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綁夫02(NP/微養成/甜)


    第二章



  終於擺脫了追到人間的職者們,三兄弟一路上看著新鮮的事物,但其中小爾也發現到一件事情。

  「大哥,你不覺得路上的人類,都在看著我們嗎?」

  「嗯,」裔也觀察出人類的視線,發現到底為何會這樣,自己身上是全黑色有著寬敞的衣擺與人類穿著一般的短袖襯衫很大的不同。「是我們的服裝風格對人類來說太搶眼了。」

  突然小小珊快步的走道裔的身邊,拉著他的衣角,以稚嫩的聲音央求裔。

「大哥、大哥,我也要吃那一條條東西,看起來好好吃……」

  看著小小珊指向的方向,裔見到在不遠的人類,手上拿著紅色紙盒上有著黃色M字母,而一包滿滿是一條條金黃色食物,便想起自己小時候來到人間,也有吃過那樣子人類的食物。

  「啊,那個真的很好吃!小時候媽媽有給我吃過。」

  「我也想要吃!」

  這下小小珊拉著裔不停的要求,使得裔也拿不住小小珊個性,而在觀察中裔知道人類都是進去叫麥當勞房子,然後拿著食物出來。

  裔帶著兩位弟弟,一樣的仿照人類,進入麥當勞裡,然後依循著人類牌隊伍,輪到三兄弟的時候……

  「你好,請問要點哪份套餐呢?」

  裔看著台上的套餐單子,指著小小珊想要的東西,像店員開口要了一份。

  「好的,總共三十九元。」

  「三十九元?」

  瞬間,裔愣住不動,他根本不了解什麼是三十九元。

  「大哥,他們是不是要金色的小石頭。」

  「啊,我好像有幾個。」裔很快的從衣服裡掏出幾個金色的小石塊,丟在店員面前,問著他:「這樣夠嗎?」

  「這……這……」店員以異樣的眼神看著金色石塊又看著三人,便開口問:「你們不知道錢嗎?要用錢才能買東西。」

  裔真的疑惑了,他真的不懂人類世界交易,在自己的世界都是用東西來交換東西,時而才是用金色的石頭來換取食物和想要的玩具。

  而了解人類世界交易後,裔也只好默默的說聲抱歉,但是小小珊露出失望的臉色。

  「大哥,我想要吃那一條條的食物。」

  「小小珊,大哥沒有錢……」

  同時一旁店員聽見他們的談話,好心的告訴裔可以去當鋪或銀樓換錢,一併告知附近銀樓的位置。

  小小珊聽見便開心極了,嚷嚷的要裔買給食物吃,而一旁的小爾即使心中不滿,也不敢表達出來。小爾總是認為大哥除了疼愛小小珊外,更認為大哥從沒把自己當成弟弟看待,總是像隨從一樣,得隨時跟著他。

  當三人走往銀樓的路上,經過店員的告知,裔在交叉路口處仍不清楚方向,興建工地的聲音吵雜,對於原本是身為動物豹族三人,對於聲音的敏感,令他們耳朵很不舒服。

  「大哥,我們趕快離開這裡好不好?」

  「什麼?小爾你說大聲點,我聽不見你的聲音。」

  工地發出巨烈咑咑聲,完全蓋過倆人的音量,讓彼此都不清楚說了甚麼話。而小小珊先是摀住耳朵,先受不了跑掉。

  裔看見小小珊四處亂竄便心急的追上去,而轟隆一聲,看見上頭懸吊的一捆鋼架從天而落。

  瞬間,裔和小爾的心臟簡直跳了出來!

