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亡者彌撒-第二章(黑甜/3p/堅忍弱受)

第二章

清晨的天色已經露出陽光,位於屋內的小伊早已起身梳洗乾淨,他一身全黑色的神父袍,而衣領上圓一小截白色,頸子更繞著一條細長的白金色十字架。

今天是軍政學院的開學日,小伊與大家共進早餐後,準備好書本就去上學了。

十字教皇軍政學院,除了一般平民教育外,有軍政、騎士、神職教育,最為主要的還是貴族式教育,初、中、高階外,細分成三學年的上下學程。

嚮往著在教堂工作的神職神父的小伊,雖然在教堂中作為一位修職神父,只能維護著教堂環境、替一般民眾分憂解勞,而神職神父能力足以向神祇願的彌撒賜福人民,才是小伊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雖然在教堂之中的孩子即使是同年齡,但卻是接受不同種教育,小伊在一路與大家分開後,走往自己的神職校區域,在高階的校區的右側鄰近不遠處,正好是貴族校區的入口處。

神職的神父穿著都是以黑色神父袍為主,而貴族們一席制服皆是白色長衣,恰似成為對比,不止這樣更親眼證實到貴族身邊都有一位伴讀的僕人,隨時在身旁準備伺候著貴族。

「早安,小伊!」

突然一聲早安,小伊望向是自己熟識的學長,而身後陸陸續續也有朋友、師長道一聲早安,小伊帶著溫和的笑臉各別道一聲親切的早安。

「啊!護騎士來了。」

接著,許多人紛紛看著兩邊校區域中間的長廊上,兩隊騎士在中央整裝的開始隔開區域,「護騎士」專門守衛保護的騎士,貴族是需要保護,所以護騎士出現在這裡也不足為奇,但是對於是第一次接近貴族校區域的小伊,看見護騎士的出現倒是異常的高興。

當兩隊騎士走到定位後,小伊一眼倒是看出其中帶領著騎士的人,就是自己最親密的好友「凱奧」。

「凱奧,早安。」

「小伊,你……」凱奧在驚呼途中,才想起小伊目前的升上來學程。「對,我都忘記你已經升上高階!」

小伊嘻笑回著說:「凱奧,我今天可是第一次見到你,那麼的威風凜凜呢!」

「隊、隊長!」突然另一名騎士,叫喚起凱奧。

此時,凱奧也似乎注意到周遭的變化。

「小伊,你以後早上別再跟我打招呼……」

「凱奧?為什麼要這麼說。」

這下凱奧緊張起來的解釋著,深怕小伊會有所誤會,「不是說你不好,你來跟我說話只是會讓你更令人注目。尤其在貴族面前……」

眼睛一掃周遭的人,那些神職的神父學生們外,穿金戴銀,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貴族們,都先注視有著耀眼金髮的小伊,而除耀眼漂亮的金髮外,白晰細嫩、五官清秀,用形容女孩子稱呼的「標緻美人」稱呼小伊,一點也不奇怪,而且更會讓他更凸顯出他標緻的一張臉。

可是與小伊同個教堂出身的凱奧,知道小伊有著只有謙虛的心態,從來不覺得自己有過人的相貌。

的確,小伊一點也不懂凱奧為何要提到貴族。

「貴族,怎麼了嗎?」

「小伊,我回去再跟你說清楚。」現在凱奧只想著別讓小伊再吸引那些貴族們的眼光,一把推開小伊。

一陣的喧嘩,小伊注意起周遭大家的視線,視線的方向是在貴族校區,小伊轉過去一看!

