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牢籠-番外- 森林之中-全(甜文 H有 3P 慎入)

 
 話說回來,森林之中發現一個很奇妙的現象……
 
 原本有個溫暖家庭的小兔兔,卻被大野狼的來襲,失去自己的雙親,身體也被野狼的裂嘴咬到重傷,就在這時剛好出現了黑豹,咬死了野狼,早就看不慣野狼專門欺負弱小,也就趁著個機會,一口氣用裂嘴撕裂野狼的喉嚨,讓他痛苦不已的死去。
 
 那隻黑豹身上的毛色卻是暗深的紫色,用那高吭的吼叫聲,傳諞至整個森林。
 
 等待黑豹傳達野狼的死訊之後,轉頭過來注視著已趴在地上的小兔子。
 
 小兔子看到可怕的黑豹,淚汪汪懇求著:「不要……不要吃我……」
 
 黑豹沒說什麼的,就先把小兔子刁起來,跳著高低不矮的山壁,進到自己住的洞穴之中。
 
 黑豹到是用稻草覆蓋小兔子的身體,又伸舌舔了舔在後腳跟的傷口。
 
 等到黑豹走出山洞之後,小兔子也因為身體的疼痛,昏厥了過去。
 
 接連好幾天下來,黑豹並沒有吃掉小兔子,卻是把小兔子的傷口治好,等到小兔子能活蹦亂跳的跳來跳去。
 
 「哥哥……哥哥……」小兔子在這長期相處下來,才發覺黑豹是個很溫柔的大哥哥,而且他不吃像我們這些弱小的動物,專門都獵殺一些破壞這森林和平的動物。
 
 然而兔兔在森林中看到瘦弱的小狗,看他的樣子小兔子擔心的跳來跳去,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忽然間想起救他的哥哥。
 
 「哥哥……哥哥,有……有……」
 
 看著結巴的小兔子,黑豹卻笑笑回應著:「怎了?慢慢講。」
 
 「有……有小狗狗昏倒了。」
 
 聽到的黑豹,叫著小兔子帶他去看那隻,瘦弱的小狗。
 
 走到那裡的時候只聽見小狗發出痛苦的呼吸聲。
 
 「唔嗯……哈……」
 
 黑豹就一旁仔細端倪小狗的傷勢,張嘴刁起小狗,就帶回去洞窟裡,隨後黑豹嘴巴叼著一堆草藥,在口中把它給慢慢咬碎,一旁的兔兔看著,也跟著叼著幾根藥草,咬了起來。
 
 咬爛的藥草敷在小狗的傷口上,直到藥效發揮,小狗痛苦的眉頭得以紓緩下來。
 
 這時黑豹把自己的身體包裹住小狗,用體溫保護著,但是愣在一旁的小兔子,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望著黑豹。
 
 其實黑豹早已注意到小兔子的眼神……
 
 「過來吧!」
 
 聽到的小兔子,開心的馬上跳到黑豹溫暖的懷裡,用那大眼睛和搖晃的耳朵蹭著黑豹的胸懷。
 
 「閉上眼睛快點睡吧!」
 
 
 ++++++++++++
 
 
 隔天一早。
 
 小兔子感覺被人從後頭硬拉著走,用那迷糊的眼睛才發覺眼前事物感覺都在後退,之後雙腳好像被拖著走的樣子。
 
 「咦?醒了。」小狗放開嘴的抬起頭,腳來一跛一跛接近小兔子。「醒來的話,那你自己用走的好了。」
 
 「哥哥呢?」
 
 「先別說這個,趕緊快逃,要不然會被當成黑豹的早餐。」
 
 「小狗狗你在說什麼,黑豹哥哥是好人。」
 
 「不跟你說這麼多了,快走!」
 
 「不要!!我要跟黑豹哥哥在一起。」
 
 「你──」
 
 就當話還沒說完,黑豹已那驚人百米的腳程,追上兩隻小動物,跳在他們的面前。
 
 這時,小狗完全被黑豹的氣勢給嚇到,馬上淚水汪汪的哭叫著:「嗚啊啊……不要吃我……嗚嗚……」
 
 「不想當成我的早餐,就別哭!」黑豹的語氣充滿著不悅。
 
 黑豹下一秒張開嘴,刁起兩隻小動物迅速的丟回洞窟裡的雜草中,忽然小狗發出痛苦的聲音,黑豹馬上探頭過去,用爪子小心翼翼的看著小狗的傷口,發覺傷口又再度裂開,所以又得出外去找草藥。
 