  「小小珊,不要!」

  裔衝了過去,但隨即從天空落下的數多鋼架,而懸吊機台倒在路中央,現場瀰漫煙灰一片,波及到一旁的建築物。

  幸運的小爾,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眼前煙灰被風一吹,見到一堆鋼架和石塊。

  瞬間,小爾全身一顫,慌張大叫:「大哥、小小珊!」

  「別過去,很危險的!」

  有力的手,阻止了小爾,讓小爾怎麼甩也甩不開,他知道哥哥和弟弟可能埋在鋼筋底下,而被這有利力的手給攔阻,無力感不禁的讓小爾流淚哭泣。

  「嗚……可是大哥和小小珊都在裡面……」

  「別著急,我幫你救出他們。」溫柔的聲音,安撫著小爾的心情。

  當對方伸手撫摸著小爾的頭,寬大有力的掌心,讓激動的心情緩和下來,眼前小爾見到是赤裸上身,充滿強力肌肉的男性人類。

  「大家來幫忙一下,好像有人埋在裡面!」

  當男子一呼喊,陸陸續續出來的全是高大壯碩,筋肉還要更加可觀的男人,走道鋼架前,不用到機台,單純使力就把大型鋼架抬起,

  眼前震撼的情景,小爾嚇傻住的看著一群男人,都是赤裸上身、穿著一條短褲。

  一群人陸續的清開鋼架,而發現倒在地上是兩隻小貓,小爾趕緊衝上去,看見男子抱起一大一小的黑貓。

  這下小爾見到沒事的大哥和小小珊,露出喜悅的表情。

「啊……太好了,你們都沒事!」

  「原來是小貓,不過幸好都沒事。」男子又再度伸手,摸著兩隻小貓和小爾的頭,細心的提著他們,「以後小心,別在工地前逗留玩耍了。」

  「嗯,好……」小爾看著溫柔的人類男子,聞到一絲好聞的味道。

  「好香。」

  突然小爾手上的裔以貓的型態開口說著,一旁小小珊也看著人類男子的背影,也發出讚嘆。

  「胸膛硬硬的……連下面也好不一樣……」

  「小小珊,你也看到了?」

  「嗯,剛好看到……」

  「大哥、小小珊,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小爾聽大哥和小小珊之間的對話,尤其見小小珊邊說連臉都紅了,更想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是,那人類下面小雞雞超大,比起大哥簡直大超多!」

  「臭小小珊,少亂說話!」用力一揮,裔敲了小小珊的腦袋作為教訓。

  「大哥!很痛耶……」

  「真的有那麼大嗎?可是其他人都說人類是軟趴趴、又弱又小的動物。」

  「是硬硬的!二哥,我被抱起來的時候,胸膛硬硬的,還聽到了好聽的心跳聲、還有味道很好聞!」接著,小小珊說出自己被救出的過程。

  當時小小珊被鋼架壓的很疼,但是一股力量搬開鋼架的時候,微微的在短褲的縫細裡,看見了人類男人身上龐大的私密的器官,除了不敢相信外,更令人吃驚的,男人一手抓住自己的感覺,是跟認識的叔叔們有著寬大粗硬的厚實手掌,被抱在胸口的感覺,除了好好聞的香味,甚至胸口硬硬又很溫暖,從胸口內傳出的心跳聲,讓自己覺得好害羞。

  「那種感覺真的好棒……」

  「小小珊,你說夠了沒!」

  「大哥,你不覺得嗎?那個人跟叔叔說的都不一樣,說什麼人類是軟趴趴、又弱又小,可是我覺得那個人看起來帥多了,而且雞雞很大!」

  「你分明是看到不該看的地方!」裔準確的說中,而小小珊一樣毫不猶豫的反擊。

  「大哥,你也不是看得臉紅心跳嗎?」

  「哪、哪有!」裔跟著小小珊的敘述,其實也害羞的一樣想到男人的胸口。

  「大哥,臉一樣也很紅啊!」

  小爾在倆人鬥嘴的對話中,激起了好奇的心情,說著:「可惡,聽你們這樣說,我也好想看!」

  不僅是小爾,小小珊激起對於那位人類男人的興趣,拉著裔問,「大哥、大哥,我們可以跟著他嗎?」

  「你們兩個是真的對那人類那麼好奇嗎?」

  「反正我們也沒有任何目標,大哥。」

  「二哥,說的對!反正我們在這裡也不知道去哪裡,倒不如偷偷跟著那男人。」

  「跟著人類有什麼好玩,我們走啦!」裔看著兩位弟弟,嘴上說不肯自己其實對男人有些好奇,但是心中不希望讓兩位弟弟對於人類有太多的留戀,而保持反對的態度。

  「我們再另外找好玩的地方。」

  「大哥,你這樣很奸詐。」他總覺得大哥很自私,以前每次都自己什麼甜頭都沒有嚐到,就被他牽著鼻子走。而加上小小珊說的天花亂墜,好奇心催化自己堅決的心。

  「這樣我什麼也沒看到的就要走,我才不要!」

  「小爾,你就是那麼想看,那人類的小雞雞!?」裔耐不住性子向小爾罵道。

  「對!」

  小爾說理直氣壯,連胸口都挺起來了,讓裔整個人到抽一口氣,想好要罵出字句的時候。

  「大哥,難道你不想知道他身上好聞的味道嗎?我就不信大哥你不會好奇的想知道!」

  小小珊的一句話,就止住了裔想要說的話。

  這下裔心情瞬間變的複雜,明明自己替著弟弟們著想,畢竟萬一太過於留戀人類,會變得很難割捨。可是卻又點想要知道那人類身上的味道,因為真的很很好聞,他不解的是為何人類有那麼好聞的味道。

