪起整形醫師名聲竟在名模界盛傳。

  「親愛地朋友,我們可是有簽訂保密條款,可不能讓我寶貝孩子們的秘密走漏喔!」

  孩子們,就是他公司旗下的模特兒的代稱,畢竟是作為同性戀者,不能生孩子,所以將那些拉拔長大的模特兒視為自己的孩子一般,這一點對於男人來都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反而是另外一個更為顯眼的東西。

  「門特羅,我說你的肌膚毛孔要不要做個深層清潔,你的毛孔下已經正在堆積油脂。」

  門特羅嘆口氣,倒了一杯紅酒,醞釀著情緒,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德修特,行行好!你今天可是弄哭了業界老前輩,我可慘了,人家冬季設計款的衣服,都不讓我孩子穿上,你該怎麼賠我!」



  名為『德修特』男子,散發出十足男人味的氣勢,卻有耀眼動人的金髮、白皙的肌膚外,五官深邃美貌。一旁門特羅,一樣的顯眼,帶著有亞洲血統的他,健康的小麥肌膚以及烏黑髮色,兩人明顯的對比色調,兩種極端的差異,卻有有兩種美貌。

  

  他伸手先是接過門特羅手中的酒杯,說:「在此先至上最大的歉意,這列車行無條件聽從你,可行了吧!」小酌一口,將紅酒遞在門特羅的面前。

  這是兩人之間,在致意時的舉動,接過紅酒,一口乾盡,代表接受。

  這下子門特羅露出燦爛的笑容,把紅酒乾盡,便一把摟著德修特又叫又喜,但是不到一分鐘,卻頓時冷靜下來。

  「你內心是有什麼盤算嗎?」

  「嘻嘻。」德修特一笑,指尖在嘴唇一抹。

  門特羅一見好友的習慣行的舉動,自然的了解他的接下來的行為。

  搖一搖頭,只提出了忠告。

  「我知道,你對我們家新人很有興趣,可是那孩子可純情的很,他可是我從德國鄉村找來的天然物。」

  「知道、知道,你看我哪一次會拖泥帶水,還不是讓那些孩子見識大人的世界,更成熟漂亮。」

  「可是那孩子打出的名號就是農場純情的風味。」

  「嗯,可是你已經喝了紅酒囉!」德修特得勢的笑顏,心情也已經開始盤算要如何接觸那一名遠從德國來的孩子。

  最後,門特羅留給德修特一句話。

  「小心,最後吃虧的人是你自己。」

  「呵呵,」到時候再說吧!

  德修特毫不在意,仍是覺得時候到了再說,畢竟現在對於遠從德國鄉村來巴黎城市打拼的孩子,特別感到極大的興趣。

  哼哼,不愧是『德修特.利亞諾』,對於鄉下來的孩子,或許對於城市人有一些些敵意,只要稍做無知的模樣,他也會發現自己,對於陌生的環境下,也有著相同的第二人。

  果不其然,裝作膽怯又害怕的模樣,有吸引到那孩子的注意,卻也引來了一兩隻長相即醜陋的男人,但是卻也助長了一個絕佳情境。

  啜一口氣,擠出淚水,膽顫心驚的看著醜男。

  「啊,我在雜誌上看過你……你……很有名,我知道你。」

  醜男露出牙齦的笑容,自豪的說:「小美人,你在雜誌上看過我,那要認識一下嗎?」

  yes!

  此時,天賜的好機會。

  「啊!我……我……」故作不擅長拒絕他人,將求救視線跟那孩子做個眼神交會。

  看著那孩子的乾淨透徹的眼神中,似乎有一股吸引力,而內還含著一絲絲的情緒。

  當我正防範著眼前的醜陋噁心男人,也注意到了他跨初步閥,一步步的接近著。



  呵呵,上勾了。



  一下子,標準的英雄救美戲碼出現,簡單的就勾出一隻無知的農村肥羊。

  



  很快,才一眨眼。

  那孩子略倒了醜男,解救了嬌柔的我。

  嘖嘖,這兩聲不是鄙視,而是稱讚!稱讚眼前從鄉下來的男孩,近看壯碩結實的體態,沒辦法想像這一位只是剛滿十八歲大的孩子。



  由於在這個戲碼裡,設定為嬌柔、體弱多病,依照劇情走向,見到醜男噴出的鼻血,得自然暈倒在孩子的胸膛,臉頰栽進胸膛。內心再度,嘖嘖兩聲!真不愧從農村鍊出來的肌肉,並不是像是健身房練出來的死硬,而是有彈性的硬度,觸感好道激引起我另一股內心『性』致。

