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牢籠III(奇幻/一攻二受)14

-紅色牢籠III(連載中)
02 /27 2014


  天空上飄來的粉末中,曜風一身白色貼身的軍服從天而降,不像過去真實的人身,他的身影而是半透明的狀態。

  在兔兔狗狗震驚下,曜風先說明了自己的狀況。

  「這是我的真身。平常時你們見到我,只是殼子……」


  狗狗和兔兔,過去曾經假想過曜風是怎麼樣的人,為何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只是萬萬沒有想過曜風是一縷幽魂。

  「走吧!我送你們到安全的地方。」

  「不去救他們嗎?」

  「有什麼好救,我只是負責照顧你們安全,沒有要我救人類。」

  「可是……他們……」

  「兔兔,我們就去救他們,畢竟我們是人類,你就好好照顧我們的安全。」狗狗露出奸詐的表情。

  「嘖!麻煩的小鬼……」

  此時,曜風雖是幽魂的狀態,他能憑空的擬出刀劍,毫不一絲猶豫,朝著狗狗猛烈攻擊。

  第一招下,狗狗機靈的閃過去,可是不到半的時間,第二招來襲下,狗狗硬生生的挨了一個拳擊。

  「走吧!我帶你們到安全的地方。」

  曜風拎起挨疼的狗狗,甚至也抓了兔兔,用飛的方式趕緊離開混亂的地方。

  當三人移至安全地時,原本白天卻被陰雲壟罩,而原本一團混亂的慘狀,有了不同的動靜,而在陰雲下,曜風轉過頭凝望著陰雲,如上千萬斤的重量,一下子施加曜風的身上。

  使得曜風速度變慢,不僅如此當越想要移動,重量是以倍速地加強,曜風驚覺到此事,盡可能飛到極限的時候,就將兔兔和狗狗放下。

  「火車站下5041置物櫃,打開後你們就安全了。」

  「曜風哥哥,你怎麼了?」

  「還不快走!」

  「是不能動嗎?」

  「我用紫水晶力量試試看!」

  狗狗想從水晶的力量,讓曜風輕鬆一點,可是曜風卻口氣凶狠的回絕。

  「別浪費魔力!可惡……若不是要照顧你們,我一個人我早就解決了……」曜風即使不動,身上的重量也還在持續的增加,最後兩手一伸,掌心在兔兔與狗狗的胸前,「我從以前就很討厭小鬼了,而且尤其是你們兩個……」

  曜風仍是那一句話,叮嚀著兔兔和狗狗。

  「記住要逃命,別妄想救人類,這等級不是你們兩個可以對付……」



  「我不懂為何曜風要我們逃走,人類除了被那些逃竄的妖魔嚇到而攻擊牠們,可是我們是人類,照理來說我們不必逃啊?」

  「兔兔,你沒有感覺嗎?」狗狗察覺到陰雲之下,詭異氛圍壟罩心頭,更表達出驚人的形容。「我總覺得有一把刀,抵在喉嚨的感覺……而且即將會有很可怕的事情發生……」

  兔兔聽著自己內心也莫名的起了變化,也注意到方才完全沒有注意到事物,一路上妖魔越來越少。

  走過一段路程,眼前出現的巨大黑影,正為了強大自己的力量,不斷地吞噬著同類以及人類,累計力量,但行動總是跨一步再一大口吃下,再一步……

  「牠吃那些人和妖魔,是為了讓自己逃命。」

  兔兔一眼看出,那些不停廝殺自己同類的魔物,全部都為了逃命,而他又往天空一看那特殊的陰雲,雖然緩慢但是除了活動自如人類,妖魔是被壓制的動彈不得。

  有些人類開始反擊,警察持著槍械朝著妖魔射擊,平民百姓持著棍棒想要擊退或是殺害那些動彈不得的妖魔,失去理性的溫和妖魔也反抗的與人類廝殺,靠著人類的靈魂力量,讓他們有逃命的機會。

  這一幕混亂場景,兔兔和狗狗沒辦法判斷幫助哪一邊,他們才體認到要認真逃命的想法。

  兔兔和狗狗躲在鬧區的暗巷中,不遠處正是火車站的地道。

  「呃啊啊啊──啊啊──」

  突然冒出的男性,兔兔和狗狗兩人嚇得躲遠那一名男性。

  男人身上數個附著球狀的白色毛絨物體,他一見到垃圾桶旁的玻璃酒瓶,他靈機一動的打破玻璃酒瓶,不斷地刺傷毛絨球體,有的球體為了存活離開了男人身上。

  男人頓時間殺紅了眼,開始反過來追殺毛絨球體,在兔兔過去的認知,絨毛球體室溫訓型的妖魔。牠們本來是菌類的一種妖物,平時以草為食,卻咬起了人類。

  兔兔偷偷地將抓來幾個球體藏在自己身上,也跟牠們小聲地說著。

  「別咬喔!乖乖地,我會安全帶你們走。」那些毛絨球體聽懂得兔兔的話,很安靜的待在懷中。

  男人終於注意起一旁躲在巷子裡的兔兔和狗狗,他身上佈滿已經佈滿妖魔的血跡,手持破碎的酒瓶。

  「啊蛤?是人啊……」

  狗狗緊抓著紫水晶,內心戒備著男人的一舉一動,但他仍是存有疑慮是否就在人類面前施出魔法。

  男人並沒有攻擊兔兔和狗狗,他往別的方向走,而手持著酒瓶攻擊人類以外的生物。

  此時,狗狗拉著兔兔從巷子出來往地道方向走。

  一出地道口是車站內中央,兔兔狗狗雙眼看見幾名身穿白衣的牧師,幾位手持著刀劍,只有一位拿著破舊的書本。

  突然車站無法動彈的妖魔們,有的是遭受到刺殺、有些卻是因為書本的一揮,而消失殆盡不僅是作惡的妖魔,甚至連無法動彈若小的魔物、精靈也並的刺殺或是消失。

  在火車中心倖存的人類,得到了救贖後,有的大聲喊著神蹟、有的是膜拜,可是在兔兔和狗狗眼中一切看似在保護著人類,卻令人不禁質疑事情的開端。

  若不是有一股力量引出妖魔,牠們不可能出現在白天之下,甚至白天的陰雲以不明力量壓制著妖魔生物。

  反觀看著那些牧師,彷彿一場表演秀一樣,一個接著一個殺害妖魔,等著人們的信奉膜拜,不禁令內心覺得是牧師的詭計。

  

  

  

  

  

  「欸欸,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掛掉的嗎?死多久啊?而且我沒想到地縛靈有穿著軍裝,」

  曜風面對著高中混混一臉露出嫌惡的表情,來往的住宅區街道上,也只有他一個人類。

  「嘖,我最討厭小鬼。尤其是長不大的小鬼……」

  「地縛靈你說什麼?大聲點好?」

  「不僅是長不大的小鬼,性格中二、衣衫不整、雜亂的金髮、一堆耳環……」曜風滿肚子的不願意,可是他仍偷襲了高中混混生,強行佔有他的身體。

  曜風用雙腳徒步向火車站的方向走,馬上一邊用雙手迅速整理起衣杉,襯衫紮入褲子,領帶打好,外套上的灰塵也拍了拍,也把用手削去雜亂的金髮,簡單地用手梳齊整理一番,最後把耳環全部扯下。

  注意到屋簷旁一絲的氣息,曜風抬頭一望,見到了一個少年身穿著白色牧師服裝。

  「嘖,我就說我最討厭小鬼,尤其是反基督的偽道士。」







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