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心下埋藏的事01(APH同人 希x土)




有多久了?面對空蕩蕩的房子裡,寧靜令人升起一股厭惡。

『啪』一聲,猛力的將門關上後,掉頭離去,不想回到房子,直接朝著市區的方向。

老地方、老位置,喝著一口口悶酒,而苦澀的啤酒下肚,所有煩悶的事情隨著一起的消失。

腦袋沈沈的有著飄逸的感覺,開心與那些老酒友們大跳、大叫,整間店裡充滿著歡樂。

笑,是能夠維持多久呢?

只要不要再回到空蕩蕩的房子裡,寧願喝醉了,一覺到天亮也好。不要想起、裝作什麼也不知道,沒有發生、沒有經歷過……


房子,乾脆賣掉也好。趁機還可以換掉那煩人的工作……


揮別空蕩蕩的房子,找新的棲身地,而翻新的公寓,住戶幾乎是大學生或單身男性居多,再簡單不過的設備一房一廳含有衛浴間,而價格又合理,離公司徒步就可以到達,在當下很快的就做出決定。

接著,很快的聯絡搬家公司,把大型的家具搬到新的住所,而曾經「他」的房間裡的東西,沒有必要留著,轉手賣掉、丟棄。

這樣也可以不用再去在意他是否會回來,畢竟是他對著自己說,「永遠不見」。






夏日的蟬鳴聲,隨著煩躁的心情,面對著小鬼新學期的開始,忍不住大聲叫喊。

「臭小鬼,少在那邊浪費冷氣,還不趕快給我去學校!」

「老頭,別再念了!」健壯身型,約十多歲的少年,從房間裡走出來,身上不是穿著制服,而是輕便的服裝,肩上、手上兩大袋。

當他面對著自己,不僅疑惑外,對於他接下來的話,更令自己震驚不已。

「我已經不會去學校……」

「你在說什麼!我供你上學讀書,你竟然說不去學校!」

或許是突如其然的發生,煩躁的心情,更加注在男孩的身上,好心好意的收養他,卻又說出這種話。

「臭小鬼,叫你去學校,就給我去!我供你吃住,還幫你付整個學期的學費了。」

「沒用,我已經辦理休學。另外以後的事情用不著你擔心,我領教你的好心……」說完,少年從口袋中拿出裝著錢的信封,丟在桌子上。

「你這什麼意思,小鬼!」

這一切都毫無預警,只能以莫名其妙來形容他,感覺上眼前自己親手拉拔他長大,卻似乎感受到一股陌生。

「薩迪克先生,我叫做海力克斯,從今以後不是一直被你使喚的小鬼,也不是這個家的人……」

海力克斯兩眼看著自己,最後只留下一句話。

「永遠不見。」



一走了之?他是真的一走之後,才發覺到許多的事情,望著他曾使用過的房間、書桌,而他曾收藏過的物品,早已悄悄不見,只留下那毫無用處的書本、物品。

他什麼時候辦理了轉學?而因為這個關係下,第一次去了學校,看見了他自己偽造的休學證明。

只有無法平復的怒氣,從小養育著他,當他逐漸長大之後,卻是這樣一走了之。

實際都只是想要知道理由,他為何要一走了之的理由,是自己總是使喚著他?還是對著他大呼小叫?但是在生活上,自認自己從來沒有虧待過他。

所有心煩的事情,就趁這搬家的機會,連帶的一起遺棄也好。既然他不願意回到這裡,而這裡也只有自己一人,待的再久,是有何意義。

同時不知為何想起,自己一個衝動之下,而收養了那一個孩子。

一通陌生的電話來電,得知曾經交往過的女友過世的消息,也毫不忌諱的出席喪禮。

那時候同樣的,也遇到了那孩子。

「你叫什麼名字?」

大約八歲的孩子,始終沈默不語,見他默默的低頭玩弄著石頭,而小孩的心思其實很清楚知道母親死亡事實。

「小鬼,你母親死掉了,你知道嗎?」看見小孩依然沈默不說話,而自己越看眼前裝作堅強的小鬼,感覺應該是又哭又叫的樣子,要不然學做大人堅強,就太不像小孩了。

「小鬼,你的母親已經過世了。你有沒有聽見嗎?」

「閉嘴,死老頭!」放聲的一個怒吼,小孩隨著這一叫,淚水不自覺的湧出, 但是他也拚著命,想把淚水往肚子裡吞。

「小鬼果然是愛哭,」搖了頭,看著眼前終於哭的孩子,緩下了語氣,「別什麼事情都憋著,要不然身體會不舒服生病了怎麼辦,何況從今以後你學會一個人自己照顧自己,知道嗎?」