  因為想知道加上小小珊準確的點出心中的疑惑,不禁鬆懈了原先堅決的心情,退讓一步。

  「那……那我們只能玩一下子……」





    ◇    ◇    ◇    ◆    ◇    ◇    ◇





  在人行道的牆上,三隻依序大中小的黑貓,一直線的走,輕快的腳步跳下地面,而突然最小一隻的貓,張口咬住前頭晃來晃去尾巴。

  「啊啊!咬輕一點。」小爾大叫一聲,看後頭小弟緊咬尾巴,臉還很開心的模樣。

  他知道這舉動是小小珊的被自己從小所帶來的壞習慣,以前小時候小小珊,很容易被新奇的事物吸引,因此要求他叼著尾巴,以防萬一走失。

  小小珊放鬆力量,叼著小爾的尾巴。



  「呀啊啊啊啊——!」



  此時,尖叫帶來的驚嚇,抬頭便看到一名經恐慌張的女性,不停顫抖著身子。

  「貓、貓會開口說話……貓……貓……」

  當裔不滿咆吼一叫,女性則是落荒而逃,但裔是不滿的怒氣。

  「我們才不是貓,是黑豹!黑豹!」

  「大哥,似乎對人類來說是貓,而且還不會說話。」

  「黑豹,我們是黑豹!」不滿的裔大聲強調,同時獸化型態才有靈敏的嗅覺,突然聞到了香味,是如同那一名男人身上的味道。

  三人便靜靜的朝著味道的方向,往屋子裡看,看見男人背著厚重的背袋,一身運動輕便服裝離開。

  接著,緊追的三人跟在後頭,原本數十尺的距離,漸漸隨著加快的腳步,變得在男人的腳邊而已,而在那麼近的距離下,男人也終於發現。

  男人彎著腰,他看著腳邊的小貓們,尤其當那粗獷的手掌一伸,讓裔、小爾、小小珊三人,都興奮的湊上去,用頭示好的磨蹭,甚至用舌頭舔舐著掌心。

  此時,男人注意著貓咪可愛的模樣,來來回回摸了摸。

  一站起身的走步,男人知道貓咪正跟著自己。「怎麼一直跟著呢?」

  當男人不解疑惑的同時,裔以心聲傳遞訊息,給弟弟倆人。

  摸一摸,爽了吧!

  同時小爾同樣的傳遞著心聲:大哥,他身上的味道好香,我都沒聞過那麼好聞的味道。

  嗯嗯哼……

  頓時,突兀的聲音,倆人轉頭一看,見到小小珊早已經豎立起他的尾巴,在男人腳邊磨蹭,發出舒服的呻吟的叫聲。

  瞬間,裔爆炸的衝去咬住小小珊的耳朵!他知道這是豹本能求偶的舉動,翹起尾巴以及求偶的叫聲。



  你這傢伙,竟然搖著尾巴對人類發騷!看我怎麼咬你!

  大哥,好痛、好痛!



