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點蝶13(黑甜,H有慎入)end



尾聲


幹久感到耳邊傳來呼吸喘息,而濕熱黏膩帶點色情,想要伸手反抗的推開,但是黏膩的感覺再度侵襲著自己。

「唔嗯……」

一睜開眼,看見胸前趴著一個人,他粉嫩泛紅的臉頰,帶著羞澀的誘惑。

「雄雄,我有點想要……」

「唔嗯……手借你,別來吵我。」

一愣,幹久伸出手擺在旬的面前,就單單一隻手……

幹久就是真的伸出手指還包著石膏的一隻手!

「啊啊!幹久雄男,我都倒貼你了,你還不理我!」

「你真的很吵……」

話一說完,轉身幹久繼續著貪戀著被窩,甩也不甩的沈睡,儘管旬再繼續的叫下去,幹久還是一樣毫無反應。

「可惡……都已經睡三天了。」

旬氣的咬牙切齒,這三天沒有人陪,自己又遭受到真幸的下令,不管去到哪裡,都跟著一群人保護,不管做什麼都要管,簡直煩死人。

尤其幹久可是睡了整整三天!

突然靈機一動,想到法子的旬,迅速解開衣扣、脫去褲子,整個人鑽進幹久的被窩裡,抱著他、挑逗他。

「別再繼續睡了……」嘴唇親著臉龐,雙腿更是大膽的勾著粗腰,整個人趴在幹久身上,雙手解開幹久的衣服,摸著結實的胸膛。

許久,粗糙又令人覺得溫暖的手掌,正撫摸著自己髮絲、耳朵,再來是臉蛋。

旬高興著幹久終於有所反應,抬起頭卻看見幹久的眼神正看著自己。

「雄雄……」

「別壓。」幹久輕聲的吐露,伸出手指著旬坐到腹部,「這裡會痛……」

移了位置後,旬沿著幹久所指的腹部,低頭落下一吻,而吻不止一個,接連下來旬往下腹移動,雙手也感覺到脹大的陰莖。

雙手解開褲頭,利用舌尖的舔弄、唇間的吸吮,輕柔方式對待著。

「唔嗯……唔唔……」鼻溢間充滿著雄性的氣味,使得旬反開口含住後,再輕輕吸吮,而黏膩的感覺,已經讓旬上癮。

身體也跟著有燥熱的反應,享受著耳邊傳來的喘息以及幹久所發出的細碎呻吟。

「嗯哼……」

聲音一出口,旬有著自豪的感覺,不停的繼續挑逗著幹久,含住前端使用牙齒輕咬了幾下,而幹久的反應旬都清楚的感覺得到。

一吞一吐,陰莖在口中,旬所想的都是如何讓幹久能夠更舒服、更加的感受到自己,盡其所能的對待。

自己也更有感覺,想要幹久碰碰自己、想要幹久喊著自己的名字……

「小旬。」

一愣,旬嘴角唾液牽絲,眼睛睜的大大看著幹久。

「過來,我這裡。」

此時,咬了下唇,旬動的爬到幹久身邊,喊著幹久的名字,「雄雄……」

這時候幹久的寬大厚實的手掌,撥開旬的頭髮,摸上細嫩泛紅的臉蛋,輕觸著紅潤的嘴唇。旬想要被幹久親吻,想要帶著被鬍渣刺痛的雄性感覺,感受到幹久唇舌,感受到幹久的一切。

當臉距離越來越近,緩緩的嘴唇相疊,旬終於吻到了幹久,唇齒的貪戀,還有想念著幹久的味道。

「唔嗯……唔唔……」舌頭交纏的令人興奮不已,身體更想要被幹久觸碰。「哈啊……雄,碰碰我……」

「唉……」長嘆一聲,幹久只靜靜的看著旬,說:「連睡個覺,都被你一直煩……」

「那是因為你不理我。」

「外頭年輕的比我多,找他們去。」

「不要,為什麼我得找他們。而且我比較你喜歡跟你……一、一起做這種事……」莫名的羞澀感,旬第一次嚐到這種感覺,甜甜又令自己心跳噗通噗通跳著。

「呵呵,只是喜歡?」輕笑了兩聲,看著旬第一次在自己面前露出害羞的神情。。

「愛!是愛。」

旬喊出一直以來幹久告訴自己唯一真正的答案,動的心情旬緊抱著幹久。

同時兩人一個翻身!

「啊啊——」

突然頸間被幹久狠狠咬上一口,旬除了痛叫之外,沒有反抗任憑幹久在自己身上,留下一個個的齒痕。

他知道這是一種佔有的方式,在性愛中旬可以感覺到是真正的被幹久抱在懷裡的感受。粗喘低啞的呻吟、寬大厚實的肩膀,甚至身上的汗香,都會令自己沈迷的狂亂在其中。

「雄雄……我……想要……嗯啊啊……」

這是旬第一次那麼的想要一個人,想要幹久、想要在他身邊、想跟他一起做愛、想要跟他永遠在一起。





「唔嗯……」

「叫什麼,衣服穿好。」

旬只感覺到身體腦袋都熱呼呼,泡澡完後就真的一動也不想動,直接賴在幹久的懷裡。「我不想動……」

「少廢話,穿好。」幹久拉著旬身上的衣襟,幫他把穿戴整齊。

但旬還是賴在幹久身上,時而偷偷的親著剛剛刮乾淨的臉龐,沒有刺痛感,更能看見幹久沒了鬍渣,英俊帥氣的臉龐。

「別親了。」幹久推開旬,站起來想出去外頭。

「你是要去哪裡嗎?」

「問事情的進度發展。」

一聽,旬表情明顯的僵住,默默道出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聽小雷說,前田洋一自殺了……所以你什麼事情也問不出來……」

