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牢籠III(奇幻/一攻二受)12

-紅色牢籠III(連載中)
12 /04 2013


  第四章


  事件結束後狗狗一直反覆回想,他回想著雷殷主人總是說了一堆奇怪的話。

  ──只要激發出自己原有的本能、能力……

  雷殷主人提過『兔兔原有的能力』以及『自己的本能』,越是想下去、越是不懂。


  今天早上也問過了曜風,他只淡淡回了一句。

  要是平時鍛鍊積極的話,你們倆

  以前狗狗記得主人生活在一起的日子中,內心總是有一種曾經擁有過的感覺。而這「曾經」的感覺,是很久很久,比起一次見到雷殷主人還要更久……

  「上課不要發呆。」女老師的聲音在狗狗的耳邊,還敲了敲桌邊,特意提醒著狗狗該專注上課。

  「里恩,麻煩念第三十六頁的課文。」

  「嗯……」狗狗乖乖的站起,念起課文的內容,內心免不了嘀咕老師的壞話。

  一旁座位上的兔兔,反倒是察覺到狗狗的不對勁。

  直到下課鐘響,兔兔開口問:「怎麼了,」

  「沒事。」

  「沒事就是有事。」

  引起兔兔困惑,狗狗怎麼也變得如此多愁善感,平時都是他才會

  「是不是有人惹你生氣?」

  「沒有……」死沉沉的語氣,腦子裡都是『能力』的詞語。

  他和兔兔的能力是主人給予紫水晶,才擁有抵擋妖魔和邪靈的侵犯,求得在人界能夠自我保護。但是狗狗總覺得雷殷主人所說得『能力』,似乎跟水晶的力量不同一種。

  「里恩。」兔兔喚了一聲狗狗的名字。

  「我說沒事啦!」狗狗收起了那些思緒,提起精神大聲嚷嚷喊著:「我要去買吃洋芋片吃!」

  「我也去!」兔兔趕緊跟上。

  狗狗內心底也把這一個問題,擱在一旁,等到有機會他會問曜風是什麼意思。







  時間一過,狗狗或許也忘了這一回事,開始故鑽研著那一把奇妙的鑰匙。

  雖然只能偷偷地在晚上,在籠子內棉被下,狗狗和兔兔每一天的鑽研使用方法。鑰匙本質是用金打造,而鑰匙頭是鑲有一個透明玻璃珠子,可以用手指任意的轉動它。

  「我當時也只是腦子閃過的想法,弄個幾下,往門一開……」

  「閃過的想法?」「你拿著有沒有想法閃過你的腦子?」

  「狗狗,拿著它我也沒想到什麼啊?而且有點不卻實際。」

  「什麼不切實際,我們可是靠著它逃出去。」

  「事實是沒錯,當時我腦子一閃,出現了自信可以逃出去。」

  「什麼嘛!我記得你當時還轉了珠子、開門,腳一走出去就是市中心,而且門也馬上消失。」

  「我……」兔兔不敢說,自己可能知道鑰匙用法,只是沒有使用過而不敢確信。

  「如果去了魔界可以見雷殷主人。」

  「是啊……」

  兔兔內心底想著魔界正與天界的戰爭,若是去了魔界是否能夠平安、是否能找到主人,又是令兔兔擔心的事情。

  「狗狗,你最近都沒找我……」

  「找你?」

  兔兔的眼睛睜得圓圓亮亮,紅潤的氣色,壓抑著呼吸聲,狗狗則是倒頭哈哈笑了幾聲。

  狗狗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可是也算是第三次見到兔兔的表情。

  主人離開不久後,一開始因為寂寞而追尋身體上的溫度,漸漸地也變得不一樣。生理上的需求或著是心靈層面。

  狗狗永遠都記得兔兔第一次是在小學的時候,當時自己為了校隊的宿舍訓練,那次與兔兔分開了很長一段而且加上主人也離開的關係,或許是寂寞促使的關係,兔兔主動親了親小臉蛋,彼此摟著自己貼緊的身體,之後發生的一切都很順其自然。

  往後的日子中時而生理反應,幾乎是彼此之間來解決。

  第二次兔兔比起之前那一次,反應更大而且是露骨動作,第二次是中學海外交流旅行,認識一拍即合的好朋友,兔兔卻有所不滿和嫉妒,那時候自己也很笨,直到晚上彆扭又可愛主動的樣子,那時才驚覺到原因。