  一切都很簡單,針對人所設計出來的劇情、戲劇,幾杯高濃度的雞尾酒,幾分善意示好。

  將男人吸引倒床上很簡單,但是要在反擊那一剎挪,卻又要站上絕佳優勢。

  「嘿!」故意的將男孩堆倒在床上,趴臥在他的胸膛。我像個女孩一樣,帶點嬌氣呢喃聲音。

  他緩緩的喊著我的名字。

  「德修特……」男孩低沉的聲音,伸手捧著臉蛋。

  柔情、深情的眼神,德修特也給予回應。

  這一個回應,就是站在『最上方的優勢』的回應!

  幾秒的時間,男孩反應不過來,皮帶被抽走,更反綁在床頭上,德修特腳勁抵制住男孩的肩膀。。



  這算盤得快狠準,一秒都沒有遲疑──

  



  得逞了、得逞了!最愛這個表情,這種帶著疑惑、困惑的面容,這孩子真的可愛到不行!嘻嘻……



  德修特輕笑,淡淡褐色的髮絲,有著深邃姣好面容,從嬌氣轉變為傲氣,一股自信美的氣勢,迅速掐著男孩下顎,十足有帶有侵略性,要男孩臣服於自己;逼迫他為自己屈膝卑微的樣貌。



  安排美好的劇本,起承轉合的之一『轉變』,但不是男孩的轉變,卻是德修特一個轉變的起點。





  先是遠處轟響一聲,彷彿似乎某處在慶典煙火,窗外都可見道火苗跟隨著列車爭道。

  聲音越來越近,直到────

  砰──

  隨即的轟隆巨響,剎挪之間天旋地轉,不是人在轉,是『列車』正在轉。

  德修特完全反應不過來,喊出聲音的時間都沒有,身體被翻覆的實心木製大型燈台,準確砸中腰間的恥骨。

  這一砸讓德修特痛的唉喊,接連的翻覆導致的暈眩、作噁,突如其然的意外,也砸毀德修特的劇本。

  





   ﹢﹢﹢﹢﹢﹢﹢﹢﹢﹢



  身體多處莫名的疼痛,試著腳趾、手指是否還有知覺,似乎身上全部都是皮肉之痛,慶幸沒有傷到神經和骨頭。但是睜眼後一望,原來自己早被摔到列車之外,跟著跟著列車的殘骸躺臥在一片汪洋大雪地。

  翻動著身體,忍著痛楚,大腿邊竟然躺著一個人。

  「可惡!」腳痛、身體痛,還被不知名的人壓在身上,他一身漆亮皮的紅色大衣服,引起德修特惡毒的本性,脫口而出,「這年頭的人竟然還有人穿這顏色的衣服。真的眼睛瞎了……」