起初旬接獲前田洋一自殺的消息,並沒有傷心只是有些感嘆,為何前田洋一對自己是如此的執著,跟自己曾經養父一樣,最後也是走上一樣的路。

突然大手輕緩的摸著自己的髮絲,幹久正安慰著旬……

「這不是你的錯。」

靜靜被幹久安撫著,旬見到手臂上MI的刺青字樣,看眼中還是會在乎,但他也不想帶給幹久任何的麻煩。

「情婦這個職位我會做的很稱職的……」

「情婦?」

聽著幹久疑惑的語氣,讓旬起身的指著他手臂刺青,說:「你不是有老婆了?」

幹久看了自己手臂上刺上的MI字樣,笑了笑開口回答著旬。

「咪咪,牠是我小時候養的貓咪。」

「貓!?」

「對了,你倒是跟咪咪有點像,有點驕傲的個性,但又是很孩子氣的一隻小貓咪。」幹久回想起小時候的咪咪,個性跟旬一樣,受到寵愛還帶著一絲嬌氣。

「開始有點想要買個逗貓棒……」

旬一聽,認為在幹久眼中真的被當成貓一樣的看待,氣的大叫:「幹久雄男,我可是人,不是貓!喂,你有沒有聽我說話!」



「小旬、小——」

「真幸,我終於見到你了!快點解令,一群人跟著我,跟到我都煩了!」說完,只見到真幸腳步站直,不禁起了疑惑。「真幸,你怎麼看起來戰戰兢兢。」

接著,真幸坐在兩人的面前。

「爸,你終於醒了。」

「其餘的調查呢?」

此時,幹久開口問著事情的後續發展,而真幸也一一道出,自己所知道的調查結果。

「全都證實是十四會的人,事情一切都交給下面的兄弟去處理了。」

旬傻楞著聽著一對父子的對話過程,沈靜到兩人談話結束,旬開口問著。

「真幸,你的全名是幹久真幸。」

真幸點了頭,看著旬坐在自己父親的懷裡,思緒已經一片混亂的狀況,他自己對於旬的情感,還有對父親有著極高的崇拜。

越想下去,真幸害怕又擔心,開了口問著旬:「小、小旬,你跟爸該不會……會……」

眼看真幸問下去,旬尷尬的不知道回答什麼,只有乾笑,發出聲音。

「嘿……」

「小旬,你嘿一聲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真幸終於耐不住性子,再度的質問,旬更一聲大叫。

「就嘿嘛!我……我的事用不著你管!」

這下子旬腦子混亂,趕緊甩門離開尷尬的地方,一下爺爺和真幸的祖孫關係,這下子又是幹久跟真幸的父子關係,腦筋亂的打結,爺、父、子,三個人直系血親,都跟自己脫離不了干係。

想說這輩子怎麼跟幹久這個姓氏,不斷扯上關係,而這時爺爺杵著柺杖,一路慢慢的走來。便想起自己在印度的時候,怎麼可能那麼剛好的出手救了自己。

「我還真遲鈍沒想到雄雄是爺爺的兒子。」

「我以為小乖乖知道。」

「我只是不知道真幸的姓氏,跟爺爺一樣。」

「呵呵。」

既然幹久和真幸為父子關係,旬還是得坦然的接受,而在這關係之間,發現自己的立場還是沒有變化。

「爺爺,這樣好嗎?有兒子代表有老婆,我還是一樣是情婦。」

「小乖乖,難過了?」

「不難過,當情婦也沒關係。」旬嘴上說但心底還是有些在意……

這時兩人走在宅邸的長廊上,爺爺帶著旬到了一間昏暗的房間裡,直到當亮燈之後,爺爺一手拉著旬到牆角。

「小乖乖,來看上面。」

「那是?」

旬抬起頭看見牆上掛滿一排的黑白照片,而爺爺則是伸手指著其中的某一張。

「真幸的母親,也是我的媳婦。」

「什麼!」

旬驚呼的知道,原來幹久妻子過往的事實,自己也看著後面一排幹久歷代祖先的一張張照片,而眼前這一列每個都是與幹久一家歷代妻子的女性照片。

起初還是好奇的看著,但久了旬突然覺得自己也只不過是用身體賺錢的人,比起照片上各各女性渺小又微不足道,心情便顯得有些的失落。

「爺爺,你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我最主要不是給你看她,仔細看一看,單憑小乖乖腦袋一定想的出來,爺爺最主要的是給你看什麼。」

聽著爺爺的說法,旬看著照片中的女人,長的溫柔嫻熟又有氣質,但是旬自認為照片中的女人不及於自己的美貌,雖然女人一頭烏黑漂亮的長髮,但脖子上依稀還可以但得見半邊的蝴蝶刺青……

「蝴蝶!?爺爺要給我看的是蝴蝶。」

「是啊,雄男從小喜愛在自己的東西做上記號。」

此時,爺爺暗指的含意,旬便了解到爺爺真正的目的,心中產生期待又興奮,臉上燦爛的笑容,了解到自己是幹久的所有物,蝴蝶也是一種佔有的象徵,而蝴蝶意義和情感,旬想要再次的確認清楚。

「爺爺……」

「小乖乖,自己去確認吧!」

旬心情第一次如此的興奮又動,一想到爺爺口中所指的自己是幹久的所有物,也是一種佔有的象徵。

他更想聽到幹久對著自己說出愛的情感,就像自己每次對幹久所坦承的言語。

令人期待興奮,他知道不像以往諂媚又虛假的言語,因為自己親口說出口的愛,而肯定會真得到真實的回應。

這就像幹久曾經說過的話……

——想要別人愛上你,那你得先愛上對方才行。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