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A R I ‧ 夜 漓 - 若是喜歡我的文章按個拍手或留言,有各位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謝謝你們ヾ(*´∀`*)ノ

一探究竟的糾結(短篇/H)

一探究竟的糾結

#R18 #自由心鎮2 #all k #魯蟒 #李延 #木童 #NP





處在艱難末日Alpha、Beta、Omega這三性別中,最為弱勢的是Omega,末日下法律根本無法保障Omega,而重要的抑制劑早被搜刮一空,作為交換糧食的珍貴物品。
Omega只能忍痛以大量食糧購入抑制劑,就只怕發情期的到來,成了被任何人宰割的肉塊。
可抑制劑總有用完那一天,有的Omega即使沒了抑制劑,膽大的尋求信任的Alpha短期標記、解決生理需求,不少也有因此久而久之湊成對,但是也有壞心的人將Omega作為利益,推向飢渴Alpha之中。
末日,沒了法律根本保障不了那些受害Omega,但部分安全區仍保障Omega的安全。
安全區很多嚴謹規矩,大家嘴上會抱怨,但內心底還是曉得首領訂出規矩的用意。
魯蟒才剛入這安全區不久,從沒有想要遵守規矩,他覺得太過拘束反而辦不好事情,往往總是單獨一人外出搜搜鎮上有用的資訊以及糧食。

太安靜了……

白色的,怎麼沒有使用無線電,他平常接近中午就會發布任務或是報備他自個的行蹤。

「有些…詭異……」
才剛這麼想無線電就傳出雜音,可是沙沙作響根本沒聽見半點,「呃……ㄊ……」突然又沒了聲。
此刻,遇到了方默。
「你剛也聽到了嘛?」
「嗯,聽見了。」
無線電又突然有了聲音,不過不是以往低沉壓抑的聲線,變成軟軟高亢的聲線。
『啊……咳…目…目前種植區仍須維護,還要尋找載具,各自分成兩組進行。』
魯蟒跟方墨彼此互看一眼,彷彿在確認什麼,首先方墨確認了無線電的聲音。
「是木童的聲音。」
「白色的……不,K是有什麼不方便嘛?怎麼換成了木童說話。」
「嗯哼…這情形還真的不對勁。」
「是很不對勁……」魯蟒是有些好奇,但也是不好去探究原因,畢竟也是隱私。
見到一群人湊一起,魯蟒看見人群中的木童,大家都紛紛上前問,而李延似乎耐不住好奇的問:「牧童,阿K怎麼說一個字換成了你在說話?」
「也沒…沒什麼,就這樣啦!可能就…就不舒服吧!」木童見其他人也好奇,趕緊說:「就不知道…不要問我啦……」
木童嘴上說不知道,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木童跟K是同寢,不可能不知道K發生了什麼,但是要撬開木童的嘴很簡單,可這家伙對K可是百般遵從,卻也某種程上倔強的很。
各自分開行動後,魯蟒原本想要自個出去溜一溜,但是在轉角煞住見到偷偷摸摸的李延。
原本對這一切都不感興趣,但是直覺本能牽動起魯蟒的好奇心。
李延到底在偷偷摸摸什麼……
魯蟒見到木童從房間內開了門縫,讓李延了進去。做交易?還是其他事……

本能告訴我,得要進去瞧一瞧。

魯蟒一敲門,木童見到自己嚇得說不出話,強勢的扳開門板。
「嘿!是生病嘛?說不定,我可以幫得上忙。」
「可是老大他不……不……」
一絲清晰的香氣,不是木童身上的信息素,這是進入安全區第一次聞到的信息素,是很淡清香。
見到李延他一臉尷尬,直到發現香氣的來源,是在床上半裸的K,身上的污穢及瘀青,面部潮紅樣子,能夠猜想到K跟木童發生了什麼。
呵呵,看來還真慘……
不過還真奇怪,K是Beta還是Omega?

