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心下埋藏的事03(APH同人 希x土)


「貓?」這下海格力斯也注意到在薩迪克的西裝外套下,一隻剛出生不久的小貓。「好小的貓,這樣得送去獸醫院……」

「你等我一下。」海格力斯回去拿了雨傘,便開始拉著薩迪克走,似乎有意要帶薩迪克去獸醫院



「小貓是沒有什麼問題,但是這隻小貓剛出生不到三天,一般人照顧起來很困難,希望由我們醫院照顧個幾天後,你們再帶回去飼養。」

聽著獸醫對小貓的情況,薩迪克也安心了不少,對於小貓事後的飼養,心想家裡多隻貓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

「嗯,知道了。」

這時候一旁的海格力斯出聲:「你要養貓?」

「是又怎樣,你又要說什麼?」薩迪克知道,海格力斯又要反駁自己、又要再次的反駁……

「不行,這種小貓要時時刻刻的在一旁照顧,尤其剛出生的小貓需要的是陪伴,但你不是時常還要加班,抽煙又喝酒,是絕對不可能照顧的好小貓!」

「你——」沈住氣,薩迪克清楚知道他的語氣就是百般的針對著自己,如果在獸醫院吵起架來,也是很難看。

「隨便你,你想要養就養,反正都是撿來,都是一樣是撿來的。要走就走要去哪就去哪……」

薩迪克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是故意的講給海格力斯聽,自己也不必要去在意眼前早在幾年前離家出走的人。

因為海格力斯從來沒又把自己當作一回事,作為一個養育他長大的人。

此時,海格力斯沒有預料到薩迪克會說出這種話,瞪大著眼睛,遲遲沒有回話。而薩迪克早已氣著離開獸醫院。

全身濕淋厚重的衣物脫去後,隨意的套上幾件衣物,不管頭髮濕的,薩迪克依舊藉由著菸和酒,平復自己的怒火。

手上空底的啤酒,又成了發洩怒氣的物品,奮力的一摔,再度的從冰箱中,拿著啤酒猛灌自己,甚至灌醉自己的神經。

十幾瓶酒早已下肚,而空氣中瀰漫著濃厚的菸味,薩迪克也早已醉倒在客廳。





§ § § §





「抱歉,就請假一天……」喉籠腫脹的關係,聲音沙啞不清,電話那一頭聲音又小,不得已只好用力的開口,再一次的說著:「我要請假一天。」

這時電話另一頭的老闆聽見後,叫喊明天準時上班,一句話帶過,沒有慰問、沒有關心。

「嘖。」薩迪克用力的掛完電話後,緩慢的腳步一栽的倒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的燈飾,光線似乎是迷濛,腦袋漲熱,也無法專注的思考。

不行,我不能躺在這裡又睡著……

當薩迪克移動的回到臥室床鋪上,瞇上眼睛睡沒多久,一道濃痰哽在喉嚨,猛烈抖動著肩膀咳嗽,呼吸順暢後,清楚身體悶熱發出的汗水,早已濕透了衣衫。

這是感冒發燒嗎?

薩迪克不禁這樣的回想起自己以往感冒的經驗,一直以來身體健壯的他,感冒發燒的經驗真的是少數,大多只是睡一個晚上燒就退、感冒也好了大半。

對於小時候也沒有父母下而成長,自然就不會依靠任何人,只是領養了那孩子,把他當成家人,更是在這發燒痛苦的時候,才驚覺到自己其實是依賴著他、依賴著海格力斯。

要不是因為如此,在昨晚撿到小貓的時候,即使自己濕淋狼狽的模樣,還主動的找他。

認知到這一點後的薩迪克,恨不得自打一巴掌,如果那女人沒有出現,自己說不定是搖尾乞憐的模樣去見他、懇求他……

蠢蛋!