 「我警告你們兩個,敢踏出洞窟,我馬上吃了你們兩個。」
 
 小狗聽到這句話,嚇的連動都不敢動的待在草堆裡,這時的小兔子卻笑出聲音來,「呵呵……其實哥哥人很好的。」
 
 「我才不相信,如果他不吃我們,那他吃什麼。」
 
 「吃……哥哥吃的是……」
 
 「哼!連你都說不出來。我看啊~八成是要把我們養胖一點,之後一口氣把我們兩給吃掉!」小狗語氣嚇人的把小兔子的眼睛擠出淚來。
 
 「你說謊!哥哥才不會。」
 
 「會!那隻壞豹第一個就要吃掉你這肥滋滋的小兔子。」
 
 「嗚嗚……哥哥不會……嗚啊……嗚唔……」漸漸的小兔子把小狗的話當真,但是心底還是認為,黑豹哥哥不會這麼做。「哥哥是很人……才不會吃掉我們……哇啊啊……」
 
 「你不要哭!你有機會逃,可是……可是……」小狗一想到自己受傷的腳,知道自己的死期將近,就跟著小兔子大哭大鬧著。「我才不要被吃掉……哇啊啊……」
 
 「哥哥人很好……哇啊啊……嗚啊……」
 
  「嗚嗚……嗚啊……不要吃我……嗚唔……啊啊……」
 
 在洞窟裡哭的兩人,因為迴音的效果,連山壁下的森林中都可以聽得到,黑豹也被迫的停下採集水果和藥草的動作,回到了洞穴。

「嗚啊啊……哥哥……哥哥不會吃我們對不對……」

 「不要……不要……嗚啊啊……」

看的兩人在比著哭叫聲,黑豹先是安撫小兔子,把剛剛踩到幾個野果放在小兔子的面前,「很甜的,趕快吃吧!」

可是不停啜泣的小兔子,黑豹低下頭咬起幾顆果實,香甜的果肉隨著舌頭伸進小兔子的口腔裡。

「唔嗯……嗯嗯……嗯啊……」唇齒間互相交合,香甜的氣味充滿著口腔之中,而小兔子也漸漸的收起眼淚,黑豹也看到兔子不哭之後,離開那柔軟紅唇,叼著一旁的果實推給了小兔子。

「你的肚子應該很餓了,這裡還有。」

 小兔子看著香甜果實慢慢的開口吃起來,但是心裡總是懷念剛剛那炙熱的感覺。

黑豹到了小狗身旁,用鼻子移開草蓆,見到那再度裂開的傷口,就趕緊把草藥鋪上去,希望小狗不再那麼痛苦。

「還會痛嗎?」

小狗始終懼怕黑豹的顫抖著,連話都說不出來。黑豹先是笑了笑,不以為意的伸出舌頭幫小狗理髒亂的毛髮,濕潤著舌頭舔上頸間的部份,一一的把髒東西舔的一乾二淨,小狗也漸漸的愛上了舌頭的溫度,讓黑豹慢慢的舔舐自己的全身,可是不知不覺的嘴巴竟然發出異樣的聲音,身體也開始燃燒起來。

