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誌-綁夫07(NP/微養成/甜/)

    第七章

  在稍早之前,比賽完的東浩贏了比賽,同樣的前輩也是,於是大家決定臨時慶功,而東浩早就搖頭婉拒。


  他知道妹妹在家,不僅是妹妹還有那三隻可愛的貓咪,東浩想著說什麼也要趕回家才行。

  但在經過公園的途中……

  「錢包和身上值錢的東西都給你們了,可不可以放我走。」

  對於東浩來說,是他第一次遇到搶劫,以前認為自己壯碩的體型,根本不會有小偷來招惹自己。

  眼前兩個人瘦弱到只有柴骨,東浩有自信可以打贏,但他不想要鬧事、也不想用暴力傷害人。

  「吱吱吱吱……」

  「吱吱……」

  對方吱吱的叫著,讓東浩覺得更加的奇怪,遇到有三隻小貓可以變化成人,東浩心裡也懷疑著眼前真的是人嗎?

  「吱吱吱吱……」

  兩人猶如交談一樣,拿著東浩錢包、東西,似乎不滿足……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兩人張裂開大嘴,刺耳的叫聲,讓東浩難受的摀住雙耳,想著他們是怎麼回事,同時也篤定的知道眼前絕非是人類!

  「吱吱吱……」

  「吱……」

  「吱吱……」

  「吱吱……」

  「吱吱吱……」

  「吱吱……」

  「吱……」

  「吱吱吱吱……」

  四起的聲音,驚覺到他們是在呼喚著同伴。

  此時,東浩才下意識的驚覺到要逃,可是逃的動作也晚了一步,瘦弱柴骨的人群們包圍著東浩四周。

  「你們到底想要幹嘛!」

  「吱吱吱……」

  「吱……」

  「吱吱……」

  「吱吱……」

  「味道,是慾魔的味道……好香……」

  「可以……可以獻神……獻神……」

  「神……神會……開心……開心……」

  「唔!」胸口一陣痛,總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竄入身體裡,從四肢手腳,有一股冰冷竄入身體裡。

  當冰冷竄入心臟裡,身體手腳瞬間結凍的無法動彈,更別說呼吸運作。

  「他……他在……吸我們……的……魔力……」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噗咚!」感覺到心臟跳出來了一樣,「噗咚!」這一股難受,讓東浩開使發洩的大叫。「呃啊啊啊啊——」

  從東浩身上瀰漫著烏黑的氣體,讓離自己最近的屍妖們無法動彈,從他們身體扭轉,榨乾他們身上的血,這一波血液帶來的惡臭,全噴在東浩的身上。

  而東浩嚇得楞住,看著眼前屍妖身體一個扭轉,血液噴灑的模樣。

  「呃——」胸口的痛,一波接著一波,黑霧也已經籠罩整片公園。

  能力較為強大的屍妖,尖叫的朝向東浩方向,一刀砍去!

  「啊啊!」

  總覺得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怒火,是憤怒……是沒有任何理由的憤怒著。

  公園變瀰漫著血腥惡臭的戰場,東浩不受控制的咆哮,屍妖們群聚眾多不斷攻擊著東浩。

    ◇    ◇    ◇    ◆    ◇    ◇    ◇

  離惡臭越來越近,也看到血跡斑斑的地面,還有一群群的黑色的毛絨物體。靜允嚇得退後幾步,而裔解釋的告訴他。

  「靜允,牠們專吃屍血,並沒有攻擊性。」

  此時,後頭跟來的小小珊皺緊眉頭,擺出酸澀的苦臉,不甘願的繼續走著,看著動作迅速的哥哥們和靜允,忍不住的大叫著。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公園都找了一半了,仍不見東浩的身影,裔循著味道濃厚的方向,黑夜的路燈可以看見周遭瀰漫著黑霧。

  小爾望著四周如同煙一樣的霧,飄浮在空中。

  「大哥,這霧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我只是很擔心東浩而已。」裔想著下午愛默爾告訴自己的話……

  「慾魔,是淫魔的再更上一曾的魔物,一般淫魔是沒辦法變成慾魔,而自古以來慾魔就只有單一存在的魔物,除非他繁衍後代才是慾魔。假使東浩是慾魔的存在,那靜允也肯定是慾魔,只是還未長大成熟。」愛默爾肯定的說著,也道出為何東浩會突然不受控制的變化。