  「嘿,別打架!」男人拎著兩隻貓,隔著一段距離,以防他們繼續打架。

  不過,這下得逞的反而是小爾,間接的跳上大腿,再一跳的上了男人寬厚的肩膀。

  以最近距離的方式,小爾兩眼看著男人,挺拔的鼻子黝黑的肌膚,甚至髮際邊緣還微微的有著汗水滴下。

  小爾對於男人身上的香味,感到非常的迷戀著,不禁的伸出舌頭舔去汗水……

  「唔!」

  男人敏感的一震,把兩隻貓咪放下,抓起在他肩膀上的小爾。「不可以這樣。」

  「嗯哼……」

  一愣,男子聽見了如同人一樣的喘息,懷疑自己是否聽錯,把貓咪靠近自己的耳邊,只聽見一喘一吐的呼吸聲,見到貓咪真的一動也不動。

  「小貓咪?」

  兩手抓著小爾的身軀,似乎除了重量以外,貓咪沒有掙扎和動,仔細一看似乎貓呈現癱軟的狀態,接觸貓咪該有軟綿綿掌心,但身體不動,只有微微的呼吸聲。

  這時裔不停叫喚著小爾,認為小爾至是故意的賴在男人的身上假裝動也不動。

  小爾,少在那邊假惺惺!還不趕快下來。

  唔,二哥好好,我也想要這樣……

  其實倆人的心聲,小爾也聽的一清二楚,可是小爾也不是在鬧著玩。

  你們這兩個混蛋,我是真的身體變得好奇怪!

  在小爾禁不起男人身上香味的誘惑,伸舌舔了一口,嘴裡酸麻感,一下子擴散到脊椎、腳底、尾巴,在還沒喘過氣的下一秒,則是無力的熱度竄上。

  對於第一次嚐到這種如此詭異的感覺,身體整個在酸麻後,熱的令人沈重,這股感覺是令人悚然的恐懼。而在男人的碰觸下,總覺得熱度一直忽上忽下,時而是舒緩’、時而是難受。

  不、不要再碰我……不要……放開我……

  「怎麼了,剛才不是好好的嗎?」男人以檢查的動作,來回的在小爾的肚子上撫摸。

  這下小爾想要的掙扎排斥,但沈重一動也不動的身體,使得只能忍住聲音的以心聲傳達。

  嗯啊……不、不要……不要……

  這下小爾想要掙扎,但沈重一動也不動的身體,就被男人捧在手裡玩弄。

  不要、不要再碰……唔嗯……

  此時,明明已經咬緊不放的嘴,卻不自覺的發出一陣響亮的叫聲。

  「呀——!」刺耳尖銳的一叫,隨著下體不禁漏出的體液。

  噁,二哥,你怎麼尿出來了。

  小爾,你……你……

  裔啞口無言,他見到小爾只能在男人手裡無力癱軟的模樣,加上小爾方才叫出口的聲音,裔很清楚的知道是出自於生理的一種反應。

  唔嗚……大哥,救我……大哥……

  小爾眼眶迅速累積著淚水,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只是任憑男人玩弄在手掌中。

  裔見到小爾的淚水後,用力的跳躍阻止,抓開男人的手,而小爾帶著沈重的身體,倒在地上。

  這時候男人看自己被抓傷的手背,見到另外兩隻貓聚在自己方才抱著那一隻貓咪附近,想著是否貓咪誤解自己是在欺負他。

  伸手的摸了一旁兩隻貓的毛髮,以溫柔的語氣說:「放心,我沒有欺負他……」

  裔看了一眼男人,便望向小爾,關切著問著他身體的狀況。

  小爾,你到底是怎麼了?你可以站起來嗎?

  唔嗯……

  小爾顫抖著手腳,但仍是無力,更別說站起來了。

  不行,,身體沒有力氣……大哥,好奇怪……我怎麼會變成這樣子……大哥,快救我。

  我、我……





    ◇    ◇    ◇    ◆    ◇    ◇    ◇





  下午三點,一般住宅區的巷弄中,沒有來往的路人,而壯碩黝黑的男人穿著輕便運動杉和他背包,手上則是與他很相稱的三隻小黑貓。

  拿在手裡如同抱著玩具貓一樣,一路走回五層樓的公寓,鐵門開啟、推開紗窗門,進入房子後,見到的是窄小的客廳、走道、房間,連進房間的門口,男人都還得彎著腰,避免撞倒頭的進入房間。

