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3-新刊【接連不斷的小意外】試閱03

個人誌試閱
08 /10 2016
第二回合:心不轉,人轉。

  出生在父母、兄弟姊妹都是高學歷家庭之中的么弟『程子揚』,受到的是父母以及哥哥、姊姊的關愛跟喜愛,但是一扯到成績、學習,與他人競爭的成績,卻是一個比一個還要嚴厲。

  即使父母分別是高學歷、高成就,在營造出的嚴厲的教育環境下,哥哥以及姊姊也擁有高學歷的資格,而程子揚則是成績無法保持在前列,處處受到父母的關注。

  尤其是母親過於的關切,一直讓程子揚過於的壓力,國中基測時身體健康導致無法進入第一志願學校。

  在那之後,程子揚的母親每每嘴上說著國中基測失敗沒關係,但作為卻掌控程子揚生活,讓他每每心想高考不能失敗,便成他最大的壓力,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頭髮掉得數量漸漸變得多。

  尤其是昨天耳朵上方附近,明顯的光滑觸感,讓程子揚嚇得連一個習題都無法完成解答。

  為了轉移心情,帶著家裡飼養的德國狼犬外出散步,這也是程子揚唯一能夠放鬆的時段。

  散步時,巧遇到學校朋友便簡單地談笑了幾句,心情也變得愉快。

  今天的程子揚沒有做惡夢,是個稍稍開心的夢境,因為他從久以前想要帶他飼養的德國狼犬『拉奇』去一趟寬廣的牧場,暫時拋開平時的苦惱,盡情地嬉鬧玩樂。

  醒來過後,先做了個伸懶腰的動作,瞇起的眼睛看出去,總覺得眼前的手有些不一樣,白色的短短毛髮擁有狗的腳掌。他先是揉抹眼睛,總決自己的臉好像有哪裡不同,一層毛髮、突出的嘴顎骨,仔細看出四肢明顯的不同之處,軀體扭個腰身,發出聲音。

  「汪呃──」驚訝摀住嘴巴。

  那隻遮掩嘴巴的手,卻不是有著五指的手,確確實實的一隻狗的腳掌。

  程子揚趕緊從床上爬下床,可是明明應該是雙腳站起身體,但是莫名以四肢站立,視線也跟平常的不同,頭一轉看見落地窗的反射,程子揚震驚的不敢輕舉妄動。

  程子揚見到一隻中型的純白牧羊犬,他的手一動、窗前的牧羊犬前腳也跟著一動。

  突然,猛力拍打房門的聲音。

  「子揚,是不是你又把拉奇帶到家裡,又是你害我的過敏發作!」姊姊在門外一頭的吶喊,還不忘使用威嚇來樹立她在家中的姊姊位置。「子揚,再一次把牠帶進房間,你就完蛋了!」

  程子楊慌張的左右擺動,,用兩隻腳站立讓他覺得吃力,而且自己現在的樣貌是狗,卻內心上盡可能地想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

  「子揚,你起床了嗎?」

  糟了,是媽媽的聲音!

  程子揚根本不敢出聲,因為怕出來的聲音,也只是汪的叫聲。

  程子揚母親先是在外頭提醒著上學的時間,似乎遲遲等不到孩子回應,而轉動門把。

  「奇怪,子揚?你門鎖著又不出聲音……」接著,聽見了離去的腳步聲,但是提高嗓門朝著客廳方向。「爸爸,你去找拿我櫃子上的鑰匙。」

  糟了、糟了!我不能待在房間,對了!窗戶、窗戶……

  房間的窗戶有一定的高度,但是只要把房間的椅子移過來,要從窗戶離開房間不是問題。

  程子揚開始移動椅子就趕緊窗戶外跳,窗戶外是一樓頂部做出的露台,接著在一樓頂的露台邊,左右低頭看了看,只見到拉奇的狗屋子,能夠縮短著地面的距離,他馬上而先跳在狗屋上,再往地面。

