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亡者彌撒-第一章(黑甜/3p/堅忍弱受)


第一章


「呼……呼……」

當急促的呼吸正在運作中,一陣草叢聲,驚動了石塊,更失足的滑落在地。那人不敢出聲,忍著膝蓋的痛楚,跛一隻腳,不斷的向前衝刺。

劇烈的快跑下,呼吸難受外,體力瀕臨著極限,感覺無法再負荷下去。

望向無盡的另一端,明明只要十幾步到達的門,卻離自己越來越遠,但心中的恐懼不容許停下來,一旦停下來,那是除了失去性命外,還要更為恐怖的事情。

「咚」一聲,原本沈重的物品,從袋中滑落。

「不——!」

停下腳步的回頭追回掉落的東西,撿起美麗的黃金燭台,還細心用衣角擦拭灰塵,讓他再次凸顯黃金的耀眼光芒。

當眼神專注在燭台上,「咻」一道風聲,不禁打個哆嗦,緊張抬頭望去四周滿是十字石塊的墳墓,而將懷中的燭台緊緊握在手裡。

他試著在胸口前劃上十字,從胸前拿出十字項鍊,不斷的向天神祈禱。

「榮耀的天父呀,用基督的寶血洗淨牠的罪惡。為我們罪人祈求天主。以聖父ˋ聖子以及聖靈的名求!阿們!」

不斷、不斷的重複相同的語句,讓恐懼的心情鎮定下來,而眼角餘光看相四周。全是一個個黑影圍繞在四周,而濕冷的陰氣使得全身發顫……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一道悅耳的歌聲,黑影漸漸的搖晃,而神的真名一出口,黑影全都消失不見。

「洛爾,你沒事吧!」

「小伊。」男孩抬起頭,看見耀眼的人,

「快,我們快走!我沒有把握能抵擋的了牠們。」

「小伊,我試過,不管怎麼跑都出不去啊!我們肯定被困在這裡了!」

「洛爾,你別說這種話!」

「來了,牠們又來了!」

掩護著洛爾,以肉體來保護他,嘴裡詠頌的聖詞,不停逼迫牠們,可是另一股強大的力量,籠罩在小伊和洛爾四周,聖詞毫無用處,只見黑影越來越清晰。

——還我……

一股壓低怨氣的聲音。

「洛爾,你是不是偷了墓地的祭品!」

「我、我……」

這下一見難以啟齒的臉色,名為小伊的男孩,清楚知道洛爾偷了墓地中的祭品,引起死靈與邪靈的「怨」,更驚動到墓園中每個原本沈睡的靈魂。

緊要的時刻下,小伊出手搶奪洛爾懷中的黃金燭台。

「快還給回去,那東西本來就不屬於你的!」

「我不要,這燭台明明是我們家流傳下來的東西,他只是一個無恥的小偷!」

「洛爾!」

嘰——

一道令人發毛尖銳聲,回頭望向黑影之中,不停有著金屬摩擦的火花。

這時從黑影中眼睛所看見是乾瘦的人影,身穿單薄的衣物,而胸前的識別徽章,可以認得出他是墓園的管理員,但毫無血色的面孔,小伊知道他已經不是人類,是被邪靈所附身的魔。

在沒有聖水、聖油,更沒有祝福的劍,是根本無法傷害牠們!