「嗯啊……唔嗯……好熱……熱……」

黑豹這時舔著小狗敏感的腰間上,直到把毛髮乾淨而順直為止。

「這樣乾淨多了。」理完小狗的毛髮之後,帶著一串果實放在牠的旁邊,「餓的話就吃這個。」

說完之後,森林好像出現異樣的叫聲,黑豹隨後的馬上離開洞窟,小兔子急時跟上黑豹的喊著:「哥哥,你要去哪裡?」

看著後面跟上來的小兔子,黑豹馬上轉頭警告的說:「別跟過來!你就給我好好待在山洞裡。」

可是小兔子再黑豹後頭緊追喊著,「我想跟哥哥在一起。」說完,黑豹還是依舊的不理小兔子,就往奔森林裡奔去。

「哥哥!」


+++++++++++++


待在洞窟裡兩個小動物,玩起那個圓滾滾的果實,讓它滾來滾去的,小兔子用頭頂著果實,滾著滾不小心滾到小狗的身邊,自然而然的小狗張嘴就把果實咬出一個洞來,

「你幹麻咬──!!」

小狗這時又咬一口,津津有味的說著:「吃的東西,早晚還是要進到肚子裡去。欸!兔兔你去幫我拿那邊的食物好不好。」

「喔……」雖不是很情願,但是看著小狗不能走路,小兔子只好順著小狗。「這個對吧!」

這時,小狗忽然大喊:「哎呀!不是那一顆,我要的是旁邊那顆最大的。嗯……不是那顆!那個長那麼醜,一看就知道不好吃。」

小狗利用腳傷的藉口使換著小兔子,東挑挑西挑挑,總是挑不出自己喜歡的。

「你到底要哪一顆!!」小兔子終於沉不住氣的喊著。

「嗯……全部!我要全部。」

貪心的小狗,豪不客氣的想要全部的食物,便開始叫小兔子拿食物給他,而自己在那邊吃的津津有味,而累到的是小兔子。

同時,外面傳來一個野獸的吼叫聲,讓小兔子和小狗狗感到害怕的躲在草叢堆裡,外面溼氣逐漸的越來越重,忽然間下起一陣大雨,但野獸的吼叫聲也越來越清楚。

「我好害怕……」生性膽小的兔子,害怕的縮在小狗的身旁。

「你別怕,這裡很安全。」

吼叫聲已在洞口徘徊,逐漸的越來越大聲,腳步聲也變的很清楚,躲在雜草堆裡的小狗狗,好奇的露出小洞,想要看清楚野獸的樣子。

叢草堆裡的縫隙看出去,只見到滿身是血的綜獅,看他徘徊在雜草堆旁,狗狗就感到不對勁,當看到腳掌銳利的爪子,狗狗趕緊下意識的往後退,但是被抓住的確是小兔子。

「兔兔──!!」

野獸的前爪刺進小兔子的肉裡,讓它無法逃跑,飢餓已久的嘴張開,銳利的牙齒等著撕裂小兔子鮮美的肉。

強勁的吼叫聲,以及那尖長的利爪,準確的刺進綜獅的眼睛裡,紫黑色的黑豹張牙五爪的恐嚇著綜獅,兩隻迅速的扭打成一團,彼此張牙想要撕裂對方的喉嚨。機警的黑豹快速跳開,突然衝刺的用利爪刺入綜師的皮肉,讓牠無法在逃跑。但對方卻張嘴的狠狠咬住黑豹的肩頭,黑豹也不甘示弱的回敬牠,利用利爪刺的更深入,用力咬著綜獅的喉嚨,終於綜獅鬆口的哀叫著。

  黑豹在綜獅身上撕裂一塊肉下來,接著綜獅抖動一陣子,之後就躺在自己的血中死去。

  而黑豹身上也早已傷痕累累,拖著後腳走到牆角下休息,而身上的血持續的流出,腦袋也因失血過多的昏過去。

  「哥哥……」受到皮肉傷的小兔子,看到黑豹的傷口不斷的流血,緊張的趕快去拿牆邊剩餘的藥草,一心一意只想幫黑豹止血。

  躲在草叢中的狗狗也出來幫兔兔的忙,直到黑豹身上傷口不再流血。


++++++++++++


  今天一早兔兔就開始發出嚶噎的叫聲:「唔嗯……嗯嗯……」但是除此之外,也難受扭動著,「不要……唔嗯……」

  「身上太髒了,要舔乾才行。」

  黑豹的舌頭舔著沾到血的兔尾巴,但卻惹的兔兔發出難耐的叫聲:「哥哥……唔嗯……不要舔那裡……」

  直到兔兔的毛髮舔回原來的毛色,黑豹才放開兔兔的說著:「乾淨多了。」滿意的換著還在昏睡當中的小狗,黑豹伸舌的就從小狗的腹部下手,一口舔去身上的血漬,狗狗身體忽然顫抖的發出叫聲。「唔啊……好癢……嗯唔……」

「不要舔……唔嗯……嗯啊……」

不知道為什麼,聲音越是那樣的誘人,而黑豹也不自覺忘我。

「唔嗯……哥哥……不要在舔了,我很乾淨……」兔兔身體求饒的顫抖著,全都是因為那炙熱的舌頭接觸到敏感的自己;狗狗則越想要躲開舌頭,卻又被黑豹給抓住,仔細的又再舔一遍。「好癢……不要舔……不要……」

「你們倆還真可愛……」

氣喘呼呼的兩人連話都說不出來,眼神也接近迷茫的狀態。同時兩人看著黑豹去處理倒在地上的屍體。

黑豹先把那屍體推下山壁,就開始處裡自己身上的傷口,除了肩膀上的咬傷,還有後腿的撕裂傷外其他並無大礙。

看著兩人直盯著自己的傷口,忍不住問著:「為什麼一直盯著看呢?」

「哥哥,你的傷口會痛嗎?」

「這到還好,不過我發現食物怎麼好像少很多。」眼尖的黑豹,發現存放在一旁的果實少了很多。

「都是狗狗吃的。」

「哪有!兔兔你自己也有吃好不好。」

「明明是你吃比較多。」

「別吵了,那些我再出去摘就有。」黑豹起身想要離開洞窟,去多摘些果實存放著,但就當站起的那瞬間,原本後腿的傷口再度出血,黑豹也難受的發生出聲音:「唔嗯──」

「哥哥!」兩人看到同時擔心的叫著。


 黑豹故作堅強的站起身子,「你們給我待在這就好。」說完,黑豹依舊離開洞窟。

 「哥哥……」兩隻小動物只能望著外面,什麼事也不能做。

 接連下來的好幾天,小兔子和小狗只待在洞窟裡,看著忙出忙外的黑豹,雖然黑豹身上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但有一天外頭確有著不明的訪客,直接進到洞窟裡,同時是跟黑豹一模一樣的豹,仔細看皮毛顏色是真的黑色,跟他們所認識的哥哥是不一樣的。