「不用你管,死老頭……」



或許他倔強的性格,是跟自己相同,所以當從他的家屬中聽見,沒有人願意當那孩子的監護人,便自願的跳出來領養那名孩子 「海格力斯‧卡布西」。





§ § § §





一開門,見到滿堆成山的紙箱,先是搖頭的大口嘆氣,再來開始找著下手的地方。第一步,打開陽台的窗戶,看著陽光的好天氣,便著手的整理新住所。

雖然整理只有一半,但也累的躺在床鋪上,面對著新的環境,沒有任何不適應,更或許是因為搬家的關係,累的睡著了。

「喵……」

面對著幼小的孩子,抱著骯髒的小貓,不走也不動,更不說話,但還是知道眼前這孩子想要表達出的是什麼。

「不准養寵物,快給我放下牠。」

此時,海力克斯只有沈默不語,靜靜抱著小貓,但自己也是不退讓,命令海力克斯放下骯髒的小貓。

可是海格力斯說了一句,使得薩迪克無法反駁。

「因為沒人可以陪我,至少牠可以陪著我……」

在生活之中照顧起海力克斯的生活,供應著他吃住、上學,唯獨只有生活上沒辦法左右陪伴。

因此而養起了貓,不止是一隻,甚至陸陸續續第二隻、第三隻,養育小貓並沒有帶來生活中的困擾,而飼育都是海格力斯親自照料。

對於貓這一種種軟綿綿的幼小動物,並不會討厭貓但又覺得貓感覺很脆弱,所以很不喜歡養寵物,但面對著海格力斯開心的表情,頂多是念上兩句。

在夢裡面想起以前的事情,而不自覺一個翻身的動作——

「喵!!!」

嚇!貓,怎麼會有小貓!?小貓逃出自己龐大的身軀底下,迅速的竄入箱子中。

「這……唉……快出來,小貓咪……」面對著雜亂的箱子堆中,更不知從何找起小貓。

望著陽台,想必是從隔壁飼育的貓咪,偷溜進自己的房間,這下子得趕緊找到牠,歸還給飼主。

「快出來,小貓咪……」

翻找著箱子,貓咪躲在雜亂的物品當中,抓著一條毛巾不放,伸手一拉的時候,貓咪以為是在跟自己玩,所以也扯著毛巾不放。

「喂、放手……啊!」毛巾被貓咪刮破了大洞,默默一口嘆氣,看著眼前的這條毛巾不能用了。

想起以前養著小貓的時候,牠們總是對掛著的毛巾,充滿興趣,拿出利爪抓著,直到不感興趣的同時就拍拍屁股走人。

當海力克斯還在的時候,肯定是破口大罵,只是他已經走了,跟小貓一起離開。



「叮咚——」



「肯定是你的主人,急著找你。」一手拎著小貓,朝著門的方向去。

當門一開啟,是個還壯碩的青年,一身簡單的白T和牛仔褲,以及澎鬆亂翹的頭髮,感覺一股熟悉。

「抱歉,我家的小貓……」

當青年抬起頭,止住了話,撇開頭厭惡的神情,奪回自己手中的貓,一個從嘴裡發出的氣音。

「嘖!」

青年的唾棄厭惡,讓自己沒辦法當下反應過來,想說的話完全哽在喉嚨之中。

海格力斯……

自己注視著他現在的模樣,直到他帶著小貓離開,才意識到他方才的神情動作,是厭惡又唾棄的聲音。

不管怎麼想,腦海中海格力斯唾棄的表情,懊悔恨不得一拳揍過去,發洩一直以來的怒火。

「混帳!」

對於突然出現的海格力斯,自己越來越搞不懂,他到底是討厭自己哪裡,難道是自己是有做過什麼事情,是令他厭惡。

突如其來的煩躁心情,佔據整個心頭,伸手掏出褲袋中的香菸,走到後方的陽台,掏出香菸點燃,吸了一口苦澀的菸,慢慢的抑止心中煩躁。

沒想到,見到海格力斯是那一附令人厭惡又討厭的性格,沒有擺出好臉色,唾棄自己似的模樣。

越想越覺得可惡,真的懊悔自己怎麼沒有揍他一拳。但是這是海格力斯離家出走後第一次見到他,人都已經長這麼大了,以前還是個子矮小,現在一看,視線不再是往下才能看見他,而是對等的平視。

抽完後,一手捏熄了菸蒂,望著外頭的天空景色,已經不去在意著方才海格力斯厭惡的言語,則是眼神透露著些微的慶幸,而嘴角微微的笑著。

「還以為永遠見不到他……」


看著房屋的契約,簽約期是兩年,對於海格力斯,自己並不會去在意他,心中卻是想要知道他的現在的生活情況。大學,是哪一所大學?是你喜歡的科系嗎?生活一切都沒問題吧?

