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綁夫01(NP/微養成/甜)

    第一章



  一二三,即使很簡單的數字,一就是第一個,二就是第二個,三也是同樣接著排列下去。

  一二三!



  「咿啊啊啊啊啊啊————」



  刺耳尖銳的尖叫,女人並非是恐懼下發出來,而是氣到極點,腦袋氣炸了,無處發洩,只好用她擅長的音量,發洩湧泉般的憤怒,讓人知道惹毛她的人是絕對沒有好下場。

  這只是女人第一步的下馬威,第二步是她已經是佈滿血絲的眼珠子,瞪大的仔細看向四周,而他周遭的小僕人們,都嚇得落荒而逃,好比是西方的蛇頭魔女、東方的般若,實在恐怖的嚇人。

  女人腳步已經是一步一腳,而是緩緩猶如飄移,彷彿已經知道作惡的犯人是誰了。

  在華麗的聖母教堂,除了美麗的玻璃花窗,還有天使雕像、幅幅神聖的聖母畫像,其中教堂中心的聖母像美麗又慈祥,散發母性光輝的女人。

  可惜唯一的事,聖母雕像已經慘不忍賭,破了半邊的臉,手也不翼而飛,地上的碎片則是乾乾淨淨,連 一點雕像的塵埃都沒有。

  這時候女人已經在不遠處的風琴旁,發出嚇人的低沈聲,「你們……你們三……三人是要打破……打破……」

  此時,女人換氣的吸了一口大大的氣,而風琴也頓時發出「咚」的一聲!

  「你們三人是要打破幾個才甘願啊啊啊啊啊啊————」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惡啊啊——」

  女人已經歇斯底里的在風琴旁,兩手打在風琴的鍵盤上,伴隨風琴傳來的嗚嗚聲,怒氣就發洩在鍵盤,一打、再打,鍵盤打壞了,女人尖叫聲,以及一道稚嫩的哭聲,終於讓女人停下這恐怖的行為舉止。

  「哇啊啊啊啊啊——不要,聖母變得好可怕——嗚啊啊啊——聖母,好可怕——」

  「小爾,叫小弟閉嘴!」

  這道指責的口氣,是從風琴旁的布幕裡傳出,當女人緩慢接近的同時也聽見其中一人聲音。

  「靠,小弟你先哭,我們就完蛋了!」

  搖著頭盯著布幕,女人伸手撥開風琴旁的布幕,映入眼簾的是三位年齡不同的男孩,女人的眼中狠瞪著其中稍微年長的男孩。

  「裔,覺得自己很有本事,帶頭破壞東西是吧!」

  男孩正是年輕氣盛的年齡,面對到事情,很快的指著身旁的弟弟,開口說:「這次是小爾他自己控制不好魔力,所以打壞雕像的人是他。」

  「大哥,你——」這下大哥的指責,令他啞口無言,但他很快的看往右手邊大約十歲出頭的孩子,「聖母,全是小小珊在鬧我,我才會打壞,要怪也要怪小小珊!」

  「唔!」小小珊翹嘟嘟的嘴巴,充分表現出孩子稚嫩的模樣,「才不是!明明是大哥和二哥偷練魔力,都不教我,只會偷練。我不管!這明明是大哥和二哥的錯!」十多歲的孩子,以他嬌小的身軀,不停的生氣跺腳,訴說著兩位哥哥不滿地方。

  面對小弟哭鬧的大哥以及二哥,倆人同時很有默契的同時間針對著小弟的不滿處。

  「吵死了,你這整天只會哭的娘娘腔!」

  「唔!」一聽,眼眶異常迅速積滿淚水,大叫:「嗚哇啊啊啊啊……我不是娘娘腔、我不是娘娘腔,我一點也不娘……嗚啊啊啊……」

  大哭大叫的孩子,是名為「珊」的小弟,因為肌膚白、個子小、沒有攻擊力的眼神,只有圓嘟嘟的臉蛋,總是被人嘲笑說像娘娘腔,而因此非常極度的厭惡「娘娘腔」一詞。在小弟一旁是身為二哥,單名「爾」字,排在順位第二,時而因為大哥個性強勢,夾在父母、長輩之間,時常被說成是牆頭草,只會站對自己有利的地方。接著,就是天下唯獨的大哥,單名「裔」字,作風強勢,個性固執強硬的態度,但腦袋思緒精明的可怕。