  男人拿出長條的米色毛巾,放在簡潔的書桌上,將三隻黑貓都一一的安置好後,他很快的走出房間,又很快的拿著已經倒在盤子上的牛奶進來。

  「給你們準備的牛奶。」

  一聞到香醇的味道,首先是小小珊走過去舔起牛奶喝,而裔也慢慢的走過去,聞一聞舔了一口後,發覺牛奶的味道真的很香醇又甜美。

  大哥、小小珊,我……我也要……我也喝……

  同時男人伸出食指在牛奶的邊緣出沾點一下,便往小爾的嘴邊一靠。不知是太巧、還是真的深知小爾的想法,都令小爾感動。

  他伸出舌頭的舔了男子的手指,舔來舔去,除了牛奶的味道,小爾也在舌尖上碰觸男人的手指。

  讓小小珊看的嫉妒,就不舔盤中的牛奶,也湊過去舔著男人的手指,使得一旁的裔看傻了眼。

  可是看久了,卻也忍不住心中的一股難耐,最後也湊著去舔著男人的手指示好。

  對於男人來說是開心的事情,沒想到貓咪們是如此的熱情,也有點露出捨不得的表情。

  「抱歉,我們家經濟要養寵物真的有些的困難,」看著可愛的貓咪,也拿出保證,「不過我有認識獸醫系的學弟,透過學弟一定可以治好你和找到你們的主人。」

  大哥,獸醫是什麼?

  獸醫?那……那應該是人類的用的詞語吧!

  對於剛踏入人類世界的三人,男人口中所說的話,幾乎大半都聽不太懂,但是男人有別於他粗獷的外表,滔滔不覺的話,時而是講述辛苦練習的過程、親妹妹、學校、朋友,生活中的趣事。

  三隻貓咪也同樣的專注的聽,直到一聲門鈴——

  「你們乖乖待在房間,別亂跑。」說完,男人出了房門。





  房內的三隻小貓,唯有無法動彈的小爾,只能乖乖的趴在毛巾中,裔和小小珊,早跳到四周附近,尤其在彈簧床上跳來跳去,而望向房間角落中的啞鈴,好奇的玩了起來,讓笨重的啞鈴在房間裡滾來滾去。