  「蛤!?」迅速的動作,彷彿沒有受傷,大聲嚷嚷喊:「紅色有什麼不好,紅色難道有錯嗎!」

  兩人一番口水之戰。

  「哼,今年流行不管如何就是沒有大紅色,尤其你這一身漆皮的亮紅,連我眼睛都一起瞎了。有礙觀瞻啊啊!」好痛!撫摸要間骨頭,皮下組之內也一片紅瘀。

  一見自己的狀況,德修特開始擔心自己是否有內出血的情形。

  「喂,別以為我聽不懂成語,紅色根本不是『有礙』好不好!」紅衣男子氣勢輸人。

  德修特不予理會,全心專注於自己腰間紅瘀狀況,同時也觀察身體所有傷口,確定一般的皮肉傷口,才有鬆口氣的機會。

  「喂!怎麼不說話。」紅衣男子一嚷,德修特也轉回視線,才注意到了一件事。

  咦!?眼珠子竟然是金色,真稀罕。

  其實他長得還不難看嘛……



  並不是一般的金髮,而是金色帶著漸層,髮根金黃至髮尾的金白色,甚至裡頭還有點混雜著暗沉的金色系顏色。

  突然好奇著男人到底是從哪家美容室做出這麼好看的造型,搭上他古銅色的肌膚。

  五官都能稍稍看得出一點點亞洲的血統,只是五官卻是標準的挺鼻、巧妙的深刻眉骨與金色的眼銅,最後厚度適中的嘴唇。

  德修特身為整形醫生十年有餘,依過往經驗,其實眼前男人的整張面孔稱得上『不錯』。

  內心稍稍讚嘆,只不過德修特仍自認自己更勝一籌。



  陷入了讚美男人面容的德修特,完全沒有注意到紅衣男子的變化。

  不間斷的顫抖、細小喘息………



  紅衣男子揪起德修特衣領,而反應快速的德修特兩手推阻著紅一男子。

  細小的喘息,大抽一口氣,『呃──』一聲變為『哈啊──啊─』的粗喘,那雙手抖動不停,是抽搐、是莖臠,一切彷彿就像毒癮徵狀。

  「哈啊──吸一下、吸一下就好!」

  對方氣聲的低鳴,德修特聽來以『變態』來做定案,整個嚇得罵:「靠腰!什麼吸,老子沒有奶啊!」腦袋下意識將雙手護在胸前,精神緊繃的備戰當中。

  雖是備戰狀態,卻也無法做出反擊,因為身體的傷口造成妨礙。

  可惡,痛、痛、痛───

  當動作的越大,腰腹之間的紅瘀,也真的擴大開來。



  男子仍沒有放棄,雙手力道不再揪著領子,趁著優勢反而扣住德修特的肩膀。

  這下子,只求自保…



  「救命啊啊─────」

  「救命啊──」



  「只要吸一下、吸一下不會痛……呼…呼……」

  「幹,你咬我!好痛、好痛喔……」這一咬,想起自己幼白肌膚,被男人留下齒痕,內心的憤怒就無法抑制住。

  「幹,你死定了、你絕對死定了!幹───」以髒話宣洩皮肉之痛楚,使德修特叫得都有疲累。

  甚至都見到了金色的一道光芒……

  具記載,金色光芒的降臨,似乎是以天堂離的更進。

  這下一股死亡離別的內心戲,德修特有些哀傷、有些後悔,後悔人生過往,哀傷自己早已死去親生母親。

  若是真的天使,應該要是俊美的、漂亮的,最好是有男性象徵的天使。

  我的嗎呀!眼前這位男人是怎樣!長相倒是不錯,可是引起我注意的卻是白衣V領裸露的胸膛,掛上十字掛飾竟然是華麗的巴洛克風格,跟白衣長袍完全不搭嘎,甚至是自以為掛上一堆華麗裝飾,只不過是個廢鐵裝在身上,然後羽毛彷彿背車輪輾過的模樣,好比來說,樣貌驚人天人的女人,頭髮上卻有即為難看的乾燥和分岔。



  震驚之餘,德修特嘴巴都合不起來,內心開始覺得自己就看了一場恐怖電影還沒醒過來。

  實際上剛剛火車反覆,我還在昏厥當中吧!眼前的景象彷彿,看著一場世紀大戰。

  紅衣男子朝著天使,扭打了一番,見到那背部華麗裝飾的厚重,成了近距離打鬥時的累贅,一下子就被紅衣男子快速的身手,拆的一乾二淨,而近距離的戰鬥下,天使原本彷彿魔法一樣的手裡,反反覆覆凝聚的光團,一直無法反擊。

  最後…………



  幹,這絕對是驚悚片!驚悚片啊!!!



  紅衣男子朝著脖子咬一口,脖子裡沒有所謂的脂肪,只有佈滿筋骨和肌健,而親眼見識肌腱隨著血液彈出,我感覺彷彿觀賞一場生食宴。



  啊-我現在看得是那一齣戲……



  轟──轟────

  轟隆連串聲四起,遠處躺臥的列車尾端傳出的爆炸,一個車廂接連一個,德修特則是位於前方數來地五節車廂外,而爆炸引起強大風力捲起塵埃和雪,稍稍一個不注意,德修特被迎面而來的堅硬物體打中頭部,哀痛一聲慘叫,瞬間失去意識。







