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亡者彌撒-第四章(黑甜/3p/堅忍弱受)


第四章

愛麗娜情緒仍處於激動的狀態,她掙扎的想要甩開小伊,而小伊則是一句句的不斷向愛麗娜說著。

「有人會注意到我們,去我的房間。愛麗娜……」不厭其煩,用著溫柔的語氣。

兩人走在教堂人煙稀少的地方,穿過充滿天使雕像的庭園,中型大的房屋則是特地為孤兒孩童所建造的房屋,裡面整潔乾淨,而在這重要彌撒日的時間,全部的人幾乎都待在教堂工作,所以房子裡一個人也沒有。

轉開房門,一塵不染的白色的窗簾,甚至床舖上的枕頭被套,而小伊就直接的讓愛麗娜就坐在床鋪上,只是愛麗娜始終沈默不語,小伊倒是觸摸著愛麗娜無法裝上的義肢。

「讓我看看,愛麗娜……」小伊緩和的語氣,慢慢的從愛麗娜懷中拿走義肢。看著接口破裂的部分,小伊知道這沒辦法修好,站起身的望向衣櫃,翻找著東西。

「對不起。」

小伊背對愛麗娜,仍持續的尋找東西,望著箱子便想起那一晚上,男人所留自己的大衣,這一件衣服正好可以遮掩住斷截的手肘,甚至更能不讓任何人認出愛麗娜。

俐落攤開衣服,直接披覆在愛麗娜的身軀以及手,更細心的小伊,親手的扣上扣子,再一次的面對著愛麗娜。

「對不起,我不該抱持著那種心態。我自以為是的想法,擅自加註在你們的身上,傷害了妳的弟弟和妳。我確實不了解妳的弟弟,也一點不了解妳,就如妳所說的一樣,我是令人做噁的人……」

愛麗娜的怒罵,小伊知道從來沒有想過那背後的原由,只知道事情是錯誤,並沒有真正的了解那錯誤之前的原因,而是非對錯全都是只是自己的想法。

「對不起,愛麗娜……」先是評斷愛麗娜的弟弟,吃人是不對,但一直沒有想過,說不定他是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必須吃人,被未知的人、靈,甚至惡魔,吃下活生生的一個人之後,由心滋生的罪惡感,才是令人無法想像。

「我可以離開嗎?」

雖然愛麗娜口氣冷淡,臉色沒有表現出厭惡、生氣,而小伊不奢望能得到愛麗娜的原諒,照著她的意思,一路護送著愛麗娜到教堂後門,站在門口的人,小伊很清楚的見到,是愛麗娜的弟弟。

看著他,沒有了以往害怕的恐懼感,腦袋也沒有自動浮現出他殘忍吃人的景象。只有見到姊弟之間,互相依賴的情感。

「戴納,你怎麼跑出來了?」

「我一個人在家裡很無聊,所以就跑出來了。」身為愛麗娜的弟弟戴納,似乎也注意到姊姊紅腫的眼睛,問著:「姊姊,妳眼睛怎麼好像哭過,紅紅腫腫……」

此時,愛麗娜轉頭看向小伊一眼,才慢慢的說出口。

「……已經沒事了。」

愛麗娜的一句話,聽在耳裡的小伊,放下那沈重的心情,不自覺露出喜悅的表情。同時愛麗娜原諒了小伊。

兩人彼此的露出微笑,朋友之間的關係,並沒有遭受到任何的破壞。

「下一次見,愛麗娜。」





在這個世界僅存能使用的土地,除了『賽凡斯坦利』第一大國,第二就是『維波希亞』,領土區域約三萬五千平方公里,可是城市範圍只佔其中的五分之一,部份是佔有絕大多數的巨型的教堂建築以及皇宮,而早遠古代的教堂也是存在散落在其他四周,雖然已經沒有任何作用,滿遍草地花開,春意盎然的景色。

小伊正躺在草地品嘗著春天的味道,身邊正不知從何來的小動物,抬頭望看見熟悉的好朋友。

「愛麗娜。」

「你真悠閒,難道教堂沒有事情忙嗎?」

「三天國家女神賜福日,把所有人都搞累了!好不容易的休假日就饒了我……」

當冬天一過去,國家最為重要的國家女神賜福日,是全國教堂都要配合慶祝的日子,白天朗誦聖經書文給民眾,上晚的聖詩演唱、彌撒、餐會,甚至隨著重要的日子而放美麗的煙火,結束後也讓小伊累的全身酸疼。

「我現在腰酸、腿也酸。」小伊緩緩的坐起身,用手搥一搥酸疼的腰部兩側。

「真好,女神賜福日我們也只能乖乖的待在家裡。」愛麗娜因為家族背景關係,不能參與祭拜女神的活動。

「小伊。」

一個小聲的叫喚,小伊一聽也知道對方是誰,「戴納,今天你是偷跑出來的嗎?」

「嗯,剛剛好不容易擺脫監視的人……」戴納拍拍身上的枝葉,讓衣服保持著乾淨的狀態。

這時候小伊看著愛麗娜起身的走到弟弟戴納的身邊,整理他的衣服、頭髮,每個舉動都是充滿著關心。

小伊想起發生那一件事情後,自己與愛麗娜兩人更加的親密,而愛麗娜弟弟食人背後是什麼樣的原因,更想了解愛麗娜、了解他的家人,只是愛麗娜始終沒有告訴自己,但也等著某天,愛麗娜提起勇氣向自己坦承一切。另外,對於愛麗娜的弟弟「戴納」,則是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一開始是愛麗娜提出要求從教堂外見面,除了愛麗娜外,見到的是依偎在愛麗娜身旁的戴納,個性老實木訥,擁有一顆純真善良的心。

此時,天空飛來了一隻小麻雀,牠飛在戴納的四周,突然站在戴納頭頂,一口叼起他的頭髮。

「別亂叼我的頭髮!」戴納的甩頭,伸一手的想要趕走麻雀,可是麻雀怎麼趕也趕不走,而轉向愛麗娜求救。「姊姊,妳叫牠走開!」

「戴納,牠是個女孩子,你不能太粗魯。」

愛麗娜了解動物的語言,她知道小麻雀似乎很喜歡戴納,可是戴納頭髮被拉的很痛,所以生氣的用手一揮,卻不小心打到牠,這下小麻雀用尖銳鳥嘴,猛力一啄!