  小爾不甘心傻傻待在一旁,他也很好奇、也很想跟大哥和小弟一起玩樂。

  似乎手腳可以微微做出動作,但都特別吃力,終於緩慢的爬到桌子邊緣,「咚!咚!」並不是小爾摔下去,是啞鈴敲到桌腳,再來是桌子架上書本,隨著震盪而倒了下來。

  「唔——快救我出來!」

  埋沒在書堆中的小爾被裔和小小珊給挖出來,而並無注意到四周動靜,都關心著小爾。

  「小爾,你沒事吧?」

  「二哥,有哪裡痛嗎?」

  「我……我……」

  「你?會痛要說出來啊!」

  頓時,什麼話都哽在喉嚨,因為小爾見到在裔和小小珊身後一團悚然巨大的黑影。

  在黑影的形狀,看似巨熊又像人類,而眼神猶如捕捉到獵物的兇狠眼神。

  「呵呵呵……」

  一聽見呵呵的低笑聲,首先小小珊先感覺背脊一陣涼意的轉頭……

  「呀啊啊啊!」

  裔也反應的轉過頭,看見聳立的巨大黑影,用點魔力的想要變回人型保護弟弟們,可是誰知體內的魔力卻不知去向,一點都感覺不到體內的魔力。

  「怎麼搞的?為什麼變不回來?好奇怪……」

  「呵呵呵……」

  又是一陣詭異笑聲,裔和小小珊急忙的迴避,但唯獨沒辦法動彈的小爾成了不明黑影下手的第一個目標。

  「大哥,快救我!救我!」

  很快得伸手的一抓,小爾落入敵人的手中,現在兩隻貓槓上不明黑影,一旁裔想努力的運作體內的魔力,想不可能魔力會憑空的消失。

  「小小珊,你變回人型看看!」

  一聽,小小珊也趕緊的運作魔力,只是如同裔的情況一樣。

  「大哥!我沒辦法變回來。」

  慘了、慘了!這下真的慘了!裔不斷的反覆著,想著要如何救回敵人手中的小爾。

  「不要啊啊!」才一轉眼間,小小珊的尾巴被揪住,落入敵人的手裡。

  「小小珊!」

  這下裔更加的注意敵人的舉動,看清對方的長相,注意之下沒有黑影,只有身人類女孩,一手抓著小爾和小小珊。

  頓時,裔思考著為何會看到黑影籠罩。

  「不用怕,來我這裡。」

  手掌猶如天一樣的籠罩四周,裔快速的動作逃開後,便對著敵人怒喊:「低等人類,快把我弟弟們都放了!」

  人類女孩,看著總是抓不到的裔,直說自己的目的。

  「我知道你們絕對不是普通的貓咪,而且我只是想要你們幫我完成最後的儀式。」

  「儀式?」裔不禁疑惑,想著女孩口中的儀式。

  一切就在停頓思考的瞬間——

  「啊啊!」不小心的被揪住尾巴,用力晃著短小的四肢,怒喊:「放開我!快放開我!你這個低等人類!」

  「只是要幾滴血,死不了的。」

  血?鮮豔紅色以及濃厚特有的鐵鏽味,對於小小珊來說,是他禁忌之一,除了怕痛外,更怕的就是鮮紅色的血液。

  「哇啊啊!不要……人家不要……哥哥,我不要、我不要啊啊……」

  「可惡,放開!快放開我!」裔的尾巴就被拎著走,死命的掙扎,但尾巴尾端拉扯的痛楚,只好投降的攤開身子。

  「大哥、大哥,你不要放棄啊!」被女孩抱在腋下小爾,以精神口號替裔加油著。「大哥,你絕對不能放棄啊!加油!」

  可是裔的尾巴真的很痛、真的給他超級痛!

  「臭小爾!我尾巴已經很痛,你加油個屁啊!啊……放開我,我的尾巴真的很痛!好痛、好痛啊啊……」

  當痛到落淚的裔,才讓女孩人類趕緊換一種抱的方式。

  「對不起……」女孩道歉後,便將三人帶往神秘又詭異的房間裡頭。

  四處黑漆漆,唯有在黑暗中點燃的燭火,隱隱約約看見地上以石灰塗成詭異的圖樣。而地上的圖樣,裔彷彿曾在古書籍中看過。

  「人類,妳說儀式?憑妳沒有任何魔力的人類,是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妳還是放棄吧!」

  「不,這次可是有你們三個。」說完,女孩將三人放置在一旁,接著把房門鎖上。

  「嗚啊啊!我不要割手、也不要看到血……不要……我都不要……」哭鬧的小小珊,更求助於哥哥們。

  裔則是看了無法動彈的小爾和哭鬧不停的小小珊,嘆口氣的說著:「妳這是什麼陣?妳到底要召喚什麼?」

  「奴隸,我需要奴隸……一個可以幫得上忙的奴隸……」

  「這種陣法,只不過機滴血就夠了。」裔用他的四肢,走到陣法擺放器皿的地方,張口咬了自己,讓血滴在上面。

  「換妳,接下來已經沒我們的事了。」說完,裔趕緊處理著手上的傷口,但礙於魔力無法運行,導致傷口無法癒合。

  房間的氣氛也慢慢的隨著進行,而有所詭異的紛圍,女孩盤腿坐在陣法前,也同樣的獻血,接著又是一連串詭異的言語。

  裔看著女孩的一舉一動,同時一旁的小爾也是同樣盯著,而小小珊卻是被周遭的氣氛嚇得躲在小爾的身旁。

  彷彿一連串的咒語唸完,四周毫無動靜,女孩堅定的眼神,相信著依照書籍中的作法,肯定有所效用。

  倒是一旁的裔,搖頭的說著:「就跟妳說,沒有魔力的人類,別妄想能夠照喚出什麼。即使這次用了我的血,畢竟契約簽訂者並不是我,還是一樣的毫無作用。」

  裔走近女孩身邊,勸著她別在繼續做毫無意義的事情。

  「放棄吧!做這些只是徒勞無功而已。」

  女孩打死不信,一股腦的拿起銀刀,刀鋒用力的在手腕上一割,鮮血迅速的湧出。

  「啊啊!不要、不要了啦!已經夠了……夠了……嗚嗚」小小珊嚇得又再度哭出來,他害怕血,更怕著女孩竟然執著到割開手腕。

  這一嚇,小小珊覺得人類是個可怕的生物。

  「喂!住手、快住手!」裔被女孩衝動的行為給嚇住,在一旁想要制止她的行為。

  可是身體遲遲無法回復人型,以毫無魔力的獸型,如同小貓的輕而易舉一手推開!