小伊情急的不斷再繼續詠頌聖詞,但對於眼前的惡魔,根本毫無作用,邪靈是不會畏懼天神,而聖詞卻只能對付一般的惡靈。

邪靈帶有強大的慾望,會進一步的佔有活人的身體,據為己有,他們食人靈讓自己更加的強大,傷害更多的人。

「蹲下!」

不知從何方傳來的聲音,小伊直接反應拉著洛爾一起蹲下,接著除了強烈的陣風外,耳朵卻聽見四周如尖銳的摩擦音,使腦袋刺痛的難受。

漸漸的尖銳聲消失,只剩下那低沈的一道嗓音。

「你頭髮太顯眼。」

男人說完話後,黑色的大衣落在小伊身上,小伊拉開黑色大衣的一角,他望著眼男人高大的背影,同時發覺周遭的惡靈不見了,只剩被邪靈附身的管理員。

「戴納。」

一聲,男人左邊突然見冒出個人,小伊不自覺得和那名為戴納互相視線交會,看見他異種的瞳色,可是瞳孔顏色是兩種不同的顏色參雜在一起。

此時,另一名男人突然伸手推了小伊,言語中以恐嚇的語氣。

「往後走可以出墓園,就是不許回頭看!」

此時,膽小的洛爾聽見可以走出墓園,便緊抓著小伊逃離開這地方,但是小伊的心裡想著那倆人是誰尤其是名叫戴納的人有異色的瞳孔……

走出墓園之時,如同野獸般的嘶吼中參雜著求救的哀嚎,小伊不禁回頭望去,墓碑擋住了視線,但隨著移動,見到人體撕裂開的四肢,鮮血噴灑四濺,而擁有異色瞳孔的戴納,正大口的啃噬人肉,而另一名男人也站在一旁不為所動,看著他一口口吞下滿是鮮血的肉塊,這時被視作食物的人,正發出微薄的求救聲。

驚嚇的小伊,不敢相信自己親眼所見到的事,他甩開洛爾回頭的奔跑。

「住手、快住手!」

男人眼睛睜大的看著小伊,竟然回頭沒有離去,心底煩躁的怒火跟著湧上。

「你還不趕快走,難道你也想被吃下肚嗎!?」

「住手、你快住手,他也只不過是被邪靈附身,只要聖水和高等聖詞,就可以把邪靈趕出人體,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小伊不斷的叫喊,為了邪靈附身的人,有著獲救的可能性,如果被

這樣吃下,不就等同於在殺人一樣。

男人迅速的動作,揪住小伊的領口,怒道:「你是想要被吃嗎!?」

「住手!你們不能這樣做,他也只不過被死靈附身,一個活生生的人啊!」實在不理解、不懂,為何要做這種事情,而眼前的男人……

「戴納,不准停!快吃!」

「你在說什麼,不能吃、不能吃人!這樣你們跟那些外面的魔,還有差別嗎?」

「唔!」

這下小伊脖子被男人用力掐住,而男人的雙眼正注視著自己,而身體四肢的力氣被抽走了一樣,站不住腳的跪在地上,意識突然慢慢的模糊。

可是小伊在那一瞬間,注意男人的眼眸中含有一絲哀愁,但耳邊傳來的聲音明明是多麼的冷酷無情。

「這是你自找的……」





那一雙眼眸裡不僅是哀愁而已,淒涼、痛苦種種的形容,說也說不清含有悲傷的情愫,當時語帶威脅,但男人並沒有讓自己成為名叫戴納口中的食物。

躺在床鋪上的小伊,他望向床角的衣架,看著黑色的高貴大衣,心想必須得物歸原主,但是不知道男人的是誰?又不知從何開始找起。

此時,悅耳響徹的鐘聲,一下接著一下,『維波希亞政權帝國』其中有十二座大鐘,每一小時以不同的位置敲響代表時間的次數,以悅耳的鐘聲傳遞著隱隱約約之中,神聖賜福與保護著人民。