  第三次,狗狗可能也猜得出會造成兔兔發出又圓又亮的眼神,想必是自己因為心煩的關係,所以沒有像平常一樣,定時的索取彼此。

  狗狗自信又挑逗的眼神,兔兔便馬上收起了情緒,拍了一下他的胸膛。

  「才不是你想的那樣子!」

  「要不然是什麼?」

  「唔……」其實就如狗狗所想,只是兔兔不想承認。「不要就算了,反正我能忍。」

  「喂!你猛盯著看我,搞得我都有意思了。」不滿的狗狗,早被兔兔眼神看得心都癢癢,打算一口氣撲上去,卻被遭受這樣的對待。

  「你可以自己弄不是嗎?」兔兔懂得如何對付狗狗,也知道狗狗一定會欺負回來。

  「好啊!看我怎麼咬你。」

  如兔兔料中,他開始張嘴的咬起嫩嫩的耳朵,兔兔張嘴大喊掙扎。

  「你不要呼氣……啊……」嘴裡吐氣呼氣讓兔兔耳朵癢得不得了,敏感的抖動著身體,手腳也不自覺得揪在一塊。

  試著圈著脖子,卻被耳裡溼熱,手指就在狗狗的耳朵邊留下了抓痕。

  「啊!兔兔你抓我!」

  「自作孽。」微微一笑,兔兔便雙手捧起狗狗,在他嘴角覆蓋上了吻。

  狗狗也自然地回吻,性慾很簡單地被點燃,但又很難熬興奮。









  隔天。

  「里恩,你女朋友那麼猛,抓得好狠!」

  「是愛的證明。」自豪一下,還偷瞄了兔兔一眼。

  一旁埋頭繼續寫著幹部紀錄的兔兔,表面上不理會狗狗的發言,私底下偷偷用腳踢了一下。

  好友頭湊近兔兔,看著他的幹部紀錄,問:「里克,你還沒寫完嗎?」

  「剩下心得而已。」

  狗狗見著好友的舉動,眼睛發熱的直盯著兔兔,而兔兔也不曉得。

  「你要幫我寫嗎?我真的想不出來,要寫什麼心得。」

  「嗯…好啊!」

  ──嘖、嘖、嘖。

  狗狗在內心『嘖』了三聲,他不像兔兔會那麼容易吃醋,只是認為好友該多認識女孩子,讓他的注意力離開兔兔身上。

  「吶,我說三班的女生不是對你有意思嗎?」

  「才沒有,她有意思的人是你!」好友一肚子氣得發洩,瞪了一眼狗狗、愛慕的看了一下兔兔。

  狗狗頓時也不知道該如和反應過來,而兔兔他手拿著筆刺了狗狗的大腿。

  「呃!」趕緊撇一眼看了兔兔,見到發火的眼神。「沒有、沒什麼……」

  「寫好了,里克你看這樣行不行?」

  「可以,我拿去交給老師。」

  當兔兔往後推著椅子,並不曉得一群女孩還有一隻蜜蜂作亂,先是女孩子被嚇得撞到椅子,但又重心不穩她以本能抓住了兔兔的肩膀,腳還是失了平衡,兔兔就女孩重重拉扯。

  結果兔兔正面跌在女同學身上,但是原本輕薄的襯衫,早繃開了幾個釦子,袖短與肩膀的衣縫,蹦開了露了出來。

  當兔兔趕緊坐起身,怕傷害到女孩子,可是原本緊衣領釦子不在,從領帶看過去,仍然看得些許肌膚以及一個個的瘀紅。

  女孩先是全都看見,露出羞澀漲紅的面容,但兔兔沒有想到那麼多,先示意的想要扶起跌坐在地的女孩。

  兔兔起身的時候,雖然有領帶稍微的遮掩住一些,可是透過角度在場的某些人,都見到兔兔襯衫底下的痕跡。

  尤其兔兔與狗狗共同的好友,他就站在兔兔側身,也見到領帶下羶色的瘀紅,內心不敢置信所看到的東西。

  狗狗手腳快速,一手搭上兔兔的肩膀,檔去了兔兔與好友的視線。

  「這下可好啦!我社團有球衣可以穿,你要嗎?」

  「球衣喔……」兔兔內心底真的不想穿那一件球衣,可是好像又沒有其他的衣服。

  「里克,毛衣可以嗎?至少可以蓋住釦子蹦掉的部份。」他脫下他身上的無袖毛衣。

  一旁嬉鬧的男同學中,其中有人看出兔兔襯衫底下的痕跡,便呼聲一喊。

  「男人沒關係啦!」

  此時,狗狗反應快的回答:「里克以前心臟有開過刀,好歹給他遮醜。」

  「喔……」男同學寶現出不相信,還瞄了兔兔兩眼。

  「兄弟,我知道你對里克有意思很久,麻煩從寫情書告白開始好嗎?」狗狗趁機繼續反擊。

  男同學一時無話可說,其他人反倒是追加許多嬉鬧的呼喊。

  狗狗便趁機的帶走兔兔,往足球社的更衣室,但他們好朋友在後面偷偷地跟上去。







留言

秘密留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