  「妳這樣會死的!快住手!」裔擔心女孩的同時,腳底卻傳來熱源,而這一股熱源隨著隱約發出的白光,裔趕緊的跳開,大聲警告。

  「快閉上眼睛!」

  白光越強,更帶著金色耀眼的顏色,裔深知這屬於闇黑魔法性質的陣法,不可能會出現白光、更不可能出現金色光芒。



  待光芒退去,陣法中突然一道風將窗簾以及燭火吹散,原本黑暗籠罩的房間裡,變得更加的明亮,房間看得見是粉紅色的壁紙、乾淨整潔的書桌,以及擺滿的布玩偶。

  「大哥,快看中間!」小爾見到陣法中央,一攤鮮紅色的布料。裔也轉頭的看到,讓他覺得這種鮮紅色的皮質布料,有股說不出的熟悉感。



  「噗!」



  突然的一聲,嚇到在場的所有人,在鮮紅布料中也開始有所動靜,讓引起女孩和裔的注意。

  「噗叭!」掙脫厚重布料,肥短的四肢,園滾滾身材。

  「小、小嬰兒!?」

  「噗唔……」小嬰兒想要用力的站起,但是「咚」的一聲,他跌坐在地上。

  裔這一切荒唐的情景,最後召喚出來的卻是一個小嬰兒!

  小嬰兒得眼瞳是漂亮的湛藍色,金黃色得毛髮,而最特別的地方是小嬰兒開口長著銳利的虎牙,就像吸血鬼一樣,虎牙特別的長……

  咦?吸血鬼!?

  裔對於吸血鬼一族,他們很少有這種金色的頭髮、藍色的眼睛,具他自己知道,身旁周遭只有一人。

  「愛默爾?」

  「叭——!」突然小嬰兒神情的變化,彷彿生氣的怒罵著。

  小嬰兒生氣的模樣,裔確認了是他們的玩伴「愛默爾」。

  愛默爾是他們一起從小玩到大,一位很要好的大哥哥,原本的他俊俏的成年人,時常喜愛的是鮮紅皮衣跟自己俊俏陰柔的臉蛋,而今在眼前卻是全身圓滾滾的嬰兒。

  「噗!哈哈……哈哈……」最先笑出來的是小爾,他雖然身體不能動,但還是拼命的哈哈大笑。「哈哈……愛默爾變成小嬰兒……哈哈……」

  「嘻嘻……哈哈,哥哥……哥哥,你看愛默爾……哈哈……」小小珊跟著一起笑了出來。

  唯獨只有女孩,露出沮喪的表情,眼眶轉著淚水,哽咽的開始低頭大哭。

  「嗚嗚……我才不要什麼小嬰兒,我要是奴隸,能夠賺錢的奴隸……嗚嗚……我不要……」

  這下裔足足傻眼一分多鐘,看著一旁大哭的女孩和已經笑到翻起肚子的弟弟們,而前方小嬰兒的他「愛默爾」。

  「愛默爾……」隨著移動著身體突然一震,低頭眼前的可愛肉球的腳掌,變回了五隻的手指,身體也恢復成人型。

  不僅是裔,連小爾和小小珊,陸續的變回原本的人型。

  「哇!我變回來了。」小小珊開心的在房間裡蹦蹦跳跳,而一旁的小爾看見,試著移動身體,雖然可以動了但還是有些笨重。

  「可惡,我的身體還是不太能動。」

  「叭——啦叭——」再度的一叫,小嬰兒的愛默爾使盡的叫著,因為身子變回小嬰兒的狀態,聲帶都還不足以發音的說話。

  女孩一聽見、一看見,又再度的放聲的大哭。「嗚啊啊……我才不要什麼小嬰兒,我會賺錢的奴隸、賺錢的奴隸……嗚嗚……我不要……」

  裔看放聲大哭的女孩,開口說:「這是魔力不足的問題,不過,以人類來說能夠召喚,就很不可思議了……」

  「嗚嗚,我不管……嗚啊啊……」大哭大叫的女孩,不管裔再怎麼安慰,都始終無法讓女孩停止哭泣。

  突然一連串的敲門聲,門外的人是個男人。

  「靜允,妳是怎麼了?怎麼哭了?」男人試著轉開門把,但門是鎖住無法開啟。「靜允,別把哥哥鎖在門外,快點開門……」

  女孩聽見哥哥的聲音,便站起的匆匆跑去的開門,一見到他身材壯碩的哥哥,迅速的哭倒在懷裡。

  「嗚嗚……哥哥……」

  「靜允,別哭……別哭了……」男人在安慰著妹妹的同時,發現到妹妹的房間多出了幾個人。

  男人皺緊的眉頭,看著裔、小爾以及小小珊,眼神中透露出了殺氣。

  「你們是誰?怎麼會在我妹妹的房間裡?」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