  「而慾魔的食物是慾望,可以吞食慾望,更可以控制他人的慾望。但東浩並不知道自己的來歷,更無人教導,反而會被自己心中的魔力給控制,會變得自己的情緒、感官,都受到魔力的控制,做出違背自我行為。」

  自從聽了愛默爾的講解下,裔一直反覆的思考著那一晚的行為,心裡更想著遇見東浩,對於東浩來說才是真正的變化。

  「哥哥!」

  不遠處的人影,靜允從背影可以看得出是東浩,而他腳邊全是黑色絨毛體,見到他全身是血的模樣,靜允更嚇得衝上去。

  「哥哥,你沒事吧!」

  「滾開!」怒吼聲,東浩見到靜允離自己近,反而躲的更遠。更是嘶吼的斥怒著:「少靠近我!滾!」

  「哥哥……」被斥怒嚇住的靜允,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哥哥如此凶悍,平常溫和的模樣,完全見不到。

  「哥哥,你受傷了嗎?」

  「滾開,我叫你滾開!」

  東浩的喝叱聲,連帶著黑霧的籠罩,裔一看趕緊變回人形,拉走靜允。

  「靜允!」

  黑霧將東浩遮的不見人影,靜允驚慌失措,抓著裔緊張擔憂的問著。

  「哥哥,他怎麼了?哥哥,他……他……」

  「沒事、沒事,」裔安撫著靜允,便向弟弟說著:「小小珊,你照顧靜允。小爾……你跟我一起去制伏東浩……」

  「制伏!?」

  「我是不會弄傷害東浩。」裔說完後,帶著小爾進入黑霧之中,但裔和小爾仍是依循著味道,還是能找到東浩。

  黑霧裡仍是看不清楚四周,連往前走都顯得困難,而想著如要讓黑霧消失就得讓東浩控制自己。

  「東浩!東浩!」裔在霧中大喊,不停的叫著。小爾同樣的仿照裔,跟著大叫:「東浩,你在哪裡!東浩!」

  『咚隆……』鐵罐碰撞聲。

  裔和小爾往聲音的方向去,味道變得重,也在黑霧裡一個人影。

  「東浩,讓我來幫你!」

  「東浩,大哥很厲害的……」

  「滾!反正我求你們快滾!」

  「你現在根本控制不了自己,所以讓我來幫你!」「東浩……」

  「東浩,大哥很強很厲害……所以不要再隱藏自己,出來好不好……」

  「阨——」胸口的跳動,滿腔的憤怒一直是被東浩用意志力壓制住,他忍著一口氣,懇求著。「我現在沒辦法控制自己……你們快點走……」

  當東浩說完話,裔和小爾也順利的找到東浩,見他一副狼狽的模樣,心情揪在一起,酸澀的痛楚。

  裔伸手的想要觸碰東浩,想要摸著東浩,安撫他動的情緒。

  「滾開!」一動,黑霧捲上手腕,猶如利刃一樣,割傷了裔。「呃……快走……」

  東浩抑制胸口的怒氣,看著眼前根本不想傷害的人,只能捲著身子躲開。

  裔看著被劃開的手肘,雖然經由魔力漸漸的癒合,但心裡的酸澀痛楚,來的更加明顯,而一旁的小爾也急得眼眶滿滿的淚水。

  「哥哥、哥哥,怎麼辦……怎麼辦……」

  「吸走他身上得魔力,消耗他。然後將他綑綁住帶去聖母那裡,而且這已經不是我能幫他的地步了……」

  兩人變回原型後,並非是小貓樣貌,小貓的模樣只是一個型態,而另一種型態,猶如黑夜中的黑豹一樣。

  快速躍進,張開裂嘴的咬了東浩的肩膀和腿,壓制住他掙扎的身體。一口一口吸取東浩身上,那暴動不停的魔力,也讓裔和小爾得花上時間消花這一股魔力。

  「快、快將他綁住!」

  一圈圈的綁住東浩,裔和小爾留下訊息的讓小小珊和靜允知道,將東浩帶回聖母教堂院。

  夜深人靜的聖母院,毫無半個人,只剩下燈臺的照亮下,聖母雕像莊嚴的展露她的慈善安詳。