 「真可愛的兩隻小動物,是拿來當做最後的美味晚餐嗎?」

 兩隻小動物早已嚇的縮在黑豹的懷裡,偷看著那不明的訪客。

 「做什麼?」

 「日子不是快到了,所以我是來找你的。」母豹上前低著頭磨蹭著,但黑豹依舊沒有理會那頭母豹。

 這時黑豹先對母豹凶狠的吼叫一聲,了當直說:「回去妳部落裡,再也別找我。」

 「什麼嘛!你也只不過被族人丟棄的,竟然還敢那麼囂張。」母豹越想越討厭黑豹那種高傲姿態,離走前還不忘著說:「反正不跟你,後面還有一大堆等著我。」

 黑豹始終還是做自己的事情,而兔兔和狗狗等到母豹離開之後,紛紛從懷裡冒出頭來,用著大眼睛看著黑豹。

 「看什麼?」

 「日子?」兔兔先提出疑問,接著狗狗也很可愛的附和的問著:「快到了?」

 「沒什麼。」

 兔兔和狗狗看著黑豹,也根本不了解黑豹的想法,也只能呆呆的望著。


++++++++++++


 過了幾天之後,忽然黑豹張嘴叼著兔兔和狗狗,一甩就乘坐著黑豹的背部,一躍而下的離開了洞窟,在森林之中奔跑著,而許久都待在洞窟裡的兔兔和狗狗分別都心奮著,尤其花朵和青草的味道,最吸引住兩隻小動物。

 而黑豹趴坐在草原邊,看著兩隻小動物玩樂著,而自己也接受著陽光的照熱。

 「這個花,好大好漂亮喔!」

 就當小兔子在欣賞漂亮的花,同時一個叫聲:「兔兔快讓開──」原來是狗狗跑在草原跑著,一時間無法控制速度,一頭就撞上兔兔。

 兔兔用頭頂開狗狗,嘟起嘴巴罵著:「很痛啊!!」

 「太心奮了,所以……呵呵……」狗狗以笑笑的樣子,希望兔兔不要那麼生氣。「不要生氣啦!兔兔這樣子不好看。」

 狗狗使出自己的撒嬌本領,讓兔兔怒氣全消,很快的兩個人完的不亦樂乎。

 其實在一旁的黑豹,卻一臉露出哀傷的表情,最後趁兩隻小動物玩的開心的時候,偷偷的溜走,看不見人影。

 兔兔和狗狗突然發現一個很漂亮的石頭,轉身就想要叫哥哥來看的時候,才發現不見了,兩人左右四周都看過了,但是還是見不到黑豹。

 兔兔一直掛著淚水在眼角上,擔心害怕的說:「狗狗,哥哥不見了……」

 「哥哥不會都下我們不管。」狗狗堅強的安撫著兔兔。

 可是過了很久還是看不到蹤影,兔兔也只能依偎著狗狗的身邊,不知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同時,草原忽然陣陣的騷動起來,兔兔和狗狗懼怕的縮在一團,直到一個聲音──

 「是你嗎?」

 兔兔先是嚇了一跳,看著從草原中冒出來的動物,竟然和自己一樣同是白色的小兔子,緊接著不只是一隻,其他的兔子紛紛冒出頭來。

 「以後就和我們一起生活,我這有人會照料你的。」

 兔兔看著自己同類的動物,反而欲言又止的不知該如何是好。「我……我覺得……」

 當話都還沒說完,狗狗馬上拉住兔兔,露出一附不想和兔兔分開的表情,但這時候卻從遠方一陣陣的狗叫聲,傳達出的意思都聽在狗狗耳裡,而兔兔同時也知道叫聲是召喚同伴的聲音。


 這時同樣是兔子,就先開口的說:「是有人來拜託我們的。那天,我們還在出外採食野果的時候,一頭黑豹闖入我們的領域,以為他要吃掉我們,等到我們紛紛躲藏起來,但是他卻每有做出任何動作,一開口拜託我們一件事,就是要帶走你,和我們這族群一起生活。」

 「哥哥……」

 「如果你想跟黑豹一起生活,那實在是太奇怪了。兔子跟黑豹一起生活,即使黑豹不會把你當食物看待,但是總有一天黑豹還是會依照習性的找到自己的配偶,到時候你就回淪落為黑豹口中的食物。」