貴族每一個人都是穿著白色金邊的制服,唯獨遠遠走來的三位卻是特殊的一身黑色,黑色之中並不像神父服裝顏色會讓人感覺沈穩,反倒是一種瀰漫著恐懼禁忌的黑色。

小伊楞住看著他們從凱奧的身後走過去,那三人之中,兩個人的面孔如同複製出來的一樣,看以服裝看得出一男一女雙胞胎,而年紀彷彿與自己同齡。尤其注意到面孔後小伊整個人大吃一驚,因為那一張面孔是如何大口慘忍的吃下一個人,親眼見證過,只是現在所看見得是兩張一模一樣的面孔,其中走在前面稍微年長的男人,則是威嚇自己,使自己昏厥過去的那一名男人……

「他……」小伊不自覺的走動著腳步,朝著男人的方向過去。

這下凱奧緊急的一拉,才沒有讓小伊越界到貴族的校區領域,但開始對於小伊的行為忍不住斥責起來。

「你在做什麼!小伊你應該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越矩貴族領域可是要關禁閉受鞭刑!」

「對、對不起,凱奧……」頓時清醒的小伊,慶幸著有著凱奧的阻擋,沒有犯下罪刑,但是望著男人,想起吃人的夜晚,甚至男人的黑色長衣。

「凱奧,他們是……」小伊想要再次的與男人接觸,除了要歸還黑色長衣外,一直在困惑心中的則是男人身旁那吃人的男孩也在……

為何他吃了人之後,還可以若無其事的站在人群的中間,為什麼?為什麼可以慘忍的吃下人……

一旁的凱奧知道小伊好奇著那三個人,開口說道:「小伊,畢竟你也是第一次見過。所以請記住他們三人的臉,因為他們是『席古斯』家族的遺孤,所以千萬別跟他們有任何的關係!」

席古斯……席古斯……

席古斯是在國家眾所皆知的家族,在家族歷史悠久,因為主張的是偏激旁門的方法,惡魔契約反過來食死靈,使得惡魔一度無法控制,但早在好幾百年前的皇主下令革除貴族爵位稱號滅門滅族外,席古斯是一度在國家歷史上剔除的家族。

可是在前十年國家當新一任皇主上任,卻大肆的尋找著席古斯的遺孤,重新賜回貴族爵位稱號,不僅是國家人名、貴族之間,沒有人知道皇主的目的。



突然之間的氣氛變化,貴族之間大叫正斥責的對象是他們三人的出現,鄙視和嘲諷,但那三人之間臉色漠不關心周遭的人,把他們都當成空氣一般。

此時小伊的位置可以看見一把銳利刀子,朝著他們的方向過去——

在大庭廣眾之下,刀子如同時間停止般的懸浮在半空之中,驚呼的聲音更是不斷,而男人轉頭視線看向負責維護學院秩序的護騎士。

「廢物。」男人口中以簡單俐落的兩字,斥責著眾多的騎士,毫不留情當面羞辱著騎士原有的自尊人格。「如果貴族受到傷害,你們這些無能的騎士直接淪落為平民算了!」

這時凱奧身為護騎士之中的隊長,走去半跪在男人的面前。

「非常抱歉,眾騎士無能。」

男人聽了凱奧的話,並沒有叫他起身,反而望向四周,尤其是刀子射過來的方向。

不到十秒的時間,人群中有突兀的冒出一個身子,他如同刀子一樣懸浮在半空之中,而飄移的往男人的方向,這景象絕對是男人有著過人的特殊的能力,把刀子停頓,甚至把人掉懸半空。

「唔!唔——」

那人如同繩子懸吊的勒住脖子,只是少了繩子,有的也只有男人未知的能力,使得那一人被懸吊著在半空之中,露出痛苦猙獰的表情。

「果然是新生才會幹這種蠢事。」男人一眼就知道對方是剛入學的新生,接著開始提高音量,大肆的警告。「這個人是給所有新生一個警告,除了少接近我們外,尤其別惹火我們。」

男人的語氣在小伊聽來,充滿著威嚇和敵意,而懸吊在空中的學生,面色漲紅在斷氣前的垂死掙扎。

此時男人又再度的開口。

「你們護騎士看來也不在乎貴族性命,讓我來教教你性命是多麼的重要……」

突然凱奧一個仰頭動作,面色痛苦的表情,小伊看到的是在頸子喉嚨處,兩側清楚的壓痕紅印,清楚的知道男人對凱奧做的事情!

