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3-新刊【接連不斷的小意外】試閱02

個人誌試閱
08 /09 2016

  第一回合:可能性的存在



  早上,凌晨的時間,處在一般住宅區的五層樓的公寓。

  正值高中一年級生的吳政,醒來發現自己睡在爺爺奶奶的住所,他才回想起週末父母不再家中,所以前一日就被奶奶強制的留宿了一晚。

  待他梳洗完畢後,看了看時間,出門走上樓去,他家的住所也就剛好位於也爺爺奶奶家的樓上位置。

  他一道門口前,聽到了異樣的聲音,原本以為父母回到家裡,可惜一打開門就往玄關鞋櫃一看,父母根本還尚未回來。

  所以是誰?

  好像有不知名第三者的存在。

  吳政推測家裡多了什麼人,舉止開始謹慎起來,往自己客廳空無一人,悄悄走到房間,看見角落擺放的籠子門口開著,飼料撒了一地、兔子不見了。

  這讓吳政有些不安,細細聽著耳邊的聲音,那細小的聲音是從後方的廚房傳出來。

  吳政見到大約十四歲的男孩子,身高比自己矮了一截,全身是赤裸的狀態,嘴裡咬著一根胡蘿菠。

  「唔唔──!唔恩…唔唔唔唔唔………」

  「你……」對於男孩的出現,吳政感到困惑。

  男孩嘴裡咬著胡蘿菠,一直蹦蹦跳跳的纏著自己,嘴裡一直發不出聲音。

  「唔唔…唔唔!唔嗯……」

  「你叼著胡蘿菠,是沒辦法把話說得清楚。」吳政一直在想男孩是怎麼溜進他家,而男孩看似無害又笑得天真的樣子,內心便鬆下戒心。

  吳政好心地先拿他嘴上的胡蘿菠,自然地伸手幫他梳整頭髮,淡褐色的頭髮、眼珠子雖是黑色,但他的眼眸之中清澈漂亮,有股討人喜愛的靈性。

  「你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衣服呢?」吳政輕聲細問。

  「我?」男孩低頭看了看自己一眼,又把吳政從頭到腳看過一次後,突然嘴角揚起笑容,開心地伸手攬住吳政的腰身,在他的懷裡蹭來蹭去,而且還發出開心的嘻笑聲音。

  「嘻嘻……主人,我我想吃果凍!」

  這男孩在說什麼?

  男孩圓潤白皙的臉頰,撅起紅潤小嘴,他伸長手指著廚房高處的櫥櫃,吳政曉得男孩指的櫥櫃裡頭有擺放著兔子的食物。

  「主人,我想要吃果凍!」

  「那個……你…你……」

  覺得開始有些不對勁,從頭開始思考,房間的籠子受到破壞、客廳的整潔乾淨,卻不見兔子的蹤影,只有懷裡白白淨淨的男孩,嘴裡喊著『主人』。

  男孩僅僅摟著吳政,搖晃著他,嘴裡喊著果凍。

  兔子!?

  對了,兔子跑去哪裡了!?

  對於兔子的消失,很著急的吳政一手推開男孩,開始在四處尋找兔子的蹤影,知道兔子愛往角落鑽,吳政移動家具、趴俯在地上的尋找。

  「主人,你找什麼啊!?」男孩也主動的提問。

  「兔子。」

  「我就在這啊?」

  「不是你,是兔子。」

  「我就是啊!」男孩蹦蹦跳跳,又跳往吳政的懷裡蹭來蹭去,揚起他的可愛臉蛋,笑笑地說著。「我就是兔子啊!」

  「你…你……」吳政不敢猜測、也不敢亂猜,僅僅覺得被男孩緊緊抱住,令他明顯地表現出的反感。

  明明不認識這名男孩,卻裝作熟悉自己的樣子,舉止摟摟抱抱,先是推開了男孩,提起嚴肅的面孔鄭重的告訴他。

  「我不認識你,別一直蹭著我。先告訴我你是從哪裡進來的?」

  吳政話一說完,男孩傻楞楞一動也不動。

  「我…我……是兔子嘛……」男孩兩眼水汪汪,很努力憋著淚水。

  雖然吳政說話直接,心裡還是多少關心男孩,他的話聽不懂也說不清楚,心想可能是特別需要觀照的孩子,看他全身赤裸得出現在這裡,就把自己身上的襯衫給了他穿,交待他在客廳裡乖乖坐好,也說了找到兔子後會帶他回家。





╳ ╳ ╳ ╳ ╳ ╳





  吳政在客廳裡找完又跑回房間找,甚至把窗戶陽台也找過一遍,也特地移開家具的找尋兔子的下落。

  一旁看不下去的男孩開口問:「兔子很重要嗎?」

  「兔子是我養的寵物,很重要。」吳政覺男孩臉色不好,眼睛也帶著淚光。

  「那我呢?人家我就是兔子啊……」

  「我不認識你,兔子就是兔子,不可能你。」

  好好一個男孩怎麼可能是兔子,不僅如此,吳政還苦惱著要如何送他回家。

  「哇啊啊啊──人家要變回兔子,變回兔子……我不要當人類,討厭…討厭……主人都不認識兔子我,乾脆我死掉算了……哇啊啊啊──嗚嗚──」

  「喂,你先別哭!噓…別哭……」

  「嗚嗚……我是兔子;兔子就是我。為什麼主人就是不認我是兔子……嗚嗚啊──」

  「你、你……」吳政對哭泣的男孩很沒輒,試著拍了拍肩膀安慰他。「拜託,你別哭了。」

  「明明剛剛昨晚才一起洗澡,而且還帶我去醫院、美容院,甚至買果凍給我……嗚嗚……嗚啊──」哭著哭著,又抱緊著吳政在他的懷中用力的大哭一場。

  「可是…你…你不是兔子……」

  吳政他不懂眼前看似十四歲的男孩,怎麼會認為自己是兔子,還是自己養了一陣子的兔子。

  精神病患?可是他住在這附近從沒看過男孩,也沒有類似的精神病患者,還是可能被家人關起來,偷跑出來的男孩。

  吳政陷入了苦思,男孩只是不停的哭,哭著說自己是一隻兔子。

  「人家就是兔子、人家就是兔子……嗚嗚……嗚……我死掉算了……哇啊啊啊──嗚嗚──」


留言

秘密留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