 「哥哥才不會這麼做。」

 看著兔兔的模樣,那隻兔子也無奈的提出最後的警告。

「我們不打算強迫你,但是你也要想想只有你如何自己一個人的生活。」

忽然,狗狗冒出很大的聲音叫著:「我想跟兔兔在一起,我想跟兔兔在一起生活!」

「狗狗……」

「兔兔走,我們一起去找哥哥。」

聽到狗狗說出來的話,兔兔也暗自下了決定。

兩人拒絕了對方的要請之後,就開始去尋找黑豹的蹤影,但一直盲目的尋找下落,就只單憑著原來的印象,到最後還是迷了路。

天色昏暗的森林中的樹洞裡,兩人互相依偎的靠在對方身上,互相取暖的睡去。

「明天一定可以找到哥哥。」

「嗯,明天……」


一早醒來的兔兔,催促著身旁的狗狗醒來。

「狗狗,天亮了。狗狗……」

狗狗懶惰的起身,揉揉眼睛,「唔嗯……天亮了……」

「趕快起來,我們還沒找到哥哥呢……」

還在昏睡的狗狗,拍拍自己的臉頰,想趕快清醒的隨著兔兔一起到外面,尋找哥哥的蹤影。

迷失在森林裡的兔兔和狗狗,只能一路上詢問著其他的小動物,但是只要是一聽到黑豹,每個人都敬而遠之,根本都打聽不到消息。

最終在又餓又渴的狀況下,兔兔體力接近透支,而一旁的狗狗也很擔心的,把他拖往河邊附近,趕緊的補充水分。

「兔兔,你等我一下,我去摘果子給你吃。」

兔兔低頭喝著河水,也順便清洗身上髒掉的地方。

「咦──好可愛的小兔子。」從樹叢裡冒出一頭狐狸來,看著既害怕又可愛的兔子說:「放心,我不會吃掉你,只是覺得你很可愛。」

「兔兔!!」

「沒想到竟然還有另一隻那麼可愛的小狗狗。」

「臭狐狸!!放開兔兔……啊──放開我!!」

「你們兩個真的好可愛……」被抓到尾巴的狗狗,就掙扎起來,狐狸更更是不以為意的抱起兔兔。「來我家,哥哥請你們吃東西。」說完,狐貍仗著力氣的把兩個小動物帶回自己的洞窟。

即使兩人不停的掙扎,還是敵不過狡猾的狐狸。



光澤飽滿的果實在自己的眼前,感覺上咬下去就有水分跑出來的樣子,但卻看著眼前的狐狸,兩隻小動物還是依舊的不敢做任何動作。

「怎麼了?快點吃。」

兩隻動物還是很堅定的一動也不敢動,不領會狐狸的一番好意。

這時,狐狸露出招牌的笑容,上前挑了一顆顏色紅艷的蘋果,先是在表皮上伸舌舔了舔,在大口的咬了一口,青脆的聲音,還有滴下來的汁液,讓兩個小動物看在渴望的眼裡,連嘴角上還留出口水來。