  或許,程子揚還不懂得用這付身體跳躍,身體的前傾完全失去了重心,以為頭會撞到地面,最後他撞到到了一個柔軟的物體。

  「子揚,你沒事吧?」

  溫柔好聽的聲音,就在程子揚聳立的耳朵邊,他轉過頭注意到漂亮咖啡毛色體格漂亮的德國狼犬。

  「咦…咦!?拉奇,你……」他還在懷疑是否聽見的那股溫柔的聲音,是不是眼前的拉奇,「你、你……」

  「程子揚!」從二樓傳來母親,兇惡可怕的聲音。

  這時候拉奇轉了頭看了二樓又看子揚,接著牠便意會到事情的狀況。

  「子揚,你要不要到我的屋子裡躲一躲。」

  「拉奇,我…我……」為什麼拉奇、拉奇能講話,我的身體……

  「先冷靜,不管如何你都先冷靜下來。」拉奇擁有成熟男性該有的穩重,更以安撫的心情帶著子揚進入到牠所居住的狗屋裡。

  狗屋內的地方,成犬體型還要稍微寬敞一些,若硬是要塞入兩隻狗會太擠,拉奇直接就讓給程子揚,讓程子揚待在裡面好好地冷靜下來。

  「等,家裡的人都去上班、上課,你再出來好嗎?」

  「嗯……」

  這段時間程子揚腦子一團亂,自己變成了狗。眼前拉奇趴在狗屋前,而自己是在狗屋之中,也只有向拉奇求救著。

  「拉奇,我怎麼會變成這樣子。」

  拉奇搖搖頭,他也對程子揚突然變成狗,他是一無所知,只知道抬頭他見到白色牧羊犬的瞬間就已經認出了程子揚。

  「拉奇,現在那我怎麼辦…我……」唉聲嘆氣,程子揚直盯著自己變成狗掌的手,看著看著淚水滴了下來,逐漸地哽咽發出嗚嗚的聲音。

  「子揚……」奇拉只能安慰,牠先是啪著身軀移動,鼻尖頂著程子揚兩側,出於本能地舔著淚珠。

  程子揚被舔的當下嚇了一跳,但他能馬上意會過來奇拉是出於一顆安慰的心意。

  「我…沒事…我沒事的……」拉奇和過去一樣,每當沮喪的時候,奇拉總是第一時間的安慰,舔了舔自己臉頰、用身體頂著自己。

  「拉奇,你真溫柔。」

  「子揚,你想變回人類嗎?」拉奇想要問清楚程子揚內心真正的想法,牠身為程子揚飼養的寵物,他都能明顯感受得到程子揚在『家』裡過得難受、很壓抑,而且很多時候接近程子揚都表露著愁眉苦臉的樣子。

  「子揚,現在你真心想要回家?」其實拉奇內心覺得程子揚保持現在的樣子,或許比起當人類還要快樂很多……

  「我…我……」回家,有誰能夠接受他現在的樣子,就連自己根本無法接受。「我是人…人類……不是狗……」

  拉奇清楚聽見程子揚的回答,雖然有些失望,但還是很尊重程子揚的想法。

  「也對,畢竟你是人類,人類的食物跟生活方式,比起動物有很大差異,身為人類的你畢竟不可能接受現在這樣子。」

  「拉奇……」

  若不是眼前所見,程子揚認真一度以為在跟一名人類交流,明明是一隻優雅漂亮的德國狼犬,牠那炯炯有神眼眸、舉止之間都穩定十足的透露出氣質。

  「不過,子揚能跟我談天我現在就很開心了。」

  同時,拉奇將頭靠近程子揚,磨蹭、輕舔,做的動作都是動物才會有的撒嬌的舉動。

  「若是你變回成人後,還能繼續交談那就更好了……」拉奇輕聲訴說內心的想法,讓牠更加珍惜這一段能與程子揚談話的時光。

  「嘻嘻……」

  程子揚被拉奇舔弄立起自己長的白毛的耳朵,牠的軀體也蹭上來的在腰部旁邊。事發至今終於與拉奇的接觸,感受到他的毛髮和軀體之間的獸性才有的磨蹭,漸漸地舒緩他內心的擔心害怕情緒。

