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牢籠III(奇幻/一攻二受)20

  那一次是兩人闖入小國家領土,坡地花田打滾,雪琅以及緹亞彌一個編織花圈,一個則是露出本性的埋沒在好聞的花裡面。

 「雪琅小心花有毒。」

 「花有毒!?」

 雷殷看著緹亞彌對雪琅一個小小惡意玩笑,雪琅甩著頭連忙把自己幻化為人型,面帶慌張對著緹亞彌跟雷殷。

  「……我中毒了,會不會有事?」

  「噗-哈哈哈……」

  「哈哈哈……」

  先是緹亞彌再來是雷殷的笑聲,而雪琅一聽到笑聲,立馬知道是緹亞彌作弄自己。

  雪琅一臉羞憤又大聲喊著:「你們欺負我!」

  「好好,不笑了。來雪琅……」雷殷收起笑聲,笑笑地把雪琅招來自己身邊,雪琅則是無意識又幻化為狼犬的樣貌,雷殷先是一驚,他原本想捏捏雪琅的臉蛋,沒想到他則是幻化為獸型,一頭就往懷裡贈著,變得自己也就順勢著在他的頸部、背部梳起他的毛髮。

  「怎麼不控制一下呢?要是人類看到你這樣,會嚇到的……」

  「唔嗯……可是雷殷主人手掌一來就想要梳毛,很舒服的……」

  「呵呵……」

  「有那麼舒服?」

  「很舒服啊!身體酥酥軟軟的就想要一輩子都躺在主人懷裡。」

  「梳頭髮應該也可以吧!」

  「唔嗯……那梳頭髮應該也是同樣感覺吧!」說完,緹亞彌就想要嘗試躺躺看一次。

  「不一樣!跟摸頭髮絕對不一樣!」

  「唔唔……這樣很詐耶!我是人型那來的毛髮可以摸。」

  「首先你變成動物,嘻嘻……」

  「緹亞彌,你過來。」雷殷牽起緹亞彌的手,說道:「可能會有很奇怪的感覺,但是不要怕接收它。」

  緹亞彌感受到一股魔力竄入身體,有一種很難說心臟是漲漲的感覺,但是當接受它之後身體覺得怪怪,耳朵癢癢,想要抓著舔幾下。

  抬頭睜眼覺得雷殷的手變的好大,摸在頭頂、耳朵後方好舒服,身體變得酥酥軟軟,視線轉移到雪琅身上,視線怎麼變得不一樣,再望自己一眼變成了雪白色圓滾滾的身型。

  「兔子!兔子!哇,好可愛!緹亞彌好可愛!」

  「嗯…很可愛呢……」雷殷用著指尖搔弄著兔子的下顎以及胸膛一圈絨毛部分。

  緹亞彌埋在了雷殷主人懷中,很享受雷殷的撫摸,但也很好奇的事情,自己為甚麼變成了兔子。

  「唔嗯……為什麼是兔子?」

  「因為很可愛,很像你。」

  「雷殷主人喜歡?」

  「嗯,喜歡。」雷殷溫柔地笑了笑,摸上兔子的長耳。

   緹亞彌倒是對於雷殷著人魔力影響自己,明明自己並非有動物魔獸的血統,突然地化為一隻兔子感到困惑,但是看著雷殷開心的樣子,並沒有多問,因為太過於享受雷殷的撫摸。

  「呼……」

  這段在雷殷回憶中留下印象深刻,即使他轉生在人類的軀體都還印象深刻。

  那時候還沒有任何的紛亂,一切都是安穩在雷殷所能掌控的狀況,親自將他們保護的很好。

  即使突襲雷殷都能在彈指之間,讓對方消失只要他們所在自己的領土,雷殷絕對是最為強大的王者。

  簡單的化物創造能力,領土中的草木生命都是雷殷所創,闇殿也是雷殷所創造的居所。

  『闇殿』這名詞,並非是雷殷所命名,而是天與魔界的生物對這建築的稱呼。雖是雷殷創造的居所,但是很奇妙的事情,從闇殿拓展出去魔界領土一點一滴都納入了雷殷的掌控之中。

  雷殷逐漸的強大,闇殿散發的領土也跟著擴大外,一般生物並不會察覺到,但對於領域性天賦強大的生物都會有所感應,逐漸魔界生物窺覦雷殷一切包含了緹亞彌以及雪琅。

  領土內雷殷都能感應任何的動靜,只要踏入領土內的生物就已經被雷殷掌控,但偶爾一些愚蠢不安份的,雷殷往往都能在對方踏入的時候消滅。

  這能力緹亞彌以及雪琅見證過,因米迦勒那藏不住私心,曾人入侵想要奪回緹亞彌。

  米迦勒清楚雷殷真正本質,清楚知道在他的領土是無法發揮魔法,若是利用無生命的物體就能避開感知。

  那時候的緹亞彌已經是長相乾淨少年,雪琅則是帶開朗陽光,時常形影不離的兩人。

  那一天森林深處中的兩人,沒有察覺到一具肉體空殼正悄悄地接近,空殼附帶僅有一次性傳陣法術。

  米迦勒總是屬於他的緹亞彌不能待在雷殷身邊,而沙利葉卻在他最脆弱的時候將緹亞彌帶走抹去他部分力量。

  這行動天界沒有任何人知道,是米迦勒單一人行動,也同時更觸犯了『神』舉動。

  當空殼在可以傳送法術的範圍距離下米迦勒立即啟動法術,緹亞彌被強制的傳送至米迦勒的居所宮殿中,連同雪琅一起。

  同時間雷感應到消失的兩人,震驚的愣了一會,自己的感知不自主將範圍擴大驚動了魔界各個地域。

  騷動的不止是魔界,緹亞彌雖擁有天使血統身分可雪琅並不是,一來米迦勒即使緊急設立結界防止感知氣息。



  唯有『神』是米迦勒防不了的……

0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 -CHIR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