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牢籠III(奇幻/一攻二受)15

-紅色牢籠III(連載中)
05 /21 2016
  第五章


  兔兔狗狗眼睛親眼見證人類的膜拜牧師的腳下,一口氣他們更將車站中心的妖魔除盡,更以親切和善的態度,安置好車站中心的所有人類。

  「接下來,我們將會除盡市中央所有的妖魔鬼怪。」

  車站中心的人群又開始騷動,混入人群的兔兔狗狗,聽著其他人的話,都是擔心著車站周圍是否有無危險,甚至有一人開始要求著牧師的護送。

  「我身為市議員可以護送我到是市政府嗎!?我想把這裡的情況給上面的人知道,他們才可以派軍隊過來!」

  由於市議員的提議,人群開始激動鼓譟,認為市議員並非,要求市議員牧師裡面帶頭的中年男人,一臉面容憔悴虛弱的體態,仍撐著身體以親切的微笑回覆著市議員。

  「真可惜軍隊不比我們有用,政府、警察、官員,在這苦難之際是不需要,正因為受苦的人民,而人民所需要的是信仰。咳──咳咳──」他咳了幾聲,更用手一揮,指使著其他的牧師,分發著一個一個十字架。

  人們面臨無法用常理解釋的景象,加上親眼見到牧師們英勇對抗妖魔的場面,多數人緊緊將十字架握在手中,便把侍奉信仰的心情寄在十字架上。少數的人說著拿十字架祈禱很愚蠢的行為,但也沒有把十字架從手裡丟掉,內心寄託於十字架上一絲絲的希望。

  瘦弱的中年牧師,他原本憔悴的面容漸漸地容光煥發,有了健康的紅潤肌膚,身形也變得健碩,甚至微微地散發出光芒。

  任何人看來都像是奇蹟降臨在牧師的身上,已經沒有任何存疑的人,全數的人都聲聲膜拜著這一名牧師。

  在兔兔眼裡看似覺得神奇,可是狗狗敏感地趕緊丟掉手中的十字架,也一併的將兔兔手中的十字架丟掉。

  「怎麼了?」狗狗問。

  「總覺得怪怪的,還是不要拿十字架才好。」

  比起手拿著十字架膜拜的人們,沒有拿著十字架的狗狗兔兔,顯得突兀起來,所有人都盯著兩人看。

  人群的舉動,也引起了中年牧師的注意。

  「怎麼把十字架丟了呢?」

  狗狗不發一語面對牧師,繃緊神經戒備著。

  兔兔同時慢慢驚覺到四周注目的視線,不僅僅是牧師,周遭一般的平民圍住四周。

  瘦弱的牧師,看似辛苦彎腰的拾起十字架,再次的將十字架遞在兔兔狗狗面前。

  狗狗發狠怒瞪著牧師,氛圍也莫名的緊張,當牧師手中的十字架靠得越近,狗狗不自主從喉嚨間發出如野獸的低鳴。

  「!」兔兔察覺此刻很不對勁,並不是狗狗莫名發出的低鳴,而是牧師在手裡十字架傳來一股詭異的魔力波動。

  緊急抓住狗狗向後一拉,兔兔就檔在狗狗與牧師之間,換成兔兔眼神怒視牧師,甚至開始望著四周的人們。

  狗狗與兔兔兩人謹慎退後幾步後,轉身快跑,接著兩人協力推撞人群,殺出一條出路!

