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3-新刊【接連不斷的小意外】試閱01

個人誌試閱
08 /09 2016

 

 

    前言 - 可遇不可求

 

 

 

  那天,只是一個『湊巧』下,讓他見到極度違和情景,朋友一號臉板著面孔面癱毫無表情手還裡抱著灰棕色的兔子。

 

  因順路的方向,便一起與朋友一號走一小段路,又巧遇朋友二號牽著愛寵德國狼犬一起散步,而在與二號朋友相見後的十秒,對街KTV門口走過來的兩人,戴上的項圈的朋友三號以及拎著項圈繩子的朋友四號,連想都不用想就曉得是聯誼遊戲中懲罰才帶上的項圈。

 

  這些『湊巧』之前,原本這週末應該要在一起享受青春遊樂,所以積極邀約下結果沒有半個人可以約出來玩,但是就那麼剛好天時地利人和,打了一整天的網路遊戲晚上出來買個零食和小美冰淇淋,打算回家繼續打遊戲的臭宅宅,就全部人好巧不巧的全都聚在一起了。

 

  朋友一號為人正經耿直、朋友二號家教甚嚴又乖又聽話、朋友三號四號擺明要甲甲又不甲甲,從小一塊長大的好基友。

 

  

 

  「小澤,我週末有打工還要帶兔子看醫生,所以剛好沒辦法。」一號朋友先是搶先的回答。

 

  好,我原諒。雖然一號朋友會有臨時性的打工,也要帶兔子看醫生,能夠理解重視動物到超越友誼的男人。

 

  「小澤,你也知道我家有請家教,我真的只是很剛好出來遛狗而已……」

 

  好,我也能夠原諒。我有領受過二號朋友的家庭環境,光喝個茶都令人膽顫心驚,我也能夠體諒他。

 

  他不能原諒三號和四號,原本可以聚在一起玩樂的週末;可以跟可愛女孩子聯誼的活動,想到禮拜五放學他們倆都唬騙他,三號說要回鄉下、四號說有親戚來。

 

  

 

  「小、小澤……」

 

  三號喚了一聲之後,欲言又止,望向四號,兩人眉來眼去一陣子,三號突然用力瞪了四號一眼後,對著自己馬上開口說話了。

 

  「方任澤,真的對不起!」三號朋友對著小澤道歉。

 

  「你、你!」四號感受到了三號的被背叛,生氣的喊著:「你竟然先開口道歉,你這樣…我…我……」四號瞄了一眼自己,因為賭氣而不說話也不看三號跟自己一眼。

 

  此時,三號朋友支支吾吾的說開口說:「小澤,這次聯誼的事不是故意隱瞞你,不跟你說的……因為…你……」

 

  「我怎樣?我又怎麼了?」我開始逼問著三號朋友。心中便埋怨著好友隱瞞聯誼的事情。  

 

  此時,四號朋友看不下去,連名帶姓喊出三號朋友的名字。

 

  「藍一尉別支支吾吾!」四號朋友乾脆又坦率的性格,接下來說出一連串的指控。「小澤,你這人每次和女生聯誼會都要提起『那件事』,那次只是遊戲,而且在聯誼場合拿出來講,搞得我們每次聯誼活動都沒能好好交到女友,搞得我和藍一尉都不想帶你來!」

 

  「鄭亦凡,你是說那一次遊戲嗎!?」我喊了喊四號朋友的名字。

 

  四號朋友鄭亦凡,口中所說得那一次,在印象中就是以主題為『若自己是女孩,會選擇跟哪位朋友交往。』的真心話遊戲中,正巧三號朋友『藍一尉』跟四號朋友『鄭亦凡』互相選擇了對方,因此大夥的起鬨之下有了『好基友』別稱,但是因此這話題也是能夠拿出來講炒熱氣氛的玩笑話。

 

  「拜託,我是炒熱氣氛好不好!不然要怎麼讓女生放鬆玩。」

 