奇蹟般的大鐘,它不屬於國家,而是「聖士主教」所保管維護,而自己也是所屬聖士主教創立的許多教堂之中,一名微小低階的神父「伊‧艾狄生」。

當觸摸著落長的黑色大衣,材質的觸感知道了這衣服並不是一般平民能夠擁有,而在胸襟口袋之中,拿出了印有徽章的手巾。

國家的貴族家族中,都是以徽章圖騰來證明自己高貴的身份,而手巾上的徽章說不定有蛛絲馬跡,低頭望著那一枚繁雜的圖騰,自己實在是認不出是哪個貴族的徽章。

「問問看凱奧好了。」凱奧是自己非常親密的好友,而他是身為國家護騎士,應該可以分別手巾上的徽章是出自哪一個貴族。

「太好了!你終於醒過來。」洛爾開心的抱住小伊,更關心的說著:「你整整昏過去一天,我和凱奧大哥都很擔心你。」

「放心!我沒有事。」小伊微微的一笑,對著洛爾便問著他,是否知道昨晚的那倆人,「洛爾,你知道他們是誰嗎?」

一聽,小伊發現洛爾的表情突然變得僵硬。

「洛爾……」小伊伸手摸著那雙手,發覺洛爾的手心突然劇驟轉冷,甚至還微微顫抖著。瞬間便知道了,洛爾一定與自己撞見到相同的場景,那驚心動魄食人的場景。

「洛爾,深吸口氣。跟我一起禱告……」接著,口中喃喃替著洛爾,分擔他的恐懼,而賜予他一份無畏懼的心。「上主但願賜予坦然無所畏懼的堅強,天使伴我們左右保護。洛爾,你聽好!會恐懼,但也因此變得更加的堅強。」

「小伊,謝謝你。」

「你有把這件事情告訴凱奧了嗎?」

「我不敢告訴大哥,何況我闖進皇族的墓地……」

「也是。」闖進皇族墓地不僅重罪,連性命也有可能賠了進去。

「小伊,你也不要把事情告訴神父喔!」

「好、好。」比自己小上兩歲的洛爾,雖然是犯罪之人的遺孤,但不在乎父母是否是罪犯,總是有著一附天真開朗的笑容。



今天一整天窩總不能房裡,得開始做事,就跟平常一樣,打掃教堂中的環境,替人民分憂解勞,聽他們傾訴。

在裝有華麗花窗玻璃的長廊,來去的朋友們紛紛關心著自己。

「小伊,身體好多了嗎?」

「嗯,好多了。」

教堂之中,全部都是神父在收留的孩子們,有些已經在國家效力,而其他的孩子和自己一樣,打理教堂中的一切。

神父不僅是養育我們,給予我們上學讀書的機會,以一個父親的身份,來養育著我們大家。自己同時也嚮往著神父一樣,做一個神職人員,為人民、為國家效力。一樣同為神父的好友,他一見到自己,則是發洩滿肚子的抱怨。

「小伊,你正好來了。我一整天聽人民的抱怨快被煩死了!」

「你這樣說,小心被神父念喔!」

「我知道……你快進告解室,有位女孩等了很久了。」

當兩位交替的換班後,小伊進入密閉窄小的告解室,只有一個密麻的格子窗景作為界線,而從格子窗看去,是無法看見對方的長相。

「神、神父……」

此時,從耳邊傳來嬌柔的語氣,而自己扮演好傾聽著的角色,了解這名女孩的痛苦。

「慢慢的說,我會仔細的聆聽。」

「我愛我的家人,但是他們都在受苦,而我卻毫無用處。我……」欲言又止的聲音,足足將近停頓了十分鐘之久,才慢慢的接續。「我想哭但不能哭,我是該哭還是不哭……」

聽得出是壓抑痛苦的語氣,心中滿是想要替對方分擔著痛苦、分擔著她受的苦。

「如果在這裡哭呢?選擇在我的面前哭泣。」

「神父,我……嗚……嗚嗚……」

「我在這裡,我就在你的面前,放下沈重的心情,我會聆聽你哭聲,仔細認真聆聽……」

當哭泣漸漸的轉為啜泣,女孩仍是斷斷續續的說出心中,面對著受苦的親人,弟弟身體之苦、哥哥則是為了支撐整個家族,訴說自己無能為力,看著他們一天比一天的惡化、一天比一天的疲憊,但自己受到的苦遠不及於親人,導致無能為力的痛苦累積成精神上的壓力。

小伊漸漸自己由不得開始同情著女孩。

「妳的淚,同等於妳所受的苦。如果撇開痛苦,妳的哥哥、弟弟,同樣是深愛著妳,因為是愛,所以才肯去承受一切的痛苦。所以淚流乾了,哭過後那一份溫暖,相信妳也感受得到。」聽完女孩的事,心中是真心認為,這些苦也是建築在愛上面,裡面所包含的是親人間無法割捨的親情。

漸漸的想著自己是被遺棄的孤兒,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兄弟姊妹,但是這種緊緊相連親情,是令人感動而無庸置疑。