  醒來之後,經過一場劇烈頭疼,眼睛從迷濛的景象,漸漸看得清晰。一望上天空上盤旋的直昇機,以及一路引起沙塵的戰車。

  轉個頭注意到四周,見到隨意搭建的帳篷,一望去一排排的屍體、傷患。





  原本美好的時裝周列車巡迴展覽,一切都全破滅了。



  當想要挺個身子,發現肌膚上如裂開的痛楚,血液是緩慢的滲出肌膚,染上了衣賞。

  此時,穿著著白袍的人員走到身邊,壓制著我的身體。

  「嘿,別再動了。小心你背部的凍傷會整片裂開……」

  其他隨行人員將德修特的身體,翻轉一圈,背部朝上的剪開衣服,將藥膏大片的抹在背部。

  「啊啊───啊─」心想要是打麻醉,就不會有這個痛,真的想要罵髒話,標出幹字的痛苦。

  經過治療之後,透過醫護人員,瞭解這一場災難,原是恐怖攻擊事件,而就在列車上發生的事情。

  記憶還很深刻,紅衣男子想忘也忘不了,那一身漆皮的血紅大衣。

  唯有長相卻受到頭痛的影響,遲遲想不出來,記得…還記得……究竟還記得甚麼。

  「嘿,你脖子上的是傷口嗎?」醫護人員一摸,在左邊脖子稍微後側的地方,有個兩個小洞。

  當德修特用鏡子反射觀察時,察覺傷口彷彿就像故事中的吸血鬼留下的牙印,在德修特回憶有一段,記得脖子上的痛以及身穿血紅大衣的男子。



  







  第一章





  事情發生前,自己的生活在著美好和幸福,事情發生後,轉變周遭一切,直到時間過去,事情會隨著時間淡忘。

  由於背部的傷口做了人工換膚,也已經跟原有膚色一樣了。

  依據當時急救人員的說明,發現我的時候,是被紅色大衣包覆,所以人在雪地中才沒有失溫,頭部的撞擊頭骨些微裂開,腹部的內出血。

  雖然病痛都治癒好了,但特別的是脖子上的牙印事後不管如要如何治療這傷口,都完全沒辦法癒合起來。



  彷彿那一塊肌膚失去了癒合作用,即時用上自己所學得醫療技術、換膚、美白等等,那個牙印似乎像個毒一樣,一次又一次之下,更讓牙印凸顯坑洞。







﹢﹢﹢﹢﹢﹢﹢﹢﹢﹢





  這一場事故幸好自己的好友門特羅平安無事,而那晚一起的德國孩子,就沒有那麼好運,瘸了一隻腿。

  德修特內心深似乎受到譴責,對於孩子有些的愧疚,目前原本可以一路走來會是未來當紅模特兒,因為殘疾的影響,門特羅出於善意將他訥為私人助理。

  德修特除了脖子的牙印外,其實身上的傷都可已經過良好的醫療,治癒完好,只不過頭部的傷口,導致後續的生活發展影響慎大。

  基本的診療都還可以,倒是執行大型手術,一切都顯得沒有辦法了。

  他死撐著面子,隱瞞了自己的情況,回到了醫院、回到了崗位,可惜頭部的創傷,導致了身體平衡能力,回到手術台給予病人治療,卻無法掌握自己的施力,好比說一般的打結,以往都可以打得漂亮,現在卻歪七扭八。