  「去你的!每一次聯誼最後,我中意的女孩都回我『我覺得你跟藍一尉真的很配』、『你跟藍一尉在一起,請不要三心二意的想要交女友』類似這樣的話!」

 

  結果,問題都是出在自己身上,或許炒熱氣氛之下的起鬨,玩起遊戲的懲罰內容交杯酒、碰鼻頭、擁抱一分鐘,一堆奇怪的懲法,女生觀感之中他們之間的看似勝過友情的情誼。

 

  每每在聯誼最後對女生表達好感,往往都是另一種祝福或是以友情相處,沒有一個能夠成為女友。

 

 

 

  「哇,你們那麼慘喔!」這下才知道自己害了兩人。

 

  「你現在才知道啊!」藍一尉以及鄭亦凡同時的斥責。

 

  一旁聽到這些話的朋友一號,他呆板的腦筋不免好奇問著:「你們真的沒在一起嗎?」

 

  「吳政,你閉嘴!沒人想跟你說話!」藍一尉以及鄭亦凡同時的斥責,一號朋友『吳政』。

 

  這下朋友一號吳政乖乖閉上嘴巴,但二號朋友適時的介入談話之間。

 

  「好了、好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下一次大夥再約一起出來玩不就行了?」

 

  「話說,程子揚你沒辦法吧!」

 

  身為資優生得二號朋友『程子揚』,家庭環境因素,平時要擠出休閒娛樂時間都很困難,能夠偷閒的時間也只剩下溜狗的三十分鐘。

 

  此時,鄭亦凡突然開口問了程子揚。「之前每次說要約出來玩,你每次都突然說不行,你是真的不行?還是假的不行?」

 

  「我…我……」程子揚顯得苦惱,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鄭亦凡的問題。

 

  「夠了,別再說了。」吳政突然地出聲,雙眼直盯著鄭亦凡。

 

  頓時間,氣氛變得緊張。

 

  「啊,藍一尉你的項圈打算帶多久啊?」我扯開話題,只想把這緊張的氣氛儘速地化解掉。

 

  藍一尉一聽,也大叫喊著:「鄭亦凡,快把我項圈拿掉啦!早就已經超過懲罰時間。」

 

  「先等一等,小尉!讓我拍張照好不好?」

 

  我趕緊的掏出手機,不幸地口袋中有著從超商剛拿到的贈品的玻璃彈珠,就這樣掉了出來,下意識追著彈珠跑,當撿起彈珠握在手中後,一回頭見到藍一尉已經拆掉了項圈。

 

  「喂,我都還沒拍下來耶!」

 

  「誰想要一直帶著這東西啊!」藍一尉脖子把項圈拆掉後,生氣的把項圈丟在一旁。

 

  見到藍一尉生氣的模樣,鄭亦凡主動伸手瞧著他脖子留下來的痕跡,發現到項圈的摩擦之下頸部肌膚微微地破皮。

 

  「小尉,你的脖子磨破皮了。」

 

  鄭亦凡簡單的提醒叮嚀,看在我的眼中,卻是很微妙的曖昧情景。

 

  「不過,藍一尉要是真的成了鄭亦凡的寵物,真的就很有趣了!簡直是超越基友之力的感情。」

 

  「誰想要啊!」藍一尉和鄭亦凡同時的反駁。

 

  短暫和樂融融地氣氛,程子揚無奈地打了個岔。

 

  「時間差不多,我該帶拉奇回家了。」程子樣牽著一隻大型的牧羊犬,

 

  「辛苦你了,子揚。」我向程子揚出聲音,示意的道別。

 

  程子揚微微地露出笑容,那表情顯得無奈,在離開前還自顧自的說了一句話。

 

  「我有時候很羨慕拉奇,成為一隻狗或許還能比較自由、快樂。」

 

  因為程子揚說了那麼一句,我也回應了一句。「你回去做夢一場就能變成狗,也能好好放鬆心情!」

 

  一聽,子揚才露出發自內心地微笑。

 

  「呵呵,謝明天學校見。」

 