  「聖母!」異口同聲的裔和小爾兩人,呼喊著聖母。

  一身白紗的女性,突然的出現,她見到空氣中都瀰漫著黑霧,用手想要揮開,但怎麼揮,也揮不開這黑霧。

  「嘖!你們是帶什麼東西進來,怎麼都黑抹抹的煙霧!還有啊!你們還知道回來,原本我打算明天訴你們父親,你們逃跑的事情!」

  小爾見到聖母,便緊張的的跑過去,拉著聖母的手。「聖母,別說我父親的事情了!」

  「咦!?煙霧怎麼一直從他身上竄出來……」

  裔拉著聖母,哀求的說著:「聖母,你趕快幫幫他啦!」

  聖母彎下身,看著狼狽的東浩,仔細的觀察之下,大吃一驚。

  「他……他是慾魔!?」

  「嗯。」裔和小爾點頭的回答。

  聖母則是露出苦惱的神情,指著東浩,「要送不送,幹嘛送來一個慾魔!」

  「聖母!」

  「慾魔,只要他使用力量,周圍都會受到慾望影響……」聖母觀察之下,雖然東浩身上已經被剝奪了魔力,但時間也只是助長下一波,魔力的衝擊。「這種失控的慾魔,這我也沒輒……」

  裔和小爾拉著聖母,又再度的懇求。聖母一看兩人,竟然為了慾魔苦苦哀求,尤其他所知到的裔,並非三言兩語就低頭認錯的孩子,如今卻為了個男人,露出痛苦哀求的神情。

  「唉呀!」揮開兩人,聖母無奈之下,答應了。「好、好,先把他關到牢裡面再說……」

  此時,裔和小爾跳出來的拒絕,他們不喜歡把東浩關進牢籠,因為他們知道牢籠裡的黑暗的可怕。

  「不行!不能把他關到牢裡面!」

  「聖母,你去再求別人幫忙嘛!好不好……」

  「別人哪有辦法啊!慾魔失控,只能叫同類魔物來幫忙,偏偏他們又最難聯絡!」聖母同樣的苦惱著,想著要如何去幫助東浩,但苦無辦法,慾魔數量少,即使有認識的人,但未必會幫不認識的人。

  聖母大嘆一口氣,打算先將東浩做一個完善的安置。

  「現在不管怎樣,他終究還是得關進天牢裡面!」

  「聖母!」裔和小爾同樣的喊著。

  「想要幫助他,就照我說的話做!」聖母命令的方式,命令著兩人。「快把這傢伙關近天牢裡,記得手銬腳鐐都要銬上加上用鐵鍊捆住更要限制他的動作!」

  「聖母!」

  「別吵!慾魔失控,不僅是能力失控,甚至是自己的情緒都一併的失控!萬一傷害了其他人,還得了!」

  「你們不忍心,要不然我自己動手。」聖母看著兩人,便看著東浩,想著這個男人到底給兩人吃了什麼迷藥一樣。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兩人,裔和小爾會對他人付出擔心和關心。

  如同天牢裡的黑暗,黑霧籠罩著牢籠中,替東浩手腳鎖,用堅固的鐵鍊纏著東浩,讓他無法動彈。

  「你呀!是給他們吃了什麼藥,我把這幾個兄弟從小拉拔他們長大,只是一群自私自利的小鬼……」邊說,聖母想著三兄弟,感到不可思議的嘆氣著:「第一次還見到他們那麼關心人……」

  「他們對我很好。」東浩也似乎醒過來,回應方才聖母的話。

  「那還真不得了,我第一次聽見這種事情……」在腳鐐銬上後,看著東浩全身髒兮兮的模樣。說:「等等,我拿盆熱水,給你擦身體。」

  聖母說完也離開的準備熱水,可是擦身體這一事,卻被裔和小爾搶著做,聖母也看著兩個孩子,竟然願意擦別人的身體,而感覺到有些的稀奇。

  感嘆也轉變為感,對於這兄弟成長上的變化,聖母對東浩些許的感

  「好,差不多去把『那個人』叫來……」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