  彷彿回到醫學院,每天面對著打結、打結,不停的打結,這也是腦科醫師的建議。

  暫時性的無法回到手術台,替病患做任何的手術,也更無力負擔手術的結果。

  此事,只有父親、腦科醫師知曉,醫院其他護士、病患,甚至每天不斷地在增加的客戶手術名單。

  「醫生,上次你不是說好要幫我弄下顎手術,為什麼不幫我用!」

  「啊?我有說嗎?」面對嬌艷美麗,卻有著明顯月亮臉的女人,真的好想要一巴掌把她的下巴給掐掉。忍住氣,說:「女人,不要捏造我沒說過的話。」

  德修特回到醫院已經有兩個禮拜,但是一場手術也沒有執行,早已有一點點傳聞在流傳在聒噪的護士們的飯後八卦中。

  實在忍不住這口氣,待在診療室看著跟著自己五年的助理,開砲。「是不是坐辦公室坐太久,骨盆寬大、兩腳長度也有不同。」

  「咦!真的嗎!?」助理開始恐慌的拿起皮尺,測量著臀為,「沒有啊?數字一樣。」

  「你確定?你照鏡子臀部左右偏寬,前後又扁。」德修特想找著方法,宣洩不滿。

  「真的!為什麼會這樣!」

  德修特二話不說,把助理抓到一旁的沙發椅,壓制在臀部的闊關節部份,笑笑的說:「最近我學了整骨,我來幫你整一整吧!」

  「等等,德修特醫生、醫生!呀啊啊啊───啊啊──」

  德修特替女助理使勁力氣,做下半身整骨,力道時強時弱,有時雙手一起時,力道的不平均,沒幾分鐘德修特不做了。

  內心不滿,對自己不滿。

  如果再繼續的待在醫院,所有人終究都會知道,要是主動離開醫院,結果也是同樣的情形。

  德修特不想把自己無法執行手術的狀況,告訴所有人,更不想要失去,整形醫生第一的頭銜。

  雖是腦顆醫生前輩的忠告,從最初開始練習,隨著時間這類後遺症,都能回覆原本的狀態。

  自信自我的德修特,第一次嚐到了擔心、害怕。

  「小特,你怎麼了?」

  回頭一看,見到明顯的朝天鼻女護士。

  「幹麻?醜女。」德修特習慣的叫這一類的女孩子,雖然對方是過去鄰居,還是會不停的諷刺她為樂。「醜女,妳的鼻尖好像越來越高,我來幫拉一拉,讓他不要那麼高。」

  只不過女孩,也不在乎、不在意,傾出關懷的關注德修特。

  「小特,不開心的時候都會獨自一人。」

  「醜女,少在那邊亂猜。你找我幹麻……」這女人長得醜,但還真靈敏,真不愧是醜女的優點,也知道女孩善良的一面。

  「可是大家說小特會離開醫院,所以我才從內科跑來問小特,你是不是要離開醫院?」

  「妳喔!醜就算、腦袋真笨!八卦能信嗎?」

  「不是啊!新一期知名醫療雜誌,已經欽點小特要合作生技研發,所以……所以大家才一直猜……而且小特那篇論文不是寫很久……所以……嗚…嗚……」

  「天啊!麗嘉麗妳哭更醜!」少在那梨花帶淚,德修特一看馬上作噁的打顫,這女人是想要表達什麼啊!

  「小特的研究,終於有人欣賞,我好開心!」

  「麗嘉麗妳要再哭,我就把玻尿酸打在妳鼻子上,讓他更挺,枉費我每天拉想要把它拉低一點。」

  「小特,我不是說過,父母生來給我的面孔,所以我不能變!」

  「好、好、好,」這句話第一次聽到是高中,當時幾乎都要被全校排擠的狀快,認識了醜女,雖然表面完全否認的朋友關係,仍然示出好意的送予生日禮物,就是把麗嘉麗的『鼻子整形』。

  結果,德修特好意還被唸了一小時,結果用只用了三十九元的巧克力給予生日禮物打發。



  「我很期待小特的研究成果,所以如果你離開醫院,之後還要找我出來吃個飯喔!」

  「喂,醜女!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搞不清楚是哪一篇論文被哪個企業看中啦!老子我就是寫太多太好論文!」

  「嘻嘻。」

  「笑屁啊!」

  「我很聰明,所以我有雜誌來給你看喔!」

  接過雜誌一翻開,確實是某個企業主和自己照片放在一起,想想自己果然要意氣風發的樣貌才好看。

  稍稍略過,企業的經營理念,在中間的部份提到的開發項目,內容是促進細胞加快治癒的部分,開始引起注意,直到後半部「五官再生」,卻時是學生時期論文之一。當時在海外學院就讀時,所撰寫的論文確實是被教授說,是無法實做、太過虛幻無實的論文。