  看在其他民眾以及牧師們,分別想追上兩人,突然──

  「不用追!」開口的人是那中年牧師。而他的眼眸間變得深沈,淡淡地道:「在混沌的此時此刻,那兩人存在不具任何威脅……」

  牧師們沒有追上,同時民眾也異常的聽從中年牧師的指示。





  逃離的兔兔和狗狗,在充斥妖魔的車站,雖然牠們無法動作,但是吞噬的目光離不開兩人身上。

  當面對一排又一排的置物櫃,兩人沒有停下來的尋找,曜風所交待的5041號置物櫃。

  「5041、5041、5041、5041……」

  正當兔兔正在專注尋找著置物櫃,狗狗靈敏的察覺,圍繞在置物櫃的妖魔,牠們觸手微微的拍動。

  「兔兔,牠們動了!」

  兔兔轉身看過去,面對龐大攀爬巨大落地窗口的蠕蟲妖魔,而從縫隙中看見落地窗外原本陰雲開始逐漸散開,蠕蟲紛紛開始抖動起牠的觸手。

  「不妙了!」

  倆人開始慌張,加快腳步、加快尋找的速度,當陰雲的離去,晴空的出現,與妖魔顯得明顯的對比,清晰可見蠕蟲觸手的噁心紋路。

  「狗狗,這裡!在這裡!」

  倆人所尋找的5041號置物櫃,正巧被蠕蟲分佈的巨大觸手擋住,兔兔緊握著水晶,手裡的紫色火焰猛烈燃燒觸手。

  「嘎────嘎────」

  猛獸刺耳的叫聲,隨著晴空刺眼的陽光,當回過神的時候,觸手的表面裂出巨大可怕的牙刃以及如同口腔內部的紅色唇舌。

  死亡的想法瞬間閃過兔兔與狗狗的腦海,眼神不自主反應的緊閉著。

  「嘎────」又在一次可怕的叫聲。

  兔兔和狗狗睜開眼睛,眼前身穿著白色牧師服裝的青年,面容兇惡,轉過頭發出了令人耳熟的嗓音。

  「楞在那幹嘛!快走!」

  兔兔打開了置物櫃,伸手碰向櫃子邊緣,身體就像吸入了另一個空間,隨後狗狗也碰上了置物櫃,也進入了另一個空間。





  走在往車站的路上,身穿著白色牧師服裝的青年,眼神兇惡充滿著殺氣,憑空的多出一把軍刀,憑空一劃,蠕蟲跟著大樓玻璃窗一起劃開,而在蠕蟲身上劃開的刀口,青色凝結冰塊瞬間佈滿妖魔的身軀角落,鏗啷一聲,全部碎裂開來,冰開迅速的融化蒸發。

  正當解決一切的時候,青年手中的軍刀消失,而另一個聲音傳來。

  「夏野,這是你解決的嗎?」

  青年停頓了動作,沉著眼神,不發一語。

  「大人身體又變得糟糕,你快來一趟。」男人又接著說。

  青年緩緩吸口氣,露出比起方才的兇惡是完全不同,是另一種清晰元氣的笑容,甚至連嗓音也完全不同。

  「抱歉,剛剛處理得太累人。」

  「夏野,你是大人最寶貴的獨子。你得好好照顧身體啊!而且大人的病還指望您了。」

  「嗯,我知道。」輕拍衣襬的塵埃,拿出已經內頁燒毀僅剩書殼的聖書。

  青年的面部表情中表露無遺的和善親切,步伐清緩的走向車站中央。

  車站是現代白色磚石為基礎架構,二樓露天透台,可以望去車站為中心的熱鬧商圈,此時此刻並非往常人潮洶湧充滿著促銷活動的商圈,而是妖魔充斥人類逃竄亂的商圈。

  「夏野。」

  「夏野大人?」

  「沒事,我正在看世界變化。」眼底中仍有一絲不削的眼神閃過。

  「大人會解決這一切的。」

  「是啊……」





  當走向露天的高台,即使一抬舉一手足之間學得再像,往這邊看來的中年牧師的男人馬上看破了偽裝。

  「是多久不見了?一百年還是兩百年?」

  「呵呵,你不是活了兩百多年的廢物,怎麼還活著呢?這具身體看起來不好用……」他也嫌棄了偽裝,將手中的聖書丟了,露出了狂妄的眼神以及口氣,一把憑空凝聚而軍刀。

  「保護大人!?」

  「殺了你,不知道世界能不能變得美好一點。」軍刀指向了瘦弱無力的牧師。

  「那就來試試……」牧師手一舉,他的力量源源不絕,而且都是大範圍的攻擊能力。

  對於攻擊方式以武器作為媒介,能夠攻擊的範圍有限,以這一具軀體根本無法承受大量的魔力釋出。

  正當越接近牧師,就突然有個肉盾檔下了一刀,而再路天台上的人類彷彿都成了牧師使喚的道具。

  以人類當作媒介釋出他強大的魔力,減少他本身肉體的負擔,一具又一具死死再力量釋出之下的人類已達數十名,但被軍刀砍傷的人類只有兩三個。

  「呃──」揮舉著刀,越來越吃力,軀體已經撐不住,手指都已經凹折不堪,很難握住軍刀。

  他撕下袖口,將刀和手一起綁住,毫不猶豫的衝撞上去,承受住衝擊後手臂已經毀了。但是他的目的也達到了,距離牧師只有一步之遠。

  脫離肉體後,他是曜風,面容清秀身著貼身軍服,手上的刀已經凝聚了密度極高的魔力,一個突刺的舉動已經刺穿了牧師。

  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但是對於在場的人類看在眼裡,確非如此,那些修士也驚愕不已,雙手緊握著十字架,一句又一句的庇護詞語。

  「自求多福了,各位。」說完,身影成了一縷煙影,消失所有人的面前。





  精緻的壁畫雕刻禮堂,頂部獨特的彩色玻璃藝術利用太陽的自然光,照映禮堂中央巨型長桌,一名穿著白色衣袍,白髮白鬍的年長男子,他忍著胃部的翻騰,仍舊止不住生理的狀況。

  「咳─噁噁──」嘔出來的鮮血,是因反制轉回本體的副作用。

  「迪沃大人!」從角落湧上的一群教士們,擔心著年老男人的狀況。

  年老的男人緩口氣,揮舉手部指示著命令。

  「再多派人手去xx車站的人,那裡失手了。」擦去嘴裡的血液,馬上走去隔間之休息療傷。

  其中一名教士,擔心著年老男子的狀況。

  「迪沃大人,您的計畫一切都很順利,而人界餘孽就交給我們吧……」

  「嗯,都全權交給你們了。」

  老人心想,恐怕那些強大強者也早不在人界了,接下來,清除完人界的妖魔,魔界也得勢必佔領一席之地才能抗衡天魔兩界。









留言

秘密留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