「至少我羨慕妳有這麼愛妳的親人。」

「嗯……」女孩微弱的哭泣,淚水終於乾了。

「妳的心情好一點了嗎?」

「來告解室果然是對的,謝謝你神父。」從窗口傳出感激的言語,而接著女孩也開口,說:「神父,有沒有人說過你的聲音很溫柔、很好聽……」

這時女孩的稱讚,小伊不是第一次聽見了,就連收養自己的神父也說過,自己嗓音中有一股可以讓人安定心神的溫柔力量。

「謝謝。」分擔了女孩的痛苦,小伊很開心,能幫助別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以後我還能跟神父說說話嗎?」

「當然可以,我們一直都會在這裡。」畢竟教堂的告解室,神父責任是替人民分憂解勞的地方。

「我只想跟神父你一個人!」脫口而出的言語,女孩開始支支吾吾的接續說:「其實我……我也說不上來,我想神父的聲音……想要和神父交朋友……」

面對著女孩的要求,自己訝異外,並沒有任何的不願意。

「以後一樣的時間,我都會在這裡等妳。」

「謝謝。」女孩又再一次的感謝。

當女孩走後不久,接著是一名醉醺醺男子進入告解室,一進來訴說著妻子的不滿,發洩他一肚子的不滿。

直到傍晚的時刻,清理告解室後,前往用餐的大廳去。

擺滿食物的長桌上,每個人的位置都分的很清楚,大家都是從小一起長大,都有著固定的座位,而洛爾也是一直以來坐在自己左手邊的位置,他坐在位置上,盯著桌上難見帶骨的牛腿肉,看他眼裡早就已把食物都吃過一遍。

「別再盯下去,等等就開飯了。」

直到大家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而在孩子中最為年長的大姐,出面維持著秩序。

「各位安靜!明天就是軍政學院的開學日,希望各位都準備好!還有……喂!那邊的臭小鬼,我話都還沒說完,你想找死嘛!」接著,發起怒火的大姊,開始失控的教訓調皮的孩子們,孩子受到一輪的教訓後,大姊再繼續的說著,「今日艾狄生神父去主教會議,所以由我開始帶領著大家禱告。」

眾多人齊心一起感恩主賜予生命、賜予我們豐衣足食,乞求著平安健康,最後胸前劃上十字記號,一哄大叫的開飯!

這下鬧烘烘的孩子們搶著要的帶骨的腿肉,原本是嘻笑的場景,但小伊腦海卻突然間眼前刷過沾滿鮮血的肥美人肉。

「唔——!」迅速遮掩口鼻,腦海揮之不去景象一股湧上,那樣殘忍吃下人肉,而鮮血特有的鐵鏽味,彷彿聞得到,食慾頓時全沒,反而是胃液逆流的梗在喉間,灼燙感令人難受。

迅速的拿起桌上的水杯,一口口的喝下,消除喉嚨的異狀……

「小伊,你又不舒服嗎?」洛爾擔心的開口問,而其他人也紛紛停下手邊的動作,關心起小伊。

每個人喊著小伊,關心著小伊,讓小伊勉強稱撐起笑容,說著自己沒事,也不想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情況。

何況這種事不能亂說,怕一說會造成的恐慌才最為可怕。

此時,大姊走了過來。

「小伊,你回房間休息好了。」

「不用,我已經沒事。」

「還說沒事,你的臉色很糟糕,還是回房間躺著休息。我等等準備一些熱粥和牛奶給你!」

「我……」原本想說沒有問題,但是大姊靠著她強勢的口氣,最後還是點頭默默的答應。「不好意思,麻煩大姊妳。」

「好好休息,別可惜了你那一張漂亮的臉蛋!」

大姊一個玩笑,但其他孩子們卻反過來開大姊一個玩笑。「呦,大姊!小伊可不會看上妳這個兇巴巴的女人呢!」

「小、小伊,你就先回房間休息。」

這時可以看見大姊正忍著性子,催促著自己趕緊回房休息,大家鬧烘烘的聲音,直到自己關上了門依然的還是可以聽見。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