  三人從順序開始,年齡為17、14、11歲,皆為同個父母親生出來的孩子,卻是託人照顧長大。而被受人之託的就是在小小珊口中稱之「聖母」的女人。

  「聖母,我一點也不娘……我不是娘娘腔……嗚嗚……我要告訴媽媽、我要告訴媽媽……」

  女人在小小珊哭聲之下,先是一個巴掌賞了大哥,再一拳用力敲二哥的腦袋,而最小嚎啕大哭的弟弟,一手掐住雙頰,發狠的眼神直視,嘴裡則俐落警告著兩字。

  「閉嘴。」

  瞬間,小弟嚇得閉上嘴巴,擦去眼角的淚水,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

  女人收起自己嚴肅的臉色,嘆口氣的垂下眼,看著忍住不哭的小小珊,才露出微微的笑容,不再讓孩子感到害怕。

  「已經沒有下次了。」

  「!?」

  「我決定叫你們的父親來,我不要再照顧你們三個人,那男人是以為我這邊是托兒所,每生了孩子都丟給我照顧……可惡……」咬牙切齒的女人,又露出他可怕的面容,「好歹我也是聖母,是慈祥面善的聖母,又不是照顧小孩的黃臉婆,我不要再繼續照顧你們!可惡啊啊……」

  一聽,聖母堅決的字句,以第一個當下反應的是小爾,瞬間跪到聖母的腳邊,大叫喊著。

  「聖母,萬萬不要!我知道我錯了,對不起是我不小心打壞雕像,所以不要送我回去……」

  這時小小珊也是一樣,哭著跑到聖母旁,拉著她的手,說:「聖母,我也不要!我不要回去!爸爸很恐怖,所以我不要回去!而且我比較喜歡聖母,我不喜歡爸爸………」

  眼看自己的二弟和小弟都跪下來求聖母原諒,而不喜歡跪下求人的裔,因為情勢所逼,也不得不屈服認錯。

  「聖母,對、對不起……」當說出對不起三字,都是顫抖不停,面子總是顧不得只好低聲下氣的說著,「聖母,千萬不要把我們送回去。」

  看著三人哀求的模樣,尤其平時強硬態度的裔,見到他低姿態的模樣,心不禁也軟化,但聖母至少還沒有失去思考,還是做出了決定。

  「我馬上聯絡你們的父親。」



  一聽,小爾與小小珊倆人連忙的挽留著聖母,更默契十足的轉向裔,他們認為是大哥沒有拿出誠意。

  「大哥,你要好好的道歉!」

  「大哥,聖母真的生氣了,要好好道歉。」

  「你、你們……」聽見的是小小珊與小爾猶如斥責的言語,讓裔胸口鼓動出煩躁,但他也正努力的克制下去,比起小弟們不尊重的言語,他更害怕被送回去那個『家』。

  「大哥!」

  「大哥,快道歉!」

  這下理智猶如線斷般的發出「啪機」,並無做出向聖母道歉的舉動,反而兩手肘各架著小小珊與小爾,使勁的一夾!

  「混帳!你們這是什麼口氣,」裔本身火爆的脾氣,教訓了倆人沒大沒小的口氣,「敢對我這樣說話,好啊!大家一起見父親死一死。」

  「大哥,放手、放……」

  「唔啊……大、大哥,我不能呼吸了……」

  聖母看著三兄弟搖頭的嘆氣,在裔給予弟弟們嚴厲的教訓後,聖母也早就已經離去。

  裔想著自己一直從小待在聖母身邊,往後的日子更不想回去有著恐怖父親的家,心裡浮出了人間的想法。

  『人間』,存在著人類的世界,因為裔在很小時候,有過遊玩人間的經驗,比起還沒有去過人間的弟弟們,更能帶著他們離開這裡,而不再是面對著無趣又煩悶的教堂、開口閉口都是箴言的職者,藉此還能脫離聖母。

  「小爾、小小珊,我們一起去人間。」裔的記憶中人間,確實是個有趣又可以棲身的地方。

  人間的提議,讓倆人振奮的眼睛一亮,似乎也對於『人間』充滿著好奇。而小小珊更表現出他的興奮。

  「大哥,你真的要帶我們去嗎?人間,是去人間喔!」

  但小爾看著已經開心過頭的小小珊,以冷靜態度吐槽了裔。

  「大哥,你之前不是一時興起找過去人間的方法,還不是一樣沒找到,更被上面的職者抓到!」接著,小爾搖搖頭,直嚷嚷的向裔講述著不可能、沒有辦法,更接著說:「比起上頭的職者責罰,我寧願被送回家。」

  突然,裔伸腳一踹!