魯蟒打從一開始見面,初步判斷K是Beta,是Alpha與Alpha之間初見多少會有生理本能上相斥,因此當時魯蟒將K判別為Beta。
生理上Beta是有信息素,但不很明顯需要非常近身距離才能夠發現,但Beta不具有發情生理機能,唯有Omega才具備生理反應而進入發情狀態。
可眼前的K看來明明是發情的症狀,卻有些微妙,若是Omega發出來的信息素早就讓安全區的Alpha失控,自己也會變成野獸的侵略對方。
可K現在微弱的信息素根本引起不了Alpha興致,可唯有發情期Omeg象徵性的反應。
魯蟒、李延這兩人端倪的視線,讓K憤怒不滿。
「不做,都給我滾!」
K見李延跟魯蟒都沒有動靜,命令起來:「木童,把他們都弄走。」
平時渾身刺人的野貓,卻在此時僅有威嚇,而且處於弱勢狀態的全裸在床上。
李延也變得不害怕K,發出威嚇的壓制起來,但嘴上又輕柔關心著對方:「阿K你都這樣,身體不可能沒事,木童他肯定不懂得控制力道。」。
哦哦!李延~
若K是真的Omega,李延恐怕早就撲上去把K啃得骨頭都沒有。
K受到李延的威嚇,一怒將檯燈給砸了過去,忍著身體的不適,「給我收起來!滾!」
K身體還能動,魯蟒還真的有些興致,好奇K究竟Beta還是Omega了。
「我再說一次。不做,就滾出去!」
「K別那麼生氣,摸摸就好了吧!」
魯蟒對K表示和善,可舉動不像李延體貼,雖然沒有發出威嚇壓制,動作毫不憐惜壓制在床,扳著他的脖子,露出最為脆弱的後頸,上面的齒印不深,僅有暫時性的標記,除了尺痕確實有個明顯的小孔,魯蟒知道腺體手術的痕跡。
若是K做過腺體手術那可是證明他是Omega的身份,可在末日之前有關Omega的手術都是禁止,人口或性交易販賣最有可能做這類手術,
這類的手術中會在腺體安裝一個結紐器,確保信息素不被人發現又能夠事後拆掉,對於利益者是最為安全的作法。
此時,K痛恨被魯蟒壓制,使勁掙脫的怒罵。
「找死啊!」
「K真的力氣很大呢!」魯蟒他散發出自己的信息素,讓K的掙扎逐漸變得無力。
魯蟒聞了一口後頸,清香帶澀,一探究竟是什麼味道。
是花?還是草?
「阿蟒大哥,我也要聞!」李延湊了過來,對於K到是處處充滿著好奇。
李延一聞,則有些愛上的在脖子上廝磨起來,同時興奮的也發出示好的信息素。
「是啤酒花的澀香味,要是再濃點真的會讓人瘋狂……」
K身體被魯蟒壓制,脖子還有個衝動的大型犬,深怕自己就那麼被刁在口裡,一怒也要奪回一些主權,轉頭反咬了李延的臉。
可在魯蟒眼中是貓與狗互咬,互咬雙方可咬得陶醉其中,被寵物冷落在旁。
「欸欸,我還在呢!?」喚起貓狗的注意。
「不做就滾!」
K仍舊秉持一貫的態度,對於性事來說,只是解決生理問題,往往都順從身體的他似乎不在乎對方是誰。
「怎麼,那木童小子滿足不了?」
「你滾還是不滾?」
要是做了,我看事後K也不會承認這件事。
「不滾、不滾!這麼好事當然不滾蛋啊!」魯蟒到是喜歡K這種態度,摸起K的背脊一路向下,心想他確實有那誘人的資本。

最後房間裡兩種Alpha的氣味,K就這麼放縱下去,而直到第三個信息素加入一切都變得更加淫亂。
直到K的身體反應結束,不帶任情緒就踹走了李延跟木童,而魯蟒呢?其實魯蟒早就預想到K第一時間醒來的舉動,趁他們各自睡的死沉時早溜出去探索城鎮。

魯蟒內心不排斥K下次有需求的時候,因為弱勢的小貓是真的可愛,既騷勁又帶感,要是標記起來……








『 K要是趁現在完全標記你,如何?』
『哦,那種植地又有肥料了。』






嗯…不可愛……
SARI‧夜漓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richirs.blog125.fc2.com/tb.php/612-cb142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