但是薩迪克說不出口,他只要見到海格力斯的臭臉,就沒辦法說出切實說出口。

比方說,公寓住戶時常去騎樓下的便利商店,自己望著陳列的飲料,直接走道一旁的六瓶一打的特賣啤酒,隨手拿了兩打,再來是平時下酒的零嘴,也一口氣拿了不少。

既然要買就買多一點,這是薩迪克的金錢觀念,順帶的拿了報紙、成人雜誌。

「喵……」

低頭見到那熟悉的貓咪,是那一天從陽台溜進家中的那一隻小貓。牠翹著尾巴,在腳邊撒嬌磨蹭,薩迪克卻沒有注意小貓的可愛,他左右先張望四周,才發現海格力斯的人影。

用腳推開磨蹭自己的小貓,叫牠趕緊找自己主人。

「我才不是你的主人,走開……」

此時,海格力斯注意到薩迪克,但卻裝作不認識,把薩迪克當成空氣一般,走上前抱起小貓,不對薩迪克說任何一句話。

薩迪克更不想自己去主動搭訕,他心想何必找麻煩事,吵久了也會膩。

拿著一籃子的東西結帳,看見平常習慣抽的香菸牌子,推出新的包裝,便毫不猶豫的拿起了三包,一起結帳。而海格力斯正好排在後方,看見滿籃子的物品,啤酒、成人雜誌、香菸,標準中年人的劣質習慣。

「哼。」

這是海格力斯對薩迪克的第二句話,他是在嘲笑自己嗎?這下子薩迪克忍耐著性子,只想趕快結帳,不想再看見海格力斯,心中暗自決定往後會把這人當成空氣一般,永遠的忽視他。

可是事事絕非能稱心如意,為了彼此間往後的生活,在同一棟公寓的居民相約下,一起在居酒屋喝上一杯,其中海格力斯一樣也在場。

一眼望去,大多是年輕的小伙子,少數也有與薩迪克年齡相同的上班族,不過就真的照房東所說,大家幾乎都是單身。

半迷濛的年輕人,搭上薩迪克的肩膀,猜測他會住進公寓的原因。「大叔,你是離婚才搬出來住的?」

「我才沒有結婚。不過!」面對這些年輕氣盛的小伙子,薩迪克腦筋一轉,開始吹噓自己。「我可是不缺女人,公司的女人倒是還蠻風騷。」

「喔喔!大叔,你有沒有可以介紹給我認識。」

「哈哈,她們才不會對你這種沒錢沒身材的小鬼頭有興趣。」

一聽見沒有任何的好事,一群人一哄而散,喝著他們苦悶的酒。自己同樣也是,要說女人……

薩迪克想起自從領養海格力斯後,因為忙碌的生活,沒有在乎身邊周遭的女性,因此而錯過不少機會,而海格力斯離家後,生活似乎缺了一角,沒有想過女人。

心想自己都已經是中年人,不應該繼續渾渾噩噩的過日子,是該找個女人一起共築生活。

海格力斯這孩子,養育他長大,但他也沒有把自己當過是個養父,而今他處處是厭惡排斥,自己又何必去碰的一鼻子灰,就當過沒養這孩子、沒有海格力斯這一個人。

「海格力斯,你別再繼續悶悶不樂,多喝幾杯!」

海格力斯的朋友,毫不客氣的叫上了大杯的啤酒,一杯杯的猛灌,而薩迪克在看了一眼後,繼續獨自喝酒聊天。

直到大家各字回家,而肩膀上則多了一個醉醺醺的人。

大叔,海格力斯拜託你了!

對,就是因為海格力斯正巧住在隔壁,就把他推給自己,一人奮力的扛著他,回到住所。

這傢伙還真重,以前還是可以背得動他,如今只能使盡扛著他走。

「唔嗯……老頭?」

「可惡,臭小鬼。你醒了就給我自己走!」說完,甩開了海格力斯,任憑他搖搖晃晃。「喂,走好一點。」

薩迪克看不下去,伸手扶住海格力斯,只看他默默的掏鑰匙,轉開門把後,醉迷糊的海格力斯,甩開薩迪克的手。

「老頭,別裝作跟我很熟……」

這下子被海格力斯狠澆了一頭冷水,薩迪克吸口氣沈住怒氣,不想跟海格力斯吵架。

「不要再讓我見到你,這幾年來我只要一想到你的臉,簡直就令人做噁。」

忍住、忍住,就是小鬼正在鬧脾氣,只是在鬧脾氣而已……

薩迪克心中的怒火,捫心自問。我是哪裡做錯了?我連他離家出走的理由都不知道,見面後到目前為止——



——嘖!

——哼。

——老頭,別裝作跟我很熟……



——不要再讓我見到你,這幾年來我只要一想到你的臉,簡直就令人作噁。





他媽的,我再也忍不下去了!



「臭小鬼!」薩迪克收緊拳頭,揪住海格力斯的領子,一拳用力的打在他的右臉上。怒道:「以前我可是你的監護人,現在往後你要滾、你要走,都隨便你!我最討厭你這種小鬼。」

對於海格力斯,薩迪克只能以莫名其妙來形容,他憤怒的關門,趕緊從冰箱中抓拿幾罐啤酒,往嘴裡灌,而香菸更不離手,藉由啤酒和菸安定住內心憤怒的情緒。

「可惡……」

怒氣下,猛灌著酒的隔日,頂著宿醉的臉色到工作崗位上,嘴裡喝著醒酒的藥瓶,腦袋沈重刺痛,但還是得認命的完成今天的工作。

下班回家後,正巧又與海格力斯相見,薩迪克也裝作不認識的回到住所。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