  「臭小爾,你意見真多!我告訴你,我寧願給職者抓到,也不要見到爸爸。」

  「唔,我兩個都不要,我不要被職者抓到、也不要見到爸爸。」小小珊對於兩方面,都是充滿著厭惡。

  當見到這個局面,裔伸手拉著小小珊,拍胸脯保證。

  「小小珊,相信大哥帶你去人間玩!」

  「好,我相信大哥!」

  瞬間,裔和小小珊達成共識,三人形成了二對一的局面,而站在反對立場的小爾只能默默的認同了。

  小爾真的對於大哥和小小珊,有時總是莫名的火大,大哥作風獨立特行又不好好聽別人的意見,另外,小小珊則是很容易被人牽著鼻子走。所以時常形成現在二對一的情形,然後狀況發生又無辜遭殃。

  目前小爾只想確保知道,大哥是否真的知道如何去人間的方法。

  「大哥,你真的有去人間的方法嗎?如果沒有的話,恕不奉陪。」

  「臭小爾,我都已經拍胸脯保證,就是有辦法了!」

  「真的嗎?」

  當小爾想要再一次確認,卻遭來一記鐵拳,接著裔不說話的拉著小小珊走。而小爾揉揉發疼的額頭,藉由著疼痛他確認大哥真的找到了方法。





  三人避開教堂中的職者們,悄悄的來到位於職者的休憩室,裔叫了小爾與小小珊倆人固守門前,有狀況就打個信號。

  裔則是一人繞過一排排的儲藏櫃,在最後牆面的高處箱子裡,裔知道裡頭是掛滿著所有教堂內的鑰匙,但是要拿到鑰匙前,得有一把才能開箱拿取。

  裔沒有鑰匙,只好的強行的用蠻力,抓著鎖頭和箱口用力一拆,但鎖頭和箱子是拆掉了,但卻發出詭異的聲音。

  「慘了!」

  裔沒想到這箱子還加設了具有聲音和攻擊性的法術,來不及躲開,只好用被拆下的箱門一檔,小針都被抵擋住,而再下一波的攻擊前,裔迅速的隨手取出數把鑰匙。

  「大哥,我聽到腳步聲了!」小爾不安的著急,聽著腳步聲越近,沒見鑰匙就第一個先溜走。

  「二哥!」

  當小小珊看見小爾溜走,趕緊追上去,同時裔也才剛拿到鑰匙追後面。

  不久,三人跑了一會,而擁有著非一般人的身體機能,毫不猶豫從二樓跳窗的到地面,躲在樹叢中,讓職者們都找不到三人。

  這時裔則是上氣不接下氣的怒罵著:「可惡,溜那麼快!是、是想要害死我嗎?」

  「大哥,對不起。」小爾趕緊道歉著。另外,小小珊也替自己辯解的說著:「大哥,你也知道我跑得慢,而且我不想被抓到嘛!」

  「小小珊,大哥沒怪你。我說的是小爾,每次我們遭難就是他溜第一,而且又不講義氣的人!」

  說到這,裔總是有滿腹的苦水,每次有好康找小爾分享,然後有時不小心犯錯被罰,小爾總是第一個見風轉舵的人,毫無義氣,只會替自己講好話,棄置自己而不顧。

  時常裔總是想著自己怎麼會有這樣子的弟弟,甚至在心中比起小爾,更疼愛著聽話的小小珊。

  「不是要說你,既然要去人間,你就不要給我獨自行動,萬一變成拖油瓶,我就不會管你!」

  「大哥,我知道!你不要再唸我……」

  「哼,你每次都說知道、知道,卻一次又一次的再犯!」

  裔憑著一個大哥的姿態,教訓著小爾一番,而此時的小小珊只見到數把鑰匙,根本摸不清到底是哪一把。

  「大哥、大哥,你抓那麼多鑰匙,到底是哪一把?」

  「嗯……」一眼掃去,指著其中造型詭異的一把,「就是這把!」

  接著,暫停了對小爾訓話,裔把人間為主要目的,反正以後還是可以隨時進行訓話。

  在教堂中也似乎的因為行動,而變得吵雜,三人來到了主教堂中大門,

  「大哥,外面有職者,不能出去!」

  「唉,說起你們果然是個笨蛋,讓我來給你們開開眼界!」

  「告訴你們,不同種的鑰匙,也等於我們能夠去不同的地方,魔界、天堂、人間,甚至是以地點各分別為不同種鑰匙,而這把在我的觀察下,確實是往人間的鑰匙。但唯一能開啟這些鑰匙的門,只有教堂大門而已。」

  當大門一開啟,外頭的風景有別於原有教堂外的叢林,是一棟棟直立的方形建築,還有運行中的車子、行走的人們。

  這是三兄弟踏入人間的開始,也是他們人生中重要的際遇。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