薩迪克心裡怒罵著自己,為何要對海格力斯懷抱著以前的他,他現在只不過是個狂妄又口無遮攔的小鬼。

全身的怒氣刺激著腦袋,太陽穴傳來劇烈的刺痛,中斷了思考。

薩迪克也沒有再去多想,趕緊把一身的衣衫脫去,走入浴室洗淨一身,在熱水淋下,逐漸頭也不再繼續刺痛。

唯獨意識到另一面的自己,薩迪克完全不想去面對與承認,否定著自己。

可是在發覺之後,從胸口湧上的哀傷的情素,卻是怎樣壓制也止不住情感,喉嚨也因此更加的難受,眼眶則是淚水不停的打轉,但是薩迪克努力忍著持有的自尊心,不容許輕易的落淚。

或許有時真的是自欺欺人,淚水早在與蓮蓬頭落下的熱水,混在一起。

發燒的臉頰漲紅,眼珠又是哭過後的佈滿血絲,薩迪克覺得洗完澡後有些疲憊的沈重,但是心情上卻是放鬆,什麼也不再去想。

突然一個腳步絆倒在地,薩迪克頭撞倒一旁的鐵架,全身赤裸的趴在地上,而鼻子聞到了血的鐵鏽味。

腦袋好痛、好重……手舉不起來了……可惡……

在赤裸的身軀下,寒意很快的加重著發燒脆弱的身體,逐漸的讓薩迪克失去意識。





§ § § §





那一年的他,是中學即將開學的日子,穿上黑色的學生制服,別有另一種成長到青年的階段。

「哇,還挺人模人樣的!」正巧海格力斯身高在胸口一樣的高度,只要伸手一摸就是他短翹的頭髮,心想再過不久,眼前這孩子肯定得很快能跟自己同樣的高度。

「臭老頭,不要一直摸我的頭!」

當海格力斯拍開大手,薩迪克故意換手,繼續摸著那剛剛好的高度。

「要是你一直這樣的高度就好。」

一聽,海格力斯突然反抗的一拳,揮往薩迪克的肚子——

「臭老頭,總有一天,我會比你還要高、還要壯。」

「唔,」薩迪克撫摸被毆的腹部,雖然是有力的一拳,如果再過幾年後的力道,是真的會受傷。「小鬼,我等著看呢……」

這時的海格力斯頭也不回,而薩迪克看他獨自回到房間,一向是沈默寡言的海格力斯,朋友不多,而且總是跟著小貓玩耍,但是彆扭的性格,在倆人的相處,都幾乎是打鬧中渡過。

唯獨有一件讓他感開心的事物,就是那一堆收藏食玩。

所以讓他開心的方法,非常的簡單,只是女同事吃剩的零食盒中,發現限定版的食玩,就詢問女同事後就拿回家。

「給你的。」

此時,海格力斯盯著手中的食玩,知道這款是少量的限定版。而薩迪克見海格力斯不說話,但是他的眼睛中散發出興奮是絕對不會騙人,清楚知道海格力斯非常的開心。可是心裡卻想要捉弄他一番,便一把快速搶過食玩。

「臭老頭,你幹什麼!不是說好給我的嗎?」

「整天臭老頭、臭老頭叫著,我才沒有那麼老。」握在手裡的食玩,薩迪克想著,既然是他的監護人,也稱得是父親的角色。「叫一聲『爸爸』來聽聽。」

「憑什麼,你又不是我的父親!臭老頭。」海格力斯極度厭惡的表情,不管怎樣他就是願意喊一聲。

這下堅持不下的倆人,薩迪克也只好退一步的說著。

「小鬼,好歹我也是有名有姓。」

「知道啦!」海格力斯咬著嘴唇,眼看著比自己還要高的薩迪克,許久才脫口說出名字。

「薩……薩迪克……」

「乖小孩。」薩迪克開心,就伸手摸了那頭髮。

「臭老頭!」一拳又是往腹部過去,另一手搶下食玩,海格力斯指著薩迪克說著:「別以為你能夠囂張多久!」

「可惡的臭小鬼……」這小子還動不動用拳頭揮來揮去,往後得找個方式好好治治他那彆扭又頑固的個性。

不過,至少有了某部分的改善,漸漸的海格力斯開始會叫自己的名字。

「薩迪克、薩迪克……」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