「住手、你快住手!」

當小伊一股衝動的在踏進貴族校區的領域,即時被一旁的騎士給攔下,而小伊眼睜睜的看著凱奧痛苦,更看見另外懸吊在空中的學生早已失去生命般的垂著頭。小伊擔心那一名學生的性命外,則是生氣男人竟然把寶貴的人命看待成螞蟻一般。

「小伊,別過來……」

凱奧知道小伊不僅是替自己著急,更擔心那一名被男人懸吊的學生,要是因此失去性命,事情就嚴重了。

男人的身後雙胞胎,是他的妹妹和弟弟兩人,其中的女孩子開口。「我們跟你們這些毫無能力的人類差遠了,別妄自菲薄,想要命的話就安份。」

這下長廊中央的所有人都聽見女孩的字句帶著強烈威嚇的語氣,男人便轉身帶著自己的弟弟與妹妹進入學校內,而凱奧脖子自然的沒有任何拘束他的力量,只留下紫色的淤痕,另外,掉掛在半空中的學生和刀子,同時重擊的掉落到地面。

此時,凱奧第一件事情,確認學生是否還有呼吸。

「他還有呼吸,快把他送往醫療室!」指使自己的隊員,趕緊把這一名學生送往醫療室救治。

「凱奧,你還好嗎?」

「我沒事,只是脖子被勒住而已。」摸了摸脖子,凱奧突然責罵的說著:「每一年就是有笨蛋新生,對席古斯家族出手。那些貴族是學不會教訓是嗎!一群沒有頭腦的貴族。」唸完一串後,凱奧轉頭看向小伊,警告著:「小伊,你剛剛也看到那男人的力量吧!所以少靠近那種傢伙,那一種能力可是隨時要人的小命。」

「可是他們總不能把人……」

「這也是他們想要保護自己唯一的辦法,從一開始他們恢復貴族爵號就是被貴族之間唾棄的對象,他們曾被眾人當成標靶砸的時候,全部在場的人都遭受過男人的能力,要不是貴族的身份,是真的會殺了他們。」

「凱奧……」看著凱奧神情憤慨模樣,讓自己陷入一陣的思考。

「所以別和席古斯家族有任何的接觸,知道嗎!」

此時,凱奧的一句,小伊也回應著他。

「好,我知道了。」

小伊就此打消了要歸還黑色長大衣的想法,歸還的舉動只多了一絲的接觸,只是心中始終不了解他們為何可以把人命對待的如此低賤,更不相信吃人的男孩還可以若無其事的站在人群之中。

這樣的想法依然的存在小伊的心中……



寒冷的冬天,算一算也差不多該初春的季節,但世界的季節秩序,早已破壞殆盡,夏天不會下雨,冬天也不會下雪;有時夏天炎熱的會使人脫水而死亡,寒冬的天氣也因此有人沒有做好保暖而被凍死。

小伊即使身上穿著兩件厚重的衣物加上絨皮製的大衣,身體還是可以感覺到外頭零下的氣溫。

「伊,艾狄生同學。」

一聲叫喚著,讓小伊不禁的轉頭一看,見到了一位學長,而學長的身份是在國家很著名歌劇世家的「帕洛特家族」,更因此而封作貴族之一,而他也是小伊最近才認識的一位朋友。

「學長,你有事嗎?」

「我跟我的父親推出新創作的歌劇,想請你可以到場觀看我的表演。」

學長和善的邀請著小伊,而小伊知道學長的戲劇日期,便對學長熱情的邀約感到非常抱歉,「學長那一晚教堂要舉行一場彌撒儀式,所以可能沒辦法。對不起……」

這下那一名學長,也只能笑笑的說沒關係,但他卻突然的伸出手,摸上小伊柔軟漂亮的金色髮絲,用著如同戲臺上的台詞。

「正因您是漂亮美麗的一個人,如果能夠與家父結識是更勝美好……」

「學、學長!」小伊微微的往後退一步,對於突如其然的動作感到不適,「那個我……」

「咳、咳——」

突然發出的咳嗽的聲音,打斷了學長,而小伊也解救的鬆一口氣,看見救他的人是洛爾,便趕緊的跟學長道道別之後,一起和洛爾走回教堂。

「小伊,最近纏上你的怪人好像越來越多了。」

「他們都是想來交朋友,才不是什麼怪人!」在小伊的心裡認為多認識朋友也沒有什麼不好,而且能夠多認識朋友也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其實一直以來的確有一件怪事,事情一開始發生在中階教育期間某一天開始,每天早上在自己班級的固定位置上,都會有一份驚奇的小禮物,甚至到現在換過了校區、班級位置,一天一份禮物始終有增無減。

