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A R I ‧ 夜 漓 - 若是喜歡我的文章按個拍手或留言,有各位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謝謝你們ヾ(*´∀`*)ノ

最大限度的反擊—促進的前夕

 ──美人,相信我你絕對會成為我的手下敗將。

講求強大力量的野獸國度之中,幾乎野獸思考模式較為單純,好過大厚度的防具、沉重的巨斧。



面對如獅子的人型野獸,牠身上沉重防具以及武器,單單揮擊動作也將弱點嶄露無遺,揮擊出去的臂膀關節,只需要貼身近戰,手握式的暗器就能夠挑斷其一,報廢他的肩膀。

很快地,獅子獸人棕色毛髮染上了鮮血,更加地使牠掙扎與抓狂,想把襲擊者撕裂肉塊。

獅子獸人僅剩手臂正持巨斧攻擊襲擊者之前,襲擊者他纖細身形卻既是靈活又快速。

比起大刀揮砍的獅子,靈活的身手讓獅子獸人根本反應不及──

襲擊者一個閃,僅右腳退一步,左腳使盡力氣一蹬,跳在獅子龐大背部身軀上,他的小刀在一次刺入另一個臂膀關節之中。

尚未見鮮血噴出,獸人也無法再持著沉重的巨斧,襲擊者再次的將小刀往關節內推,關節硬生生的刀子刺入其中。

對於獅子獸人是巨大痛苦,一個獅吼,靠著本能張嘴咬住,可惜並沒有襲擊者的速度快。

這次報廢的是獅子獸人的雙眼。

「吼啊啊───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實際上襲擊者這一次攻擊過程根本不到十秒,氣氛也隨著瞎了眼的獅子,周圍一堆歡呼以及吼叫聲響!

「哦哦哦───殺了牠──」

「吼吼吼吼───殺──」

起鬨的吵鬧聲是野獸斯吼亢奮,對於戰場上帶來的刺激感官,直擊獸人觀眾內心嗜血好戰的慾望。

獅子獸人此刻如同沾板上的食物,但襲擊者卻沒有了結牠生命,僅說了一句。

「活著比較好……」接著,亮出三把刀刺,先廢掉獸人的膝蓋關節,最後一把刺入下顎內的舌頭,讓他無法開口說話。

  獸人攤在地上嗚嗚的扭動軀體,一腳把牠的頭揚起,讓嘴裡的鮮血噎住喉管。

  場邊的觀眾碎聲不斷,因男子沒有任何的舉動,畢竟歷來獸人過去激烈的戰鬥,誇張大動作,行刑式的砍頭撕裂對方肉軀,男子作法是慢性的折磨。

  直到獸人噎氣致死,男子目的也已經達到了。轉過身,道:「帝王,希望你能信守成諾。」

場邊的高台觀景處,一席簡潔卻不失華麗西服的野獸,可牠表皮如蜥蜴一樣,頭看上去外觀能似神話中的『龍』一樣,但身形則是人型結實肌肉展現強大部份,不僅如此牠擁有一對黑紅色翅膀。

這時拍了兩下翅膀,散起的點點星火,一道低沉嗓子施加的魔法傳遞宣言是牠給予男人回應。

  「我國會承諾你的身份以及認可您的種族,特蘭克亞帝國歡迎你的加入,人族『李維‧柯澤爾』。」

──人族,『李維‧柯澤爾』

男人仍帶著殺氣攻擊狀態,他的面容冷傲,沒有任何因宣言而開心情緒,只有暗藏的刺刀「咻」一聲,射在觀景台邊刻有國徽的紋路。

「我『李維‧柯澤爾』要挑戰你,蘭克亞帝國的帝王『奧德勒‧西瑞斯』。」

  此舉一出,四周一陣抽氣以及吵鬧聲。

  一陣子後,觀眾逐漸安靜下來,空氣間凍結,所有人都等待著牠們帝王是否會回應男人。

  「『好,我答應你。』」

  一下子,四起彼落抽氣驚呼以及尖叫。

  「天啊!那人族想死嘛!?」

  「人族如此無知,竟敢挑戰帝王!」

帝王奧德勒深邃的眼眸緊盯著男人,而龍鼻翼吐出的氣息帶著星火,其實所有人都不會曉得奧德勒的獸尾,正在衣襬下搖動不停。

╳    ╳    ╳

一切都得回朔六個月之前執行跟監任務過程,他與任務目標共乘一架飛機,但在飛機起飛後的兩小時陷入亂流之中,飛機嚴重地偏離航道,機身也極度地不穩,他已經將刺殺任務丟到腦後,腦子想的事如何在這起航空失事中將自己的存活率提高。

