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心下埋藏的事02(APH同人 希x土)




不管,隔壁傳來男女的嘻笑聲,薩迪克已經不在乎海格力斯,但兩個人之間,唯獨那一隻小貓又溜進了薩迪克的房子裡,到處找著新鮮的事物,玩弄一下電視上的瓷器,一下又溜到廚房裡去。

「喂!」緊急揪住調皮的小貓,一手把他扔回客廳,薩迪克才從房間裡拿出DVD。

貓咪跟在薩迪克的腳邊,撒嬌的磨蹭著腳踝,但薩迪克不領情,揮揮腳示意叫小貓滾邊去。

DVD錄放器,開始播出火熱的內容,一開始是穿著比基尼,身材豐盈的女人搔首弄姿。

薩迪克手持著遙控器,回到沙發上觀看影片內容,小貓咪則是在一旁喵喵叫著,而引起了薩迪克的注意,一手抱起小貓。

「來,小貓咪來一起進入大人的世界。」

接著,女人開始與男人一起歡愛,裸露出私處,男人也掏出他最自信的部位,台詞還不停的說著自己的老二很大、很威猛。

劇情就讓薩迪克吐槽一番,罵著男演員的老二根本比不上自己的威猛。

不久後,薩迪克已經對男演員早已經沒有興趣,眼神專注在AV女優身上,淫蕩的表情,卻沒有讓自己興奮起來,劇情也是平淡無趣。但是電視盯久了開始覺得眼睛酸澀,貓咪也已經在懷中裡沈睡。

影片結束後,也隨著腳步聲音,某個人闖入了薩迪克的家,但他不偷不搶,拿起桌上的遙控器,把錄放機關掉後,小貓便從薩迪克懷裡掙脫,輕快的腳步抓著那人的褲管。

「又來了,門不鎖、電視又開著不關。」那人看了一眼熟睡的薩迪克,說;「真難看的睡姿。」

此時,窗台外的月光照應在客廳內,俊俏的臉孔和嘴角微微的笑容,那個人正是海格力斯。

可惜,薩迪克沒有看見他的笑容,沒有敵意和厭惡,是關懷的眼神,看著薩迪克,眼眸中也帶著哀愁的思緒,似乎海格力斯在心中埋藏了心事,一種無法說出的心事。

最後,海格力斯從臥房拿出被單,蓋住薩迪克身子,摸摸他的臉頰後,便帶著小貓離開。







「哈啾!」

一股涼意打了一個噴嚏後,薩迪克驚醒過來,他望著牆壁上的時間,已經深夜了。

「糟糕,還有事情還沒做完……」

這時薩迪克發現身上多出來的被單,開始回想自己有沒拿出被單。總覺得好像有,但又好像沒有。

同時也四處不見小貓的蹤影,薩迪克想著牠肯定是從陽台跳回自己的家。

「哈……」打個哈欠,睡意沒有散去,薩迪克心想得先完成明日上班用的報表才行。

特地的走去廚房泡了一杯濃郁的黑咖啡來提神,原本要回房的腳步隨著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一路走道門口。

一看門把的瞬間,「已經鎖起來了?」

薩迪克知道自己有時迷糊的個性,會時常忘東忘西,但懶惰的他,平常時很少會鎖門,只是習慣在睡前想到才會鎖門。

因此以前跟海格力斯同住在一起的時候,海格力斯總是提醒著自己每一件事情,上班前都會問一遍報表、客戶資料,讓自己所有文件帶齊再上班。回家後,早已打理家裡一切事物,而熱騰騰的晚餐也一併的擺好。