一開始每一天都不一樣的點心餅乾,而最近不知為何開始多增添了一些昂貴物品

「一份精緻的蛋糕,今天還加……加送的是超、超稀……稀有的『天使語錄』啊!」

小伊看著朋友們正因為收到罕見而稀有的物品,大家開心的翻閱著天使語錄的內容,只有自己卻是悶悶不樂。

一看小伊真的越來越覺得實在沒辦法收下禮物,這次『天使語錄』可是在神職者眾多人夢寐以求的書籍,因為以限有加持過賜福,天使語錄出產量不到十本,而如今『天使語錄』竟然是送到自己的座位上。

「對不起,可不可以把『天使語錄』還給我……」

這下朋友們注意到了小伊不開心的臉,趕緊收起開心的心情,關心著他。

「小伊不要悶悶不樂,從中階時候就幫你想過很多方法,但是……」

「對啊,從中階開始幫你想辦法抓住那一個人,可是他身手矯健,我們連臉都沒有見過!」

「畢竟我們又不是四肢發達的騎士,我們可是神父!哈哈……」

朋友說的話,小伊知道他們好幾次幫自己抓住那個人,但往往總是失敗的收場。小伊真正苦惱的是那些昂貴又稀有的東西,即使收下但根本不敢使用。

那些甜點食物外,昂貴的禮物至今已經收到了許多金製十字架、精緻玩偶、聖詩集、鋼筆,聖皿,以及今天的天使語錄。

唯一的只能知道這些昂貴的物品,絕對不是一般平民買得起,而是貴族。



趁著學校的假日,小伊把整理自己房間全部的清理乾淨,連角落都仔細的處理過,而這時卻看著那沒有移動過,沾了些許灰塵的黑色長大衣。

小伊實在不知道要如何的去處理這件大衣,要是丟掉衣服也沒辦法,送人更過意不去,直到大衣刷過之後折起來,放進擺滿昂貴物品的箱子之中。

假使能漸漸淡忘也好,與這個箱子裡的物品一起……



在今天這個日子中小伊記得一個小小的約定,便在約好的時間進入告解室。

「是你嗎?神父。」

「妳的聲音聽起來很有精神呢!」比起上次,柔弱無力的聲音,小伊聽得出來女孩今天好像特別的開心。

「嗯,今天發生了一件好事情。」

「那是什麼事情呢?」聽著女孩開心的聲音,小伊的心情也不自覺愉悅起來。

可是突然的停頓,直到女孩開了口:「我想問神父。如果是朋友,就不會隔著木板說話對不對?」

「對,是朋友的就應該面對面的談承相見,彼此的交流心情。」面對突然的要求,小伊記得女孩上次說過的話,她想要和自己交朋友。

接著,小伊應女孩的要求,兩人約在教堂後園偏僻的亭子,而小伊以愉悅的心情和女孩相見。一路走過那一片漂亮的花園、水池,而離角落的亭子越來越近。

從遠處小伊可以見到女孩一身黑色的華麗洋裝,可以看得出對方貴族的身份,而女孩似乎注意朝亭子過來的小伊,轉身兩人第一次視線交會,女還是一臉開心的表情,而小伊則是露出吃驚的神情。

因為她是席古斯家族的遺孤,是那雙胞胎其中之一的女孩。

此時,女孩面露出開心和羞澀的表情,先是禮貌性的彎身鞠躬向小伊自我介紹。

「我的名字是愛麗娜‧瑞‧席古斯。」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