最後,飛機上全部五百多名,幸運的生還下來,含自己僅僅只有三人活下來,但一人在艱苦的治療下逝世,另一名則是幸運存活的男性嬰孩。

重傷的情況下,接受這國家的治療,在受到的治療過程中,除了該有藥物治療外,一名外型如猴子的老者披著巨大的帽衣,佈滿白色絨毛的手,來回在他的身上發處不明光芒,陣陣發出咒術言詞,漸漸的身體痛苦減輕了很多。

接連下來,除此之外每一次都是顛覆自己所認知的世界,因為在這國家的人並不是人而是野獸的國度,更以無法溝通的情況下,他盡力學習語言了解終於曉得了,他身處地絕非在地球。

當老者用豐富學歷跟牠所擁有的法術,初步的告訴我這個國家;這個世界……

因為種族來說這世界個個是野獸動物的人型,都是披著毛皮,僅有自己沒有任何的毛髮。

為了讓自己理解身處的狀況,學習語言文字,透過文字瞭解這個國家、這個世界。

「哇嗚……嗚嗚……」

「好、好,不哭…不哭……」

強媬中的孩子,依偎在男人的懷中,這世界僅剩的人類只有他與強媬中的男嬰。

他盡力的適應這個世界,適應的過程中讓他體會很多事物,首先是如同奇幻電影般的魔法、獸人,魔法不僅用來防備攻擊使用,同時也應用在生活之中,他因此,

例如一開始,光是簡單取水就為困難,一般獸人有的會運用魔法儲水或是將物品收納至魔器品空間內儲備隨時取用。

光是魔器品使用方式就需要魔力,而沒有魔力的李維根本做不到。

他跟著老者從一開始的語言學習,等學會了溝通後請教使用魔力,卻得到了體內「核心」太小,而且老者說加上已經成年,強大的洗滌會讓微小的核心承受不住,因此魔力成長有限,但是能夠操作簡單的魔器是不成問題,不會影響生活。

學習魔力需要從小的開始,將核心一次次的洗滌讓核心增強,而他的懷中的男嬰很幸運透過老者施以援助後,經過了第一次的洗滌,核心注入魔法洗滌後更加的亮眼帶著柔和的溫度。

李維除了語言和魔法,透過與老者相處以及外出購物的過程,看著『特蘭克亞帝國』風俗民情,各各種族並存的國度,雖然鬧街一群人混雜在一起,但還是有同個物種的群集意識形態。

例如,老鼠的群體形態至少兩人以上,沒看過落單的情況。

不過,今天陪同老者出門購物,卻看到一個風景,每個家門甚至是高台處,擺設著大大小小的風車,他也能簡單的看出風車上的微微星光,代表著魔力附加。

「風車是在過節日嘛?」

「嗯哼,算節日吧……我都忘了跟你說這回事,你才剛來兩個多月肯定不了解這片土地的孕育。」

「走!」

老者抓住李維的衣領,一下子將自己帶到高處,兩人在飛在空中越過市集以及城鎮,看著條條沙地道路,逐漸變成了石頭砌成的道路,隨後看道是驚人大樹,看上去,先見到聳高大樹外還有尖錐狀華麗的黑色石砌城堡,城堡看似與樹容合在一起。

隨著越來越接近,大樹的高度完全超乎想像,彷彿突破天際一樣,而雲撥開一點才微微看見樹葉。

老者跟李維停留在一棟民房的屋頂挑望整座城鎮,了解蘭克亞帝國的領地。

「那是孕育這片土地的『真者世界樹』,就是土地之母。」老者指著世界樹說明國家發源,以及其一重要的運作方式。「接下來,四年一次的花開期間會把胞子散出,促進孕育生命,而你在街道上看到風車,有的是幫助散播胞子或著是儲存胞子都有。」

「是什麼時候開始,散播胞子?」

「昨天國家公告僅說在這一周內可能開始散播胞子。」

「嗯。」李維想的胞子心想著是如同散播的方式,促進種族的生命,單單散播胞子就能有個生命出現。

對,李維此時此刻就是這樣的認知。

直到真正散播胞子的第一天,他才真正了解所謂的『促進』是何意了。
SARI‧夜漓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richirs.blog125.fc2.com/tb.php/610-da44b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