  程子揚喜歡拉奇的體貼和溫柔,自己雖變成了一隻牧羊犬,但總覺得拉奇會幫他想到辦法。

  「你放心,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我想問祂可能比較清楚。」

  「真的有辦法解決嗎?」遲疑的程子揚,看著拉奇肯定的模樣。

  難免懷疑拉奇到底有什麼辦法解決,何況牠現在可是被項圈被鍊條套住,哪都也去不了。

  「可是拉奇你的項圈……」

  拉奇脖子上的項圈的鍊條是為了防範家犬亂跑的措施,而項圈接扣處,則是設計需要按壓的操作才能解開。

  如今不是人類的程子揚,用狗的腳掌根本無法用替牠解開。

  拉奇自信滿滿地一笑,先是抖起身體,將鍊子與項圈的接頭轉右側方向,扯著鏈條將接釦扳開得地方卡在狗屋木頭縫隙之間,拉奇只要做出前後的動作後,就能輕易的將接扣打開。

  「拉奇,你…你……」程子揚見到了拉奇的另一面,那種聰明又精細的動作。

  雖然程子揚平時負責照顧拉奇生活,知道牠可以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只是今日才知道拉奇竟然可以做出如此很細微的動作。

  「拉奇,你…你真的是狗嗎?」程子揚小心翼翼的問著。

  「一半一半。」

  「一半?」驚訝的程子揚不免開始懷疑起,非科學常理的解釋。「你是妖怪?精靈?」

  「呵呵,子揚想的東西都好奇怪。」

  耳邊聽見拉奇的開心笑聲以及牠明顯的喜悅的樣子,讓程子揚瞬間閃過一個想法,自己都能成為狗了,要是有妖怪或神仙也就不稀奇了。

  或許,拉奇真的有辦法解決的辦法,心中對拉奇產生莫名十足的信任感。

  「哇!拉奇金屋藏嬌,哪時候釣到那麼漂亮的白色長毛牧羊犬,真罕見。」

  「大、大哥!?」比起身為狗的自己,大哥顯得比起去還要高大跟強壯。

  程子揚大哥毫不猶豫的就把程子揚從狗屋裡面拉了出來,雙手環抱住了程子揚身為狗的軀體,便開始從脖子、腋下,不停地來回在胸口腹部搔弄,見到了那雙腿之間暴露出來的地方。

  「不、不要……唔唔……」

  「喔喔,公的……沒意思,不能生小狗狗。」

  「大哥,放開我啦!」

  可惜似乎程子揚所說的話,大哥完全沒有聽懂,畢竟現在兩人是不同的種族之下,人類的聽覺是無法理解變為狗的言語。

  「汪!」拉奇看不下去,叫了一聲,在一旁跺腳的舉動以及拉扯大哥的衣袖。

  「欸欸,不會吧……拉奇,該不會真的對這條公狗有意思?」

  「大哥,放開、放開我!」

  可惜程子揚的呼喊在人類的耳朵聽來也只是嗚嗚汪汪聲音,用力扭動身軀,一口氣的逃離大哥的懷中,下意識的躲在拉奇身邊。

  「嘻嘻,真有趣。」

  「好了,該去上課了,你們好好相處啊!」程子揚的大哥,轉向拉奇摸摸牠的毛髮,「拉奇也替我照顧照顧子揚,要是他真的逃家,就讓趁機會讓他離開這個家放鬆也好……」

  大哥,怎麼會說這種話。明明在家裡從來不跟父母、不跟自己交流……

  眼前溫柔神情的大哥,原本只存在於程子揚過去的記憶中。明明彼此隨著年齡長大漸漸彼此搭不上話,僵硬的兄弟關係,大哥出乎意料關心著自己。

  現在的大哥一直摸著拉奇身上的毛髮,接著又伸手摸向自己,如同疼愛寵物般地搔弄脖子以及耳朵的毛髮,直到大哥感到滿足為止就去上班了。

  程子揚看著大哥的離開,逐漸地想到很多小時候的事情……

  「子揚,你怎麼了?」拉奇注意到深思的程子揚。

  「哥哥有時候,跟你說話會提起我嗎?」程子揚好奇的問著,也想著大哥或許跟自己一樣只敢把內心話說給寵物聽。

  「他每次出門都會。」拉奇道。

  「講什麼?」就如同自己所猜想的一樣,便好奇著大哥都會說什麼話給拉奇聽。「哥哥,都會講些什麼?」

  「跟你一樣,都是家人的事情。」

  原來大哥跟我一樣……










留言

秘密留言

SARI‧夜漓

○社團→「目錄中成人條例」。
○女性向、原創耽美小說
問與答 ←←←歡迎發問!
社團信箱 acatalogue@hotmail.com
私人信箱 chirssar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