  當我、藍一尉、鄭亦凡、吳政,四人目送了程子揚的離去後,彼此之間看來看去。

 

  突然,藍一尉那麼一句話。

 

  「吳政,你要不要來參加聯誼?要是有你參加,應該會有很多女孩子願意來。」

 

  吳政先是看了看自己懷中的兔子,似乎想到了什麼。接著,說:「有空閒休假日時間我得打工,所以沒辦法參加聯誼。」

 

  「小尉,吳政他有兔子就夠了,不需要女人。」鄭亦凡說出吳政說出了內心想法。

 

  我也腦筋一動,笑嘻嘻的說著:「哈哈,要是兔子能變成人,我們就不用替吳政擔心了。」

 

  「哈哈哈……真的兔子變成人,吳政會認真考慮嗎?」鄭亦凡邊笑邊著問吳政。

 

  「但牠是公兔……」

 

  「哈哈,我鬧著玩,你好認真回答喔!」我笑得開心極了,吳政認真又有趣的性個,令自己腦袋一直在想著兔子變成人跟吳政在一起生活的有趣畫面。

 

  「吳政性個正經又認真,誰跟小澤你一樣。」鄭亦凡說完,看了看手腕上的錶,接著扯了藍一尉,又說:「時間太晚了,該回去了」

 

  「明天見!小澤,我跟亦凡一起先走囉!」

 

  藍一尉先行的道別後,當自己和吳政對看一眼,彼此各自的道別,只剩我一個人右手中裡的手機跟彈珠、左手袋子裡便利商店買來的零食和小美冰淇淋。

 

  「啊!小美冰淇淋都融化了!」

 

  當把手機和彈珠放回外套口袋中,趕緊拿出冰淇淋把它吃掉,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彈珠奇異現象,詭異的顏色變化。

 

 

 

 

 

  

 

  當我專心打著遊戲,是戀愛BL遊戲當中,試著跑過地一輪,結果是悲劇收場,導致自己生氣動之下,熬夜繼續再跑第二輪,想要拼出一個好的結局。

 

  當熱衷玩著BL遊戲到一半,手機傳來的訊息振動,掏出口袋中手機時彈珠也掉在一旁。用手滑著手機訊息頁面,順勢撿起彈珠剎那──

 

 

 

  ──又在玩BL GAME?

 

 

 

  ──為何不認真去交友網站去找個對象來得實際點?

 

 

 

  「老子也想要神龍大人啊!」說完,怒氣還沒削減之下,甩出了手機跟彈珠。

 

  下一秒,莫名地開始厭惡自我,明明身高不高、長得不胖,長相也不醜,沒有痘痘、沒又疤痕,臉又白白淨淨,就是沒有人能夠

 

  過去在國中就漸漸意識起自己的性取向,對於男與女就偏好男性,可惜在男女同校的環境下,女生就很難追求了,何況是男性,他只能透過腐女好友滿足自己的妄想。

 

  雖然一直在遊戲和二次元世界能獲得滿足,始終不敢跨出一步,而腐女好友也希望自己能找得到另一半,只是最近腐女好友總是提醒自己別太過於沉迷於遊戲當中,遊戲中的男人是沒辦法有真實上的交往。

 

  譬如房間牆上,掛著知名BL遊戲中的神龍大人,一身古裝跟威嚴氣勢,對待主角是盡其所能的疼愛與關愛……

 

  躺在床上,地面滾過來方才丟出去的彈珠,撿起來的一刻,嘴裡哀嘆了那麼一句話。

 

 

 

  「我也想跟遊戲主角一樣,受到神龍大人的疼愛與關愛……

 

 

 

 

 

  接下來的所有的事情,就是從這一天、這一晚開始發生,我是方任澤,我的朋友們吳政、程子揚、藍一尉、鄭亦凡,如同遊戲中一樣,各自不同發展的故事情節,全是因為我所造成的悲劇?喜劇?

 

 

 

 → 個人誌試閱02

 

留言

秘密留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