「好痛、痛!」

小麻雀猛啄戴納,而愛麗娜也替小麻雀想法,轉達的給戴納知道。「牠說你都在欺負牠,還說我才不會喜歡你這種人。」

「我是人,又不是鳥!」

當戴納話一出口,小麻雀再次猛力一啄,拍拍翅膀的飛走,而戴納只能揉著被啄疼頭,還有那一頭亂髮,而過程看在眼裡的小伊,伸出手替戴納撫平他一頭雜亂的頭髮。

「整理好了。」

「小伊的手好溫柔,聲音也好溫柔。」戴納很自然的說出心中的想法,喜歡小伊的溫柔,是發自真心的喜歡他……

從兩人之間的約定,漸漸的變成三個人,愛麗娜大多約在偏遠的草原,小伊也很遵守約定的赴約,而小伊有向愛麗娜說過教堂也是一個很方便會面的地點,只是愛麗娜告訴自己,戴納因為某種原因,不能進入教堂。



音樂課程,卻帶錯書本的小伊回到教室,一眼望去原本是空無一物的桌椅,唯獨自己座位上有個包裝精緻的小禮物。

不知哪一天起,戴納又開始的在自己的座位上,每天送一樣禮物,其實小伊在認識戴納的一開始有想過把禮物還回去,只是戴納從來沒有隱藏自己的情感,每一次都表達出喜歡的心情,肉麻的話都能說得出口,而那一張純真的笑臉,往往總是沒辦法開口。

望著空無一人的教室,有一股覺得戴納似乎好像還沒離開,小伊輕柔的叫喚。

「戴納,你在嗎?」說完,耳邊沈重桌椅的移動聲,見到在檜紅色的長椅下,戴納的身影默默的出現。

「那座位的同學超級沒有公德心,竟然在椅子底黏上口香糖,害我的衣服黏到一塊……」

戴納指著自己肩後,還是濕黏的口香糖,而看見戴納拙樣的小伊,發出一陣笑聲,一手從口袋中拿出手帕,幫戴納把黏在衣服上的口香糖取下,但是衣服表面還是有沾到一些。

「這得用水搓一搓,才能搓得掉。」

「謝謝你,小伊。」接著,戴納指著小伊手中的手帕,說:「這個我也一起拿回去洗一洗後,再還給你。」

此時,小伊正要回答戴納的時候——

「小伊,你好了沒——有——」小伊朋友突然的出現,見到了戴納,卻露出厭惡的表情,「怎麼是你,你是來纏著小伊不放嗎?」

「他才沒有來纏我。」小伊解釋,更向朋友說明自己和戴納之間的關係,說:「現在我和他是好朋友。」

這下小伊的朋友臉一沈,嚴肅正經的口氣,彷彿是警告著小伊。

「小伊,你要跟誰都可以。可是他又是席古斯的人,席古斯家族向來信仰惡魔,一旦事情發生到時候,你有幾條性命都不夠賠!」

「不會發生,你就不要再繼續說下去。」小伊知道朋友是在擔心自己,可是他還是依舊的對自己,話中恰巧說道小伊最在意的一件事情。

「小伊,他現在當你是朋友,但你能保證他用什麼邪術在你身上,然後你就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早已經被惡魔給吃抹乾淨!」

突然戴納雙手摀住耳朵,腳步不穩的跌跌撞撞,聲音撕裂放聲大叫:「住口!不要、不要再說了……不……你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不要……」

「戴納!」

小伊看見戴納激動的情緒,整個人無法控制的放聲大叫,針對著自己朋友斥怒,但話語之中讓小伊感覺到戴納似乎是對空鳴喊。

「你說的不夠多嗎!閉嘴、我求求你,給我閉嘴!」

「戴納,你冷靜點……」小伊想要安撫戴納激動的情緒,朋友卻一手拉住自己,不讓自己靠近戴納。

「小伊,別過去!他根本已經不正常了……」

當腦內充斥著戴納撕裂的吼叫聲,小伊根本沒有聽見朋友所說的話,他擔心著戴納,看著戴納整個人畏縮的窩在地板,聽得見如同哀嚎的哭泣,心底似乎能感覺到戴納脆弱的一顆心。

小伊伸手想要觸碰戴納,想要安撫他……

可是任誰能想到人可以能在幾秒之間變化,手指有著如同野獸般的利爪,先是固定獵物的抓住小伊,瞬間咬下了肩膀的一塊肉!

感受到牙齒刺入肉中,瞬間撕裂而帶來劇烈的痛楚,可是小伊只有感覺到濺在臉頰上的鮮血以及看過去的是被惡魔附身一樣的戴納,而他嘴裡銜著自己的肉。

他不害怕、也不生氣,更不覺得痛,因為戴納的心,一定比自己還要痛百倍……

——小戴納,仔細用味覺去感受!人肉是那麼甜美鮮嫩的肉,而且是你最喜愛那個人的肉。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