  因為『再生』一詞,是由於自母體,再長出來。比喻來講,砍掉但還可以回覆原本的樣貌。

  不過,德修特論文名『再生』則是針對皮膚的再生技術,不需要人工殖皮,可以靠著再生,促進肌膚癒合,不再是人工肌膚會有的凹凸、膚色不均的狀況。



  「小特能受到重視,實在太好了!」

  「嗯……」逃離手術台、逃離醫院,不用繁雜手術,只要開發、研發,何嘗不是一個好得辦法。



  這真的是一個好辦法……



  德修特都把信件當垃圾處理,變得他得偷偷挖出過去一兩天的信件,真的確實收到企業的邀請相關信函。

  以前接到這類的生技開發邀請,都會無視,甚至找上門的邀請也一律拒絕,如今德修特想隱瞞自己的病情,保住聲譽。

  給予一個好的理由、好的解釋,暫時以投入生技的理由,只要花個一兩年,自己的病情也會隨著時間治癒完好。

  然後,回歸整形醫療領域,仍然是知名整形第一的德修特.利亞莫。





  在這項決定下,透過信件內的聯絡電話,很快的安排好會面時間。

  對外聲明,是想要把學生時期的論文給予個發展實踐的機會,受到不少人的支持,沒有任何負面的傳聞。

  腦科醫生前輩,也給予了支持,說:「暫時性的離開,對自己負擔壓力,也會得到舒緩。趁這段時間復建,可以回到最佳的狀態。」







  只可惜,透過了解生技研發中心,不是政府支持下,而是企業的私人經營,地點則在偏遠的山上,有點封閉是的研發環境。

  企業集團也是數一數二的知名企業,上網搜尋瞭解企業,除了研發生技,主要是投入基督教發揚、慈善活動,其次是生技開發。

  所以當德修特開著黑色轎車,還沒看到門,就先看健研發大樓外,大型一尊耶穌的十字像,正面對著自己。

  開往一旁的停車間,每個人專屬的停車位置,一旁的古董轎車前頭,並不是標準的小天使,而是耶穌像。

  吃驚外,總覺得自己來到另外一個世界。



  下車後,觀察停車場的環境,一眼看去就有四五隻監視器,停車場的警衛有五人之多。

  感到安全外,德修特更能感受到戒備的森嚴。



  透過電話聯絡,聽聲音對方是先前安排會面,生技中心的負責人。

  腳踩著高跟鞋的叩叩聲,一身紅色連身衣,搭上白袍,在這位於美洲邊界地帶研究中心,氣質高雅端莊的女性,面容素雅。

  「您好,德修特先生,歡迎你的光臨。」年紀三十歲,正與德修特同樣的年齡,她研發中心的執行負責人,真的很難想像,她是憑實力、還是憑手腕,得到這一份崗位。

  「您好。」

  「呵呵,就讓我們相處得舒服點!」伸手示意,說:「在這裡請麻煩叫我執行長。」

  德修特以禮貌性的給予執行長善意地回應。









  在生技中心以太陽能發動的車,作為代步工具,離開了停車場後,先是十層高的開發樓01,來到整個研究中心的中央,視為辦公文書大樓,相較於研發大樓,更高出十幾層樓。

  再來另外對邊,則是與開發樓02,外觀跟01幾乎是一樣,唯獨研究中心大樓上的耶穌像,進看還真是壯觀。

  德修特內心佩服企業理念,貫徹的如此徹底。

  瑪姬知道德修特沒有信仰,提出了忠告。「在這裡即使你沒有宗教信仰也沒關係,建議最好裝一下會比較好,因為上頭的人會比較在意這個問題。除此之外,我們就只是一般的研發團體,就只是多了信仰。」

  「你也信嗎?」

  「我不信,但是我會裝信。」執行長女性笑了笑。繼續替德修特介紹環境。

  「要是我說,我信佛教呢?」

  「盡可能不要,如果你真的是佛教徒就好,如果你不是又自稱佛教,那麻煩會很多,在研究中心人員共識,所注重的是『誠實』。」

  「我是無神論者。」誠實嗎?德修特就給了直接的答案。

  她嚇了一跳,面容顯得有點慌張。「什…什麼!?……無神論……無神論在這邊會受歧視。信仰佛教、回教,至少是信仰、相信,所以研究中心的人員都會尊重對方,可是無神論這一回事……真的……真的不太好……」

  注意到了他的神情,德修特慶幸自己,還好問了這一個問題。







  不予他人同流合污,卻受到他人歧視,這對於德修特很熟悉。

  好比以前就學時期,人人敬仰的老師,不僅是學生、老師,董事會,都敬重的好老師。

  德修特在學校時,只是以獨行風格做事,不愛團體活動,更厭惡接觸的行為,言語上更是毫無掩飾的直接,卻被當作不把老師放眼理,此時,好老師說了。「德修特真是令人頭痛的學生。」

  單單的一句話,一點小小的行為被放大檢視,淪落為老師口中的壞學生。

  那不是因為自己獨行離開團體生活,而是所有人受到排斥你、鄙視的感覺,彷彿回到幼時,失去母親,自以為世界上沒有人需要自己的孤獨感受。

  如今德修特自認至少不再是過去的自己,學會了婉轉、修飾,利於自己在社會群體生活上的相處,適時的維持自己的形象,會適時待人很好,送禮、關懷,也因此領悟到一件事。

  ──  不是需要別人,而是要別人來需要我
  
  好人的形象很重要,不僅提昇自己在於社會群體環境的評語,雖然本性是不會變,但變得是方法,雖然沒有去迎合別人,特異榮入團體活動。

  一切變得就只是方法而已,德修特自己也曾講過一句話。

  「先給個鞭子,再給顆糖果,你會發現我是好人。」













試閱結束。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