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亡者彌撒-前言(黑甜/3p/堅忍弱受)



相傳中伊甸園『分別善惡樹之果』是蘋果,又稱『智慧果』,更在惡魔間稱謂『全知果』。

全知全能的『神』,所創造的第一個人類亞當以及他的妻子夏娃,但撒旦卻蠱惑夏娃吃下蘋果,懂得善惡。

蘋果,智慧果乃是讓人類知道是非罪惡,但同時人類遭受到原罪的對待,如同出生的嬰兒並非是歡喜的降臨人世間,感受喜怒哀樂,而是帶著原罪。

神的眼中喜怒哀樂,並非是好,悲痛、哀傷、憤怒、憎恨、貪婪,都是神賜與人類在世間的考驗。


直到穿透人間的塚墓,世人帶至神主的面前,輕揮純白色衣袖,叩首神主,淡淡的從口中道出所謂誕生的解答。

「誕生為人自然卑賤,卻是主的憐憫、憐惜、憐愛,寬恕之心責罰,虔誠者無私奉獻的禱告,誕生是為慈愛忠誠的讚美世間。」

挺身後,睜眼見到純白色世界,耳邊靡靡之音。

——蘋果,可謂對世間為招致災禍,人與魔卻以免除原罪、全知神力,徒增貪婪醜陋之心。

「但人從悲痛中得到憐愛,是主所謂的真實。我想要感受真實……」

真實之中,可謂實際。

起身重拾光輝,無法還原的瀕臨崩潰,誰又能打開門?記憶所抱持的期待,尋找著心中溢滿真實,直到腦海中無任何雜念,只有唯一真實。

「痛覺、觸覺,甚至任何悲傷喜樂情感,是為真實。而虛只是自我認為,曾經、好像、似乎,皆不能肯定。」

——你質疑?

「並非質疑,而是自己本身存在本是『虛』。」

為什麼我在這裡?

這裡是哪裡?

這裡又是哪裡?

主?

主又是誰?

為何要信仰主?

我信仰主?

我或許不是信仰主?

質疑,我正在質疑自己?

為什麼?

我的曾經?

我的過往?

捫心自問的解答,自己什麼也不是,空有意識的一個軀殼,所有都是自我認為,而主也只是一昧將言語加註在軀殼上。

「渴求是自私但是經歷誕生,才知悲痛憐憫。」

——最

「主,蘋果皆為天上神物所有,幻化為人自然是罪。」

——是罪惡

「眾人民是為天主羔羊,而我也成為了天主的羔羊。」第一次淚水,嘗到淚水滑落臉龐,說:「人群之主上帝,天主之羔羊,除去了世間的罪賜予,他們永恆的安息。」

許久,安靜無聲,眼前不在是純白,而是瀰漫灰黑色的霧,身體感覺到冷,而是作為人第一次嘗到的感覺。

「這是在哪裡?」

此時,信仰是無法抹滅,是心的寄託和依靠,甘願跪地,而胸前劃上十字,虔誠禱告。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您的國降臨;願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瞬間,低下頭見到一雙赤裸的雙腳踏在燒燙砂石上,腳底被燒燙的紅腫,而劇烈痛楚讓自己咬牙忍痛。

「好痛……」

第一次嚐到痛楚,是令人折磨又難受,使得屈膝久久不能站立,但又怕接觸到灼熱的地面。

此刻,想要走步行動,腳底卻被撕裂的扒下一層血肉,刺激的劇烈痛楚,除了所見的血肉之外,心底感受到害怕,使自己不敢跨出下一步。

低頭看著身上唯一遮掩住下體的衣襟,撕扯開後包裹住雙腳,再緩緩忍著非比尋常的痛楚,邁著自己在人間的第一步。

路是多長?多遠?

一下灼熱、一下又是寒冷,兩極的痛楚之下——

感覺到痛、感覺到真實,受罪的落入人間是痛苦的折磨,但在自己的心中,但確有感到存在。

茫茫的望著無邊無際,基於人原有慾望下,嘗到乾渴,而身體受受到冷與熱傷害,皮膚乾裂滲血,痛苦讓腦袋呈現一片的空白。

身體飄然的感覺,痛不是痛,瀕臨到死亡之時,想要活下去的慾望,直到死亡的降臨……





——死,所謂誕生。





嚴寒的冬天,可憐的嬰孩已經凍的全身呈現青紫色,而肌膚鋪上一層冰薄,但是小嬰兒用僅存的生命在寒冷中呼吸。

除了天氣的寒冷外,無情是來往人群,沒有人去注意到角落即將凍死的嬰孩。

「眨眨眼,孩子……」溫和敦厚的嗓音,百般憐憫的眼神,脫下手套,伸手撫上嬰孩凍傷的臉頰,給予他一個溫暖。

一身沉穩黑色的長袍服裝,給了凍傷的嬰兒溫暖,靠著他白色衣領的胸口,神父給了嬰兒第一次最溫暖的懷抱。

「有了這麼漂亮的金髮和臉蛋,真希望你睜開眼睛看看美麗的世界……」

當神父說完話,嬰孩有所反應的微微動起結冰的睫毛,而神父溫柔的看見嬰兒有一雙與一般人有所不同的眼眸。

看似為淡褐色,反而是閃爍動人的金色的眼眸。

「典歐亞聖納教堂,往後會是你的居所,也是你人生的開始。」

擁有慈愛的神父將嬰孩帶回教堂,給予完善的醫療,更親自替嬰孩洗淨和上藥,溫暖的被窩、暖爐,周遭更圍著一群孩子。

「神父,他要叫什麼名字?」

「神父,我取、我幫他取名字!」

因為嬰孩的到來,引起周圍的孩子們注意,對於眼前可愛的小嬰兒,每個人露出好奇的眼神,更對於嬰兒表示出關愛,都紛紛摸摸他粉嫩的臉頰,逗弄他小手。

此時,神父看著其中一位孩子,說:「凱奧,幫他取個名字。」

「我要叫他小伊。」

「單名伊字嗎?」

「是小伊。」

神父一抹和善的笑容,細心對待著每個孤兒孩童,因為在這裡孩子們都是世界所破壞後,任意丟棄的孩子,無父無母,往後在這裡小伊也是這個家庭的一份子,以防征戰、惡靈充滿著世界上,蠱惑著受傷的心靈,促使他們成了惡靈,任意傷害他人。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