除了他說話有時候難聽,但在事情上是一個比自己還要細膩的小鬼。

曾經公事進行不順,苦悶的心情雖然沒有表達出來,而他拿出幾瓶啤酒說了只能喝這些。

這些行為舉止,知道了海格力斯正關心著自己,更能從自己的個性來應對,苦悶的時候自己總是會喝啤酒,生氣的時候叼菸,而他時時總是以身體健康要自己戒酒戒菸。

薩迪克回想起來,認為還真的是久遠的記憶,現在的海格力斯又是一種反復無常的態度對待自己。

薩迪克是不停的自我煩惱,自己是真的有那麼惹人厭嗎?自己是哪一點對不起他,還是自己是有做錯什麼……





§ § § §







手腕上的錶,顯示著九點整,而在降雨的晚上,薩迪克看著窗外的雨勢,便趕緊收拾東西打卡下班。

上班與家的距離,只需過繞過市區和橋,徒步20分鐘就可以到達,但薩迪克眼看雨勢增大,便買了一把雨傘和微波食品。

雨勢果然變大,而雷聲作響,在渡橋的時候也看了水流湍急的河川,橋堤防邊放著破爛的紙箱以及垃圾。

「不對!」紙箱在動,薩迪克他驚覺到紙箱正在動!

他急忙的衝過去跨過堤防,而紙箱則因為雨勢的關係正滑落著,著急的薩迪克盡可能穩住身子,拿著手邊能用的雨傘勾起紙箱。

雨勢把薩迪克弄得全身濕淋淋,但紙箱中傳出貓咪的叫聲,讓薩迪克非救出這隻小貓不可,雨傘勾住紙箱的邊緣,使力的慢慢拉上來,深怕一個動作,紙箱就直接的滑落水中。

小貓咪,可不要亂動。要是掉入水裡,我也沒有辦法救你……

幸好小貓似乎知道危急的情況,沒有亂動,順利的讓薩迪克拉上來,而薩迪克也不在乎全身濕淋淋,打開看著箱子中,與自己手掌大小的小貓咪。

「呵呵,是個母親丟下的小貓咪。」伸手逗弄,小貓咪雖然有發出叫聲,但眼睛一直沒有睜開,心想或許是剛出生不久的小貓。

這下一定得帶去給獸醫看過才行,薩迪克想著獸醫院又在哪裡,但才剛搬到新環境不久,根本不知道附近哪裡有獸醫院。

——海格力斯。

腦中想起那人,海格力斯一定知道附近的獸醫院在哪裡,而自己也沒有多餘的想法,加快腳步的奔回公寓。





叮咚——



開門的人不是海格力斯,是一名女子,女子一見到薩迪克全身落湯雞的模樣,卻是厭惡的一聲。

「呃……」

這一道聲音刺入薩迪克心中,他後悔的最了要找海格力斯的決定,為什麼不隨便在路上問人算了。領悟到自己是個蠢蛋一樣,這樣擺明是自己跑來給他嘲笑。

薩迪克看著眼前的女子,身子從頭到腳發冷顫抖,腳就像快結凍似,但趁著海格力斯還沒有發現,趕快溜走好了,隨便找一個人也總比不用見到海格力斯那種厭惡排斥的表情好多了。

沒錯,快走……快離開這裡……

「是誰?」

「沒有,就是一位濕淋淋的噁心大叔,來按電鈴。」

所有一切當作咬緊牙根沒有聽見聲音,比較要緊是剛懷中的小貓得趕緊送去獸醫院才行,但腦海卻自動的浮現出,海格力斯可能與女人之間接下來的對話。

哼,真的是一位噁心至極的大叔……

薩迪克僅是腦內的浮現,身體憤怒得就快炸開來,忍受不了這樣子的對待,他 加快腳步,看著懷中一直無法睜眼的小貓,轉移的專注在小貓身上。

「等等,等一等!」

一聽,熟悉的聲音,薩迪克便加快自己的腳步,不予理會後頭追上的海格力斯。

「薩迪克,你都已經全身濕答答,還想要出去外面淋雨做什麼。」海格力斯強勢的一手捉住薩迪克。

此時,薩迪克一見到海格力斯,滿腦的憤怒是想要自我保護,他寧願先對著海格力斯放聲怒吼。

「別碰我!」

可是海格力斯比起薩迪克的聲音還要大,態度更加的強勢,「你全身都濕了,難道不怕感冒嗎!」

好痛!這小鬼什麼時候力氣變這麼大……

緊緊被抓住的手臂,讓薩迪克根本無法甩開,眼看再與海格力斯糾纏下去,根本沒完沒了。

「滾開!」

「薩迪克!」

倆人之間的拉扯,驚動到薩迪克懷中的小貓,牠呼叫一聲。

「喵——」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