眼神盯著狐狸手上的蘋果,狗狗緊咬嘴唇,努力的憋著,眼角上都擠出淚水來。

「不用怕,我又不會吃你們。」

「真……真的嗎?」兔兔膽怯的問著。

「我小時候是給人類養大,所以我才不會去吃那些弱小的動物。」

一聽,兔兔和狗狗就馬上迫不及待的大口開動,一顆接著一顆吃著水果。

「你們爸爸、媽媽呢?怎麼丟下你們在森林裡。」

「我們都沒有爸爸跟媽媽,是一個好心的黑豹哥哥在收留我們。」

「黑豹!?」

「恩!黑豹哥哥對我們很好,很好心的收留我們。不像其他野獸專欺負弱小的動物。」

「那你們怎麼迷失在森林裡。」

「是因為黑豹哥哥替我們找到同伴,可是我們還是比較喜歡跟黑豹哥哥在一起。」

這時候,兔兔露出哀傷的表情說著:「可是……我們找哥哥,找了好久,都還沒有找到。」

「原來是這樣……」看著眼前找尋黑豹的兩個小動物,不禁佩服著他們。「你們黑豹哥哥長怎樣?說不動我可以幫上忙喔!」

聽見狐狸的主動幫忙,兩個小動物心奮的說著。

「黑豹哥哥是一個很帥的哥哥,而且又很強。」

「哥哥他眼睛是很漂亮的紫色,而且毛也很柔軟。」

「紫色!?」從兔兔口中聽出一些端倪,頓時,狐狸露出微笑的說:「那我大概知道是誰了?」

「真的嗎!兔兔,你有沒有聽到。」

「太棒了,我們終於找到黑豹哥哥了!」


+++++++++++++


飽餐一頓之後,狐狸帶著兔兔和狗狗,穿越森林小徑,再從樹欉中冒出來。

「我不能陪你們再走下去了。」

「為什麼?」

面露出難以奇恥的表情,淡淡的說:「反正就不行啦!」

對於狐狸奇怪的表情,兩個小動物感到不解露出疑惑的樣子,直到一個野獸的吼叫聲在森林間互相回應,狐狸馬上身體發顫,夾著尾巴,丟下幾句話,就馬上一溜煙的不見蹤影。

「從這條路過去,會經過一個平原,在往下走山壁上的洞窟,你們口中黑豹的家裡。」

兩個小動物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狐狸早就落跑的不見影子。

「狐狸哥哥,怎麼不見了。」

「兔兔,我們還是去找哥哥比較要緊。」

「嗯……」


當走過平原之後,看著一群的陌生不熟悉的豹們走了過來,兩個小動物也學乖,機警的趕緊躲在枯掉樹幹的洞裡。

腳步聲音越來越近,兩個小動物也緊張的連動也不敢動,因為他們知道,這些不像他們認識的黑豹哥哥那麼的溫和,一個個都是獵食動物的野獸,而帶頭的豹子

「沒想到他竟然沒有死。」

「算了,就放過他吧!」

「這樣好嗎?畢竟他的眼睛是招來不祥的顏色。」

「別再說了,還是趕緊找個地方好讓我們繁殖,畢竟發情期也快到了。」

一群豹子走過兔兔和狗狗躲藏的地方,幸好並沒有發現到,兩隻小動物也得以喘息的安心下來。

「兔兔,他們說的是哥哥嗎?」

「不知道,不過還是找哥哥比較要緊。」

從樹洞冒出頭來之後,拍拍身上的灰塵,分別趕路的向前,走的越前面,路就越來越熟悉,兩隻動物也很心奮的蹦蹦跳跳,直到他們看見熟悉的山壁,更是用跑得回去。

這時,從山洞中卻一個嘶喊聲。

「滾出去──回去你們原來的地方!」

原來是黑豹早已從遠處聞到兩個小動物的味道,開口的大聲的嚇阻他們,而兔兔和狗狗兩人就待在山洞口不敢做任何動作。

許久,心慌的兔兔忽然朝著洞口喊著:「我……我想要跟哥哥一起生活。」

「我跟兔兔一樣,想跟哥哥一起生活。」

兩個小動物分別喊了之後,一直都沒有任何動靜,而且都分別想要嘗試進到洞窟裡面,忽然黑影從前面跳出,撕開裂嘴的利牙伴隨著嚇人的吼叫聲,眼神更加兇惡。

當前腳著利刃劃過去,當場血濺在地上,對方顫抖的身體加上不停冒出血的傷口,橫倒在其他人的面前,那強而有力的豹尾,一掃就把兔兔和狗狗掃開,而眼前的猛獸也很不死心的撲上前,用利爪攻擊著,力量強大的黑豹的光用吼叫,就震攝住對方。

