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A R I ‧ 夜 漓 - 若是喜歡我的文章按個拍手或留言,有各位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謝謝你們ヾ(*´∀`*)ノ

短篇-「關於小弟弟的私事」(咒術迴戰/脹虎/年齡操作/兄弟背景)


論起悠仁的兩位哥哥,一位非人類外型、一位則是近似人類但仍帶有點缺陷的哥哥。

「小弟回來就悶悶不樂的…你去問問……」


論起悠仁的兩位哥哥,一位非人類外型、一位則是近似人類但仍帶有點缺陷的哥哥。
「小弟回來就悶悶不樂的…你去問問……」
「會不會在想大哥,有次沒能帶小弟去遊樂園,悶悶不樂也不哭不鬧……」
「對啊!對啊!還堅強笑著說去公園玩也好。」
「可是小弟眼睛紅紅又好像哭過。」
「會不會被欺負!?」
「不行、不行,不准有人欺負小弟!!」
兩人急急忙忙嚷嚷大喊,拿出棍棒和鏈條,『『悠仁,讓你哭的小子在哪裡!哥哥馬上砍了他!!』』
虎杖悠仁被哥哥喊叫聲嚇到,更讓他生氣的是哥哥要砍了自己的朋友。
「不准砍,小惠人很好!!!」
「叫小惠!?女孩子?竟然他敢拒絕小弟,照樣砍了她!!」
「砍她!小弟被弄哭就是欠人砍!!」
「不準去砍小惠!」虎杖悠仁將兩位哥哥壞相、血塗被推出房門外,斥責兩位哥哥:「不准進來!哥哥最討厭了。」

『『悠仁!』』

壞相、血塗都急壞的在房門外又哭又急,甚至將大哥CALL回來,兩人闡述的過程或許有些腦補或添油加醋,讓脹相也跟著急。但是面對小弟不行,要多點耐心、要傾聽一下,一定要先搞清楚那小惠到底怎麼把小弟弄哭的!
「悠仁,哥哥買可麗餅回來,要吃嗎?」
「大哥!?我要吃……」虎杖悠仁再次針對壞相跟血塗不准他們倆進房間。
脹相看弟弟眼睛微微紅是哭過,走路也怪怪的,房間裡有藥膏的味道。
「嘶──」
虎杖悠仁一道吸氣聲音,觸動了脹相著急的心,忍住、忍住,慢慢地問清楚,一如往常的抱起將他放在膝上
「悠仁,今天在學校有遇到什麼事嗎?哥哥他們都因為擔心你才會很激動。」
「……我知道。但是我不喜歡砍人,而且還是我的朋友。」
「小惠是悠仁的朋友對吧!」
「唔唔……」虎杖悠仁吃著可麗餅,點頭回應。
「那不砍人,那得告訴哥哥今天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哭了呢?」
「才沒有哭,只、只是……意外啦……也…沒…什麼…就……」
「大哥保證不會說給其他哥哥聽,告訴哥哥好嗎?」
「就是踢足球的時候,大伙們在搶球時…球不小心砸到眼睛、下體被小惠踢到一下……可是已經不會痛,我上藥膏了!」
脹相盡可能緩口氣,忍住殺氣。
小弟的小弟弟怎麼可以受傷!
「悠仁給哥哥看一下,讓哥哥安心。」
「唔……」
將吃到一半的可麗餅放在一旁,虎杖悠仁把褲子脫到一半,裸露出私處證明自己不痛了。
脹相輕輕觸碰小弟的小弟弟,端倪著微微紅色的擦傷,忍著性子。
不能砍小惠、不能砍小惠……小弟會生氣……
「可不可以答應哥哥,不要玩足球了。因為太危險……」小弟的小弟弟受傷可是大事,絕對不能讓小弟的小弟弟再受到傷害。
「可是它會好啊!哥哥也常說受傷過下次就不會受傷了。會變得更強大!而且大哥太小看我,我可是很強的!」自信滿滿的虎杖悠仁,只覺得哥哥們都大驚小怪,動不動喊砍喊殺。「小惠是我的最佳搭檔,在一起時是雙倍的強大!」
脹相看著自信十足又堅持的虎杖悠仁,感嘆他的長大又擁有自己的主見,又免不了擔心小弟的小弟弟,但曾發誓要做悠仁最棒的大哥,他不能太過干涉悠仁。
「唉……」
虎杖悠仁察覺到哥哥殺氣消退不少,他就是知道大哥最寵他。
「我會小心不會再受傷,我知道哥哥們和大哥都很疼我,我也最最最喜歡大哥了!」
「嗯,答應哥哥不受傷。」脹相氣消了,但仍很好奇小惠到底是有什麼魅力,可以得到悠仁的青睞。

啊...還是想砍了小惠...
SARI‧夜漓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richirs.blog125.fc2.com/tb.php/617-42a24e8f