「不想死給我快滾回去!還有告訴你們族長,別再來找我。」

說完,那頭野獸也夾著尾巴逃跑,而黑豹依舊是王著的姿態,走回去洞窟裡,這時兔兔和狗狗也跟在黑豹的屁股後面,一起進到洞窟裡,也一起蹦蹦跳跳的的趴在黑豹的身上。

這時,黑豹開口了:「為什麼要回來?」

可是兔兔和狗狗都沒有開口,單用臉夾磨蹭著黑豹柔軟的毛皮,臉上都表現出欣喜的樣子,雙眼直盯著具有魅力的紫色眼瞳,心中洋溢著幸福。



睡了一會之後,黑豹站起身子,隨後兩隻小動物也從背上滾了下來。

滾下來的兔兔還正在睡眼迷蒙的狀態,根本搞不清楚狀況,而黑豹也叼起兩隻動物到草席上去,好讓他們睡的安穩,則黑豹也靜敲敲離開洞窟。

在樹叢間的飛奔的黑豹,到湖水邊之後,跳下去把身體和心都洗了一遍,可是身體煩躁的悶熱,還是消去不掉,身體悶熱感覺越是上火,下體的腫脹程度也無法預料。

噗通──

隨著水聲的掉落,黑豹也情急的轉頭過去看,則是那之前黑色的母豹,尾巴搔首弄姿的劃過黑豹惻臉,嬌柔般的磨蹭黑豹強壯的身軀。

「把持不住了?那讓我幫你解解熱,好不好?」

當黑豹沈靜的想了一會,轉頭過去看到母豹持續的勾引著自己,黑豹也棄置最終的防線,回應著母豹的磨蹭,把靠在對方身上,任由她的處置。

黑豹對與母豹的誘惑,並沒有做太多的反抗,自己也想解決慾火分身的下體。

「要解決就快點,我可不想一直跟妳磨磨蹭蹭的。」

當母豹聽到黑豹的言語,雖有不高興,但自己也性慾高長的狀況下,也只好忍耐下來,俯下身軀,母豹討好的往黑豹腫脹的地方,伸出舌頭舔了幾下。

而野獸互相間的撫慰以及交媾,正達到極限的時候

草叢間的騷動,黑豹靈敏的鼻子,聞了一下。

隨即,用那有力的豹尾,阻止母豹發情的舉動。

「妳滾開……」

「……哈啊?」當母豹還沒有回神的時候,黑豹就直接的把她撞開。「不……不要走……嗯……哈啊……我已經……不行……你不能丟下我……」

情慾高漲的母豹,還是沒有聽進黑豹的話,一心只求的舒暢的在黑豹身軀,死命的磨蹭,則黑豹忍著高漲的情慾,先張口對著母豹咆吼,盡可能的把母豹趕離。

在黑豹的怒吼之下,母豹終於離開,轉頭就看著那草叢間縫隙。

「出來。」

當黑豹一開口,草叢間的躲藏的身影,不安定的騷動,則還是待在池塘水池塘中央得黑豹,看著騷動的草叢間。

而那細小的叫聲,「哥……哥哥……」

「全都出來。」

接著,兔兔和狗狗終於從草叢中冒出來,一開口就一直跟黑豹道歉。

「哥哥,對不起……」

「對不起……哥哥……」

黑豹的深蓫眼神盯著兩隻小動物看,然而黑豹低下聲音。

「再這樣下去,你們兩都會受傷的。」

「受傷?」兩人分別對黑豹所說的話感到疑問,兔兔也看看自己身上的說著:「哥哥,我們又沒有受傷?」

黑豹一步步的逼近,低沈難忍的嗓音,說:「現在就會。」說完,黑豹上前的把身軀覆蓋在兩人身上。

兩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現在的黑豹已經無法再控制自己,伸出舌頭在兩人的身上舔著,鼻子上的熱氣很直接傳達到對方身上,黑豹也無法控制的,低下身子,把自己的熱源抵在兔兔的腹部上,開始摩擦,而狗狗下身的小東西,不斷的被灼熱的舌頭給燙傷,終於冒出了粉色的分身。

兔兔的腹部上巨大的挺立的東西,不斷的上下摩擦,不時的還會跳動,冒些水分出來,沾滿了腹部,而兔兔就在摩擦之下,自己的身體漸漸開始有感覺的叫了出來,發出令人憐愛的聲音。

「好燙……哥哥……唔嗯……啊啊……」

則上頭被黑豹壓制住的狗狗,也不斷的發出聲音。

「唔啊……哥哥……哥哥……好像有東西出來,哥哥……不要……」

「就讓它射出來,沒有關係的。」黑豹低著頭,輕輕的在尖端吸了一口,狗狗的分身打著顫抖的射出液體。

然而黑豹津津有味的品嚐著甜美的液體,而自己也在兔兔的腹部上爆發出來,讓兔兔身上都是黑豹自己的味道。

兔兔看著自己的腹部,伸出手碰了那黏稠的液體。

「黏黏的……」

黑豹這時用尾巴突然劃開兔兔的手,豹尾沾取方才的射在腹部上液體,然而就直接的伸進兔兔兩腿的中間。

則一旁的狗狗,將他抱在懷中品嚐著味道,黑豹也伸出手指探索著狗狗的後庭去,還用著尖利的爪子刺著敏感的內壁。

突然同時間,兔兔伸出手抓著黑豹的肩頭,緊抓著大喊著:「哥哥的尾巴……嗯啊啊……尾巴……」內壁被硬毛給蹂躪的擠出淫水,但也增添的幾分的淫穢。

「哥哥……唔唔……啊啊……不行……哥哥……」

聽到兔子的哀求聲,黑豹更是起了虐心的轉動著豹尾,邊品嚐狗狗的味道,邊看著兔兔一旁的動的反應。

接二連三,誘惑昂的聲音以及野獸令人酥麻嗓音,迴盪在湖池邊,而不知如何才結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再度開始。

嘴裡品嚐著狗狗的甜美果實,而兔兔的穴口被豹的尾巴淺出淺入的玩弄著,黑豹也不慢不急的等待著,準備好一且的那一刻。

低下身子,身軀覆蓋兔兔,隨後的拔出濕淋淋的豹尾轉向狗狗的臀部鑽去,長驅直入的進去窄小的穴口,硬毛摩擦著內壁,惹的狗狗一陣唉叫。

「啊啊──哥哥,不要……唔嗯……唔唔……」

這時候黑豹使勁的用著豹尾在戲弄著狗狗的穴口,而兔兔也忽然感覺到下面一陣熱燙的物體貼近屁股,先是在四周圍磨蹭了一下,再來是伸進窄小的洞口裡去,撕裂過後的血止不停,只伸進前端就如此困難,黑豹也想盡辦法的想讓兔兔放鬆下來。

「別哭……忍忍……為我忍一下……」

「哥哥……唔嗯……哥哥……」聽到黑豹的聲音,兔兔也吸口氣的忍下疼痛。

瞬間,黑豹尖銳巨大、長滿倒刺的肉菱插入那小小嬌嫩的菊穴口,造成兔兔發出哭叫的淒濿聲。

「啊啊啊──嗚嗚……好痛……哥哥,好痛……」

「忍一下。」

在說的同時,把兔兔和狗狗擁入懷中,手指的服侍、舌頭的憐愛、豹尾的侵略、征服者的慾望,同時間的進行著,而窄小也逐漸習慣的撐開,下來就是猛烈的突進,朝著脆弱的內壁刺去。

「呀啊啊啊──不要──我不要了……」兔兔全身痛苦打顫,而血液也流的比方才還多。

「等一等。」

雖然知道兔兔的痛苦,黑豹也終於開始受不了內壁的收縮,希望在理智消失之前,可以讓下深的人兒感到舒暢。

劃一個圈,調整姿勢的小幅度的刺探著那敏感點的位置。

突然間,兔兔昂起頭的喊著:「嗯啊──啊啊……唔嗯……」

就當兔兔發出悅耳聲音的一瞬間,黑豹也開始失去理智的相前衝刺著,也遺忘的撫慰著一旁的狗狗,黑豹獨自的憑著慾望而得到解脫。

這時,狗狗喘口氣的看著一旁的黑豹與兔兔交合的畫面,尤其那黑豹情慾難忍的汗水滴下,身體就覺得像是上火的發燙,胸口開始逐漸的悶熱,心底渴望的被黑豹如此的對待。

狗狗起身的依靠在黑豹健壯的肩頭上,自動向黑豹索取愛撫,手上拿起豹尾開始玩弄起來。

這時,兔兔的聲音越來越急促,開始擺腰吶喊著。

「啊啊……唔唔……哥哥……哥哥,不行了……不行……啊啊……」

「嗯阿……兔兔……」低沈的悶吭聲,瞬間性器上到勾的次向內壁的開始射精,一道道滾熱的液體灼傷了道口。

「哥哥……肚子……肚子……啊啊啊……」

豹子特有的射精方式讓兔兔吃了不少苦頭的,敏感的腸壁被精液塞滿,敏感的一陣顫抖,失聲高潮的大叫。

「唔啊啊啊──不要……肚子真的好脹……嗚嗚……哥哥……」失去支撐力的攀住黑豹,兩眼失神的喘息。

許久,黑豹射經的動作終於停了下來,但下身依舊挺力的巨大。

看著已經疲乏的兔兔,抽出體內的分身,黑豹則轉向已經準備好的狗狗身上去,彎下身輕易的找到穴口的刺入,但還未開發的穴口,無法容入巨大的物體造成了撕裂傷,鮮血冒出,黑豹也開始重複剛才對著兔兔做的事情,找出那致命的敏感點。

伸進到最深處的時候,狗狗全身發顫的發出淫叫聲。

「嗯啊啊……哥哥,我好奇怪……哼嗯……嗯嗯……」

「不奇怪,是很舒服……唔嗯……」黑豹開始不自覺的發出舒服的聲音,沈醉在狗狗體內的快感中。

這時候,黑豹輕鬆的把兔兔抓了過來,用嘴唇輕輕啄著臉頰,撫慰方才給他的痛楚,往下的含住軟小的東西,讓兔兔直喊叫,但腰還不忘著來回擺動。

「唔唔……哥哥……嗯啊啊……不要吸……哥哥,不要……」

「哈啊……哥哥,慢……慢一點……啊啊……」

黑豹使勁的讓兩人不停的淫蕩哀求著自己,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直到火熄滅了為止,黑豹總是不斷的愛撫著兩人……

疲憊兩人舒服的躺在草席上,任由黑豹舔舐身上的毛髮和黑豹的餵食服侍,以口對口的方式吃下一顆顆的果實,被餵飽的兩隻小動物,也馬上的睡著了。

黑豹看著懷中的兩隻小動物,依靠在他們身上,闔上眼睛跟著一起睡去。

無論做什麼事情,不能怪我……是你們自己要回來的。

兔兔……狗狗……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